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万界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一章:寸土不让
    吴老笑道:

    “这不是怕不怕的事,你想一想,以王教授在医学界的地位,就算给你们申请了课题,你们能得到多少资源?这篇论文中提到的数种方法,如超临界流体萃取,如果我没记错,你们中医大没这种机器吧,这些可都是直接关系到你药物能不能研制出来。”

    张诚愣了一下,中医大科研实力确实薄弱,在全国的中医药大学中排名不高,中西医结合做的也差,但此时不能输了气势,道:

    “提取药材有效成分,也不一定就要用超临界流体萃取法,我中医大的方法多的是,不劳你们费心。”

    “中医大?”吴栋在旁发笑:

    “当初给马老会诊,中医大要不是有陈乐,早就一败涂地,可这是做科研,不是以真气疗伤,陈同学要是一手真气什么都能解决,干嘛还要我们家吴思明提供实验数据呢?中医大也就研究些自制药丸,像是现代先进的制药工艺,你们学校根本不了解,这点水平也想研究这等级别的论文,真是开玩笑了。”

    张诚既感气愤,又哑口无言。

    但他确实听说过,陈乐医术还在王教授之上,一手真气疗伤可能是中医大第一。

    吴老接着道:

    “讲白点,你们只是几个学生,想做好这个课题可以说难如登天,不要以为所有的机会都是好事,这么好的课题如果做砸了,以后就没人信你们了,往后更难翻身呢。”

    “陈同学之所以让出课题,可不是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他是看出这课题是烫手山芋,既然吃不下,不如做个顺水人情,陈同学不愧是年轻一代最出色的翘楚,考虑就是周全,小张同学,你还是要多多学习人情世故这方面啊。”

    陈乐目瞪口呆的看着吴老。

    这吴老居然把自己让出课题的理由解释的有理有据,原本还有的一些破绽全给圆上了,这也太能说了吧。

    陈乐心中大喜过望,这吴老帮他圆了破绽之后,这下张诚绝对是无话可说,不能再加阻拦。

    为了帮吴老坚定这一说法,陈乐决定再推波助澜一把,做出一副失落的样子,低声道:

    “是啊,打又打不过,马老又不能请,论文数据又是用得人家的,就算自己做这个课题,也不一定能成,这可让我怎么办呢?”

    张诚神色黯然。

    吴老和陈乐所说的这些,都是**裸的现实,难以克服的客观难题。

    陈乐暗想都演到这个程度了,接下来赶紧说卡号打钱吧。

    “中医大的资源已经足够了。”

    柳思月声音淡淡响起,声音虽淡,却掷地有声。

    吴家众人立即看向柳思月。

    柳思月款款道:“我们中医大和附属医院也许没有这些机器,但全汉南所有医科大学和医院总会有的,我们中医大出面去租借,他们总不会不给面子,吴老不必为我们担心。”

    张诚一拍大腿:“对啊!”

    陈乐闻言吃惊的望向柳思月。

    柳思月这番话虽然语气平淡,但寥寥数言已驳倒了吴老说中医大资源不足之说,可以说是绵里藏针。

    这比张诚的无畏直言更高了一层。

    这柳思月什么时候还会这一手的?

    柳思月感应到陈乐惊诧的目光,回首对陈乐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

    一如昨日陈乐对她的微笑。

    “我说过我会想办法的,现在你信了吗?”

    柳思月一向冰貌冷颜,淡淡然拒他人于千里之外,此时温暖一笑,仿佛千树万树梨花一夜之间尽数盛开,美艳不可方物,陈乐一时竟看失了神。

    柳思月接着转回头,看向吴老。

    她的目光中有一种坚决。

    陈乐一向是什么人,是那个什么都不在乎,无论面对怎样的情况,都淡然处之,心高气傲到了极点的天才青年。

    的确,吴老说的很有道理,在吴家和胡磊联手的打压下,放弃这个不一定能做好的课题,不失为明智之选。

    可是以陈乐这等天才,越是知道课题难做,才越会激起他的雄心壮志。让他放弃自己的心血,做出这种妥协之举,此时他心里又是怎样的难过呢?

    这次,为什么不能换自己来守护陈乐呢?

    吴家众人皆是有点吃惊,吴老冷哼一声,想不到半路上还杀出个程咬金。

    “可是租借总不会是无偿的吧,光国家批下来的钱估计不够你们租借的吧,那么不够部分的钱大概得有几十万,是你们中医大出呢,还是你自己掏腰包?”

    这时在场众人还不知道中医大院长对陈乐极为看重,出点钱不在话下,陈乐一心想着卖掉课题,更不可能挑明此事。

    张诚心里发慌。

    老板手里就那十万块,自己家里穷,拿不出多少钱,几个穷学生,哪有什么钱能拿得出来,总不能都指望王教授出钱出力。

    陈乐心里倒是欣慰。

    几十万看起来不多,其实已是普通人工作能所积攒的上限,是一笔大数,他们几个不可能拿得出来。

    却听柳思月淡淡道:

    “这个钱,我们自己能出!”

    陈乐大吃一惊。

    不是,这柳思月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柳思月平静地说道:

    “我父亲去世后,留下了几处房产,我有其中一处房产的产权,抵押一套有个一百多万,做出个前期实验报告是够了,之后可以靠这个再向国家申请拨款。”

    陈乐差点吐出一口老血。

    这柳思月还要卖房支援自己?

    问题是房产抵押最后是要还的啊,到时候钱没捞到,还要背负还债压力?

    这也太不划算了。

    陈乐痛心疾呼:“思月,千万不要啊!”

    众人都以为陈乐是不愿意让一个女生为他牺牲这么多。

    但只有陈乐自己知道,他是想坑吴家钱,不是想坑自己让自己负债啊!

    柳思月听到陈乐拒绝,一双美眸紧紧盯着陈乐:

    “这次我做主!你大好前途,绝对不能毁在这件事上,无非就是一套房产罢了,我相信你!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克服所有困难,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完成这个课题!不是吗?”

    望着陈乐的目光中,满是信任。

    陈乐:“我……”

    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乐坦诚,那一瞬间,他确实被感动了。

    可是他想忽悠拜月啊。

    那玩意的收益远比做课题高多了。

    他真不想做什么课题,累死个球了。他本质上就一学渣,能躺着就不动弹的那种,被逼到每天要练功要看书已经是破天荒了。

    再说有钱多好啊,二百万干啥不行,再说炼丹也要钱,这两百万最后能剩多少还是个问题。

    现在好了,如果负债,那就必须把课题的第一期实验报告做好,才能补上这个窟窿,间接等于逼他陈乐做课题啊,陈乐他怎么可能愿意啊。

    可是这话又怎么说得出口……

    柳思月见陈乐无言,微微一笑,又向吴家众人说道:

    “我知道胡先生武功还在陈乐之上,可是我想,这事始终和马老有关,马老虽然不一定偏袒我们,但也应该不想看到陈同学受了什么伤,胡先生更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把我们杀了吧。”

    胡磊皱了皱眉,这小姑娘确实堵住了他出手理由。

    柳思月道:

    “虽然我们还很弱小,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做好这个课题,可是我们还年轻,我们想试试,我们不想年老了后悔,这课题……我们寸土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