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手遮天 > 序 12 召集令
    “锵!”

    伴随着一道尖锐的声音响起,一抹银芒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待众人看清那银芒之时这才发现何继忠的利剑竟是被韩如烈直接挑飞了去!

    利剑狠狠的刺入擂台上的岩石之中,嗡嗡震动着显示着之前那强横的力道,见到这一幕,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韩如烈未免也太强悍了一些,两人同样都是元婴境中期,他竟然能够将这何继忠的利剑挑飞了去,要知道只有两者之间的力量差距很大的时候才能将对手的剑挑飞,韩如烈做到了,而这又意味着什么?

    自从利剑离手之后,何继忠的面色就变得异常难看,之前的他还对着韩如烈叫嚣,一转脸自己就这么丢脸,实在是……

    由始至终慕芷璃的面上都带着一抹淡淡的微笑,她对韩如烈的实力很是自信,只要他出手,那何继忠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而她只需要在这里等着韩如烈胜利归来就好。

    龚俊斌的眼中闪过了一抹痛快,他早就看不惯北环国的人了,趁着这个机会正好杀杀他们的微风,尤其是看着何继忠那难看的脸色更是觉得异常痛快。

    何继忠的眼中涌现了一抹狰狞,旋即一拳陡然轰出,凌厉的劲风竟是有着低沉的音爆之声响起。

    何继忠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致,一出手就是真正的杀招,想要将韩如烈就这般解决去!

    泛着凌厉劲风的拳头在韩如烈的眼瞳之中迅速放大,俊逸的面庞上满是淡然,一股杀机却是悄然自其眼底深处浮现,瞅准机会双手猛然探出,转眼间便是贴着何继忠的拳头划过,五指猛然使力,一抓便是抓在何继忠的手肘处。

    狠狠一扯,强横的力道直接将何继忠整个人都扯的前倾,右腿膝盖狠狠的朝上一袭,狠狠撞向何继忠的脖颈。

    眼中掠过一抹狠戾,下手毫不留情,这般手段算是极为狠辣,看的在场的人皆是为师惊叹。

    何继忠在见到韩如烈下手如此狠辣之后,心头亦是浮现了一抹慌乱,这韩如烈也是个横家子,动手竟然连一点顾忌都没有。

    慌乱之余,何继忠则是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双手猛然重叠挡在韩如烈的膝盖处,一股钻心的剧痛自双手之上猛然传来,短短时间便是红肿不堪,偏偏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办法脱离韩如烈束缚,只能被动的挨打,真是苦不堪言。

    何继贯的眼中浮现了一抹沉重,没想到他们千方百计的算计灵炎国的人,最后却是被灵炎国的人给将了一军,这次他们注定要倒霉了。

    从韩如烈这游刃有余的模样,这场比试的结局已经不用多说,自己弟弟的实力如何他在清楚不过,要不了多久何继忠便会落败,到时候被人嘲笑一番是绝对免不了的。

    还有那两百天的赌注,想到这里,何继贯的心头亦是涌上了一抹怒意,他们兄弟这么多年还从来不曾被人这般算计过。

    韩如烈见自己膝盖的攻击起不了多大的效果,旋即双手陡然放开,手肘猛然袭向何继忠的背部,速度之快连何继忠都不曾反应过来,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咔咔”

    一道清脆的骨裂声猛然想起,在这安静的环境中显得异常显眼,旋即众人只见何继忠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一时间竟是无法起来。

    两朵雪花绽放在何继忠背后的衣衫上,韩如烈那一击竟是直接将何继忠的后背击出了两个血洞,不用说,那骨头绝对已经碎裂了。

    “承让”韩如烈淡笑道,那英俊文雅的模样与之前那充满煞气的杀神根本就是两个人,若不是何继忠那般惨状触目惊心的话,众人还真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韩如烈做的。

    何继贯立马冲了上来,扶起了何继忠,朝着韩如烈冷哼一声,道:“做人凡事留一线,否则受损的是你自己!”

    韩如烈毫不在意应道:“你能够了解这个道理就最好了,现在只是对你们的一个告诫。”

    “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跟你生死斗!”何继忠疯狂的呐喊道,看着众人的目光,他只觉得大家都在嘲笑他一般,这种感觉让他受不了。

    他一直都是天之骄子般的存在,什么时候落到过这般地步,他一定要杀了韩如烈,一定要!现在的他已经加过欧阳豪等人彻底忘在了一旁,将所有的仇恨都压在了韩如烈的身上。

    “继忠,不要冲动,你不是他的对手!”何继贯在何继忠的耳旁说道,从之前的一番交手就能看出两人的差距来,这生死斗岂不是送命?

    然而,何继忠在这巨大的羞辱之下已经彻底疯狂了,根本就听不进何继贯的话,大声喊道:“我要挑战你进行生死斗,我要你死!”

    “就凭你现在这模样,有什么资格大放厥词说要我死?”韩如烈一脸不屑的嘲讽道

    “我就问你一句,你敢不敢跟我进行生死斗!”何继忠的眼中满布凶戾,那模样似乎恨不得将韩如烈挫骨扬灰。

    闻言,韩如烈眉角微微上挑:“敢,有什么不敢,就怕你没那个胆。”他们本来就站在对立面,这什么做事留一线对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没有任何的必要,斩草除根才是最好的!

    “我让你住嘴听到没有!”何继贯怒声道,自己这个弟弟真是无法无天了,被人一激将就根本不懂得分清形势了,如果不是自己亲弟弟的话,他才不会管他。

    “哥,我一定要跟他决一死战!”何继忠呐喊道,背后传来那钻心的疼痛使得他的眼眸变得通红。

    “啪!”何继贯直接给了何继忠一个巴掌:“大庭广众之下你就不要再丢人现眼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明不明白!”

    何继忠似乎被何继贯这么一个巴掌给打的清醒了不少,只是低着头站在一旁。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一直都很好,何继贯几乎没有打过他,既然他动手那就证明他做的真的不对。

    “这场比试我们输了,至于生死斗的事情还请不要往心里去,我弟弟一时犯糊涂罢了。”何继贯一脸笑容道,那和善的模样就好像是与好友交谈一般。

    韩如烈面色微变,这何继贯可比何继忠的城府要深的多,三言两语就能将圣战的事情给推拒了去,这般心性了不得。

    “那是自然。”韩如烈不动声色的应道

    “我们走!”何继贯朝着北环国的众人出声道,在这里继续待下去简直是丢人现眼,尤其是感受到众人那略带嘲讽的视线时,大家的心头都很是不好受。

    北环国的其他弟子自然也是这样的想法,虽然这参加擂台赛的并不是他们,可是之前这一场挑战明摆着就是他们北环国与灵炎国之间的战争,现在他们输了,谁都脸面无光。

    就在北环国一行人准备离去的时候,慕芷璃却是缓缓出声道:“你们似乎忘记了什么吧。”

    听着慕芷璃的话,何继贯等人的脚步陡然停下,面上涌上了一抹怒意,旋即走到北环国的其他弟子耳旁说了几句,只见其他弟子纷纷将一件东西递给何继贯。

    何继贯这才转过头来,一伸手直接将两百天的修炼时间资格丢给他们,道:“这是此次比试的彩头,两清了,我们走!”

    待北环国一行人离开后,灵炎国的弟子们这才欢呼起来,原先北环国那般嚣张跋扈的模样使得他们心头都有着不小的怒气,现在却是痛快了。

    “烈师弟,谢谢你!”欧阳豪走到韩如烈的身旁道,坚毅的面庞上满满的皆是诚恳,韩如烈帮了他一个大忙。

    韩如烈摆手道:“我们是同门师兄,这点小忙有什么好客气的,师兄见怪了。”没有这次机会的话,他迟早也是要与北环国的弟子交手的。

    龚俊斌一手搭在韩如烈的肩膀上,笑着道:“兄弟,我看着你们交手实在是太爽了,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应该把他打得在凄惨一点,最好让他以后都说不出话来,看他还怎么嚣张。”

    听着龚俊斌的话,众人的面上皆是涌现了一抹无奈,说起来这龚俊斌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啊!

    何继贯和何继忠一同回到休息的屋内后,何继忠忍不住出声道:“大哥,我……”

    “不用说了,你技不如人,那韩如烈隐藏的很深,虽然他的修为是元婴境中期,但是他的力道以及反应力都远远超过了你,就算是我与他交手也得多加小心。

    这一次算是我们看走眼了,就算买个教训吧。”何继贯出声道,这一路上他将这件事情好好分析的一遍,他们的确是上当了。

    “可恶,灵炎国竟然出了这么一个小子,要不了多久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何继忠的眼中浮现了一抹寒芒。

    何继贯冷冷道:“那当然,还从来没有人能从我们兄弟二人的手上占便宜,迟早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大哥,那两百天的修炼时间?”

    “我是问其他人借的,我看我们接下来的时间就得多多做任务了,否则根本无法还给他们。”何继贯阴沉着脸道,今日他们真是亏大了。

    谁知何继忠却是满不在意的道:“拿了他们的修炼时间就拿了,我们不还他们还能怎么样不成?”北环国的弟子没有人是他们兄弟两的对手。

    “胡闹,这一定得还,现在我们已经得罪了灵炎国的人,如果再得罪北环国的弟子们的话,哪怕以你我的实力怕是最后也很凄惨。”何继贯训斥道,自己这弟弟思考的实在是太简单了一些,若是没有他在旁边看着的话,还不知道得闯出多少话来。

    看着何继贯那严肃的模样,何继忠忙出声道:“一切都听大哥的。”

    ……

    一时之间,韩如烈与何继忠的那一战成为了大家的谈资,而何继忠等人自从这件事情发生过就不曾再出现过,想必是刻意躲着……

    这些对韩如烈等人的生活却并未造成任何影响,慕芷璃等人再度进入了修炼室中进行修炼,依照韩如烈等人的意思是将此次获得的两百天的修炼天数都给慕芷璃,毕竟现在的她没有实力,必须要尽快的提升起来才是。

    对于韩如烈等人的好意,慕芷璃也没有拒绝,实际上这对她的确很重要。

    慕芷璃再度在修炼室中闭关起来,她的生活似乎只剩下修炼和参悟混沌诀,而她对这般枯燥的日子却显得极为享受,转眼间两个月的时间悄然流逝。

    这一天,天刚放明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外边传来的阵鼓声,慕芷璃的眼底不禁浮现了一抹疑惑之色:“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阵鼓声分明就是从种子训练营中传出的,而这阵鼓声又代表了什么异议?

    当慕芷璃走出房门的时候,韩如烈等人也是纷纷走出了房门外,皆是一脸疑惑的看向阵鼓声传来的方向,就在众人疑惑之时却突然听到有人喊道:“召集令,这是种子训练营的召集令,大家快些去广场吧!”

    慕芷璃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旋即迅速的朝着广场方向走去,当他们一行人抵达的时候这才发现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弟子,而江文霆则正站在高台之上。

    在慕芷璃等人抵达之后,江文霆的视线曾一度的停留在他们的身上,毫不掩饰其眼中的探究之意。

    他在知晓慕芷璃等人安全的回来之后也是惊讶不已,他去询问过,其他被黑暗风暴吞食的人无一生还,而他们五人却是平安无事的回来了,这之间若是没有一些事情的话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在思量了一番之后,最终他还是没有去问他们,这些弟子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怕是也不会告诉自己,只要他们回来了便好,他对这几个弟子还真是满意的很。

    当种子训练营的所有弟子都到达之后,江文霆清了清嗓子,那低沉却是充满严肃的话语传入了众人的耳中:“今日我发出了召集令,实际上种子训练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发出召集令了。”

    听着江文霆的话,众人的心头皆是浮现了一抹惊讶,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江文霆发出召集令?

    “铁石城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有着或多或少的了解,之前的铁石城被一股神秘的黑暗之力所覆盖,三个月前这股黑暗之力突然消失,铁石城再度恢复了平静。”

    听见铁石城这三个字,慕芷璃等人不禁相互对视一眼,难道他们离开之后铁石城又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这传承都已经接受完了,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才对啊……

    其他的弟子们则是不自觉的将视线落在韩如烈等人的身上,之前他们几个人可是险些丧生于铁石城。

    “就在前几天,恢复宁静的铁石城再度发生异变,因为那里遭受了黑暗之力的侵蚀非常严重,一些植被,妖兽甚至于尸骸都受到了黑暗之力的影响,形成了死亡之力,他们疯狂的袭击人类,对大家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这次发出召集令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同我一起前往铁石城消灭那些怪物,没错,他们是被黑暗之力影响下所诞生的怪物!

    大家也可以将此理解成一次任务,任务结束你们会获得丰厚的奖励,不过需要提醒你们的一点是铁石城有着一定的危险性,我没有办法保护你们。

    如果你们不是软蛋的话,就跟着我一起出发!”江文霆振奋出声,很显然,他是希望所有的弟子都一同前去。

    “有没有不去的,现在可以站出来!”

    没有一人!被江文霆那么一说,还有谁会站出来,一旦站出来那不就证明自己是软蛋了吗?大家都是天才中的佼佼者,心里的自尊更是不用说,他们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软蛋。

    “很好,没有一个软蛋!那么,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收拾东西,一炷香后,门口一起出发!”声落,江文霆的身形再度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慕芷璃等人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所以直接朝着种子训练营的大门走去,天儿不禁笑道:“这总教官的话还真是好笑,他那番话看似明主,实际上大家根本就没有选择嘛!”

    “哈哈,就是,这教官也是个真汉子,对我胃口!”龚俊斌感慨道,显然对江文霆的印象很好。

    慕芷璃的眉头微微皱起:“被黑暗之力侵蚀的尸骸,是不是就是骷髅?”

    慕逸晨微微点头:“应该就是了,铁石城虽然只是一个偏远的城池,可是这么多年下来,死在那里的人绝对不是少数,加上一些妖兽,这一行的危险性很大。”

    他的天赋属性就是黑暗,对被黑暗之力所影响的东西自然有着一定的了解,在他看来这件事情绝对不简单,否则江文霆他们就自己解决了,而不是让他们这么多人一起去解决。

    韩如烈不禁握紧了慕芷璃的手,道:“去了之后你要一直在我的身旁,我会保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