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我有万界聊天群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二章:莫欺少年穷
    陈乐心里一阵无语,真的想吐血。

    他是真着急了。

    他是万万没想到柳思月会因为自己演得楚楚可怜,而让她生起同情,进而怒怼吴老。

    而且还战斗力这么强!

    陈乐感觉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那完美的演技,心里一个劲的说,求求你把课题让了吧,别特么误会我的意思了。

    吴老闻听寸土不让之言,再也按捺不住,一拍桌子霍然站起,厉声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三分颜色,你还敢跟我开染坊!别忘了,你们这篇论文的数据多是我家各英才在实验室做出来,我们硬加个名字又如何!到哪里我们都能告得赢!”

    “马老那边我们也有关系,真刀实枪打起来你们也不占优势,以我们吴家财力,就算你们抢先申请了课题,国家不拨款给我们,我们吴家也能自己出钱研发药物!”

    “到时候,你们钱也没有,药物也会被我们抢先一步研制成功!落个两手空空,沦为学界笑柄!”

    一般情况下,吴老绝不愿意同时得罪马老和陈乐这样的暗劲大高手。

    但这次情况太不同。

    陈乐这篇论文中的药物一旦研制出来,足以让吴家上升一个档次,成为世家也未可知。别的不说,这论文中的药物开发到后期,一年专利费都能有上千万,更何况还有胡磊所说对习武者都有用的药效。

    只要研发成功,全国的专家都会注意到他们吴家,声望将会一时无两,到时候即便是马老也只能接受事实。

    张诚闻言脸色苍白。

    陈乐想不到吴老还有这么一招,心里颇感庆幸,这一招真特么毒啊,应该可以让柳思月放弃,便连连以哀求的目光,祈求柳思月赶紧同意吧。

    柳思月正因吴老的话在犹豫,一时迷茫,一见陈乐那目光是那么苦涩哀求,心里一酸,突然又生出一股勇气,大声道:

    “不错,我们是可能前途尽毁,以我们几个学生,也确实难以和你们富有科研经验的吴家相比,但是……”

    柳思月身上仿佛散发着一股气场:

    “假如我们抢先研制出来这种药物,而且药效很好,给各大药厂生产都很满意,那么到时候你们的研究就会全部打水漂,付出的金钱时间精力都会付之东流,同时也会沦为学界笑柄,我们几个学生而已,付出代价也没什么,你们积累名声这么久,一旦破灭了,要付出的代价只会更大吧!”

    吴老脸色都变了。

    这把吴老给陈乐等人的压力,尽数反击了回去。

    虽然陈乐等人只是学生,想要抢在吴家之前研制成功药物几乎不可能,但此时此刻,吴家也要意识到,自己身上亦然背负着身败名裂的压力。

    某种意义上来说,双方已变得平等。

    吴老大怒:

    “不要逼我们,我可以保证,就算你们研发成功,我也会阻止各大药厂跟你们联系,以我吴家的势力,拖住药厂直到我吴家研制出药物为止还不困难!”

    “到时候你们空有药物也是毫无意义,根本卖不出去,拿不到专利使用费!”

    柳思月也打出真火,柳眉倒竖,一张俏丽的脸蛋此时凛然生威,整个人就像是护崽的老母鸡:

    “我们就是自己开公司,自己小作坊生产,也能赶在你们之前把这丹药研发出来,然后打出名气!”

    这般辩驳,气得吴老直咬牙,吴栋等人也勃然变色!

    张诚人都傻了。

    吴思明看得目瞪口呆。

    这柳思月也太猛了吧。

    得亏自己没追上,这要是追上了,婚后自己还想出去耍耍采采野花什么的,不是要被打死?

    吴思明看向陈乐的目光,不免带有了一丝怜悯。

    陈乐自然捕捉到了吴思明那丝怜悯的目光,心中完全无力吐槽。

    他以为那丝怜悯是可怜自己想出的计划就这么被柳思月破减了,不由长叹一口气。

    吴思明也忍不住替陈乐叹了口气,男人,不容易……

    一时之间,场面一片寂静。

    “自己开公司?”

    胡磊始终觉得不对劲,突然脑海里闪过一道亮光,眉毛一抖,目光如电,冷然道:

    “难道陈武者你是想开公司以便参加汉南比武会?”

    “啊?”陈乐惘然不知胡磊再说什么,问道:

    “比武会?那是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陈乐总觉得“比武会”这个名词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陈乐这一回想一沉思的表情,被紧盯着陈乐的胡磊收入眼中。

    胡磊心中连说不对。

    如果这陈乐真没听过比武会这三个字,肯定不会有这样的表情。

    这陈乐为什么要把门派秘方拿出来研制这种足以改变武道界的丹药,为什么这陈乐功力明显不在自己之下,却假装示弱,处处忍让。

    以至于为什么这小姑娘说要开公司?真的是被吴家这老头逼得话赶话么?难道不是早有预谋?

    霎时间,胡磊心中只有扮猪吃虎四个字。

    丝毫不敢小觑陈乐,只有深深的忌惮。

    吴老奇怪问道:

    “胡先生,这比武会是什么?”

    胡磊淡淡道:“没什么。”

    胡磊这么说,吴老也不便再问。

    但谁都能听出来,胡磊问话时那么紧张,这没什么之中,肯定大有什么秘密。

    吴老虽然不能追问,此时也似乎有点想通了,冷笑道:

    “原来你们还藏着后招,想通过某种途径一举扬名天下?”

    吴老甚至想大笑:

    “一,你们中医大没有足够的资源,二,你们没足够资金,三,只能自己开小作坊生产丹药,竟想在我们之前扬名,真个是痴人说梦!”

    柳思月只淡淡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话说到这里,全无谈判回旋的余地,典雅秀丽的厢房内,充斥着吴老气极反笑的笑声,吴栋和吴思明也觉得这事已经不可能再谈下去。

    吴老连说了三个好字:“真有骨气,既然你们要鱼死网破,跟我们吴家比拼,到时候有什么后果,不要后悔!”

    接着踢开椅子,大声道:

    “我们走!”

    吴思明有点懵圈。

    这事态的发展太出乎他的意料,说好的双簧呢?

    他迷迷糊糊的跟着自家人走了。

    看着吴家一行人离去,陈乐心里在滴血。

    别走啊,我们可以再谈谈啊。

    在陈乐眼里,吴家人就等于一个个人形钞票,现在这二百万就这么没了。

    陈乐又转过头,呆呆的看向柳思月,整个人有点懵。

    他不知道怎么劝柳思月卖掉这个课题,毕竟他不能跟柳思月说为什么要卖掉课题的原因。

    陈乐强行挤出笑容,比哭还难看,只说了两个字:

    “多谢!”

    柳思月只白了陈乐一眼:“这下你可以安心做课题了?”

    陈乐:“……”

    张诚忽然问道:

    “比武会到底是什么啊?好像只有成立公司才能参加,看胡先生和吴老那意思,这个比武会是我们赶超吴家的一个有利途径?”

    陈乐苦着脸道:“谁知道是什么,听都没听说过。”

    张诚见陈乐真不知道,也只好作罢。

    便在此时,门外推门进来一位端菜的服务员,把四碟精致的小菜端到桌子上,而后好奇的问道:“刚刚那几位呢?”

    陈乐说:“走了。”

    服务员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那不好意思,请问一会儿谁结账?”

    陈乐刚喝了一口茶,噗的喷出。

    这尼玛吴家连饭钱都没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