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欢喜小福女 >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六章 被满大街的人嘲笑
    “什么?孟寒煜出面找茬?孟家庄的下人何时有这条规矩了,就算孟寒煜出面找茬,那他摆明在忽悠你们这两个蠢货,你们居然没发现.......”

    云剑青那眼睛猛地怒瞪,真没想到李全玉会给出这么一个垃圾解释,气得又猛地一脚踹在了李全玉的身上。

    “嘶嘶嘶......”李全玉被踹得全身的骨头都快摔得的,狠狠的栽在地上,疼得全身颤抖,怎么可能?那绝影他们说的根本不像假的。

    “剑青,慢着,这件事还真是真的。

    之前我也忘了这一点了,那小jianren签的契约我好像见过,她是因为欠债才跟孟家庄签的契约,还一下子签了二十年那么久。

    按照孟家的规定,像这种为了抵债而签的契约,确确实实是可以加上在债务还清之前,不允许婚嫁这一点的!”

    孟千祥这才猛地想了起来安绘锦进入孟家庄时的特殊性,表情很冷淡的打断了云剑青的话。

    “啊?还,还有这种事?”

    云剑青面部表情一僵,目瞪口呆看向孟千祥,孟家可真够绝的啊,居然还还这种xianzhi,怪不得孟家的下人都那么能干。

    这不让人娶妻生子,那那些下人肯定所有的精力都能放在工作上面,真不得不佩服孟家的狠劲。

    “原来孟大公子也知道这件事,真是谢天谢地啊,云大公子,你也听到了吧,这件事我们是真的没办法啊,我们实在争不过孟小公子!

    求求二位公子再给我们一次有机会,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们下次一定会努力让你们满意的。

    云大公子,这,这次的事情办不好,这是您那天给我的五十两银子,我现在都如,如数奉还!”

    李全玉闻言喜出望外的看向云剑青,太好了,原来孟大公子知道这件事,这次他不用死了。

    他赶紧慌张的从身上掏出之前云剑青给他的五十两银票,抵了过去。

    该死的,这次为了哄赵秀秀跟赵家的人同意这门亲事,他都花了十几两银子呢。

    这次也没攀附上云大公子他们,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都要气死了!

    “滚吧,要是你们想到对付安绘锦的办法,可以来找本公子,只不过下次要是再这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可就那么好说话了!”

    孟千祥对孟寒煜的biantai程度再了解不过了,那小jianren现在就好像那野种的福星似的,那小畜生怎么可以答应让她嫁给李全玉这种renzha?

    现在就算再为难李全玉也于事无补,让他们先滚,下次说不定还有机会用到他们。

    “赶紧滚吧,这次的事情你们要是敢对外提半个字,本公子保证让你们死得不明不白的!”

    云剑青对这件事很不满意,很不爽,气得脸色铁青铁青的。

    但是李全玉刚才说的这种情况也确实能勉强原谅,所以气急败坏之下,他眼睛狠辣的怒视着李全玉,低声怒吼道,现在不想看到这孙子。

    “是是是,我们这就滚!”

    李全玉吓得连忙从地上爬起来,生怕安有才待会会说出什么不该死的话,所以他还回过身拽起安有才这废物,两人跌跌撞撞的往屋外去了。

    “你们看,你们看那人怎么都尿裤子了,都这么大个人了,还尿裤子,这多丢人现眼啊.......”

    李全玉他们一出酒楼,街道上就有很多人对着安有才指指点点了起来,因为安有才今天穿的长袍是灰色的,所以那痕迹特别的明显。

    他现在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埋着头,飞快的往学院的方向走去。

    “.......”

    李全玉看着路人对着安有才这么指指点点的,一时间刚才阴霾的心情都好了不少,没想到安有才怂到这种程度,真是丢人现眼。

    “钱嬷嬷,这边,这边,我想买那个陶瓷玩偶,你是不是也觉得那种小玩意很好看?啊......”

    安绘锦跟钱嬷嬷一起把倾心阁里面的事务处理得差不多了,但是安绘锦总觉得倾心阁里面还缺点什么?

    所以就叫上钱嬷嬷一起来采购一些装饰品,这不刚好走到大街上一家陶瓷店门口,就被里面的陶瓷公仔给吸引住了,屁颠屁颠的拉着钱嬷嬷要往陶瓷店跑去。

    谁知道在面前的一处拐弯处,差点跟跑得急匆匆的安有才二人转身,辛亏她反应快,及时拉着钱嬷嬷停了下来了。

    “???”安绘锦第一眼就看到了安有才那丢人现眼的熊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裤子看,眼皮子狠狠的抽了抽?这得受多大ciji啊?

    “安绘锦,你看什么看啊?你给我滚,赶紧滚!”

    安有才没想到这么丢人的一幕会被安绘锦给撞见,瞬间都恼羞成怒了。

    本来就被ciji坏了,但他这人怂得很,对着大街上那些人他根本不敢开骂,因为他觉得自己打不过人家。

    但是安绘锦是他从小骂到大人,他一下子满肚子的怒气都倒了出来,指着安绘锦的鼻子破口大骂,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她。

    “这路是你家的啊?你这话说得可真搞笑,要是嫌丢人,你自己赶紧滚不就得了!”

    安绘锦的视线依旧落在安有才的裤子上,撇了撇嘴角,笑得无比的灿烂,眼神中满是霸气外泄的轻蔑之意。

    她现在大概能猜到他们两个去干嘛了?

    这安有才估计是被孟千祥他们给吓尿了吧?该拽的时候不敢拽,现在对着她拽,是觉得她好欺负是吧,找死。

    “可不是么?还真往自己脸上贴金,这条街又不是你家的,你凭什么让人家小姑娘滚啊,你一个大老爷们未免也太不要脸了吧?”

    “你也太抬举他了,就这小子的那熊样,脸早就丢光了,哪还有脸?”

    周围的人看安绘锦长得也还算顺眼,也就一小丫头,而安有才那么大块头,还凶人家小姑娘,大家伙都看不过去了,指着安有才臭骂了起来。

    这种大白天能这架势出门的男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真是败坏风气。

    “安绘锦你......”安有才就好像被踩着了狗尾巴似的,气得差点跳起来。

    “锦儿,你认识这人?”钱嬷嬷故作不认识李全玉他们,意味深长的看向安绘锦问道。

    “不认识,就一条疯狗......”安绘锦耸了耸肩,很嫌弃的说道。...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中文网”,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