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逆天狂妃:纨绔大小姐 > 章节目录 第3章 轩辕昊
    懊恼的翻身起床,凤倾城决定为自己做点好吃的,为什么会做这么久远的梦?难道是最近压力太大了?

    三天后,轩辕本家,轩辕昊与当红天后苏皖订婚宴。

    因为是二少的订婚宴,虽然不是嫡长子,但作为轩辕家最得力的后辈,轩辕家此次也颇为重视,办的相当体面。

    整个古堡,用9999只香槟玫瑰装点,到处都点缀着精美的食品、香槟塔、以及各式鲜花。

    凤倾城一身火红旗袍埋在一个角落里面看资料,一边看一边嘘唏。

    这轩辕昊表面上是不受宠的二公子,为人淡泊温和,平易近人,却有着惊人的经商天赋,出任轩辕集团总经理短短三年就将轩辕家的产业扩大一倍。其才能,即便是古板无比的轩辕老爷子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其“认祖归宗”。

    这只是表面,私底下轩辕昊还是“劫”的大当家,劫是整个亚欧最大的黑帮组织…最关键的是,27岁。

    “竟然才27岁,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样的人活该有人惦记!活该~”

    一阵日光海岸的交响乐响起,一身洁白的礼服的苏皖挽着米色西服的轩辕昊缓缓走下台阶,一时间,大家眼中只有流光中俊美无比的的男人,凤倾城也不例外,从照片上看到轩辕昊有一点点小小的吃惊,在见过无数俊男靓女之后,轩辕昊的长相依旧让人深刻,有一种人天生就该光华霁月,受人仰望的。

    直到轩辕老爷子讲话完毕,司仪才敢宣誓开始。

    对于这些,凤倾城不感兴趣,横竖都是一些公式化的陈腔滥调。

    她今天穿着一身火红旗袍,叉开的很高,露出一双洁白修长的美腿,一套香槟色披肩遮着若影若现的玉臂,手上拿着一柄翡色羽毛小扇,一边端着一杯香槟,隐藏在角落里,外边看她却只有一个只有一个侧影,她却能把大厅里的人的一举一动看在眼里。

    凤倾城也有一副美丽的皮囊,宴会上的人见她虽然惊艳,但是来套近乎的却不多,毕竟她打扮虽然美则美矣,相比容貌脱俗绝色的天后苏皖还是俗气了几分。

    何况轩辕家的宴会,除了欣赏美人之外,更多是多结交一些名流人士,凤倾城美则美矣,可是却没有人陪同,而且也不曾在上流宴会上看到过她,自然就没有了结交之意。

    没人搭理自己,凤倾城也乐得轻松自在。

    感受到人群正中间投来的探究的视线,凤倾城莞尔一笑斜倚在一个花篮旁,小扇轻摇,红唇微启,眼角一挑,回以对视,说不出的魅惑妖娆。

    轩辕昊看着大厅里兀自逍遥的女子,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在司仪一念完致辞,同来套近乎的人寒暄了几句,径直走向凤倾城藏身的花篮旁,众人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再一次惊呆,这样的女子哪里是俗气,明明是逃之夭夭,灼灼其华,比起苏皖的清高绝美,更有一番生动滋味。

    轩辕昊缓缓执起凤倾城的手,亲吻凤倾城的指尖,呢喃:美人很面生啊。

    凤倾城附在轩辕昊耳边,浅笑:怎么,面生轩辕二少就不感兴趣了?

    轩辕昊嘴角勾起浓浓的微笑,同样咬住凤倾城的耳朵,说:怎么会,越面生越刺激,我等着你。

    说罢给她一张门卡,帝国酒店,2333号。

    看着这让人无语的门牌号,凤倾城不仅一阵嘴角抽搐。

    帝国酒店2333,轩辕昊,打开门、就看见凤倾城一袭火红色吊带睡衣,斜躺在床上擦着手枪。

    “美人,你真是越来越让我感到惊喜了”。

    “是啊,不知道一会儿到底是惊喜还是惊吓了!”凤倾城将手枪直指轩辕昊心脏。

    轩辕昊看也不看那手枪,执起凤倾城的左手,素白宛若凝脂手腕上带着一个鎏金紫玉手镯。

    “很美!”

    凤倾城斜眼一看,是早些年一个算命术师硬塞给自己的镯子,她以前不偏爱佩戴饰物,今天穿旗袍,突然间看到这这个镯子,觉得和衣服挺搭就带上了。

    就在她斜眼的一瞬间,轩辕昊上前一步,变手为肘顶在凤倾城手肘处。

    凤倾城只觉得手臂一麻,快速反应过来,对着轩辕昊连开三枪。

    连中三枪的轩辕昊像是没事人一样的一个擒拿手把凤倾城的手拧到身后,手枪便掉在了地上,往前一压,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凤倾城只觉得浑身一阵麻一阵热一阵发软,回想起刚潜进来时闻到的那一股香味、反映过来的凤倾城吼到,卑鄙!!!

    轩辕昊一边嗅着凤倾城的发香一边说:“哎呀这不怪我啊,是你的好搭档告诉我你们受过药物训练,一般药物对你们没用啊,尤其是作为修罗的你,抗药性还是最强呢!”

    凤倾城心下微疼,刚才轩辕昊没死在自己枪下就已经明白了,子弹被调换了,能有机会干这件事的只有宇文澈,即便杀手再冷血、但是他和宇文澈9年来出生入死无数回,被宇文澈背叛,铁石心肠谁也不会无动于衷。

    “修罗,你确实很有味道、也很有魅力,我差点都要对你动心”。说完看了一眼紧闭着门的隔间,“宇文澈你还要偷听到什么时候”。

    看到宇文澈从隔间出来,凤倾城狠狠的瞪着他,差点咬碎一口银牙。

    宇文澈看了看凤倾城,走到她身边,拿起手中的匕首,快速挑断了她的手脚筋。“亲爱的,你脸上似乎少了什么东西”说罢,又在她的额头上一阵猛擦。不一会儿就浮出一朵红莲印记。

    轩辕昊也看到她额头上的红莲印记,“果然是你,我记得这朵迷人的小花,以前也在福利院偷偷的看着我和妈妈吧~”

    凤倾城瞳孔兀自张大“是你!”

    “不错,是我,修罗,我活下来了,特地从地狱爬出来,找你~”

    凤倾城可没忘记当年她拿到恶魔岛最终优胜之后接到的第一个命令,当年也是这个命令害的几乎可以说是见惯了杀戮的她被人刺中腹部,差点死亡。

    只因为委托人要杀死的正是她童年最憧憬的母子两,所以她心软了,心软的代价就是被当初可爱的小男孩一刀插进自己的腹部,心软的代价是,这么多年后,再次被当初的小男孩所伤,废了她的手脚。

    凤倾城浑身无力,面红潮红,浑身燥热,被挑断手脚筋的痛楚只让她清醒了一瞬间,随后又被铺天盖地的欲望淹没。

    她一边喘息,一边说“成王败寇,我只恨当初没有一枪解决了你,永除后患,既然恨我,那你来拿我的性命吧”。

    “,如斯尤物,我怎舍得杀你呢,等我和澈表哥享受完了,会把你送到最火的夜总会,让不同的男人好好疼你的。”

    凤倾城还没消化好宇文澈是轩辕昊的表哥,便被接下来的话气的一阵挣扎,手腕和脚腕已经血肉模糊,整个屋子充满了浓浓的血腥味。

    宇文澈率先抚摸上凤倾城的肌肤。

    “倾城,你永远不值知道我有多爱你,可惜你太倔强,也太强了,你就像一朵罂粟花,给了我美丽的憧憬与想象,接着便把我拉入无尽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