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仙君传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道钟寺坐落于西熊山上,山顶向内下七十丈处,众人难以见得处,有一颗开有数窍的巨大桃形赤晶石,其中血光氤氲似藏无限强悍之能欲待爆发,将发未发之际,突然一股无坚不摧的黄金剑气,带巅峰先天之能,直刺地底桃形赤晶石。

    瞬间,血光在赤晶石内部爆发,爆发之能直导致被地层禁锢的赤晶石顿时上下飞动,其巨能竟撞的整座西熊山上下攒动,山周巨石滚落,不实之处坍塌,随着地底赤晶石最后一次向上撞击之势竟似要将西熊山拔地而起。

    寺内地面已然不能用晃动来形容,而是用将欲上天更为合适。

    自在此刻以“金刚般若剑”插入地中以止住身体随山体惯性飞动之势,四面六方金刚皆化为金光入于体内,迅速温养恢复内元。他刚才以神识探得,地下深处赤晶石内将要爆发之赤光所蓄能量之强大。因此,所发之招乃是他最目前强之招,甚至威力已然超越了他现在先天三境中期之修为,足以重伤普通先天圆满强者。当然副作用就是一时半会怕是气空力尽。

    无念及一部分僧人只管闭目念咒一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之状,另外一部分则如无头苍蝇般,乱跑乱撞,手忙脚乱,却被山势飞动给甩飞山下。

    就在西熊山将被巨力从地下连根撞起时。

    徒闻天空之中,传来一阵悠扬的清啸,玄羽鸟庞大的黑色羽翼尽展,向下一个俯冲。

    随即一道瑰姿艳逸的仙影,正是昆仑群山之巅,创世级别女尊神西王母得意弟子,神女峰上屹立的不世仙姿,冰肌玉骨,发梳望仙九鬟髻,面着素纱,黛眉秀丽,眸若冰雪。一袭白色广袖仙裙御风行,手执金玉质昆仑神镜。

    缓缓乘风而下,手中昆仑神镜,一道月光色圆柱般清净圣光,照破无光暗夜,直向道钟寺地下,西熊山地底深处。

    “王母司天地,神光摄群阴。”催动西王母心诀之句。

    昔日西王母所留之招,月白色光柱所明照下,山底赤晶石恢复了暂时的安静缓缓降下,西熊山亦缓缓降下。

    瑶池仙子手执昆仑神镜,白衣仙姿,缓缓落于自在身旁。

    “是菩萨,菩萨您果然听到了我的祈求,大慈大悲的菩萨啊。”众僧齐齐拜倒。无念高师神情激动热泪盈眶。

    “不,他是我们传说中的女神,雪鸿公主。”一名年轻的僧侣,欲顶礼其足。

    “雪鸿公主不就是菩萨么。菩萨。”跪倒的僧群中有人神情激动到。

    “我并非菩萨,拜我何益?这莽莽红尘,谁又甘愿成为谁的寄托,她老人家随每个众生而生,去你自己的“灵山塔”拜吧。”瑶池仙子目光淡然冷漠道,随即面向撑剑而立元力不继的自在,面纱下传出居高临下的赞赏之音,虽冷虽傲,但却自自然然,仿佛就该如此语气“干的漂亮,张嘴。”

    自在闻言口微张,旋即只见瑶池仙子柔夷玉指一弹,一颗冰晶般的药丸包裹着真气飞入自在嘴中,入喉凉凉的有一种独特的清香,咽下瞬间,自在只觉体内生暖,元力尽复。

    “其实吧,这莽莽红尘,茫茫苍生,谁是谁的佛?谁又不能是谁的菩萨了?谢谢。”自在俊美的容颜带上诚挚,接着刚才瑶池仙子训斥诸僧之言,却是语带谢意道。

    瑶池仙子闻言一怔,呆呆的看着自在,眼神有所闪烁。素纱下的表情难知,就在此时大地一阵巨动,却正是西熊山完全落地之余震。

    除从对视中被惊醒的自在,瑶池二人。其它众僧接一阵摇摆,“咚~”同时由于山之巨震,院中青铜道钟亦是突然晃动,随即钟面颤动,发出一声悠扬而又洪亮的巨响。

    趁此机会地底刚落回原处的桃形赤晶石的一窍中,一道白光飞出,穿透地层直上,正趁着青铜道钟晃动张开之际,自地底窜出,却不及自在瑶池仙子反应,直往“欢喜殿”飞去。

    “残魂么,不成气候。”瑶池仙子冰雪般冷艳的眸中满是明悟。这道白光正是因为赤晶石正蓄能至极致,却被自在一记金刚般若诛心剑。导致其内部自爆,至神魂碎裂,不得不说自在时机把握的相当好,这亦是瑶池仙子夸其干的漂亮之因。

    “我去追。”自在提起金刚般若剑,欲追而去。

    “等等”

    “还有何事?”

    “欲再次封印罗刹鬼女,还需借你一物”。

    言罢只见瑶池仙子秀手运真气,仙影似幻迹,转瞬至自在眼前,一掌催其胸口。

    “你竟然。。。竟然。。。”在自在惊诧且难以置信的眼神中。

    “竟然不疼”只见瑶池自自在心口处,以真气取出兰耶留在其中的十六瓣青莲。自在见状只好转折掉那副被挚友背叛捅刀的语气尴尬道。

    随后自在提剑御气,一剑破“欢喜殿”大门成碎渣,飞入其中,眼中杀机尽显,除了罗刹女残魂,殿中还有另一名他必杀之人,无贪高师,从他听无说无贪大主持替女弟子灌顶之时。杀心便已生。

    罗刹鬼女之残魂为何会向欢喜殿中窜?很简单,所谓“内邪引外邪。”

    无贪高师打着传法之名在欢喜殿中做着邪  行之事,身为邪神的罗刹鬼女自会受其感召而来。

    此时欢喜殿中。

    披着白纱的众女皆吓得蹲在殿角缩成一团,她们接连受惊吓,宛被狼抓住的小兔,除了紧紧挤在一起瑟瑟发抖别无她法,原本无贪高师正欲对今夜第七位女弟子,西熊山下几里外“仲夏村”供养来的,一个十四五岁上下的青涩稚嫩少女进行传功灌顶。却突然一阵白光自欢喜殿大门缝内进入直接从无贪高师背后进入其体内,随即其模样巨变,随后又是一阵剑气破碎殿门,一名柳叶眉,丹凤眼,破烂白衣的白面小僧执黄金剑而入。

    无贪高师此刻弃众女,直面自在,原本猥琐的胖脸上双目赤红,眉心再竖开血眼,目光阴寒嗜血,右手之中突现一柄红光所化并无实体,弯长狭窄形色如血色残月的的光刃。

    “你是谁,何敢伤本尊之心,阻止本尊苏醒”被罗刹女残魂附体的无贪高师声音不男不女阴阳怪气道。

    “我名为自在,你只有三条路,一,回去接受再次封印。二,真心忏悔,成为我之护法消祢往昔罪业。三,死。”自在手中金色长剑直指,语带霸气道。

    听闻自在之名,此时挤在一起躲于墙角的九名女子中正是那名“仲夏村”的少女,此刻脸色惨白,但眼中一喜,看着执剑的俊美少年,泪如明珠,轻轻呢喃道“自在哥哥”,自在因专注于眼前无贪高师,并未注意到。

    “哼,狂妄小子,不知死活。”罗刹鬼女附体的无贪高师,三目大张,眼中血丝爆蹿,胖脸狰狞带怒,男女重叠之声中尽是令人胆寒之怒气,下一刻无贪高师眼神一凛。指尖旋转的血月残光刃便欲飞出直取自在头颅。

    哪知自在抢先一步,足一点身已至,手中剑带六方金刚之力,雷电之威直袭罗刹心口,不留生机。

    “太慢,太弱。”

    却不料被罗刹女附身后无贪居然变成了一个灵活的胖子。

    他右手反手一握血月残光刃,压下自在刺向心口的黄金剑,随后左手红光大作凭空再化一柄血月残光刃,左手反手刀直接横抹自在脖颈。

    话说刚才自在虽一剑刺空,金刚剑气却化为巨大金色卍字,直袭无贪身后挤在殿角众少女。九女见状以为自在欲杀她们,大都掩目不敢再看,失神惊哭只得待死。然而下一刻卍字至九女头顶金光大作一瞬,却突然消失随后竟出现在九女脚下,在九女见状惊呼间,只见金色卍字旋转而起,撞开殿墙,载起九女飞空,直往山下安全处而去。

    而无贪左手血月残光刃上赤色刀光萦绕已至自在咽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