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仙君传 >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七章
    “一派胡言,我天理宗身为儒家圣传,门下弟子,承先圣古训,以修,齐,治,平,为毕生追求,不忧身贫,惟忧大道不行,你若饿狗啃骨一般趋之若鹜的金钱美人,若取之非道,我辈以之为浮云,更遑论羡慕于你,不过是同为造物苍生,我儒门便有劝化之责,劝你,非礼者,勿言,勿行,勿听,勿思,以免脏了这人世为妙”朱明理不愧为天理宗的大弟子,言语之利,融古圣经典之言于其中将万揽花之言一一驳回。

    同桌上的其余天理宗弟子闻言,皆对大师兄投以赞叹,佩服的眼神。

    此时万揽花,却是正在与身旁的一名颇有几分姿色的女子,交杯而饮,闻朱明理反驳之言。先将杯中的“花颜醉”饮尽,然后轻轻捏了一把,女子圆润的下頷。

    女子却是轻轻的打开,“讨厌啦。”声音中欲迎还羞。

    随即,万揽花竟一把将女子揽入怀中。手抚其脸颊,女子却不反抗姣笑连连。

    “哈哈哈哈,朱兄果然是堂堂儒家之人,脱口而出皆是堂而皇之的圣贤之语大道理,那我便看看你们儒门之人,孔孟皆一生周游诸国,求官而无人用之讲学而终非主流,一声流窜奔波,惶惶若丧家之犬,到董大师终于聪明了,一通帝王为天之子,承天命而治天下的马屁,然后又将孔孟学说一改,成了帝王统治天下的忠实走狗,之后儒学大兴,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至于其后的“程朱”更有不许寡妇改嫁,“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这种笑话。时至今日,世间哪里还有儒家,如此之辈,若可称圣贤,你们倒不如将我万揽花拱为圣人,论洞悉人心,尤其是女人心,纵横世间,天下谁能出我右,我保佑你们天理宗,吃香喝辣。从末流宗门,成为一流宗门如何,考虑考虑。”

    之后只见万揽花一边一脸狂笑向朱明理历辱儒门诸祖,一边端起桌上以及饮罢的酒杯,然后,送至怀中女子嘴边。女子轻呷着杯中“花颜醉。”何其张狂,但又别有几分豪壮。

    “你,岂敢侮辱先圣,岂不知……

    ”万揽花狂言狂语基本上是指着天理宗后人的脸骂祖宗,朱明理闻言之下,气愤非常,拍桌而起话没说完,却似想起什么,全身真气暴动,脸色顿时转而更加阴沉,带有杀意。用令人发寒的语气以及吃人的眼神瞪着万揽花“你说你叫万揽花”。

    同时,同在阁中一楼,靠窗户的座位上。

    一个身材颇高,容貌清瘦,戴眼镜的中年人,与一个素衣长裙,长着颇有几分婴儿肥的鹅蛋脸,身材丰腴,气质介于妖娆与仙气之间,看上去二十四五岁的女孩,相对而坐。正是“玄道门”玄道五脉之中,医脉之主,明鲸落和他的女儿明玉函。

    桌上是一碟“月桂花糕”和香茗,以及靠窗边的医药箱。

    明玉函一边观赏窗外,滴檐雨如珠帘,不得不说雨天的清凉,很能让人心静,边看边拿起一块白酥的月桂花膏,入口便是一阵清香可口。之后再轻泯一口云雾茶。真是一大享受,

    “这仙桂花糕,不错哎,爸,这真如天雨阁宣传的,是传说中月之上,吴刚所伐之桂树之花所制成的么?还有,女儿现在虽然知道修行真有其事,但毕竟未见过神仙,这吴刚真有其人么?”明玉函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问道。

    “傻丫头,之前旅游的时候,列车上,还有卖的“人参果”了,都不过是鼓吹得噱头罢了,我估计这“月桂花糕”,也不过是普通桂花,顶多其中加一些比较珍贵的灵药,导致灵气远超普通桂花糕。至于这吴刚到底有没有么。。。”

    明鲸落语气停顿,此时却有另一道声音。

    “遍观法界性,一切惟心造,人心有所念,法界必有所应,不管原本有无,心念之事便已无中生有,这便是法界的秘密。”突来的声音,让明鲸落父女不禁转头。

    却见一白衣挽髻的中年道士,手执拂尘,气质飘然超尘,但脸色嘴唇却微微发白。

    “二位,贫道绝尘子,可否叨扰?”

    明鲸落见这白衣道长,气质更是不俗,且以自己之修为,居然无法看穿,想来亦是高人。有心结交一番。遂请其入座。

    “道长请坐,不知道长那座仙府?玉函,奉茶。”

    明玉函便将给绝尘子,添上一杯茶。

    “不过一介散修罢了,倒是先生桌上有医箱,不知是何方医者?”绝尘子接过茶杯向明玉函点头致谢,随后问道。

    “玄道门。”明鲸落对绝尘子做一个请用茶的动作,随后回答道。

    “好茶,饮下回味,仿佛行于仙境,云雾袅绕。这云雾茶能在凡尘俗世享誉盛名,果真不俗。”

    绝尘子一品香茗,随后赞叹道。此时,明玉函却是对绝尘子执一晚辈礼问道“前辈,刚才我问父亲吴刚是否有其人,前辈却说法界之秘?玉函不解,还需详释。”

    “心造诸世间,人心有的东西法界中皆会有,此乃法界的秘密,贫道也只能说到此。望姑娘好好参悟,对悟道大有助益。”绝尘子一派高人作派道。

    “这。”明玉函闻言,似懂非懂,双手扶着下巴在桌上欲将之想通。

    而绝尘子便与明鲸落有一句没一句的谈玄说道,一会儿说仙山洞府,一会儿说奇珍异宝,让明鲸落感叹绝尘子,不论修为,见识,阅历皆是不凡。当然绝尘子似乎对明鲸落的身份比较在意,再三了解下当得知明鲸落是玄道门,五脉中医脉之主时,眼前一亮,态度较之先前更加的热络。

    最后两人谈到茶道,绝尘子言“这云雾茶虽好却只配在,世间称上品””

    “哦,道长莫非知晓出世间之仙茶。”明鲸落闻言一脸好奇。

    “仙茶倒是不敢说。”只见绝尘子一脸神秘以及故作谦逊,心中却是肉痛,心道罢了算便宜这家伙了。

    说着从道袍长袖中掏出一只玉盒,放在桌上,打开,只见其中是如茶叶一般形状,却是透明碧绿的玉叶子。但却又不像玉叶,因为其中透着沁人心脾的茶香。

    “好香啊。”连一旁正在参悟绝尘子刚才的话的明玉函都闻到了,看着桌上玉盒中的玉叶。“这是何物。”

    “此名为,“碧玉冰晶茶”,产自冰天雪地的昆仑山中,的绿玉晶石之上,无人可栽,无人可种,亦不须载重,实乃特殊环境下,天地生成。千万颗绿玉晶石中只有一颗有机会长出“碧玉冰晶茶树。”,且成一颗需要万年。

    “这。”明鲸落,与明玉函闻言皆大为震撼。明鲸落亦算见多识广之人,天才地宝也见过不少,但这还是第一次听闻有这等奇茶。

    绝尘子点了点头似乎对二人震撼的表情很满意,之后便说到。

    今日与明先生相谈甚欢,便与此茶招待明先生一番,以酬知己。

    “啊,这怎么使得。”明鲸落连忙摆手拒绝。

    但绝尘子却丝毫没听明鲸落之言,只见其右手运一股磅礴的真气,以真气将玉盒中的玉叶取出三叶。让其飞入干净的茶壶中。

    随后,绝尘子望了望窗外淅淅沥沥的雨,“这可是上好的天赐无根水,用来泡茶,正可谓天成好事。”

    说罢,只见拂尘一甩,外面空中落下的雨水,汇成一股水柱在真气导行下自行从窗户进来注入茶壶之中。

    之后绝尘子,手置于茶壶上,真气在其间不断摩擦生热,不一会,茶壶中冒出清香的热气,使人闻之畅怀。

    这等新奇又酷炫的泡茶方法,让明玉函很是喜欢。

    之后绝城子依旧不亲自动手倒茶,而是真气再运,碧绿如玉色的茶水,带着仙气芬芳,从壶嘴而出,在空中形成优美的曲线,似灵蛇。落入到三人茶杯之中。

    “请。”绝尘子自行端起茶杯。先嗅其香气,再说到,之后便饮下“碧玉冰晶茶。”

    明鲸落与明玉函见状,亦各自饮下杯中之茶。霎时,其味蕾所感,用味如甘霖,馥郁芬芳,清香可口,皆不足来形容此差。

    明鲸落饮罢回味良久,才醒过神来,说道“果然非是世间凡俗之茶,饮过此茶,世间余茶怕是再难入口。”

    三人再饮几杯,饮罢,明鲸落突然对绝尘子说到,“无功不受禄,鲸落即品道长之仙茶,不知道长有何事需要鲸落出手。以报此情。”

    绝尘子闻言,便笑道“既然明先生如此直爽,明人面前不说暗话,不瞒明先生,贫道的确有一事需明先生帮忙。”

    明鲸落闻言,却是果然不出所料的表情,笑到“可是,道长身上之内伤?”

    绝尘子闻言一脸惊喜,心道这明鲸落医脉之主的名头果然不是白得,用眼睛看就知道自己受了内伤,不过这样一来,自己被医好的把握又多了几分。

    “果真不愧是医脉之主,医术了得,不瞒明先生,之前贫道与修行界中一为恶之邪道对敌,不慎被其所伤。”

    “以道长的修为,能伤道长之人,想来亦是邪道之中的顶尖人物,还请道长伸出手来,容在下为道长把脉。”明鲸落闻言,心中倒是对能伤绝尘子的邪道满是兴趣,依他推断,绝尘子以修为绝对在修行界可算顶尖高手,整个东庭修行界怕是能超过他的最多不过十人。不过绝尘子似乎不想提及那人姓名。只是挽袖伸手。任明鲸落把脉。

    “以脉象观之,道长体内,留有一股极为强大之剑气,其磅礴程度,远超先天三境后期大圆满强者……莫非是人仙级别的高手?”把脉的情况让明鲸落大吃一惊,人仙强者,这种人一般已经属于不主动入世,亦不主动加入世间的战局才是。

    与之同时,还是天雨阁一楼中的一张桌上,桌上的十余只空碟子,以及桌上的菜渣。骨头。可以看出刚才被风卷残云过得迹象。

    以及吃饱喝足后瘫在凳子上一个面容颇瘦,颧骨突出的少年,少年名为王九九。一个比较占便宜的名字。

    天雨阁中漂亮的的服务人员小姐姐,正拿着王九九刚才吃的菜单,一项一项的念着。

    “百年灵蛇羹”

    “紫青莲藕片”

    “北极长生果”

    ……

    共计人民币,88万。

    而服务员小姐姐,身后跟着的却是手拿长剑的水寒宫弟子。她们在等着面前这个瘫坐在椅子上,一脸吊儿郎当的哼着十    八    摸,嘴里塞着牙签,似乎毫不紧张,敢在水寒宫所掌管的天雨阁吃霸王餐的少年,给出一个解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