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医手遮天 > 序 132 万花比试
    闵无双看着渐行渐近的慕芷璃,脸庞上依旧洋溢着淡淡的友好的笑容,不得不承认,这老头子虽然有些邪气,却不免让人升起一抹好感。

    夏长青看着慕芷璃的走进,眼神有些复杂。他在天音门当了这么多年的长老,还从来不曾有人这般驳过他的面子,不知道这小子究竟在神气些什么。

    只是心头的那一抹熟悉感并未淡去,他始终觉得慕芷璃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带着些许嘲讽,那眼神分明是认识自己才会有的眼神,究竟……是怎么回事?

    距离万花比试还有着一会儿的时间,益寒便给慕芷璃介绍起万花比试的过程。夜宴的时候本想说却被罗志贤给打断了,以至于慕芷璃道现在对万花比试的过程都不是很清楚。

    从益寒的口中,慕芷璃对万花比试的过程也多了几分了解。万花比试主要分为两大块,一方面是门派与门派之间的弟子较量,另一方面则是散修与散修之间的较量。

    两处比武是同时进行,所采用的都是抽签的方式。最终留下实力最强的十名,而散修则只留下五名。在高台的另一处,分别有着十个座椅,若是进入了前十名则可根据实力的排名坐在座椅上。

    散修若想争夺进前十名,便可去挑战座椅上的人,挑战获胜,便可坐上那人的座椅,而排名也是根据最终座椅上的名次来排名。

    只是以往的万花盛事鲜少有散修去挑战,毕竟散修与门派弟子所拥有的修炼资源可谓天差地别,他们参加万花比试无非是为了让门派长老注意到他们,从而有机会进入门派。可他们如何与门派之中的佼佼者相比拼。

    相较而言,像慕芷璃这样就冲着门派弟子去的还是极少数的存在,不过益寒对慕芷璃有信心,就冲着昨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

    慕芷璃的视线落在了皇普云和慕逸晨的身上,当初在无尽试炼中两人便交过手,一别这么长时间,两人再度见到,心头不免涌现了浓浓的战意。

    就在慕芷璃打量着皇普云的时候,皇普云的视线陡然望向了慕芷璃,那淡然的脸庞上浮现了一抹了然的笑容,仿佛看穿了一切。

    慕芷璃微怔,品味着皇普云笑容中的涵义。她从来不低估皇普云对事情的分析力,想必,他已经看出了自己的身份才露出这样的笑容。

    心头一惊,皇普云果真不是一般人,连夏长青都不曾辨认出来,她与皇普云不过数面之缘,他便能够看出,这份洞察力远非常人可比。

    既然被皇普云认出来了,慕芷璃也毫不避讳,当下便朝着皇普云点了点头。

    见到慕芷璃的动作,皇普云的眼中掠过一闪而逝的错愕。慕芷璃这般反应的确超出了他的预料,不过却让他对慕芷璃高看了几分。

    诸位参加万花比试的修炼者之间气氛颇为诡异,大多数人的视线都在自己的对手身上打量着。他们是代表门派之战,表现得好,地位自然能大大提升,表现得不好,丢了门派的颜面,回去后可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要说让慕芷璃感受最深的视线莫过于莫武云,从她出现的那一刻起,莫武云的视线便紧紧锁定了她,那眼中毫不掩饰的肃杀之意表达了他的情绪,显然莫武云能够忍住不对慕芷璃动手直到今天已经极不容易。

    见状,慕芷璃嘴角微扬,朝着莫武云傲然地一笑,带着傲视一切的狂妄和自信,俨然不将莫武云的威胁放在眼里。

    视线流转之间,直接掠过了杨少飞那怨毒的视线,转到了中央益烨的身上。身为绝情谷谷主,这万花比试的开始自然也是由益烨宣布。

    察觉到慕芷璃这*裸的无视与挑衅,杨少飞的面色变得异常难看,原本凌厉的视线转变为了浓郁的杀意,慕芷璃,他今日必杀不可!

    早在夜宴结束之后,莫长老便对他下了命令,今日的比试不惜一切代价地斩杀慕芷璃。莫长老并没有过多的要求,唯一的要求便是今日见到慕芷璃的尸体。

    就在这时,益烨在众人的注视之下缓缓开口道:“今日便是众人期待的万花比试了,此次参加比试的青年才俊,其实力想必会让大家大开眼界。”

    围观的众人纷纷点头,每一次的万花比试都能够看到年轻弟子的强横实力,而每一次的万花比试都是年轻弟子闯出名头的跳板,一旦前十名诞生,这个消息便会在整个蓬莱聚地传散开去,这也是门派十分在意万花比试的原因。

    益烨的脸庞上洋溢着淡淡的笑容,道:“万花比试由来已久,大家对万花比试的过程都有了解,我也不再重复,现在我宣布万花比试正式开始!”

    伴随着益烨的话音落下,众人的眼中也浮现了一抹热切,不少人已经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下面便开始抽签吧,门派弟子在一号擂台进行抽签,散修在二号擂台进行抽签。数字代表着上场的顺序,而抽到相同字数的则是对手。”益烨言简意赅地解释。

    众人纷纷走上各自的擂台,慕芷璃缓缓走上二号,这才见到了参加比试的散修。眼前的这些散修比起先前赶路途中所见到的散修实力强上很多,不过与一号擂台门派弟子之间的差距还是不小。

    当散修的时间越长,与同年龄门派弟子之间的势力也是越差,这一点慕芷璃是了解的。算起来,她也不过当了一年的散修罢了。

    “璃儿,加油。”

    韩如烈那低沉而魅惑的嗓音传入了慕芷璃耳中,言语之中不乏对慕芷璃的信任,听得慕芷璃心头微暖。

    不着痕迹地朝着韩如烈淡淡一笑,“你也是。”

    看着蜂拥而上的散修,每个散修的身上都散发着凌厉的气息,望着周围的对手似乎恨不得立马将对方撕成碎片。然而,慕芷璃对这些表面上露出的凶狠却毫不担心,真正的狠厉不是通过外在表现出来的,正如皇普云那等看不透的才是真正的恐怖。

    静静地站在一旁,待众人抽完签之后,慕芷璃才走上去拿起最后一支签,随即朝着台下走去。那淡然内敛的模样与其他散修有着不小的差距,众人望着这般淡然的慕芷璃,倒是觉得慕芷璃似乎走错了擂台。

    走回原地,慕芷璃这才打开了手上的签——五号。淡淡一扫,慕芷璃将上场的顺序记下来之后就淡然地望向比武台上,淡漠的模样让人猜不透她的情绪。

    “慕离,你是第几个上场?”益寒笑着问道,此番他对其他人的比试都不甚在意,唯一感兴趣的便是慕芷璃的比试。

    “五号”慕芷璃淡淡道,“这比试大概什么时候会结束?”

    “比赛完了结束,这也是今日比试时间较早的原因。”益寒缓缓道,参与比试的修炼者人数并不算少,一旦交手起来需要的时间不短,不过一日的时间必定足够了。

    此时,益葵也走到了慕寒墨的身旁,现在的她看着慕芷璃已经没有了以前的担忧,灵动的眼眸中带着感激之色,“慕大哥,比试加油!”

    慕芷璃闻言笑着道:“连益葵妹妹都说话了,我能不加油吗?”

    “你这妮子怎么跑到这来了?也不事先知会一声。”益寒说道,严肃的话语却掩盖不了眼中的宠溺。

    以往益葵鲜少观看万花比试,就算是观看也是在柳如霜的身旁,门派弟子的那边比较安全,而这边聚集的都是散修,无疑复杂了很多。

    “那就得说寒墨的魅力大了。”慕芷璃勾起了嘴角,调笑道。

    益葵脸庞微红,低下了头,尽显女儿家娇羞之态。慕寒墨也是微笑,并未说些什么。

    益寒看着两人的表情,随即无奈道:“你们自由活动吧,小心着点就是。”

    “谢谢哥”益葵抬起头来,嘿嘿地笑着,自从恢复之后,她原本古灵精怪的脾气也回来了几分,虽然有时候会捉弄一下益寒,使得益寒无奈至极,但见到妹妹能够有这样的变化,他也是打从心底的觉得高兴。

    此时,两个擂台上的气氛已经悄然凝重了不少。

    “第一场比试开始!”

    伴随着裁判的话音落下,四名修炼者分别走上了两个擂台。一号擂台上的两人分别是叱咤殿的杨少飞和霹雳堂的南无华,两人都是青年才俊,站在擂台之上,那不经意间散发出的气势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反观二号擂台,两人的修为虽然不弱,可与一号擂台的修炼者比起来就有着不小的差距。慕芷璃并不认识他们,而众人的关注力显然都聚集在一号擂台之上。

    这便是截然不同的待遇,但不可否认这本就是正常的表现,毕竟一号擂台的比试远比二号擂台的比试精彩,若是有一匹黑马的出现,自然另当别论。

    四人站定之后立即拉开了阵仗,澎湃的天力几乎同一时间从他们的体内暴涌而出,顷刻间强横的招式便从他们手中施展而出。

    霹雳堂与叱咤殿同是正道门派,而霹雳堂的名次比叱咤殿弱上一位,而杨少飞又是此次叱咤殿弟子中实力最强的人,知晓两人身份的众人基本上已经猜出了两人交手的结果,当然,南无华并非没有翻盘机会。

    两人的交手可谓中规中矩,因为都是正道门派,双方都留下些许情面,说话较为客气。不过交手的时候,双方却是没有半点留手。

    慕芷璃观察着杨少飞与南无华之间的交手,看了一会儿她便是大致地知晓了结果。杨少飞的实力本就不弱,而这两天的时间似乎又有精进,慕芷璃观察到杨少飞并没有将自身的全部实力给爆发出来,反倒像是留了后手。

    既然杨少飞能够如此气定神闲的对付南无华,两人之间的差距可见一斑。慕芷璃的眼中闪过一抹凝重,她才将实力提升到化身境中期,而杨少飞隐隐间有着达到出窍境的端倪,如此一来,光是在实力上的杨少飞便得压制自己不少。

    毕竟化身境和出窍境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境界,同样是两个级别的差距,可一旦交手却是天差地别。缓缓将眼中的凝重敛去,不论杨少飞的实力达到了何种境界,今日他们两人的交手是在所难免的。

    转过眸子,慕芷璃看向了二号擂台。二号擂台的两位修炼者实力乃是元婴境后期,因为两人的修为相同,因而交手起来则呈现着难舍难分之态,倒是别有一番吸引力。

    两人的实力不相上下,而这胜负之分就在细微的关键处,不知谁能够把握时机。

    绚烂而强横的招式在擂台之上不断展现着,那狂猛的攻击所造成的破坏力极为惊人,引得台下观看的众人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声。

    嘭!

    一道声响从一号擂台上陡然传来,南无华在杨少飞的攻击之下生生被轰下了擂台,第一场比试以杨少飞获胜而结束。

    而慕芷璃的视线正巧对上了杨少飞的目光,杨少飞嘴角扬起了一抹阴寒的笑意,望着慕芷璃的视线中不乏狠厉之色。

    见状,慕芷璃毫不在意地淡笑。现在得意未免太早了一些,究竟鹿死谁手还不知!

    没有从慕芷璃脸上见到自己想看到的表情,杨少飞倒也不郁闷,要不了多久慕芷璃便会败在他的手中,而慕芷璃的情况就不会像南无华这样好了。

    一号擂台上的比试结束没多久,二号擂台上的比试也结束了,获胜的男子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容。身为一名散修,想要站在这个擂台上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紧接着,便是第二场比试,比试就这般进行着,而二号擂台比试结束的速度显然比一号擂台要快上不少,因为门派弟子所拥有的底牌往往更多,一一施展出来需要的时间自然不会短。

    “芷璃,下一个就到你了。”见二号擂台的第四场比试已经开始,益寒不禁出声道。

    慕芷璃螓首轻点,豪爽地笑着:“我知道,一会就看我的表现吧!”

    看着慕芷璃笑得那般灿烂,益寒没好气道:“这二号擂台上的比试对你而言并没有挑战力好吗?”看这厮得意的表情,还真是怎么看怎么不爽。

    闻言,慕芷璃嘴角的笑容一般灿烂,拍着益寒的肩膀道:“跟你认识这么长时间,对你的脸皮厚也学到了点。”

    “本公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厚脸皮这点什么时候跟我沾上边了?”益寒义愤填膺道,那模样俨然就是慕芷璃在污蔑他。

    慕芷璃耸了耸肩,“大家都看在眼里。”

    “二号擂台第五场比试,现在开始!”

    随着裁判的话音落下,慕芷璃眉头微挑,迈着优雅的步子朝着二号擂台上走去。

    就在慕芷璃走上擂台的时候,裁判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一号擂台第四场比试,现在开始!”

    慕芷璃刚走上擂台,便见到一抹红色身影走向了一号擂台,两人相视一笑,不同的编号却是同时上场,倒也颇为有趣。

    一袭红衣动天下,韩如烈不光刚刚上场,那面庞与形象便吸引了众人的视线。清俊男子见过不少,可这般妖孽的男子却是极为少见,他将邪气与魅惑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一眼望去,便给人极为震撼的感觉。

    慕芷璃表现的极为低调,却依旧没人注意到了青衫之下那貌比潘安的面貌。比起一般的男子的俊朗,她多了一分阴柔,那精致的五官却不免让人多看几分。

    收回了视线,慕芷璃望着眼前的对手。对面的男子年纪明显比他大上不少,那一身健硕的肌肉无不彰显出他的力量,脸庞上斜划过的刀疤增添了一分狰狞,看着慕芷璃的眼中带着一抹得意。

    在他看来,慕芷璃年纪轻轻,俨然一副小白脸的模样,实力自然不会强到哪里去。而慕芷璃那淡然的模样则是被他当成掩饰内心紧张的表现。

    “你若是现在认输,还能保得住你的脸不被我伤。”谭烜冷笑着道。

    听着谭烜的话,慕芷璃并未立即回答,深若幽潭的眼眸淡淡地望着谭烜,缓缓伸出一根手指,嘴角扬起了一抹优雅的笑,道:“一招!”

    谭烜一愣,待反应过来之后,那虎脸上也是浮现了浓浓的怒意,原本黝黑的脸庞顿时更显黝黑,愤怒地盯着慕芷璃,随即道:“小子,你太猖狂了!”

    慕芷璃不为所动,嘴角的笑容依旧迷人,“实话实说罢了。”

    慕芷璃的这番话引起了众人的关注,原本皆是注意着一号擂台的众人不由得转移了视线。这小子当真狂妄,这万花比试上还从未见过有人敢如此嚣张。

    抱着看好戏的心态,众人紧盯着二号擂台,想看看这俊美的小子能不能一招将谭烜给打败。然而,参加过夜宴见到慕芷璃出手的修炼者则是对慕芷璃所说的话深信不疑。

    夏长青看着慕芷璃那般得意的模样,眼底闪过了一抹不屑,这等狂妄的弟子,就算招揽回门派,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与夏长青不同,闵无双看向慕芷璃的视线中带着笑意,这小子的举动虽然猖狂,但都是有着足够的底牌,这种猖狂他喜欢!

    慕芷璃并未理会众人的目光,望着眼前的谭烜道:“你先出招吧!我若是出手你就没机会了!”

    听着慕芷璃这般藐视的话语,谭烜眼中爆发出了浓烈的怒意,当下便朝着慕芷璃怒冲而来,狂猛的拳头夹杂着无穷的气力攻向慕芷璃的面门!

    慕芷璃站在原地看着谭烜渐渐靠近,就在他的攻击即将攻击到慕芷璃的时候,慕芷璃身形突地一动,陡然消失在了谭烜的眼前。

    几乎瞬移般的出现在了谭烜的身后,一拳猛然轰出,在那强横无匹的力量下,谭烜身形不受控制地朝着擂台下俯冲而去。

    嘭!

    谭烜的身形出现在了擂台下,此时的他望着慕芷璃的视线中不再是愤怒,而是一抹惊骇。其他人不清楚,可真正交手的他却是明白,自己与这年轻男子之间的差距简直难以跨越。

    慕芷璃不过出了一拳,他就已经受了伤,饶是他极力的止住脚步,却发现身形神本不受控制。背后惊起一身冷汗,如果慕芷璃想杀自己,怕是再简单不过。

    慕芷璃神情自若,由始至终那俊美的脸庞上都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弧度,随即在众人震惊错愕的视线下缓缓走下台去。

    下一霎,众人哗然。本以为慕芷璃狂妄自大,谁曾想她竟真的拥有这般实力。这是一场最朴实无华的战斗,也是一场最让人震撼的战斗。

    战斗转眼即逝,可众人却发现这一次的散修中似乎闯出了一匹黑马,就冲着她之前的那般表现,便能够看出她的实力不是盖的。

    裁判显然也没想到会这么快结束,反应过来后这才宣布道:“慕芷璃胜!”

    在听到慕芷璃获胜的时候,韩如烈那妖孽的脸庞上浮现了一抹魅惑的笑容,他的璃儿一出场,果然非同寻常。

    当慕芷璃走回到益寒身旁的时候,益寒的表情也有些无奈,“你这一场比试还真是让我惊讶了。”

    慕芷璃咧嘴直笑,“没让你失望吧。”既然决定了要通过今日的比试让自己的名声传出去,倒不如高调的战斗!

    “没失望,不过不少等着看好戏的人失望了。”益寒笑得有些狡黠,随即道:“你的大哥韩如烈正在战斗呢,他的对手是天魔宗的李轨,可不好对付。”

    此时,慕芷璃也是望向了一号擂台,此时的韩如烈正与李轨战得难舍难分。这李轨的实力已经到了出窍境,在此次参与比试的修炼者中堪称前三,韩如烈一来便碰到了他,自然免不了一番苦战。

    李轨在天魔宗的队伍中,实力仅次于皇普云。在他看来,他不能与高深莫测的皇普云相比肩,但是第二名的宝座必定是他的!

    原本他从未将韩如烈放在眼中,不过化身境中期修为的他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可眼下这番交手他才发现这男子的实力远非他先前所想的那般!

    刀剑相接之声以两人为中心不断传出,那澎湃的能量四散而出,原本坚硬的地面上激射除了道道裂痕,然而两人谁都不曾呈现退败之态!

    嘭!

    又一招正面对抗,两人身形爆退,再度看着对方,两个人的眼神都浮现了些许变化。

    “你的战斗力很强。”李轨缓缓道,随即嘴角勾起了一抹残忍的弧度,“但是你不是我的对手!”

    “现在就下定言,未免太早了!”韩如烈冷声道,体内的气息陡然爆发开来,双手猛然翻动,澎湃的天力抽动而出,源源不断地涌入双手,那妖孽的面庞也涌现了一抹坚定之色!

    李轨的动作丝毫不慢,眼中的狠厉一闪而逝,双手诡异地翻动,奇妙的结印悄然浮现而出。

    随着两人手印的变化,众人只觉得周围空气中的天力都受到了波动,顿时眼中皆是浮现了惊叹之色。

    “乾坤斩!”

    李轨冷喝一声,那宝刀直接升腾到了他的面前,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那宝刀之上陡然爆发出了刺眼的金色光芒。

    原本银色的刀身在金属性天力的影响下竟是变成了金色,然而,紧接着他的双手倏地一指,那宝刀竟是生生放大了数十倍,庞大的刀身散发着无比凌厉的刀芒。

    那凌厉的气息包含着的刀意仿佛能够斩断整个世界,光是望着那巨刀,众人心头便不由自主地升起不可对抗的感觉。

    犀利,锐利,带着藐视一切的强势,横空出世!金色的光芒成了众人视线的焦点,俨然比太阳还耀眼!

    韩如烈瞳孔微缩,幻化为金,这是金属性天赋领悟第三重才会能够施展出的手段。将那天力直接幻化成金属,如此年纪,天赋领悟的程度便已经达到第三重,想必往后取得修为不会低!

    闵无双的脸庞上浮现了一抹得意之色,望着对面的夏长青嘴角扬笑。若不是皇普云的实力非凡,这李轨便是他们天魔宗的王牌。

    夏长青的脸色并不好看,这些日子光是注意天魔宗的皇普云,倒是没有注意到还有一个李轨,说起来倒是他们疏忽了。

    “修罗葬!”

    韩如烈的声音紧跟着传出,面对着那强横的攻击,他的眼中并没有害怕之色,相反的满是浓浓的战意!这么长时间的修炼,为的便是今日的交手!

    火红色的天力猛然爆发开来,周围的气温突然升高,那炙热的温度仿佛能够将一切都融化。利剑亦是瞬间放大,跳跃的火舌缠绕着剑身,散发着惊人的力量。

    那跳跃着的火舌所在之地带起阵阵嗤嗤声,隐隐间能够看到片片黑色,那是空间裂缝。这火舌之灼热竟是连空间都能烧毁!

    紧接着,在众人的注视之下,一金一红两道强势的攻击就这般轰然撞击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