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欢喜小福女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三章 小公子受过的苦太多了
    “你,你们两个做什么啊?丢不丢人?叫你们平时不好好练武,你们看看人家的下人,小爷真是倒霉,怎么养了你们这两个胆小鬼!”

    楚惊羽都富贵长寿拖着走,气得破口大骂,真是丢死人了。

    “......”富贵长寿心里也是委屈,他们又不是打手。

    阁楼上。

    “去给本公子重新熬一碗粥来,要刚才那种!”

    孟寒煜督了一眼站在一旁发呆的安绘锦,云淡风轻的说道,他现在心里还耿耿于怀的记着刚才被喝掉的那碗粥。

    “你不是不喝么?”

    安绘锦直勾勾的看着他,这家伙还真的上天了,她熬的粥哪是谁说想要就要的,不要就不要的,方才不是还拽得跟天皇老子似的么。

    “你,你可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本公子就让你去煮一碗粥,你废话怎么这么多!”

    孟寒煜有些理亏,故作镇定的说道。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心理,真是见鬼了,这死丫头明明是他的丫鬟,他理亏个什么劲?这天底下哪有丫鬟敢跟自己的主子讲条件的么?

    “你想喝粥也行,只不过我有一个要求,我要帮你治脸上的伤势。

    你先别发飙哈,你完全可以拒绝我的,但是如果你拒绝我的话,这粥我是绝不会熬的,你要是敢威胁我的话,我以后就不帮你治病了。”

    安绘锦心疼空间里面的几株新鲜的小药材,加上心里还对孟寒煜刚才拒绝喝粥的举动很恼火。

    所以她就故意挑孟寒煜最反感的事情来说,反正这家伙肯定不会同意让她碰伤口的,既然这样的话,她也不用浪费她的宝贝药材了。

    “你......”孟寒煜那黝黑的眸子骤然一睁,刚想发脾气,但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就瞬间忍了下来了。

    昨天晚上他去找了怪猫,想让怪猫帮他吸附掉伤口里面的污秽东西,没想到怪猫居然告诉他,伤口里面完全没有问题了,只要让它自动结痂就行了。

    这怎么可能?他的伤口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剧痛难耐,他每次用刀子割开,就是为了放出那些污秽的血。

    因为他的伤口本来就不是简单的伤口,平时都得由灵猫帮他吸取掉里面的污秽东西,伤口才能愈合。

    没想到这次竟然用了这丫头的药水之后,伤口就自动愈合了,这实在让他太震撼了。

    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他脸上这伤疤寻过无数的高手处理,可从来都没半点见效,竟然让这丫头给想到办法了?他原本有些惊喜的,但瞬间就这丝惊喜就消失了。

    因为他现在内心有一道很难迈过去的坎,这死丫头对南皓天那么上心,可他现在这容貌,跟南皓天比起来,那至少得差一大截,他心里不痛快。

    所以这也是他昨晚得知这死丫头能治他脸上伤口时,半点都开心不起来的缘由,他心里纠结得很。

    “怎么样?你不答应是吧?你要是不答应的话,那我可就走了,我现在可还是你的救命恩人,以后别总想着把我当粗使丫鬟来指指点点的!”

    安绘锦就知道这家伙肯定不会答应的,反正吃亏的又不是她,这家伙不答应,她更乐意。

    “谁说本公子不答应了,你给本公子治,治不好我再找你算账?”

    孟寒煜那拳头微微的紧了紧,他自己治了这伤疤这么多年,连修容术都解决不了,要是再等下去,也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才能有希望了?

    与其这么没希望,倒不如让这死丫头试一试,如果他真的能治好的话,以他的相貌,肯定比那什么南皓天要俊朗好几倍呢!

    孟寒煜可没意识到自己现在心里无时无刻都在跟南皓天的外貌对比,要是他意识到的话,肯定会傻傻的问自己为什么呢?脑残了是吧?

    “.......”安绘锦猛地咽了咽口水,什么鬼?他居然答应了?外头都说这家伙做事不按常理出牌,看来还真是真的。

    昨天掀开他的面具,还要死要活的呢,今天态度就这么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了,也太不对劲了吧........

    不对,他这反应倒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昨天用了她给的灵泉水了,因为发现有效果,所以才答应她的。

    可是他昨天不是很凶的让绝影把东西给扔了么?安绘锦傻眼了。

    “怎么了?想反悔了?”孟寒煜本以为这死丫头一直坚持要给他治伤疤,是因为站在医者的角度上,对这些疑难杂症好奇。

    要是这样的话,这丫头听到他答应应该很高兴才对啊,这表情是几个意思?女人心怎么那么猜啊

    “谁反悔了?你要我帮你治伤口也行,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你这伤疤是怎么来的?要不我可不好对症下药!”

    安绘锦记得昨天看到孟寒煜的伤疤时,上面竟然有一丝丝的黑气,这可不是普通伤口那么简单啊。

    都说对症下药,对症下药,这要是没能得知其中的缘由,她还真的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单单靠灵泉水也不是办法。

    “......你走吧,本公子不治了。”

    孟寒煜闻言那脸色一僵,瞬间就反悔了,当年的事情牵扯那么广,他怎么可能说出来?

    安绘锦那好奇心顿时间都燃了起来。

    可是无论她再怎么说,孟寒煜都绝口不提,她就郁闷了,这家伙小小年纪的,到底承受了多少他这个年龄不该承受的东西?

    安绘锦实在从孟寒煜的口中问不出什么来,她就跑去找了钱嬷嬷,这钱嬷嬷是孟寒煜的奶娘,多多少少肯定知道些什么的吧!

    “丫头啊,我们家小主子的这辈子实在太苦了,你今天不问这些,我都没想跟你提起。

    小公子他从小到大受到的磨难,换作其他人,别说小孩子了,就算大人,都绝对扛不住的,你可想而知他的意志力得有多强?

    你别看他平时冷冰冰的,他是心里被伤得已经没有半块好的地方,想笑都笑不起来了,以后他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好的,你可甭跟他一般见识。

    至于你刚才问我的这个问题,哎,这个问题得等到以后小公子亲自告诉你,因为这其中涉及了太多小公子的**,我说不得。”

    这还是钱嬷嬷第一次这么语重心长的跟安绘锦说孟寒煜,说得那眼眶都微微红了起来。百度一下“鬼瞳福女:邪王,逆天宠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