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手遮天 > 序 100 白家的震撼
    跟在四位殿主的身后,神诀宫众人缓缓朝着他们出现的地方走去。

    适才白陌冷的事情并没有引得大家过多的在意,他们之间的交谈也没有人听清楚。如今的他们最为在意的还是那前三名的要求,这困难程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回去的途中,自然也有人问起刚才那位老者的事情,例如为何这比赛规则是由他宣布,要知道在场的可没有一个势力是吃干饭的,可他们却听着那老者的话,岂不是太奇怪了吗?

    听到诸位弟子的问话,封翰不由解释道:“适才那位老者便是天玄大陆的第一高手秋无际,据说他是一个孤儿,同时也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他四十岁的时候达到了乾坤镜!那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

    当初此消息一出现,全大陆都震惊了,不少人抱着或疑惑或借着他出名的想法去挑战他,最后的结果无一不是惨败,他就像是一个神话,当初有一个大世家赵家前去之人想要招揽他被其拒绝,最后竟是想要用强。

    然而,仅仅一个晚上的时间,天玄大陆再也没有赵家的身影,而秋无际的凶名也是在那一战之后传出,之后便没有人敢去挑衅秋无际了。

    这么多年来,秋无际的实力不知道提升到了什么境界,不过想来刚才你们也能够感受出来。至于逐巅赛事让秋无际来宣布比赛要求的原因则是他孤身一人,从来不投靠任何势力,而且自身实力极强,没有人可以威胁他,这也就保证了这逐巅赛事的绝对公平。”

    听到封翰的这一番解释,众人心中充满了震撼。没想到那位相貌普通的老者竟是第一高手!一夜之间,将那般庞大的家族给灭门,光是听起来便觉得热血沸腾。

    慕芷璃的眼中浮现了一抹激动,难以想象,这种实力实在太让人渴望了,若是她拥有那样的实力,想来也能够将雷家一夜之间彻底毁灭吧!终有一日,她相信自己会达到那样的高度。

    “这位秋前辈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啊,难怪能够让这么多强大的势力心服口服。”

    “是啊,倘若有一天我们也能够达到那番境界的话该多好。”

    “四十岁达到乾坤镜,这也太妖孽了。我都二十八了,如今还在天玄境沉浮,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啊……”

    “那也不一定啊,像芷璃师妹如今不过二十年纪就已经达到了天玄八境,再给她二十年的时间,说不定会超过他呢!”

    此时,众人才将注意力转移到秋无际的年龄上来,或许他们一直修炼下去可能达到那样的高度,可是在年岁上却不是那般容易控制的。

    听着众人的谈论,封翰的面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天玄大陆上达到乾坤镜的人不止秋无际一人,但他能够称之为第一高手的原因便是在于他的年龄最为年轻。

    莫要以为乾坤镜那么容易达到,想来刚才你们应当也注意到那其他家族中有一你们的同龄人实力已经达到了天境,算起来他距离乾坤镜很近对不对?可他想要达到乾坤镜,不花数十年的时间绝对不可能!”

    封翰的话使得众人怔怔的站在原地,满脸不可思议:“为什么?”

    “大家达到生境并不困难,因为你们本就是活着的人,可想要达到死境那便需要对死亡有极深的感受,那需要一种机遇,否则的话或许终其一生都不可能达到,而乾坤镜的难度可想而知。”

    此话一出,众人只觉得被冷水浇了个透心凉。能够出现在这里,毫无疑问他们都是天玄大陆的佼佼者,平日里在常人眼中极难跨越的瓶颈对于他们而言却是轻而易举的跨越,可是当知晓进入死境的要求时,大家都没有了信心。

    对死的感悟,尤其是那般容易感悟的?那要是怎样的机遇才能够拥有,大家心中根本就一点谱子都没有。一时间,众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慕芷璃的心中出现了几分明悟,在这天玄境之前,大家修为的提升主要是看自身天力的庞大,一旦用来突破的天力足够庞大便可以冲破瓶颈,而显然这半步生境之后则是需要通过自身心境的变化以及感悟来突破了。

    之前她自身心性的变化也曾使得她的修为突破,如此看来修行一路上,心性的变化以及生死的领悟竟是这般重要。这般算来也对,若真是这么容易的话,这个大陆上的顶尖强者就不会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慕芷璃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如今的她不过走一步看一步,半步死境距离她还颇为遥远,正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想这些问题可就有些不切实际了。

    在众人的一路感慨中,众人终于回到了最初他们所到达的地方。四位殿主跟众人再次交代了一番后便是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了,唯有十五名弟子站在原地。

    然而,就在四位殿主离开的下一刻,一道金光自十五人的脚底浮现,下一刻,众人只觉得眼睛一闪,再度睁开眼睛他们已经不再原先的位置了。

    众人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此时的他们正处于密林深处,繁盛茂密的枝叶将阳光遮的严严实实,这种感觉就像是到了黑夜一般。湿润的泥土,潮湿的地面,显然这里是一片湿地。

    “看来,我们已经被传送了。”宫翎查看了一番周围的环境后出声道

    这个空间中的大陆范围极广,如今的他们只知自己处在森林中却是根本不知道他们处于大陆的什么位置,好在他们一群人并没有分开。

    “没错,我看我们还是率先离开这里吧。”一男子出声道:“这里是湿地,夜间露宿也不方便。”

    男子的话极有道理,众人纷纷点头,这种阴暗潮湿的环境实在让人不喜,尤其是女子更是觉得难以忍受。

    就在大家准备朝着东边走的时候,慕芷璃却是出声道:“我们往西边吧,从这湿地的状态来看,西边应该有水源的存在,而且越过这个湿地,相信地面会干燥些。”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看向慕芷璃:“你能判断出来?”他们对于这种地势环境并不熟悉,因而哪里会有水源他们根本无从判断。

    慕芷璃点头:“我在森林中的经验虽然算不得多丰富,但是这点把握还是有的。”当初的她进入森林也是什么都不懂,好在有高正清一直向她介绍着,让她对这森林环境的特点也是有着不小的了解。

    这些知识虽然并不重要,但是在这种时候却是能够起的关键性的作用。

    “既然如此,那便按照芷璃说的往西边去吧!”宫翎提议道,反正往东走本就是他们随意的想法,芷璃有把握自当是往西走了。

    然而,就在宫翎说完这话后,队伍中叶浩轩便是出声道:“为何要听她的?若是错了该如何是好?”

    同时,在叶浩轩的身边也是有着好几人一起点头,显然是帮着叶浩轩。他们青龙殿的人,四殿之中青龙殿为首,算起来应该是他们青龙殿的人说话才对,什么时候轮到朱雀殿的人说话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沈清茵立马站起来道,面上带着浓浓的怒气:“如今的我们是一个整体,难不成殿主刚走你便打算离间整个团队不成!”

    叶浩轩的意思很明显就是针对慕芷璃,表达着他对慕芷璃的不满。之前的他们心中都有些担心这件事,却不曾想竟是这么快就爆发开来。

    “沈清茵,莫要在我面前得瑟,你的实力的确不错,可我也不怕你。不要摆出教训我的架势,你可没有那资格!我只是觉得慕师妹进入门派的时间尚短,话语权不应该在她那而已。”

    “你!”沈清茵怒不可遏,看那模样怕是都忍不住想要跟叶浩轩动手了。

    就在这时,之前一直不曾说话的凌洛尘发话了,他先前一直在留意着周围,查探着附近有没有强大的妖兽,没想到这么短短一会便是产生了这么大的矛盾。

    “叶浩轩,你这是在做什么。我们既然来到了这里,代表的就是整个神诀宫,一切以团队利益为重,这种破坏团队凝聚力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的!

    大家都是一个门派的,现在更是伙伴,自当友好相处。芷璃师妹既然对地形了解,听她的本就应该。”

    被凌洛尘一训斥,叶浩轩倒是没了脾气,毕竟凌洛尘在神诀宫的地位太过重要,而且也是青龙殿的首席弟子:“凌师兄,我只是觉得这话语权应该在你。”

    “还说!这种想法就不应该!”凌洛尘再次出声道,这种事情绝对要第一时间杜绝,否则的话接下来大家很难凝聚在一起。

    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沉默了半晌的慕芷璃却是突然出声道:“叶师兄说的也有道理,如今的我们是一个团队,自然的有一个领头人,这样一来接下来大家也不会因为意见的分歧而影响大局。

    凌师兄,这队长之位非你莫属。”慕芷璃的嘴角扬起浅浅的笑意,以凌洛尘在神诀宫的威望,绝对没有丝毫的问题。

    凌洛尘一愣:“芷璃,这……”

    不待凌洛尘回答,众人便是纷纷点头道:“不错,由凌师兄做队长是再合理不过了。”

    “相信有凌师兄在,日后必定不会再出现这样的问题。”

    ……

    听着众人的话语,凌洛尘不由点头道:“既然大家都这般认为,那好吧。即便由我做最后的决定,但大家若是有什么意见的话同样可以提,我们是一个整体,明白吗?”

    “明白!”

    “那好,现在我们便一起朝西方走。”凌洛尘做了他作为队长的第一个决定。

    叶浩轩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张了张口却是说不出话来,队长都这么决定了,他还能说些什么?

    白陌冷被传送出来之后,没有回头看一眼,也没有担心自家的子弟在里面的表现,而是火急火燎的朝着家族内部赶去,他必须要证明自己的猜测有没有错,如若是真的话,那可真是天大的好事!

    白家议事堂。

    白陌冷回来的第一时间便是告诉了家主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因而家主也是在第一时间将家族中重要的人都给聚集在了一起。

    自己这个儿子的心性他是再清楚不过,绝对不是什么急躁的性子,可是刚才他却见到了白陌冷那般急切的模样,显然是发生了了不得的事情,难不成是这次在逐巅赛事里出了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白家的众人都显得极为紧张,议事堂中更是极为安静。

    白陌冷吩咐了手下人去查慕家以及慕芷璃的消息之后这才来到了议事堂,白陌冷一出现,白家的诸位长老视线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陌冷,究竟是什么事情让你这般急着将我们叫来?”白晟朝出声问道

    “家主,这件事情到目前我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我还是觉得事先告诉大家比较好,因为这个消息对我白家而言意义重大。”

    “究竟是何事?”

    “今日,我在逐巅赛场中见到了一名年轻女子,如今的她年纪不过二十,代表着神诀宫而出现在逐巅赛事中,让我注意到她的原因是她长得与沫绫好像,那眉眼简直就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众人纷纷皱起了眉头,难不成白陌冷这般着急的将他们喊来,要告诉他们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消息?W未免也太荒谬了一些吧。

    “那又如何,这个世界上相貌相似的人很多,这能证明什么?”大长老缓缓出声,只觉得是白陌冷小题大做了。

    看着众人那明显不在意的模样,白陌冷再次丢出了一颗重磅炸弹:“她告诉我她来自一个下等王国,而她的名字叫做——慕芷璃。”

    静。

    死一般的寂静。

    当白陌冷最后三个字落下的时候,众人只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不断的跳动着,这个让他们幻想很多次却明知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难不成是真的?

    一阵沉默之后,白晟朝一脸激动道:“你说的是真的?她真的跟你说她是慕芷璃?”自己的外孙女难不成还活着?

    白陌冷点头应道:“她是这么说的没错,不论是年龄还是其他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契合,刚刚我已经派人去打听慕芷璃究竟有没有死。”

    对于白家这样的一个庞大世家而言,家族中的人多不胜数,一般根本不会在意其中的某个人,可是慕芷璃不一样。那是整个人在屈辱下被迫舍去的孩子,偌大的一个家族竟然连自家的子孙都无法保护好,这种感觉是何其的难受?

    也正是因此,白家才决定正面与雷家进行反抗,而为了这件事,他们整整隐忍了二十年!

    白沫清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生怕自己会喊出声来,泪水不断的从眼角滑落,面容上满满的都是不敢相信:“芷璃,芷璃她没死!”

    别人不知道,可是她却清楚的知道芷璃根本没有死。只是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法修炼的废材,可大哥竟然说在逐巅赛场中看到她代表神诀宫出赛,这怎么可能?

    安静的议事堂中,白沫清的这句话使得在场的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此时众人才注意到白沫清那不正常的表情,即便激动也不至于泪水纵横吧,毕竟这是一个尚未能确定的消息。

    倒是白晟朝看出了白沫清的不正常,道:“沫清,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白沫清站了出来,待自己的情绪平复了一些后出声道:“家主,芷璃的确没有死。当初虽然雷家下令将芷璃杀了,但是……”

    缓缓将当初的事情给说了出来,在场的诸位长老一个个都是瞪大了双眼,这怎么可能!二十年来他们竟然都不知道,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

    听完一切后,没有人责怪白沫清隐瞒了真相,毕竟若不是她隐瞒了的话,这个消息极容易泄露出去,否则芷璃怕是也不能安然活到如今了。

    “如此说来,逐巅赛事中的人就是慕芷璃了?”白晟朝声音中带着些许颤抖道

    白沫清摇头道:“这不可能,芷璃当初已经被下了药,这辈子都无法修炼的,除非她能够解毒,可是那毒却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够解的了。更何况她十岁之前我曾打听过她的消息,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废柴。

    大哥所言的女子那可是有着资格参加逐巅赛事的天之骄女,神诀宫的实力自是不必多说,短短十年的时间她怎么可能达到这番实力?”她虽然也很希望这是事实,可是她却清楚这可能性实在太小了,简直就是不可能。

    众人由原先的激动缓缓的变成了失望,这般看来倒是的确不可能了,十年的时间达到这种实力,谁能够达到?就算是第一高手秋无际怕是也无法达到吧……

    白晟朝叹了口气:“不论如何,只要有一丝可能就不要放弃,好好去天昇国慕家调查!我要尽快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