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手遮天 > 序 11 下套
    当慕芷璃一行人来到擂台的时候,何继忠等北环国的人早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远远的就能望见他们那得意洋洋的模样,周围议论纷纷的人也不少。

    虽然在刚来种子训练营的时候,江文霆就曾经告诉过他们,如果双方又不和的话可以在擂台上进行挑战,可实际上闹上擂台的人却是极少的。

    毕竟在这个争分夺秒想要提升自身修为的时候,谁会花那个时间去挑战?只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何继忠就属于唯恐天下不乱的那一种。

    沈晴他们此时也都在擂台的另一边,双方的气氛异常紧绷,饶是擂台赛还未开始,周围却已经有不少人在围观看热闹了。

    何继忠也看到了缓缓走来的欧阳豪等人,面庞上不禁涌上了一抹得意,他根本就不怕欧阳豪去找帮手,他之前就已经打听过了,灵炎国的弟子实力算不得强悍,就算修炼了这么长时间,了不起也就元婴境罢了。

    而他已经达到了元婴境中期,所以他才会那么大方的让欧阳豪随意在灵炎国的弟子中应战之人。看着眼前沈晴,他的足交扬起了一抹淫秽的笑容,像这么漂亮的美人平日里还真是少见的很,当他在任务大厅见到沈晴的时候,就决定一定要将这女子弄到手!

    沈晴也感受到了何继忠那侵略性的眼光,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以前她也曾经遇到过纨绔子弟,可是像何继忠这样不要脸又难缠的却是第一次见到,真是像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

    在厌恶何继忠的同时,沈晴的心中也有些无奈与担心,她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最不开心的不是她而是欧阳豪,只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样的话去安慰他。实际上,她并不在意欧阳豪的实力如何,只要他们慢慢努力就是,可是何继忠的话简直就是在践踏欧阳豪的尊严……

    很快,韩如烈一行人便是走到了灵炎国的阵营中,慕芷璃拍了拍沈晴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眼神,道:“晴师姐,放心吧,没问题的。”

    见到慕芷璃等人的到来,沈晴的面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不禁出声道:“璃师妹,又给你们添麻烦了。”现在的她再看慕芷璃早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种感觉,只觉得看到慕芷璃他们就像看到了主心骨一样。

    这个变化是潜移默化的,当她发现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就已经变成了这样,悄然不觉间这师妹和师弟的成长就已经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哟,过来了呀?”何继忠得意的笑道:“刚才看你那么离开,我还以为你不敢应战跑了呢,这样一来我可就抱得美人归了。”

    听着何继忠那讽刺的话语,欧阳豪的面上涌上了一抹怒容:“何继忠,你不要太过分了,像你这样喜欢挖墙脚不要脸的人我还是生平第一次见。”怒气冲天的欧阳豪说话再也没有半点情分。

    何继忠一怔,旋即怒声说道:“你说什么?有种再说一遍!”之前他嘲讽欧阳豪的时候他都受着了,没想到这么短短一会就转了性子了,还真是难得。

    “我就说你了怎么着?你个不要脸的贱男!跟你吵简直就有*份!”欧阳豪吼完一句后也就不再继续理会何继忠,他实在是忍无可忍,对待这样的人渣只能采用这样的方式,否则他就蹬鼻子上脸。

    “你找死!”声落,何继忠就朝着欧阳豪走来,那模样显然是准备现在就动手。

    韩如烈一步上前,挡在了何继忠的面前:,妖孽般的脸庞上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道“好心提醒一句,可不要忘了擂台之下不准动手。”

    何继忠看着眼前的韩如烈,原本想要越过他,可是看着他那充满寒意的眼眸,一时间竟是觉得有些害怕,不禁冷哼一声,道:“现在暂时放过你!”

    与此同时,慕芷璃缓缓走上前来,道:“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此次的擂台挑战失败的一方就要离开沈晴,如此说来这个赌注是不是有些不公平?沈晴本来就不跟你在一起,你又何来离开你一说?”

    对于此次擂台赛的事情大家都有着一定的了解,原本他们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听着慕芷璃一说,顿时发现这比试实在是太不公平了一些,这么说来何继忠简直就在做无本买卖啊!

    “就是,这何继忠还真是有够不要脸的,造势用这样的擂台赛来逼迫欧阳豪,自己却什么都不付出,实在好笑。”

    “真是什么样的人渣都有啊,还要意思在这里得意洋洋的挑衅,少见啊少见!”

    “我靠,我以为他们是公平竞争呢,还说那欧阳豪软蛋,现在看来这何继忠简直不要脸啊!”

    ……

    在场围观的都是实力颇为强悍之人,在种子训练营中因为没有什么势力的掺杂,因而相对而言较为公平,这些人没有害怕何继忠的地方,说起话来自然也肆无忌惮。

    一句句讽刺的话语传入了何继忠的耳中,何继忠的面色顿时难看起来,偏偏一时之间还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强忍着发作的怒意道:“那照你的意思要怎么办?”

    “为了公平起见,你把你的道侣找来,如果你输了你就离开你道侣怎么样?”慕芷璃理所应当的说道

    伴随着慕芷璃的声音落下,在场的众人皆是哄堂大笑,先不说何继忠根本就没有道侣了,就算他有道侣,这么一做别人还可能做他的道侣吗?

    “这不可能!”何继忠阴沉着脸道

    “既然何公子不愿意的话,那么这件事就作罢了,你没有对应的赌注,这对我们可太不公平了,想必何公子也不是这样不讲道理的人吧。”慕芷璃的面上洋溢着和善的笑容。

    何继忠看着眼前那笑的灿烂的面庞,实际上他在见到慕芷璃的时候就发现慕芷璃比起沈晴来要漂亮的多,如果能够弄回去的话还真是不错,没想到这女子的口齿竟是如此伶俐,被她说的自己都无法反驳。

    韩如烈无奈的摇了摇头:“我还以为鼎鼎大名的何公子能有什么好彩头呢,真是让人失望。”旋即转过头去,朝着欧阳豪等人道:“都散了吧,何公子没有彩头好跟我们比试。”

    见到韩如烈等人准备离开,何继忠忙出声道:“等等!”如果就让他们这样走了,不到明天自己就会成为整个种子训练营中的笑柄,他何继忠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当过笑柄。

    “还有什么事情吗?”韩如烈扬声问道,眼中却是带着一抹笑意,他和芷璃配合的还真是不错,这一来二去的已经将这场擂台赛原本的目的给改掉了,经过他们这么一闹腾如果何继忠还敢提那件事的话,那何继忠的脸皮就真的算无敌了。

    “那我们就换个彩头怎么样?”何继忠出声问道,殊不知自己已经落入了慕芷璃等人为他设计的圈套中。出的

    “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彩头?”

    见韩如烈接话,何继忠的眼中浮现了一抹得意,原本如果他们不理会自己就这么离去的话,自己还真是没有办法,现在他一接话,那么就注定他们要倒霉了。

    只要自己在擂台上打败他们,那么之前的一切都会洗刷掉,成为的笑柄的将是灵炎国的这些人。

    “既然这擂台赛是我提出来的,那么这赌注就由你们来说吧。”何继忠故作大度道

    闻言,韩如烈的眉头微微皱起,思量了片刻后这才出声道:“在这种子训练营中,大家最在意的莫过于修炼室的修炼时间了,不如我们就赌这个如何?”

    “好!没问题!”韩如烈的话简直就落在何继忠的心坎里,他正缺没有修炼时间了,没想到这就有人送过来了。

    “反正我们也不过是赌着玩的,那就赌五十天的修炼时间吧,怎么样?”韩如烈缓缓出声道,他如今所用的方式正是芷璃告诉他的以退为进。

    何继忠没想到韩如烈一个人竟然还有五十天的修炼时间,其视线不禁在韩如烈身后的慕芷璃等人身上扫视了一眼,顿时计上心头,忙道:“既然要赌,那就赌的大一点,我看两百天怎么样?”

    听着何继忠的话,韩如烈却是在心头冷笑,这何继忠打的倒是好打算,如果这一局他赢了的话,那岂不是这一年的时间都可以在修炼室中度过了?

    闻言,韩如烈故作担心朝着慕芷璃等人身后一眼,在他们的身旁小声说了几句话后这才点头道:“好,那就赌两百天!”

    见韩如烈点头答应,何继忠差点没高兴跳起来,这灵炎国的人还真是蠢蛋,这样的条件他也会答应,不过自己这时间说的也真好,估计再说多一点他们就没有了。

    “韩如烈竟然答应了,这未免也太傻了吧!”

    “那可是两百天啊,需要做多久的任务才可能得到,换做我就绝对不答应。”

    “真是够冲动的,失败之后看他怎么办。”

    绝大多数的弟子对韩如烈都很不看好,北环国何继忠的名字他们都听说过,这小子虽然平日里嚣张的很,可实力还是很不错的,既然他敢提出这个赌注,一定是有把握,韩如烈竟然还答应了!

    当然,也有不少人看出了其中的不对劲,实际上坐观全局,何继忠根本就是在跟着韩如烈的脚步走,这情况一直都掌握在韩如烈的手中。

    何继贯看着眼前的韩如烈,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不禁在何继忠的耳旁道:“继忠,你可得考虑清楚,我看这件事情不是这么简单。”从欧阳豪他态度的转变上就能够看出来,之前的他还那么担心,怎么可能这么短短的时间久一点都不在意了。

    闻言,何继忠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哥,你就放心吧!之前不就查过了灵炎国的弟子实力最强的就是灵寂境后期,你觉得这短短的时间里他能突破到元婴境中期吗?”

    “这……”何继贯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实际上他的确没有什么证据,只是直觉上觉得有些不妥罢了。

    “哎呀,哥,你就放心吧。等赢了之后这修炼时间我们对半分,等到种子战的时候我们一定会大放光彩!”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何继贯也有些心动,这么大的诱惑很少人能够抵抗。

    何继贯也同意之后,何继忠就格外的有信心了,顿时底气十足的朝着韩如烈道:“那我们就开始比试吧!”

    韩如烈没有回答他,身形一跃便是出现在了擂台之上,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何继忠,已经把这个傻子骗上钩了,自然也不需要在顾虑其他什么,把这两百天弄到手,他们就能够晚一些再出去接任务。

    看着韩如烈这副姿态,何继忠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不过想着自己的实力,当下也就放下心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其他的一切都算不了什么!

    “你可得小心点。”何继忠冷声道

    韩如烈的面上带着一如既往的邪肆笑容,那淡然的模样仿佛根本没有将何继忠放在眼里。

    “还是你仔细小心吧,你知道这个世上喜欢挖人墙角的人一般都落不得什么好下场。”

    “呵……”何继忠冷笑一声,一抹狠戾出现在他的面庞:“我真是好奇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胆量,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

    “你废话真多,要动手就动手!”韩如烈不耐的说道,一个大男人这么唧唧歪歪的,难不成多说这几句话就能显示他实力了得了?

    何继忠怒从心生,脚掌猛然超前一步跨出,体内澎湃的天力陡然爆发开来,如潮水般汹涌澎湃的气息升腾而起,一股强横的威压更是瞬间弥漫开来。

    感受到何继忠的气息,不少人的眼中皆是浮现了一抹惊讶之色,没想到这家伙看起来不怎么样,实力还真是不错。

    看着何继忠那气势汹汹的模样,韩如烈的面色依旧淡然,心神一动,强横无匹的天力波动陡然自其体内暴涌而出,一股丝毫不弱于何继忠的威压在擂台上席卷而出。

    何继忠的眼中浮现了一抹震惊之色,不可置信的看着韩如烈道:“元婴境中期!这怎么可能!”

    韩如烈之前的实力分明就是灵寂境后期,这一点是绝对不会错的,可是这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里,他怎么可能连跨这么多级!这样的修炼速度简直骇人听闻!

    韩如烈的嘴角微微上扬,淡漠道:“那只是你认为不可能而已,不要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

    “你之前是故意的!”何继忠立马就反应过来之前韩如烈那一切根本就是装的,他的实力丝毫不弱于自己,之前之所以那么示弱,为的就是引他上当,可悲的是他竟然真的上当了!

    对于何继忠的话,韩如烈不置可否。

    何继忠不愧是经历颇深之人,很快就从震惊的状态中反应了过来,当下冷哼一声,道:“就算你实力与我一样又如何,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声落,何继忠的身形便化作一道红芒朝着韩如烈爆射而来,手中银光闪烁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击向韩如烈的咽喉。

    韩如烈眼神一凝,身形一动便是躲过了何继忠的攻击,手中的利剑陡然探出,泛着凌厉劲风的利剑亦是袭向何继忠的胸膛。

    “叮叮叮!”

    一阵金铁交接的声音在擂台之上响彻开来,两人的身形迅速躲闪着,一来二往短短时间便已经交手十数招!

    刚猛的劲气在擂台上肆虐着,原本坚硬的擂台竟是出现了一道道割裂般的痕迹,一道道龟裂以两人为中心在擂台上迅速蔓延开来。

    何继忠自从与韩如烈交手之后,眉头就一直没有松开过,这韩如烈实在是太诡异了一些,每次他出招韩如烈总是能够在第一时间发现他的招式,所以这一番交手他一点好处都没占到,往往招式刚出就被韩如烈给挡了回来。

    相比而言,倒是韩如烈的攻击让他不得不时时刻刻小心着,有一次还差点受伤,这种感觉让他异常不舒服。

    韩如烈自从铁石城回来之后就一直在闭关修炼,许久不曾与人交手,今日这番交手对他倒也有着不小的好处,而且他惊讶的发现自己仿佛能够在第一时间就洞察何继忠的动作,那是以前不曾有过的感觉。

    实际上这也是他在铁石城的收获,当时在那么多黑暗人的围攻之下,他的注意力必须时时刻刻的紧绷着,以至于这精神力悄然提升了不少,如今一交手这好处自然就体现了出来。

    尤其是在出招的时候更是得心应手,韩如烈为了检测自己的精神力以及反应力,不自觉的就将何继忠当成了自己的靶子,好通过他来更好的掌握!

    如果何继忠知道韩如烈的想法的话,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