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仙君传 > 章节目录 九十四章
    “你,怎会。”无贪右手残月刀距自在半尺,左手紧握着穿心而过的银色长剑,嘴角溢血,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在道。

    “金刚伏魔,般若诛心,金刚般若剑从来只非一柄剑。”自在语罢,回手,银色净明的般若剑自无贪心口迅速拔出,旋即无贪额上第三目消失,双目不瞑的跪倒扑倾在地。

    自在之剑大有来历,并非凡铁所炼,而是当年魍异界,无常海中,深海龙族,与天上金鹏族大战。龙族因其龙珠之胡,有变化,腾跃,御物之大神通,金鹏族因其头顶金翎之故,勇猛而迅速且浑身坚硬。

    导致无常海海水尽染红,龙族与金鹏族尽数陨尸海中。

    那一劫的世尊只是一名云游四方的散修居士,至无常海边,见海中,千万年来,龙族与金鹏族之亡魂在愁怨之下依旧相互厮杀,导致无常血海波涛不宁,无有出期。

    顿时法身现于无常血海上空。言道。

    六道生杀中。

    轮回不得出。

    若人欲了出。

    欲得大自在。

    弃汝一切心。

    空空无心上。

    狠勇化金刚。

    神通变般若。

    海中无量万千,龙族,金鹏族亡魂闻言,皆幡然醒悟,竟奉献各自沉坠海底之残躯上,永恒不灭的,金翎与龙珠,以明心解道,千千万万金翎合作一羽,千千万万龙珠化为一珠。

    世尊见状,“善哉善哉,我与汝等授记。自此之后,无量金翎为金刚,无量龙珠化般若,尔等亦发大愿,化身无量金刚般若之剑,为一切欲求无上智慧,欲成无上仙佛圣之士,伏妖魔,诛邪心,如是如是。”而自在所修,正为金刚般若正法之一,自然得感召出金刚般若剑。

    以上为故事或为世间之相,其内涵者,金刚般若者,金刚为不坏之本性也(即空色不二之性,其中空为无形无相,色为有形有相。),世间万物有形有相者,皆因缘和合而生,他日因缘不再必有坏,惟此性不坏。明此性,不着一切境界,故不着磨,所谓金刚伏魔。

    般若者,乃是到达彼岸,究竟圆满之智慧。断六根六尘,出六道轮回,心如明镜不沾尘,任缘来缘,无分别,妄想,执着之心,故明般若诛心。修金刚般若,伏魔诛心,一切圣贤皆出于此。

    “般若剑,以无上般若,斩邪念除心魔,却并不杀人,为何他……”自在自语着,俯身伸手欲探无贪是否有鼻息。

    瞬间只见一道血光自趴在地上的无贪,不瞑目的双眼中飞出,直袭自在天灵。

    瞬间,自在惊觉身周环境巨片,似身处桃花乡,数名赤身妖娆女子,身姿柔美,扭腰摆臂,舞态妖媚,将自在围在中间,时而挑拨,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一个回眸,眉间春意勾魂,风情万种。

    却是那罗刹鬼女用最后一点苟延残喘之残魂拼死一搏。欲先亦美色妄境,先诱惑自在起心动念,欲心一起,金刚之体自破,她亦可称自在意乱情迷,六神无主之时,对之进行附体,若能对这个刚刚直接从先天三境中期飞升至先天三境大圆满的俊俏小僧,若能附体其上,即使一时半会无法完全控制,亦能在其意识之中,扰动妄念,耗其精偷其神,养大自身残魂。

    自在即然方才得遇,雪鸿公主与碧多罗菩萨,有言无言之点播。

    已然明了,心生妄念而后随之众念相生,便是轮转六道众生而永不得出。

    故虽眼见美色,耳闻娇媚呻吟,却无心以待,心不应,无念头生,哪里分的美女或是石头草木。

    随即自在托手向天。

    “清净般若光,勘破色妄界”

    旋即,剑身银白之间般若,再现虚空,急转间,尽耀清凉之光,所照之处,一众极尽妖娆之女,凄声痛吼,随即化作漂灰飞洒空中。

    旋即自在手提银光闪闪的长剑般若剑,至平趴地上的身体肥胖的无贪高师前。

    “别装死了,起来。”自在边踹边道。

    无贪摇摆两下,依旧不动。

    “看来,真死了,那便让我再补两剑罢。”说罢提剑便欲刺。

    “法王子饶命,法王子饶命。”无贪再度化身灵活的胖子,跪起,转身,脸红,气喘,连连磕头一条龙。

    “哦,你知我为何要杀你?”自在长剑直抵无贪脖颈。

    “无贪着实不知?”

    “哦,不知么……现在了。”自在手中银光一闪,无贪右手小指已然斩断,鲜血泯泯。

    “啊~”无贪抱着右手杀猪似的惨叫,但却恰好未到痛晕过去的程度。

    “无贪知道,无贪知道,是,我以传功之命,却骗色于九名少女。”无贪急忙响头磕地连连,声音惨淡道。

    自在手起,银光动,无名指落,又一声惨叫,鲜血泯泯。“只是九名么,还有何要说?”

    “不,不,不止九名,多年来,不下四百名女子。”

    自在闻言欲再抬剑,无贪急忙抢着抱住自在右腿,仰望祈求道,

    “还有,还有因不愿奉妻而以酷刑杀掉其丈夫,以及各种献祭活人,不下百人,强索供奉,不下百金。。。”

    然而抱大腿并不能免去血光之灾,自在再次般若斩下,无贪中指再断。钻心之痛,凄厉之叫,鲜血如注,无贪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昏死过去,或者直接死去,但又没勇气求死,且头脑越来越清晰。

    “还有何说?”连斩数指,般若剑身却滴血未沾,自在目光如灼,悠悠问道。

    “求法王子饶小的一命,小的一定尽还家财,为罪行忏悔。”

    自在闻言却是再斩无贪左耳。

    又是一声凄厉似鬼的惨叫。

    “自在,日你祖宗,你有种杀了老子,否则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无贪目光充血,嗜血仇杀之意尽现,隐隐似之前被罗刹鬼女附体一般,语气更加凄厉。起身欲拼命。

    “很好。”自在轻笑见,手一挥,银光再是一闪,又是一声惨叫,无贪右耳掉落在地。

    “还有何说。”

    这次只见无贪似泄了气的皮球,已再无生志。只是缓缓叩首。“小的罪该万死,不再求饶,望法王子了结小的一生之罪业,赐小的一死。”

    “我若不杀你,你又待如何?”

    如今残缺之躯,无贪早已生无可恋,虚弱如同将死之人,“若不死,忏罪,改过。”

    “很好。”自在欣赏的点了点头,如此觉悟,死后或可免下地狱之苦。接下来一剑将斩你之首级,“你有何话可说?”

    只见无贪残缺左手与右手合十,神色平静,再无侥幸,亦无恐惧道。

    “一切贪嗔痴所得,

    死时万般带不去,

    善恶业报毫无差,

    现世报尽地狱报,

    来世还需做牛马,

    尽偿前世所造业。

    无量宝莲华,谢法王子慈悲。”

    “很好。”自在渐渐俊美之容含欣慰之笑,挥剑,一阵银光划过,人头落,血自脖劲喷涌数尺。

    自在见状却似毫不在意,右手执般若剑在眼前,右手凝剑指抚过般若银色修长剑身。

    旋即一剑刺入地面。“一念智即般若生。”下一刻般若剑上银光再耀,光芒所到之处,一切景象不变,惟有地上血迹斑斑消失,以及断指缺头的无贪,却是毫发无损的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原来方才一切情景,乃是般若剑为配合自在渡化无贪而所造幻象。

    “无贪,谨记你方才所悟,从今往后,忏悔,偿罪。”自在言罢转身而去。

    双目紧闭以为自己的已然死去的无贪闻言,睁开眼睛,却见自己双手合十,十指尽在,又摸脑袋及双耳亦尽在。

    霎时,一阵感激以及明悟觉然而生,全身酸麻,望着自在的背影,真似智慧慈悲之菩萨,于是无贪泪如滂沱,却是心下决心。

    起身快跑几步至自在面前,扑通一声再次跪下。连连以头抢地。

    “我愿以心为誓,自此改名无头金刚。愿为法王子之护法,尽我之命。贡献一切,护法王子以成佛道。”

    自在闻言却是正中下怀,他虽然见无贪已有明悟,常言道,理虽顿悟,事须渐修,自在唯恐其境界不稳,业障现前再做罪恶。如今无贪自请为护法常伴身边,自在正好可以观察他,帮他稳固境界。

    “那便多谢无头金刚佛友。”

    “谁?”自在只觉附近如来殿,墙边有一道娇小的身影,便出声问道。

    “啊~”随即一道带着惊慌的稚声,走了出来。

    一见自在身边无贪偶不现在应该叫无头金刚顿时,吓得小脸惨白,不过想到自在还在,便压住恐惧,跪地行礼道“礼敬无贪高师,礼敬自在法王子。”女孩说到自在时,语气似乎有些激动。

    无头金刚急忙退在自在身后还礼,自在道了一声“这位阿妹,起来吧。”

    银铃听到自在叫他阿妹,登时想起了幼时情形,神色颇为激动。

    “这位银铃善女子,之前无头在欢喜殿内行畜牲行径,让你受惊吓,且脏了眼,还望恕罪。”由于夜空层云尽遮,较为黑暗,因此自在与无头金刚最初皆未看清银铃之相貌。

    此时,无头金刚方才看清楚,正是之前仲夏村供养的女弟子,便决意认罪忏悔,便跪地直磕。

    银铃见状,竟是吓得自己也跪了下来,雪域盛传若让有德高僧下跪之人,必将因无福消受而祸事,且还有一段故事流传,曾经在印度,有一位国王让一位阿罗汉向自己下跪,谁知阿罗汉刚跪在他面前,大地豁然开裂,而那名国王之下属,亦皆造反,瞬间,国王便成了阶下囚。

    “无贪高师万万不可,这可是要折尽银铃的福报。”银铃亦急忙跪地磕头道。

    自在一时之间两次听到“银铃”二字,似是击中了心中一个美丽而青涩的女孩的影子,顿时身形一怔。

    一脸见鬼的看向地下与无头金刚互磕的红裙少女。

    “你,你,你,方才说,你叫什么?”自在激动之下话也说不全指着女子问道。

    “自在哥哥,我是银铃啊。”银铃抬头见自在此时激动的神态,也再顾不得福德不福德。起身拥入自在怀中。耳朵贴着自在的胸口,泣声道。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