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手遮天 > 序 30 秋凝雪
    “随我去后院吧,展示一下你所学的武技我才能够判断。”秋敏云出声道

    闻言,慕芷璃也是点头跟着秋敏云一同朝着其后方的院子走去,眼前的秋敏云虽然看起来平易近人,可是她却觉得眼前的她深不可测。

    总觉得在她的面前蒙着一层面纱似得,让人看不清楚她究竟是什么样的面目,自从慕芷璃的修为提升之后已经很久没有人再给她这种感觉了。

    最为奇特的是眼前的秋敏云明明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她却觉得眼前这位看起来很是平静的老妪其实内心并没有她表面这般平静。

    到了后院之后,慕芷璃也是将修罗七杀的武技给展示了出来,此时的她不过是掩饰罢了,自然也没有运用多少天力,只是将这武技的特点给展示的很清楚。

    秋敏云面色平静的看着慕芷璃施展武技,然而若是有人仔细观察的话便是能够发现她眼底那闪烁的波动,甚至于秋敏云的手都在略微的颤抖。

    武技展示完之后,慕芷璃也是来到了秋敏云的面前,道:“前辈,这便是修罗七杀的招式,不知你可能从中看出这出自于谁的手笔?”

    然而,让慕芷璃惊讶的事秋敏云竟然一手直接抓住了她的手,问道:“你的师父究竟是谁?他又为何要让你来找你师娘?”

    感受到秋敏云的激动,慕芷璃的眼中也是浮现了一抹疑惑之色:“前辈,这是我师父要我告知我师母的,其他人我不能说,还望恕罪。”

    “我要你说!”秋敏云浑身的气势陡然爆发开来,那威压直接朝着慕芷璃压迫而去。

    感受到秋敏云的威压,慕芷璃也是暗暗心惊,果然眼前的老者实力非比寻常,这实力怕是也已经达到乾坤镜了吧!

    当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位看起来孱弱的老妪竟会有如此强悍的实力,更让慕芷璃惊讶的是当秋敏云展示出这实力的时候,她面上的皱纹也在快速的消散着。

    虽然她依旧是苍苍白发,但是整个人都是年轻了起来,皱纹消失之后她的面色也是满是红润,与之前的模样可以说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慕芷璃的眼中涌现了一抹怒意,这位前辈当真奇怪的很,竟想用这样的手段来逼迫她说!她慕芷璃从来都不怕威胁。

    一双眸子毫不畏惧的看着秋敏云,在那威压的压迫之下慕芷璃的脚都是直接没入了泥土之中,这乾坤镜强者的力量实在不是一般人能够抗拒的。

    即便慕芷璃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弱,可与乾坤镜之间的差距还是一道不可抗拒的鸿沟。很快盲目之力便是面色涨得通红,但是她的气势也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在门外守候着的韩如烈等人也是感受到了这股强大的天力波动,当下面色都是变化了几分。尤其是韩如烈都准备直接破门而入了,他才不管什么对方是什么人,只要敢伤害他的璃儿,他都绝对不会放过!

    天儿的面上也是涌上了一抹震惊,里边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从她出生以来还从来不曾见到这位前辈出手过呢!

    秋敏云也是暗暗心惊,多少年了她都没有见到这般有骨气的年轻人了,虽然她的实力比不上自己,但是她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惧怕。

    她相信就算自己要杀了她,怕是她也不会说出这些来。想到这里后,秋敏云也是松开了慕芷璃的手,身上的气息也是瞬间收了回来。

    “你叫什么名字?”秋敏云缓缓出声问道

    慕芷璃看了秋敏云一眼:“慕芷璃。前辈若是不愿意告知也就罢了,晚辈告辞。”

    当下,也不再理会秋敏云直接朝着外边走去,这位老妪实在是喜怒无常,自己要是继续在这里待下去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些什么。

    看着慕芷璃扭头就走的背影,秋敏云的眼中却是浮现了一抹笑意:“难不成为了这么一点小困难就放弃你师父的交代了?你这徒弟看起来也不是那般称职嘛!”

    听到秋敏云的话,慕芷璃也是转过头来,眼中浮现了一抹怒意:“前辈若是缺少笑料的话可以去找其他人,恕晚辈不奉陪!”

    以她如今的性子,已经很少有人能够惹怒她,但是对于这种喜怒无常的老妪却是触动了她的底线。对方采用这种强制的手段简直就是对她尊严的侮辱!

    “停下,我知道你要找的人的消息。”秋敏云再度出声道

    然而,让她惊讶的是慕芷璃依旧没有停下自己的步子,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慕芷璃是想要知道自己师母的消息不错,但也不是只有这般卑躬屈膝才能够知晓,对方有权选择说不说,她慕芷璃也有权利选择接受或不接受!

    看着慕芷璃那头也不回的模样,秋敏云也是叹了一口气:“刚才的事情是我鲁莽了,我向你道歉。”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家伙的脾气竟是如此倔强。

    她已经多少年没有跟别人道歉过了,现在竟是要向她道歉,想着自己也觉得有些可笑。

    慕芷璃的步伐这才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看着身后的秋敏云却是一句话都不说。不得不说,她也不明白秋敏云究竟想做什么,毕竟她的态度变化实在太大了,让人匪夷所思。

    原本准备冲进来的韩如烈等人也是停住了步伐,因为那天力波动不过出现了短短时间便是消散了,弄的他们也不知道究竟该不该出来,最终只能决定继续再等一会。

    “你觉得我喜怒无常对不对?”秋敏云笑着问道

    慕芷璃看了秋敏云半晌之后也是点了点头:“不错。刚才你说知道我师母的消息?”

    “我是知道,因为你口中的师母应该就是我女儿——秋凝雪。”

    此话一出,慕芷璃也是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秋敏云:“你……你的女儿?”应该不会这么巧吧,自己想着来龙族找师母,没想到这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师母的娘亲啊。

    秋敏云点了点头:“正是因此所以我才会这般激动,之前怕是吓着你了吧。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师父究竟要对我女儿说些什么?”

    “抱歉,这件事情是我师父交代让我告诉我师母的,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慕芷璃依旧不曾退让,只是心中对秋敏云的疑惑倒是减少了不少。

    ……

    从秋敏云的话语中,慕芷璃这才明白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原本她还担心会不会弄错,可是后来的她却是坚信不疑,这秋凝雪一定是自己的师母无疑了。

    这么多年来秋敏云也不知道在秋凝雪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初的秋凝雪和天儿一样离开龙族去外界闯荡,这一闯荡便是整整几百年不曾归来。

    待其归来之后,秋凝雪却变得异常忧伤,她的眸子中总是带着一丝惆怅与忧伤,但是不论秋敏云问什么她都不曾回答,只是一直郁郁寡欢的一个人呆着。

    虽然他们两人是母女,可是这些年来两人见面的机会也不多,秋凝雪仿佛没了心一般终日困着自己,这使得秋敏云看着很是难过。

    隐隐间她便是觉得此事应当与情有关,这世间除了情字之外还有什么能够这般让人伤心?直到听到慕芷璃的话之后她才大致的猜想到这一切究竟是什么一回事。

    至于慕芷璃在听到秋敏云的话之后自然也就更为清楚了,毕竟她师父已经将当初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正是因为那些年来师父一直追求修炼而忽略了师母的存在,以至于师母伤心欲绝而离开,离开之后自然是回到了龙族中来,但是师母的心中却是从来不曾将师父放下过,这些年来才会这般伤心。

    就连慕芷璃在听到这些年来秋凝雪过的这么难过之后她也觉得自己的师父实在是太不应该了,这样一位美好的女子竟是如此凄苦的过了大半生,难怪秋敏云会那般激动,换做她自己怕是也会这般吧。

    “前辈,不知可否让我见上师母一面?”

    听到慕芷璃的话,秋敏云也是幽幽一叹:“我带你去吧。”这么多年来她已经尝试了很多种办法,但是自己的女儿就是无法从其中脱离出来,或许慕芷璃的到来也是她解开心结的一个的契机。

    见到秋敏云答应,慕芷璃的面上也是涌现了一抹喜色:“那便多谢前辈了!”从接受师父的传承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数年之久,所幸的是自己没有辜负师父的期望。

    只是,越是靠近秋凝雪所居住的地方,慕芷璃的心头也是越沉重。师母对师父的感情实在太过沉重,就跟自己的娘亲一般也是痴心人,只是相比起来自己的娘亲却是要幸福的多了。

    她不知道倘若师母知道师父已经仙逝的消息后能不能承受的住,这还没有走到她便是觉得难以开口了。

    在这般复杂的心情之下,两人也终于来到了秋凝雪的门口。

    秋敏云仿佛是看出了慕芷璃的心思,当下也是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进去吧,该面对的她总是要面对的。”

    当下秋敏云也是敲了敲房门:“雪儿,有人来找你了。”

    在秋敏云的鼓励下,慕芷璃走进了屋内。刚走进她便是见到了一抹幽蓝的身影,消瘦的身形却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感,只是看着背影便是让人心中震撼。

    那抹幽蓝的身影正幽幽的看着窗外,慕芷璃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静止了一般,那是一幅极为美丽的画卷,甚至于让她不敢打破这样的美感。

    就在此时,秋凝雪也是缓缓转过头来,这一看两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慕芷璃心中暗叹眼前的师母就像是水做成的人儿一般,幽蓝色的衣服配她是再合适不过了,怕是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谁会比她更适合。

    不过是一个眼神,便仿佛穿透了一切看到了人的心底。这般红颜师父竟然也能够抵抗的了,自己这师父还真不是一般的强悍啊。

    秋凝雪也是同样惊讶,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已经是倾世红颜了,却是不曾想到世间经还会有这般女子,一袭红衣穿在她的身上仿佛火中精灵一般,一举一动之间风情无限。

    “你来找我?”秋凝雪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疑惑,她不知道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人找过自己了,就连自己的娘亲她也已经很久不曾见到了。

    最为奇特的是她分明感觉到眼前的女子是一名普通的人类,而并非龙族众人。一般人是如何进入龙族之中的?这未免太奇怪了一些。

    闻言,慕芷璃微微点头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我是为了完成我师父的遗愿来的。”看着眼前的秋凝雪,慕芷璃当真觉得很难开口。

    当秋凝雪听到慕芷璃口中的师父二字时身形就是一颤,然而让她听到那遗愿二字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愣在了原地,一双美眸中慢慢的都是错愕之色。

    “你师父是?”秋凝雪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仿佛已经才想到了一切。

    然而,慕芷璃却是打破了她的希望:“我师父乃是秦傲天。”

    “他……死了?”秋凝雪怔怔的问道,她多么希望自己刚才是听错了。

    “是的,我是在师父留下的遗迹中见到了他。”慕芷璃的眼中有着一丝不忍:“师母,这次我来就是将师父想要告诉你却没有机会告诉你的话说出来。”

    一行清泪顺着流淌下来,秋凝雪更个人都仿佛失去了生机一般瘫软的坐在地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想着他,盼着他找我的那一天。

    虽然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依旧在盼着,但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盼到的竟是这样的一个消息。”

    下一刻,秋凝雪的眼中却是突然迸发出一抹光彩:“你喊我师母?”

    慕芷璃点头:“是的,我师父是这么告诉我的。师母,我已经寻找你好多年了,终于有机会完成我师父的意愿。”

    “他让你告诉我什么?”秋凝雪颤抖着问道,她的泪水却是止不住的不断流淌下来。

    她已经很多年都不曾哭过了,她以为自己的泪水已经哭干了,但是没想到自己还有流泪的这一天,似乎自己这一辈子都在为了他而流泪,最可笑的是她偏偏无怨无悔。

    “师父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愧对于你,他本以为他这一生最大的目标便是追求武道,因为你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以至于他忽略了太多,也伤害了你太多。

    直到你离开之后他才直到你早已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他根本不能没有你。但是他却依旧放不下面子,只是最后当他去找你想要补偿你那些年所受的委屈时,你仿佛消失在了这片大陆上。

    师父后来一直在寻找你,可是直到他仙逝的那一天都不曾找到你的存在,所以这件事就成了他毕生的遗憾。”慕芷璃将自己师父的话都告诉了秋凝雪,而此时的秋凝雪则已经泣不成声。

    “师父说,倘若人生可以再来一次,他宁愿放弃武道也不会放弃你,因为在他的心中你胜过了一切。”

    当秋凝雪听到慕芷璃所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终于抑制不住的嚎啕大哭起来,将这些年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怨恨都通过泪水发泄了出来。

    她的心中除了伤心之外还有浓浓的后悔,倘若当初的她没有离开该多好,倘若她没有回到龙族的话秦傲天也就不会找不到她,就不会造成这样的悲剧。

    说到底还是自己当初的任性,可是现在的一切都没有办法弥补了,他已经彻底的离开这个世界,她想要再见他一面也都不可能了。

    但同样的她的心中也有着一抹欢喜,因为她终于知道了秦傲天对她的心意,这么多年来她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傻傻的喜欢他,他也一样是喜欢着自己。

    有什么事情比知道自己喜欢的人也同样喜欢着自己更让人高兴的?至少这么多年她都不是单方面的付出,只是当初的他太过执着了罢了。

    但是她心中也清楚,倘若秦傲天少了那份执着的话,那也就不是他所爱的秦傲天了,一切只能说是造化弄人。

    慕芷璃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那哭的肝肠寸断的师母心情也很是难受,她知道自己师母这么多年来一直抑郁寡欢的原因也就是没有得到师父的感情。

    在离开的这段日子里,想必她也无数次的猜想过自己师父不爱她是否是因为爱着其他女人,她离开的这些日子里是否有着另一个女子陪伴在他的身边。

    每每想着这些事情她心中的痛可想而知,而自己今日的这番话至少能够让她心中有个安慰。想来自己的师父让自己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就已经才想到师母必然不曾放下过他。

    门外,秋敏云听着自己女儿的嚎啕大哭也是不尽潸然泪下,这么多年过去她总算是知道了女子这般伤心的原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