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仙君传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旋即,金凤展翅,白虎飞跃,皆自四面八方,向中心的瑶池仙子涌至。

    同时金光,白光,自须弥山顶三十三天中心的忉利天为圆心扩散,照耀须弥山顶上,并列交接的三十三天,继而扩张,光华整个三千大千世界。尽现光明。

    待光明再次消逝,善法堂中,瑶池身上,惊见金凤化凤冠。白虎化仙袍,手执白玉圭,王母法身至,诸天皆跪服。

    凭瑶池之能,万万不会有此威严,但此刻,原本也只是抱着一试之心态的瑶池,亦未有把握,之前在道钟寺她亦化身王母,但那只是她所接通王母法流,所呈之表向,此时此刻,虽然仍旧不是王母尊神本尊。亲自驾临,但显然她之师尊,王母尊神已然感知并回应她,将王母之神格,暂赋予瑶池,让她可代王母行司天之职。

    要知平常若非天地间的大事,纵使瑶池仙子,也未必能有此殊荣得王母神格寄身。

    下一刻,王母凤冠,仙衣,龙睛微眸间。充满强大风雷之威的金刚杵,便在击身一瞬,停滞在了王母头顶的虚空。

    “王母司天,化风雷。”

    下一刻瑶池化身的王母尊神手中白玉圭轻轻一挥间,白色清圣之光,照向天际停滞的巨大若天柱的金刚杵,下一刻金刚杵上雷电之能尽消失,杵身亦被无限缩小,飞入王母仙袍袖中。

    只见王母秀眉一凛,目光审视黄金座上帝释。其散发之威压,令诸天震惶。

    此刻除却殿首黄金王座上的帝释。其他两排三十二诸天。广大千里的巨大之身,皆跪地行礼。

    “参见王母尊神。”“参见王母尊神。”

    所谓神格者,便如人间的职位,在天庭之上,有一有趣现象,便是似玉帝,王母,太上老君,太乙天尊,等等高阶尊神,坐镇凌霄殿上组织天庭者行神职受神格者,皆乃其分身,以代权化,而各自真身,为大罗金仙或是天仙之身,洞天静修,或讲经说法。或坐镇幽冥,分身天界人间,救苦救难。

    只见王母仙袖轻翻,轻语间却是无上神威浩荡。“众天请起”。

    众天忙称谢起身,在殿首帝释黄金王座下,左右上首,四名身形高大,面相威武,身穿黄金甲的天王。为首一位皮肤白皙,怀抱琵琶,正是东方持国天王。却是在通体一阵光芒下,身形变小,随后左手抱琵琶,右手中开出一朵“白色莲花”,只见他威武的面容,却满是虔诚的将莲花供养承担王母神格的瑶池。

    接下来,同样身穿黄金甲,浑身皮肤皆青色。手持宝剑的南方增长天王亦同样手中开出一朵青色莲花,俯身上前,虔诚供养西王母。

    依次是黄金甲,肤色发红,一手臂缠长蛇的,一手持宝珠的西方广目天王,宝珠中长出一朵红莲,同样供养给西王母。

    之后是,同样身穿黄金甲,一身绿肤,左手卧银鼠,右手持白伞的北方多闻天王。以及其他诸天

    上前供养王母。而天上众天女,皆以无上妙华挥洒在王母身周,以及身前待行之路。

    王母将众天供养之莲花皆收入“袖里乾坤”随后,身放光明。以彻十方之妙音言道“善哉,诸天,本尊将于半月后,于昆仑仙境为我昆仑弟子,讲解《黄庭仙经》”

    “我等定将前往聆听法音。”

    诸天闻言皆神情激动跪拜道,心中皆是想吾等得生天界,福报虽是胜过凡间帝王万辈,但终究天福享尽,五衰相现堕落凡间。若能听王母尊神讲《黄庭仙经》有所明悟,飞升至三界(欲界,,无)之外,二十八天之上,得正统天仙,金仙之道。或(八地以上菩萨,佛道。)不死不灭,方为正道。

    “帝释天,枉你累世修十善,所积福德方为忉利天之主,却因今日之狂傲而尽废,原本世出世间之男修,皆由“东华帝君”统辖执掌刑罚,但今日你亵渎大天尊,罪不容恕,本尊也只好越庖代俎,赐你五衰,再入轮回。”

    帝释闻言,神情顿慌,自王座上千米高的巨大之身化为一阵金光,欲行逃窜。

    哪知王母双手结印,手中白玉圭在眼前虚空中,极速旋转。白玉之光自其上飞出。

    携带强大锁定空间之力,正是化作无形“天地囚笼。”将金光定于其中。

    下一刻只见王母仙袍袖中,左手指天,右手指地。口颂法语。

    “王母司天行,六道轮回盘,现。”

    随即,须弥山下,幽冥界中,转轮王所守之第十殿。原本鬼兵看守,用于将鬼魂投胎入四大部洲六道众生的“六道轮回盘”,豁然因王母敕令而飞升而上。惹的鬼兵各个震惶,“飞了,飞了,快禀告阎君。”

    此时,转轮王殿中,一道语气严厉的声音止息了慌乱。

    “勿要骚乱,否则打落地狱,永不超生。”

    至于投胎的鬼众各个意识不清。毫无反应。

    下一刻却是须弥山顶。

    六道轮回盘,现于王母面前。

    六道轮回盘其形乃是青面獠牙的转轮王凶恶相,头顶三世佛。轮回盘其中心是一修者,左下右三方,各是象征着贪嗔痴三毒的三种动物鸽子,蛇,猪。而中心修者像的胸前,六道光,将整个六道轮回盘,分成代表六道的六份。分别是,天道,人道,鬼道,畜牲道,阿修罗道,地狱道。

    此时,王母看向被天地囚笼所囚之金光。

    “帝释,为你之狂妄,赎罪罢。”

    言罢手中白玉圭,向之一挥,天地囚笼解封。之后金光中帝释现身,却千里之躯急剧缩小,飞向六道轮回盘上方。

    之后只见王母口颂法语,宛若宣判一切。“天人五衰。”

    此言一出只见六道轮回盘上方的帝释,身上铢衣脏污,头上黄金王冠破碎消失,向来姝妙无比之身躯,亦开始如凡躯般腋下生汗,这对天人而言乃是不可思议之事亦是临死之征兆。此刻其身上亦是泛出恶臭。旁边观看的诸天皆速速退远。

    “混账,我乃堂堂大天尊,你竟敢如此待我。”此时帝释天面色盛怒,慌张,以及疯狂。

    “闭嘴,看你如今五衰像现,依旧认不清自己是谁?天仙修为,便已然超越六道轮回,而玉皇大天尊自然是不死不灭之无极大罗金仙。而你不过区区地居天之天人,地仙修为。竟还敢在此大言不惭。以你之狂傲,愚痴,便于南阎浮提,畜牲道中,做一只羊,而且是最下等的杂色羊,受人宰割,以赎其罪,待你何日何时,修成青羊,便可再世为人,继续以人之身修行。”

    言罢,只见王母手中白玉圭中一道光芒射出,直接将六道轮回盘上的帝释,打入盘中,畜牲道之区域。

    “尊神,手下留情啊。”此时天外传来一阵清朗之声,旋即一道紫色身影,落下七宝铺就的天宫地面。

    正是一袭道袍,背负竹筒,手持拂尘的青年,青年容貌普通,似乎有一种让人过眼便忘,丝毫不留于记忆中的感觉,其眼眸却是深邃如星海。

    “见过王母尊神,看来小仙还是晚来一步啊。”紫色道袍身影,拂尘搭臂,微躬行礼,见空中六道轮回盘光芒尽去,恢复如常,再无帝释身影。便面色无奈而语带叹息道。

    此时,正好众天王亦看清来人,皆齐齐再次跪拜。

    “拜见星宿明主。”

    来人正是星宿明主步天歌。此人身为十方世界所有星辰之主,游荡十方世界,考察并选出诸天人选。因此,诸天皆对其万分尊敬。

    “诸位不必多礼。”

    步天歌一脸朗笑道。

    待诸天起身,瑶池所承王母神格,对步天歌略微颔首,以作寒暄,随即开口道。

    “原来是星宿明主,明主太过谦逊,你之修为不亚本尊多少,何需自称小仙,斗姆元君可好?”提起斗姆元君王母脸上亦是尊崇的神色,同为大罗金仙,但斗姆元君乃是元始天尊之阴气所化,其资历,修为,境界,却是仅次于三清,三位天尊的存在。而如今的玉皇大天尊,虽已然证得回风混合的三五一无极大道,大罗金仙之尊,修为高深,权掌三十六天,七十二界,一切仙佛圣。(注忉利天为中心的三十三天不过是三十六重天最下层欲界六天中最下层是位于须弥山顶的地居天,欲界六天之主便是赫赫有名的天魔波旬。而欲界之上还有十八天,十八天之上还有无天四天,无之上便是四梵天,四梵天之上,三清天,三清天之上便是最高的大罗天。)但毕竟却是由人所修成,其因此平日里虽与在凌霄殿上与元始天尊,太上老君,灵宝天尊,斗姆元君等为君臣。但在其他时候,却是以师礼尊之。常去太清天,上清天,太清天,听三位天尊之法身,讲经说法。

    甚至西王母,在凌霄殿上,二位尊神之分身共掌天庭,甚至民间将二人传为夫妻。但若是本尊相见,大天尊对西王母却是以前辈相称。

    “回禀尊神,小仙亦与母亲许久未见,此时应该是受佛祖邀请,至灵山大雷音寺,参禅论道,辩经说法去了吧。”到星宿明主与斗姆元君这等修为,距离,空间,时间大概毫无意义,因此虽然平日里星宿明主游历十方世界。但与母亲之间的距离联系却是一思便至。

    “哦,说来,斗姆元君前辈修为高深且与西方倒是缘分不浅,当年佛祖为悉达多之时,十二年历经天竺种种宗教种种苦行却未能悟道,最终却是结束苦行,接受牧羊女的供养食物后,于菩提树下禅坐七日,发誓不悟正觉,不起此坐,最终仰望星空,得众星之母,斗姆元君所化星光之指引,得悟缘起性空,物我一源,之究竟智慧,如来德相。”王母龙睛之中,神情似在追忆往昔,侃侃而谈道。

    “尊神谬赞,母亲当时亦是受老君所请罢了。”步天歌面色谦逊施礼言道。

    “嗯”王母尊神闻言微微点头,随即龙睛一凛,端严姝丽之容颜上,轻启朱唇,语带质问道“星宿明主此来,可是为帝释求情?”

    “小仙不敢,只是,为天时故,帝释不该此时堕落。”

    步天歌一直保持着拂尘搭臂,微躬身,谦逊之态,言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