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手遮天 > 序 44 血色之路
    在慕芷璃等人的努力下,地面上丹药的数目渐渐较少,奇怪的是这丹药仿佛受到了特殊的控制一般,根本无法操控天力去拾取,只能一颗颗的去捡,让大家有些无奈。

    “有人靠近了。”韩如烈缓缓道。

    闻言,慕芷璃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立刻加快了速度。这些丹药可不比药草,只需要一株药草,慕芷璃的药田里便能培养出无数药草了,可丹药却不一样。

    天儿若有所思的看着身后的大门,不由出声道:“既然这扇门里有这么多宝贝,那其他门应该也一样,我们可不可以去其他通道?”这倒不是她贪心,而是谁都会想的问题。

    众人皆是一怔,天儿则是直接朝着大门走去,下一霎,她的身形陡然顿住,缓缓转过身走了过来,道:“出不去,这门设有禁制,只能进不能出!”

    听着天儿的回答,大家倒也没有太过惊讶,如若可以回头,那这十扇大门就没什么作用了。

    “我们走吧,已经差不多了。”慕芷璃说道,这丹药绝大部分都被他们给收走了,虽然他们不能使用天力来拾取丹药,但以他们的修为,那速度自然不必说。

    她抢先拾取的都是她无法炼制或者不够药材的丹药,其他她能炼制的丹药不要也罢,大不了回去多花一些时间就可以了。

    下一刻,众人皆是化作一道青烟朝着前方掠去,在他们离开没多久,便有修炼者进入其中了,毫无疑问,同样是第一时间拾取丹药来。

    慕芷璃等人一路向前,一连走了数十里后这才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道路,大家眼中皆是浮现了浓浓的错愕之色。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岩浆般的河流,炙热的温度仿佛将整片天空都给灼烧起来。火红色的岩浆不断冒着气泡,犹如火红色的狰狞怪物,这河流一眼望不到头,根本就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出去。

    岩浆上有着诸多的石块,奇怪的是这些石块起起伏伏,浮出片刻后便是会沉下去,稍过一会便会又再次浮上来。照理说,在岩浆之上,石块必定是会融化的,可是它们却半点融化的迹象都没有,很显然,这一切都是刻意而为之。

    “这周围根本没有其他的道路,想要过去就只能通过这岩浆之路。”慕逸晨双眼微眯,望着眼前的岩浆,眼神闪烁不定。

    “能不能飞过去?”天儿皱着眉头道

    慕芷璃摇了摇头,“这里肯定是禁空的,如果可以飞行,那这岩浆之路就没有必要了,能够参加无尽试炼的修炼者谁不能凌空而立?”

    韩如烈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子扔进岩浆中,那石子将没入岩浆中便融化的干干净净。见到这一幕,众人的面色都有些难看,这可是真正的岩浆啊!

    “这简直是在玩命。”龚俊斌气愤道,他可以想象到在这一条河流中将会埋下多少尸骨,或者这岩浆中不知道充斥着多少血液。

    大家心头几乎都有这样的想法,踏上修炼之路这么多年,他们见过了太多的生死。可是这样的选拔实在太残忍了,简直视人命如草芥!

    在片刻的愤怒后,大家都平静了下来,这游戏规则并不是他们制定的,所以他们只能接受。天玄大陆这种残忍的规则,他们早已明白。

    “这些石头的沉浮应该是有变化的,我们不如好好研究一下,相信其他人一时半会也不可能过去。”慕芷璃心平气和道,这种时候,最忌讳的就是急躁。

    “不错,既然出了这样的题,就一定就解决的办法。这无尽海是为了选拔弟子,而不是选拔死人的。”韩如烈笑着道,看着眼前的一幕,他倒是想起当初他接受时间老人考验时的场景。

    闻言,众人纷纷点头,细心地打量起那沉浮不断地石块来。渐渐地,大家都是坐在了地面上,双眼不断地打量着那波动的岩浆以及悬浮的石块。

    在众人缓缓研究其中的规律时,身后也有修炼者迅速地赶来,当其见到慕逸晨一行人的时候,眼中几乎第一时间便涌现了一抹精芒。

    慕逸晨等人如今已经成为无尽海域中修炼者的目标,先是药草,现在想必丹药也收集的不少。先前他们还以为他们是最先到来的,高高兴兴地将丹药收集后这才朝着这边赶来,没想到慕逸晨等人竟然在他们的前头。

    看来,之前传来的消息果然不错,那药草一定都落入了慕逸晨的手中。就像先前一样,他也是留下了一定数量的丹药,真不知道他是给众人分享还是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实际上,慕逸晨等人的心头也很是郁闷。原本他们留一定数量的丹药放在那里是为了拖延后边人的脚步,这样一来他们就能够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出口处。之前在第一重,如果不是他们留下了一定的药草,怎么可能在芷璃他们花费了那么长时间后还能够抢在前头?

    如果知道他们后来会遇到这岩浆河流的话,他们还不如将那些丹药全部都收集了,这样一来反倒能减少麻烦。

    感受到众人的打量,慕逸晨缓缓转过头去,那阴沉的表情看得众人一个激灵,旋即纷纷转移了视线,开始打量起眼前的岩浆河流来。

    直到慕逸晨收回了视线,他们才松了口气,慕逸晨的眼神实在太恐怖了。望着他的眼,只觉得一阵阴暗芷之力侵蚀着他们的身体,那是无边的冰冷与黑暗。

    韩如烈等人并没有理会远处的那一对人,如果他们乖乖不动那也就罢了,如果敢动手,他们一定会以最快速度给他们雷霆一击!

    慕芷璃的心神都注意在了那石块的沉浮之上,不得不承认,这石头的数目很多,而且乍一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半点的规律可言,每当她以为发现了一些规律时,最终却总被一个石块给打破这规律。

    石室中。

    “此次的无尽试炼难度很大啊,竟然连这血色之路都弄出来了,一千名修炼者不知道最后还剩几人。”青云宗长老柳无情看着画面上那火红的岩浆感慨道。

    夏长青眉头微皱,冷哼一声,“每次血色之路一出现,都有大片的修炼者葬身其中。这种选拔方式未免太过残忍,魔道中人果然视人命如草芥。”

    听着夏长青的话,闵无双却是嘿嘿一笑,根本不介意夏长青的含沙射影。“那又怎么样,早就说好了这无尽试炼是正道和魔道各自安排一次,此次正巧是我魔道安排,你有意见也没用。”

    “哼,选拔子弟又何须这般残忍的手段!”夏长青怒视着闵无双道,虽说他们的手中都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可是在血色之路的选拔中,死去的修炼者简直惊人!

    在他看来,就算这些修炼者在无尽海中失败了,往后还有机会重新来过。被人斩杀只能说是自己实力不济,可死在这样的岩浆里,实在有些憋屈!

    “我魔道门派一向都喜欢这样的选拔方式,他们不能通过只能说他们观察力不够细微。你怎不说每次血色之路所选拔出的弟子实力都很强?”闵无双耸肩道,这血色之路乃是他们众多魔道门派一同决定的,他身为魔道第一门派的长老自然要说几句。

    听到闵无双的话,夏长青却是无力反驳。正如他所言,但凡通过血色之路的修炼者的都是心思细腻之辈,这些修炼者哪怕当时的修为不高,可后来的成长都极为恐怖,也正因此,他们正道才没有言辞反对,而是以这种默认的方式来进行。

    夏长青看着画面中的慕逸晨等人,叹了口气,暗道:希望你们能够成功地走到最后吧。

    血色之路旁聚集的人已经越来越多,大家都是在短暂的震惊之后便坐下来想起对策来。慕芷璃他们已经观察了大半天,只是谁都没有发现半点端倪。

    让慕芷璃无奈的是,时不时就能感受到其他人对他们的打量,这打量几乎就不曾停下来过。看来,不少人都对他们动了心思啊!只是对方既然没有动手,他们也就当做不曾看见。虽然他们的实力不差,可如果这么多的修炼者一起动手,那这胜算还是不大。

    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声响,众人不禁转过头去。只见三名男子正迅速地朝着这边赶来,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有一队人在追杀他们。

    看着这三名男子,慕芷璃的眼中浮现了一抹惊讶之色,因为这三人正是之前与他们分来的北冥海三人!

    当北冥海三人看到前方的一片岩浆后,脚步不由停了下来,眼前已经是死路,他们没有地方再跑了。

    “快点将丹药交出来,再将慕逸晨的消息告诉我们,否则,你们就得死在这了!”万城君邪笑着说道,那模样仿佛已经认定北冥海等人不是他的对手。

    北冥海面色阴沉,冷声道:“你少做梦了!有本事你杀了我们!”他很清楚,这万城君绝对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就算他们将乾坤袋交给他,万城君也不可能放过他们,既然如此,还不如奋力一战!

    自从药草的事情传出来之后,他们就一直被人追杀着,好在他的实力也不弱,很多修炼者在追杀他们的过程中都被他斩杀了个干净,可是他没想到竟然会碰上排名第三的万城君!

    他的实力与万城君之间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加上双方人数上的区别,战斗实在没有获胜的可能性,所以他们一直在躲避,没想到现在却是避无可避了。

    听到北冥海的话,慕芷璃等人不由相互对视一眼,没想到这个消息传出后,遭殃的不是他们,反而是北冥海等人。看着他们那狼狈不堪的模样,想必这段时间过得极为辛苦啊。

    真正让他们另眼相看的是北冥海的傲骨以及那什么都不说的态度,他不是说不知道,而是选择不说,两者间有着很大的区别。

    几乎是同一时间,五人一同站起身来,迅速朝着北冥海走去!北冥海感受到身后有着数道气息正在快速靠近,心头不禁浮现了一抹紧张,难不成还有人来围攻他们三人?

    当他转过头看到走来的五道身影后,却是忍不住一阵惊讶,道:“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一共十扇大门,没想到他们竟然这么巧的选择了同衣衫大门。

    韩如烈朝着北冥海笑了笑,道:“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他自然能够看出北冥海三人的天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最需要的便是好好休息一番。

    闻言,北冥海三人松了口气,笑着点了点头,旋即站在了五人的身后。这段时间的追杀,他们的消耗实在太大了,如今总算有机会喘口气。

    “听说你要找我?”慕逸晨冷笑道,双眸之中一抹杀意一闪而过。

    万城君的嘴角扬起了一抹邪气的笑容,双眼不屑地自慕逸晨身上瞥过,“不错,我在找你,我很不爽你的名次排在我前面,所以我要杀了你!”

    听着万城君的话,慕逸晨嗤笑道:“就凭你?未免太不自量力了。”嘴角的弧度变得冷冽,这万城君与皇普云不一样,他敬重皇普云这样的对手,可万城君却只是个败类。

    万城君嘴角的邪气笑容渐渐扩大,视线不断地在慕芷璃等人身上扫过,下巴微微上扬,那模样显然就没将慕逸晨等人放在眼里!

    韩如烈眼底浮现了一抹厌恶之色,道:“喂,你能不能收敛下你的笑容?看着实在太恶心。”

    万城君的面色陡然一变,他的邪气笑容一向是他的招牌,但凡知道他的人,就知道他的邪气笑容。更何况,他自己很喜欢这笑容,现在竟然被人说恶心?

    听着韩如烈的话,慕芷璃心头忍不住发笑。谁不知道韩如烈一向都扬着邪魅笑容,只是这万城君的笑容看起来……实在是不上台面!

    “你说什么?你敢不敢再说一遍!”万城君怒声道,那模样就像是踩中了他的尾巴,气得他跳脚。

    “我说,你的笑容太难看,让人倒胃口。”韩如烈缓缓道,嘴角一抹邪魅的笑容悄然浮现,面露不屑的看着万城君。

    看着韩如烈的笑容,万城君更加恼怒,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笑起来竟是比自己要要邪气?他要杀了他!

    澎湃的天力陡然自万城君体内席卷而出,强横的威压瞬间弥漫开来,在这威压影响之下,众人心头不禁浮现了一抹压抑感。

    化身境中期!

    这家伙竟然也是化身境中期!韩如烈的面色有些难看,这无尽海域中的高手真是多不胜数,他的这般修为还是不够看啊。不过,他从来不质疑自己的实力,就算对方的实力比他强,那又如何?

    强横的天力同样自韩如烈的体内爆发而出,望着眼前的万城君,没有半点惧怕之色!虽然现在的他实力比不上逸晨,但是他相信要不了多久,他定然能够追上!

    见到这般情况,慕逸晨刚准备说话,却被韩如烈的一个眼神给止住了。这是他们之间的战斗,他不希望自己插手!

    慕逸晨不禁看向了一旁的慕芷璃,只见慕芷璃朝着他点了点头,旋即他深深地看了韩如烈一眼,决定不再插手!

    韩如烈嘴角缓缓扬起了一抹弧度,朝着慕芷璃点了点头,他要证明自己的实力!

    “啧啧,还真是不怕死啊!就让你的同伴为你收尸吧!”万城君不屑地笑着,在他看来,解决韩如烈不过是转眼的事情,他就先收拾了韩如烈再去收拾慕逸晨!

    下一霎,万城君的身形化作了一道虹芒朝着韩如烈激射而来,几乎转眼的时间来到了韩如烈的面前。手中宝刀夹杂着强横无匹的天力朝着韩如烈横向砍去!

    韩如烈眸光一凝,握紧了手中的利剑,天力涌入利剑之中,红色的火属性天力将整柄利剑都渲染成了火红色!

    叮!

    清脆的金铁之声猛然传出,两人的身形几乎一个照面后便迅速分开。韩如烈倒退了一步,望向万城君的眼中多了几分阴寒。

    这一交手,他便是发觉了两人之间的力量差距。万城君的修为比他强上不少,因而力量上占了上方,正是这一番交手,他才明白了对方的大致实力,不过,并没有强大到让他无法应对!

    万城君面色微变,这元婴境的修炼者竟然只倒退一步?而且对方的火属性能量让他有些不安,那火属性能量实在太强了,照理说一般元婴境的修炼者属性参悟成都应该不会这么强啊!

    他到现在也不过领悟了天道法则第二重罢了,怎的眼前的男子似乎天道领悟法则并不比自己弱,反之还要更强上几分?

    这个想法刚一萌生便被万城君给抹去了,怎么可能!他可是万众瞩目的天才修炼者,他对天道法则的理解连他师父都赞叹不已,不可能有修炼者比他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