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仙君传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七章
    说起起昔日之牺牲昔日之情怀,孙兰馨已明许沐心知坚决,不再多劝,而心中已然有了打算,想来父亲那边断然不会坐视沐阳对弟弟之惩罚,到时身为好友的我,只好尽力保住沐阳之安危,至于其余之事,就当是对不起好友,虽然叫弟弟受罚之事,理上我皆明了,但血浓于水。

    想罢,孙兰馨拿出手帕,擦干了脸上的泪,此时明玉函见好姐妹一张颇为中性秀气的脸上妆都花了。便拉着她回别墅卧室内,梳妆台前替她补妆。

    “兰馨,你怪他么。”明玉函看着镜中的脸,一边替孙兰馨将脸上的泪渍,用淡粉掩盖边问道。

    镜子中正对着的披着亚麻色微长卷发,秀气而又颇有些气场强大的面容,抹了艳丽口红的嘴角轻扬,却是依旧平日那般懒散不羁的笑道。“他这种为了心中的“道”而抛弃一切,亦被一切抛弃的可怜人。我又如何能怪的起来,其实他和蓝岚真的很像。”

    明玉函闻言心头却是一怔,秀手中的粉底刷在失神之下掉落在地。“我还是不够了解他呀。”

    ……

    待到两女再从别墅出来时,孙兰馨脸上恢复了平日里那种懒散不羁没心没肺的笑。这让许沐心中的愧疚颇为轻松了一些。

    “见好友笑容依旧,我心甚慰。”

    “哦,某人从刚才一见到我,眼中就满是欲言又止,只是见我伤怀,便不欲再提,你所欣慰莫不是现在终于能提了。”孙兰馨秀气的容貌上满是调侃。

    “唉呀,人生能得兰馨知己,怕是修了九世的福分,我之幸,死而无憾。”许沐闻言面带开怀朗笑道,不得不说不论是以前的宋南星还是现在的孙兰馨,永远是与自己性情相投的知己者,总教人如此舒心。

    “此话很是恳切,不像某些人表里不一,就凭这句话,你所求之事,我应了。”说着瞥了一旁静坐闭目的吕青羊,自他见了孙兰馨进了药王庄园,便似乎定格了一般,一语不发,甚至连眼睛都不睁,一生一心只有剑的他,从来不喜俗尘事扰。而对于孙兰馨这个昔日背叛他剑道的好友,他不知如何面对索性不再面对,静心思剑道,凡尘不扰神,此刻的他,眼前斜刘海随晨风吹动。露出整张冷俊白皙的面容,闭着眼眸可以看到长长的睫毛,双手抱臂,整个人无意识身周的气场时而如入鞘之剑而古朴,时而如出鞘之间而锋利想来是有所悟。

    “青羊以剑摄心,分明是进入“剑道三昧”,我等还是进屋去谈,勿扰才是。”许沐感受到吕青羊周遭时有时无的剑气,心中明了便对众人道。所谓“三昧”,便是因全身心投入一事,而渐渐心神进入了一种十分微妙的境界,忘所行而得其神妙,无思无虑,反增其行。

    众人闻言皆起身往别墅内走去,此时秋风吹过几片落叶,从吕青羊上空而过,瞬间被一道剑气齐齐二分。

    进得客厅时,许沐又叫孙兰馨遥控关掉院外的自动铁门。

    孙兰馨闻言拿出钥匙上的遥控一按按钮,别墅外的推拉式自动铁门便缓缓自行关闭,随后她的表情却先是嗔怪的瞪了许沐一眼然后语气阴阳怪气的揶揄道。“你对道侣之关心还真是一如既往啊。”

    “好说,好说。”许沐毫不在意其语气道。

    “道侣?”不明所以的甄浅浅与尹扬雨皆一脸整惊加嫌弃的看向许沐,那脸上的表情仿佛再说,真没想到你是那种人。

    “我靠,为什么你们的表情好像一副从看仙侠风转到唯美风的嫌弃。”许沐见两人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好像在想什么邪恶的事情一般,便向二人解释了一番。修仙者所谓财侣法地。财之一字,众人所说不一,有人说其是钱财,亦有人说是后天之精,毕竟有句话叫“天有三宝日月星,人有三宝精气神么。”,仙道,便是由炼精化气始,所以说静为修行之财,并无不可。

    而侣者,便是指修行之途上,可为良师益友之人。并非甄浅浅与尹扬雨两人所想的男女双修之类或者神雕侠侣之类的侣,吕青羊与许沐,自少时闯荡江湖,便互为良师益友,如今虽然许沐阳修为尽废,但其对道之领悟,依旧鲜有人及,自然可谓吕青羊之良师益友。

    法者,自然是法门,假传千万卷,真传一句话,宁千朝不悟,勿一刻入魔。世间自诩正道,广为传播之法门释曰八万四千,道曰三千六百,但历来开悟者多是得真仙明师以心印心,一言通窍。

    地者,环境,风水,地气也,一来所选之地须是僻静之所,但得道侣一二道侣守护,若生人恐被其身附体鬼气所冲撞,很多人不相信有鬼,那是不明鬼之含义,一念之邪,便是一鬼附体,凡人邪念烦恼三千,附体之鬼已然成群结队,诸位可曾因人一言而怒,因人一言而勾动情绪,或者只看见某人便引动厌恶,欲念等等心念,此等人皆为修心之碍,附体之鬼,修行者需避之,这亦是吕青羊之所以闭目不言的原因,亦是数年前修为未废的许沐阳远离明玉函之因,而风水地气,天地灵气葱郁之地,自是有助于修行之进度。

    尹扬雨甄浅浅听完总算打消了奇怪的念头。

    只见许沐从衣服里兜拿出一个小瓷瓶,上有标签书“冲和散”三字。将其放在桌上,终于到了恢复修为的一刻,许沐神色颇为激动的道。

    “好友,我们还是办正事吧,如今“冲和散”虽已到手,但其用法,还请好友相告。”

    孙兰馨见状亦秀气散漫的脸上登时正色了起来,对许沐道。“对症方可用药,待我为好友先把脉以观如今经脉之状。”

    许沐便伸出手,孙兰馨伸出秀手搭在许沐手腕附近,感其脉相,渐渐的中性而秀气的面容越来越沉。

    待她收回手后,却是脸色沉重一时不语,一旁的明玉函见状,急忙将许沐原本抽回的手抓过来,亲自替他把脉,之后娇媚的脸上神色与孙兰馨如出一辙。随后问道。

    “沐阳,你最近可有强行在破碎的经脉中,导流真气。”

    “嗯,不必担心,你们所言,我已知晓,之前引青羊之真气入体,致使原本便破碎的经脉损坏更甚,但不是有“冲和散”么?”许沐一脸淡定道。

    “冲和散”虽能滋养修复经脉,但不能再造经脉,而好友你如今经脉破碎情况,冲和散已经无用,除非是传说中的“还命丹”或者我们孙家《药王九心印》中的转轮印。然而,“还命丹”至今不曾听得哪位高人能炼出来,而转轮印,乃起死回生,逆天逆命之术,除了发明此印之人,“玄渺仙尊”之后数千年再未有人修得。”

    许沐闻言,脸上略微闪过一丝失望,而一旁的尹扬雨则是英气的俏脸上神色复杂,闻许沐与孙兰馨之言,莫不是因为许沐为救因“金风玉露”而失去意识,欲火焚身的自己,便不顾自己破碎之经脉,强引吕青羊之真气入自体,然后助我清醒。霎时尹扬雨心中涌上一股感动,甚至连之前因许沐明知孙蓝岚之变态,还要她来找孙蓝岚要“冲和散”,致使以及陷入危险境地的抱怨也散了,毕竟最终自己被许沐所救还平白得了先天之体。但许沐之修为不恢复,那密因莲华宗那边可怎么办?

    “这我倒可以接受。毕竟此时缘起之时,便动机不纯,老天又岂会成之,我明知尹警官会因孙蓝岚而陷入危机,却故意要她为我去寻“冲和散”,后又察觉自己机心不正,亡羊补牢,反反复复,终为业报,失去了修复之机,果然自作孽不可活呀。”只见许沐抬头望天,一副勘破红尘人生,活的很沧桑的模样,让众人皆一阵感慨。

    然而下一刻许沐确是在众人惊诧不已的目光中,一把拉起旁边甄浅浅纤细的手臂放在桌上,“你,你干嘛。”甄浅浅普通洋娃娃一般精致却苍白的脸,竟然罕见的有几分微红。

    “现在换她看看,以我之前对她把脉情况,经脉孱弱,纤细不通,导致气血严重虚弱,同样是经脉问题,“冲和散”用来医她却是绰绰有余了吧。”

    “哼,这既然是你的药,本小姐才不稀罕,休想让本小姐对你感恩戴德。”甄浅浅听闻许沐的话,却是精致的脸翘的跟白天鹅似的傲娇,欲抽回自己的手。

    却被许沐用力抓住,而另一边,孙兰馨已将手搭于甄浅浅纤细且白如玉的手臂上。

    真气注入其中,运行一圈,顿感其体内经脉如许沐所言一般无二。

    “如何,别告诉我,冲和散依然无用,那样会使我不禁对你们药家老祖宗的炼药术产生深刻的质疑?”许沐见孙兰馨面无表情便调侃道。

    孙兰馨闻言白了许沐一眼,“你说的没错。”

    “我靠,果然你们孙家祖上医术不怎么样。”

    “许沐阳,作死啊你,我是说她的经脉情况如你所言一般。“冲和散”用于她身上正合适,冲和散之性,在于缓缓滋养修补经脉,正好可助其孱弱纤细之经脉,缓缓生长,渐渐变得与常人无异,甚至胜过常人。”孙兰馨亦是笑骂道,原本他之经脉难复,众人皆情绪低沉,却被他愣是搞得跟相声现场一样。

    “我,~”傲娇的甄浅浅,一脸不情愿,还想拒绝。哪知下一刻许沐却说到“喂大小姐,是这样的,你就当是帮我,你看,这药我反正没用,不如你喝了这药,然后治好了病,回去跟你爸说,让他给我个十万百万的,过过有钱人那种每天早上卖两杯豆浆喝一杯,倒一杯的生活好么。”当许沐说道豆浆的故事时一脸追忆。

    “嗯,那,那好吧,本小姐便帮你这个忙,这个要怎么用。”果然,许沐这招以退为进对于甄浅浅这个傲娇很是受用。

    “直接饮下便可。”孙兰馨对甄浅浅言道,随即望向许沐,中性而秀气的脸上透露着对挚友的关怀,心道“刚才这个豆浆的笑话,是又想起他了么?明明比谁都重情,却因其自身命数以及所修之道成为绝情之人,如今修为道心尽废,又成了普通人,老天啊,这便是你的手段么,有情错,弃之成无情道,才发觉无情多魔,你究竟要人怎样?”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