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手遮天 > 序 107 擂台赛开始!
    慕芷璃随便找了一处地方站定,而司徒遥也是站在了她的身旁。

    很快便是有人将丹炉一一放置在了他们的面前,想来这丹炉的数量绝对不少,就算再来上不少人也应该有富余吧。

    打量着周围的人,约莫有两三百人之多。进入天玄战场之人足有几万人,这两三百人则是显得很少了,但是生活在天玄大陆的人都知道,药师跟普通人比起来可以说是千里挑一,因而这个比例也是极高的。

    见到这一幕,慕芷璃也是猜测到了些许。估计也只有他们这样的小王国对此不够了解,换做那些大王国怕是早就知道有炼丹擂台这么一回事,所以在挑选进入天玄战场之人怕是特意找了药师前来吧。

    药师若是在这天玄战场拥有自保之力的话,那进入门派的可能性可是要大的多,这样做也是很好理解。

    那些人的办事效率很快,短短时间便是将这所有的一切都给安排好了,每个人面前的东西都完全一样,倒真的如同他所说的非常公平。

    看着放置在自己面前的那丹炉,慕芷璃暗叹这丹炉的品质也不一般,算是中等层次了吧,想要买到这种丹炉花费的钱财也不会少,比起她最初使用的丹炉好上了太多,不过比起九龙转天炉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毕竟神炉不是一般丹炉能够比拟的。

    此时,司徒遥也是转过眸子看向慕芷璃,笑道:“加油!”

    司徒遥看上去从容而又淡定,笑容中弥漫着一股自信,气度翩翩的模样引得不少人的注目。

    看在慕芷璃的眼中,她觉得司徒遥对于这炼丹擂台已经胸有成足了一般,并不是像一般人那样的显摆,但是从其那从容的模样以及眼中的自信便能够看的出来。

    这不是一般人能够表现的出来的,就好像这么多年来所形成的一种气质一般,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上会有这种表现。对于这一点慕芷璃也是熟悉的,正如当初的她在面对医学上的问题时也是这般模样。

    慕芷璃笑着点头:“你也是。”看向司徒遥的眼中也是有了一丝亲近,或许是因为他们都是热爱医术之人吧,虽然有些许不同,但始终是一类。

    同行之间若是没有竞争的话,那绝对是最好的朋友,时常可以探讨医术。正如当初她所遇到的洪药师一般,其实那种感觉挺好的。

    以前的慕芷璃也有这样的同行,不过他们都是自己的长辈。生长在医学世家的她身边所接触的都是学医之人,在一起聊的最多的也是医术。想到这些,慕芷璃的面上不禁露出了笑容,这笑容之中充满了温暖。

    见到慕芷璃面上的笑容,司徒遥也是一怔,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所绽放的这般笑容,让人仿佛看到了最为温暖的阳光一般,那清冷的模样已经消失不见,反而是一股最为亲切的感觉出现在了她的身上,给人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这是真正的打从心底散发出的笑容,司徒遥自然能够看的出来慕芷璃这笑并不是因为自己,从她眼中的那丝回忆便是能够知道她应该是在回忆以前的事情吧。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能够让她露出这样的表情,司徒遥不禁有些羡慕,让她露出这样温暖的笑容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慕芷璃回过神来的时候便是见到司徒遥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不禁收敛了笑容,转过眸子看向前方。

    就在这时,一名老者突兀的出现在了擂台之上。慕芷璃的眼中闪过一丝错愕,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看清这位老者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就好像一直都在这里一般,给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她知道老者是刚刚才出现的,可偏偏不知道他何时来的,而又是以什么方式出现的,转过眸子发现其他人的眼中也是充满了错愕,看来并不是她一个人没有看清啊。

    慕芷璃尝试着去感受这位老者的气息,然而让她更为错愕的是她只觉得这位老者的天力仿佛大海一般,根本无法查探出来。

    这种结果就只有一个解释,老者的实力比她要强的多,所以她根本就无法感知出来。那么老者该达到了何种实力?若是他想要解决他们的话,怕是轻而易举吧。

    “我是药宗的长老,大家可以喊我李长老。今日的考核题目将由我来宣布。在你们的周围还有很多门派的长老都在。”当老者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大家都是不自觉的朝着四周看去,他们可没有发现还有其他的什么人在啊!

    “不用去张望了,既然他们不想让你们看到,你们自然是不可能看到的。”老者的声音传入了每个人的耳朵,在这偌大的场地上显得清晰可闻。

    慕芷璃也是暗叹,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她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努力达到了这个实力之后,发现其他人的实力却比起自己要强的多。

    一个长老的实力都比自己要求强,可知自己要重振天音门的难度有多大了,不过这倒也没有让慕芷璃失去斗志,有难度才有挑战性,她相信她早晚会达到的。

    “现在我要宣布第一题的题目,只说一遍。大家都听得仔细一些。”老者转过身来,面对着参赛的药师们宣布道

    “众所周知,药师的作用在我天玄大陆是极为重要的。身为一名药师不仅需要会炼丹,对于医理的方面也需要涉足,这第一题考验的便是你们的医理。

    在你们的面前有着十种药材,这些药材自然都是冷门,平日里难得一见的,而现在考的就是这些药材的名称、辨认方式以及效果。

    桌子上有纸笔,只需要写下来便可。现在便开始吧!”声落,老者又是突然在原地,让大家能够更好的看清大家的比试过程。

    待老者说完这第一题的题目之后,慕芷璃将目光转到了身旁的药材上,早在之前她就已经注意到了面前的这些药材。

    不得不承认这些药材的确是冷门的很,看着周围人那面上犯难的表情她也很是理解,一般很少用到的药材大家也很少会花心思去记。

    其实这些药材也是有着本身的特点的,其中好几株药材她在第一次见到的时候都是有些意外,所以印象还算颇深,主要也与她的性格有关。

    以前的她最爱研究的便是常人无法治疗的病症,而治疗这些病症的药材往往都是这些平日里根本就见不着的冷门药材,因而每次看到这些药材的时候她都会格外注意一些。

    因而这些对于大家极不熟悉的药材她却是了解的,当下便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拿起笔将答案也写了出来。

    “降果。

    辨认方式:降果通体呈橘黄色,其表面还带有黑色的纹络,看起来犹如腐烂一般。那似腐烂的程度越深,其药效也是越好。

    降果的汁液为红色,会散发出一股犹如檀香般的幽香。

    效果:……”

    或许是因为对这些药材的特点记得极为清楚,所以下笔的时候慕芷璃的速度也是极快,洋洋洒洒的将这些特点给写了出来。

    司徒遥的速度也不慢,在慕芷璃提笔的时候他也是动笔了,在这过程中还看了一眼慕芷璃,待见到她那形如流水的挥笔之后便是知道她对这些药材都是了解的。

    这下,他也是知道慕芷璃在医理方面的知识也是极深,这样的冷门药材没有丝毫的迟疑便能够写出来,她还真是优秀。

    他自己对于每种药材都是记得非常清楚,不论是冷门还是热门,父亲对他的教导可不是一般的严,只要有一点纰漏便是会给予重惩。

    不过这种方式也是极有效率的,若不是在这样严厉的教导下,或许他还不会有如今的成就。父亲是他最为尊敬的人,将来的他也会像他一样。

    当慕芷璃将笔放下的时候,下一刻司徒遥也是将笔给放了下来。

    而此时,其他人要么是在奋笔疾书,要么是在冥思苦想,似是想要看看有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们,不过很显然在这种时候没有谁会有那样的好心,而各位门派的长老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丁淑仪看着停笔的慕芷璃,面上也是愈发的难看,以她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来慕芷璃是已经将答案给写好了。

    那些是什么药材她是不知道,不过看着其他那么多名药师迟疑的模样便知道这题目并不简单,可是她的答题速度怎么这么快?在她的心中,她不愿意相信慕芷璃在医术方面的成就很高,而且她也有充足的理由去说服自己。

    一个小城池中不受待见的女子能够取得什么好成就?可是慕芷璃光是在修为上便是让她改观,医术上谁知道她会不会也展现出惊人的天赋?

    若真是如此的话,那她该如何自处?之前口口声声说自己比她优秀,可是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却都证明着慕芷璃比她优秀!

    不,一定不是这样的。或许她只是凑巧,或许她的答案是错的,一定是这样!丁淑仪在心中呐喊着

    半个时辰很快便是过去了,李长老再次出现在了擂台之上,一招手便是出现一行穿着相同衣衫之人前来收取答卷,效率极快,几个眨眼的时间便是将其通通收好了。

    即使有的人尚未写好而不愿意交,在他们的面前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大家稍等片刻,待我们审完便回来。”

    众人这才注意到,在擂台的另一边,有一排人端坐着,正在快速的看着答卷。这些答卷的内容并不复杂,所以审阅起来的速度也是极快。

    慕芷璃静静的站在那,并没有像大家一样朝着那边观望,那模样与司徒遥那胸有成竹的模样倒是有些相像。

    然而,她却是注意到一股不同的视线正望着自己,不禁朝着那边看去,这一看,其眼中也是多出了一丝狠色。视线之中的人不论如何她都不会忘记,正是丁淑仪!

    当初那一战过后,她便不曾再提起过这个人,但不提起并不代表她不记得。在她的心中,早已将丁淑仪列入必杀之人的行列中,对她有必杀之心的人她可不会轻易的放过,更何况当初动手的时候她明摆着是要置自己于死地。

    若不是她自己底牌够多的话,怕是已经殒命了。

    两道视线一碰触,双方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杀意,慕芷璃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当初她没能杀了自己,现在就更没有那个可能了!

    淡漠的转过眸子,仿佛根本没有将丁淑仪放在心中一般,见到慕芷璃的态度,丁淑仪的面上也是露出了怒意,这是挑衅!

    司徒遥也是见到了人群中的丁淑仪,当初慕芷璃和丁淑仪的战斗她可是亲眼看到的,自然知道两者之间的矛盾,不过他更为好奇的是那烈究竟是什么人?能够让两名女子为他做到这番地步。

    韩如烈浑然不知慕芷璃和丁淑仪两者现在已经达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此时的他心情也是不错。

    “寒夜,再过两个多月,天玄战场便是结束了,芷璃也要出来了。”三年不见,他对她异常的想念。

    在这三年之中,他甚至于跟女子周旋也懒得周旋,整日都在忙碌着,似乎除了慕芷璃之外,其他的女人都不再是女人一般,空闲下来的时间便会想着慕芷璃,日子过起来倒也不漫长。

    寒夜看着心情越来越好的韩如烈,其面上也是露出了笑意,只是很少笑的他露出的笑容着实显得有些怪异:“是啊,少主很快便是能够见到慕姑娘了。”

    他自然知道少主这些日子心情好就是因为可以见到慕姑娘了,现在的他丝毫不怀疑少主对慕姑娘是认真的,这三年的时间里少主的转变也是不少,修炼甚至比起以前更加刻苦,这一切他都看在眼里。

    “不知道三年的时间芷璃有没有什么变化,到时候我要去接她。”韩如烈笑道,似乎都已经想着那时的场景的。

    正当两人说话的时候,一名与寒夜身穿同样衣衫的男子出现,在他的身旁还有着一名身穿粉色衣衫的丫鬟,只是这丫鬟是被男子给押着过来的。

    见到这一幕,韩如烈也是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寒风,什么事?”他知道寒风绝对不会没事这么做,而且这名丫鬟他记得,是丁淑仪的丫鬟。

    寒风朝着韩如烈行了一礼道:“少主,我刚经过的时候正好听到这丫鬟说丁小姐的事情,她说丁小姐在进入战场之前就已经知道少主与慕姑娘之间的关系,还说要在战场上解决慕姑娘。”

    寒风与寒夜一样,同是韩如烈的暗卫,不过寒风主要是帮韩如烈打探事情的,而寒夜则是跟在韩如烈的身边,不过相同的是他们都是韩如烈的心腹,对韩如烈绝对忠心。

    闻言,韩如烈的面色在这一刻陡然变化,威压朝着丫鬟压迫而去,在这股威压的控制下,丫鬟也是不禁跪了下来,面上多了一丝惨白。

    “说清楚,淑仪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韩如烈的面色依旧平静,只是那手却是不自觉的紧握起来。

    见韩如烈这般严肃的模样,小丫鬟也是一阵害怕:“当初丁小姐见少主您一直没有回来,便派人去打听消息,之后就知道了慕姑娘。”

    “淑仪说过要在天玄战场杀了芷璃吗?”

    听到韩如烈的质问,丫鬟哆哆嗦嗦的一时也是不敢说话。

    “快说!”

    丫鬟颤抖,旋即也是出声道:“是……是”

    “啪”韩如烈一掌将丫鬟给打死了,然而这一切却依旧平复不了他的内心。事情怎么会这样?丁淑仪竟然知道这件事情。之前是他疏忽了,竟然没有想到这个可能。

    寒夜和寒风站在原地,对于韩如烈的举动没有丝毫的意外,寒夜担心的看着韩如烈,没想到竟然发生这种事情,若是丁姑娘真的对慕姑娘下手的话,那结果还真是很难说。

    其实他们都清楚,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如果丁淑仪真的抱着这样的想法的话,慕芷璃绝对是凶多吉少,更何况跟着丁淑仪前去的还有那么多人,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韩如烈的面色有些苍白,如果芷璃真的出事了的话,他该如何是好?那便是他害了她,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话,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想到这些,他的心不可自已的疼痛。他无法承受,真的无法承受她离开自己。

    见到这一幕,寒夜和寒风的眼中也是有着担心,自从慕姑娘出现之后,少主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这样的了。

    按照以往他们的说法,慕姑娘就是少主生活中的那抹唯一的阳光,而现在如果那抹阳光也消失了的话,那后果……

    韩如烈仿若失了魂一般走回自己的屋子,他好恨,早知如此的话,他一定不会让丁淑仪进入战场,这是他带给芷璃的灾难!然而现在的他却是没有办法进入天玄战场,只能等着天玄战场的结束。

    一拳重重的击在墙上,鲜血从手上流淌而出,与那红色的衣衫融为一体,此时却是有种凄美的感觉。

    韩如烈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心中默念着:芷璃,你千万不要出事。

    待天玄战场结束之后,不论如何他都不留丁淑仪!即使再多人反对,他都不在意!

    炼丹擂台。

    十分钟后,那李长老便是宣布了结果,原本的两百多人竟是缩水了一半之多,擂台上显得格外的空旷。慕芷璃和司徒遥依旧站在原地,毫无疑问他们是满分留了下来。

    慕芷璃发现了一丝奇怪之处,宣布结果的时候,李长老点到司徒遥时看向他的目光似乎有些不一样,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就好像他们两人早就认识一般。

    虽然找不出信服的理由,但是就给了慕芷璃这种感觉。

    “下面进行第二轮。第二轮的试题相对比较灵活,作为一名药师,大家都有着治疗病人的责任,在炼丹治病之前更为重要的一点便是判断出治疗的方案。

    在你们的面前有着一张纸,纸上写着病症。而你们要做的则是写出所需丹药的药材配方以及效果。”

    声落,大家第一时间便是打开了面前的纸条,慕芷璃也不例外。

    只见纸条上写着:“一男子深入丛林,回来后意识混乱,浑身冰冷,面色泛紫。然而其脉象却是正常,检查时一切都如同正常人,却始终清醒不过来,该如何?”

    见到这一题,慕芷璃的眉头也是皱了起来,这病症着实有些奇怪,与她以前所见到的冰冻毒倒是有些相像。当下便是陷入了沉思之中。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动笔,皆是看着手中的纸条思索着这究竟是什么病,但是有一人例外,此人便是司徒遥。他只是沉吟了片刻后便是动起笔来,面上依旧充斥着自信。

    慕芷璃也是注意到了,不禁有些佩服,他竟然这么快便是能够想到应对之法,这若不是造诣极深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她自己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其中的一记药材需要好好的思量思量。

    司徒遥这一动笔可以说是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毕竟在所有人都没有动笔的时候他动笔了,想不注意都难。

    远处的李长老见到这一幕,眼中也是多了一丝欣慰以及满意。

    天儿和灰太狼看着慕芷璃,眼中倒是没有丝毫的担心,他们对慕芷璃极为相信,相信她一定会有办法!

    丁淑仪的面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被难住了吧!就算侥幸过了第一轮,在这第二轮也是要被淘汰了,然而这笑容还未绽放开便僵持住了,因为慕芷璃动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