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仙君传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二章
    别看许沐姿态强硬,心里却不像表面这般,事实上,如今他只有刚才有意预留凝聚于右手双指上足够出一招的真气。

    许沐面色肃穆,眼中音杀的凝视着日尊的眼睛,,就是为了看他的选择以及是否真心答应。

    这决定了许沐这最后一招是杀是救。

    好在这日尊也识时务,且表情并无异状。

    许沐也松了一口气,日月双尊以往曾对修行界颇有贡献,能不下杀手自是极好。

    “很好。”此时的许沐靠坐在梨花木凳子上,神情气态皆如同君临天下的君主。

    “那便饶你一命。”轻轻一句话,在日尊耳中却重若千金,宛若一道宣判。之后只见许沐剑指再出。

    依旧是宛若旋流的紫色剑气,依旧那招。“我剑指星辰星辰失度。”此招乃是天君剑法第三式,相传乃是上古时代修行界的大能,九天仙君所创。

    上古时代,“清虚无为法界”与“万象实有法界”却是相通,人,神,妖,仙,修行者之间皆是有所往来。

    而连通两界之门,乃是处在两界,东海之上的扶桑神树。扶桑神树传说是两颗互相扶持的神桑。但在两法界,各只见一颗,然而两颗却是实实在在的在一起。这便宛若太极图中阴阳鱼的交界处一般。

    而在清虚无为法界东海之中的扶桑树上,住着一位羲和女神。这位女神以自己的精血,化为十只三足金乌,平日里栖于扶桑,沐于东海。而羲和女神出行之时。十只金乌便进入神器“日御神座”,为羲和座驾,每次出行,十日当空,神魔辟易,拉风程度远超天帝(此天帝非玉皇大帝)的“六龙御座”。

    而当时人间修行者之中的佼佼者帝青玄相传为某位天尊化现世间,年纪轻轻便已修为通玄,但其心性颇为洒脱不羁(跳脱轻浮),听闻此事,便御太一剑飞致东海,进入清虚无为法界之东海扶桑下。

    一为一睹羲和女神之风采。二欲与羲和女神交换“日御神座”(当然是为了以后出行狂拽酷炫)

    那十只金乌原本便是羲和女神心头精血所化,女神早已视其为子,又岂肯相易。

    双方言语不合之下,便在茫茫东海之上发生大战。十只金乌化作十日于空,顿时星辰暗淡。

    而帝青玄手中太一剑直指天穹。脸上紫青二色剑气直冲天际,霎时诸天星斗易位,“日御神座”毁。十日殇,再度化为金乌,惊飞至万象实有法界,导致此界十日并天,焦灼天地,生灵涂炭。

    而帝青玄便被后世称为“九天仙君”而当时他毁日座,伤十日之招,便是演变为被后世称为《天君剑法》中的第三式“我剑指星辰星辰失度”,当然由于修为高低之分,许沐使出此招却只有紫气未有青气,然而此招能让真正的满天日月星辰失度。日尊那两颗人造的小太阳在此招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只见紫色旋流冲入第一道太阳,之后紫色剑气弥散,原本一轮红日,瞬间化为紫阳,而紫色剑气并未停止,而是沿着能量的纽带,如紫色染料,连通日尊手中的那原本吸收另一轮太阳的小火球,亦染成了紫色。

    此时,由于耗功过巨,已经浑身汗湿透了的日尊却是顿感手中压力顿失。

    两颗紫色太阳,因为紫色剑气的原因,改变轨迹,从刚才许沐等人进来时被吕青羊的剑气毁掉的窗户飞出,之后一同向天空飞去。

    此时只听得外面街道,各处人人惊戶呼。行人亦停了下来,拿起手机。边拍边与旁边不认识的人问道“你说天上那两坨紫色的是什么东西。”许多人将之发在了网络上,微博上,朋友圈内,各点赞评论频频,一片哗然。

    于是当晚“东庭电视台晚间报道”拒砖家分析那不过是两个紫色的气球没什么好大惊小怪,引来网友骂声如潮。

    而始作俑者许沐,此刻却在“河渭风味”,那间频频被高能大招破坏的不成样子的包厢内。与,甄浅浅,胡静,一同享用着豪华的菜品。

    说来,原本许沐便在武警医院的病房饿了许久,虽然临走的时候喝了一碗甄浅浅替她父亲熬的“白雪燕窝粥”。但那分量只能暂缓饥饿。

    加上刚才为了救尹扬雨耗神气极巨,以及最后一道剑气救下日尊后,许沐与吕青羊二人皆是乏饿交困,而许沐更是体内经脉处处宛若刀割般的痛。但因为日尊与接下来要办的事情的原因,许沐隐而不发。

    日尊毕恭毕敬的在许沐的指示下,将在包厢外走廊见情况不对想要溜回孙家找帮手的孙蓝岚抓回来,许沐更是用了“摄魂之术”,让其乖乖的自行坐在凳子上两眼一闭不省人事。当然许沐露这一手是为了给日尊看的。说实话此刻他在最后一道剑气放出便再无力与任何人一战,甚至是个普通人。而吕青羊同样真气耗损严重,因此此时日尊若是发觉反戈一击。名震仙道界的“剑峰双天”,堂堂的万门御主,以及吕家新晋的剑道大宗师便皆亡于日尊之手。想必其声明将会如日中天。

    之后许沐便让日尊去孙家,请孙家当家者来“河渭风味”赎人。

    日尊走后几分钟,坐在梨花木倚上,浑身散发犹如君王般气质的许沐却是长出了一口气,脸上肌肉也放松,整个人似乎一下子就萎了下来。

    此时他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叫了。而此时劫后余生的胡静,为了感谢许沐的救命之恩,便叫服务员将桌上那些被之前小太阳烤焦的菜撤下。

    从新上菜。依旧是“帝王套餐系列。”有  长生粥,甘露羹,鹿尾酱,光明虾炙,白龙曜。

    上菜时,许沐看的渍渍称奇。不过想到吕青羊虽然不穿道袍但依旧是个正经道士,一向茹素,便再向胡静要了几个素菜,其中,名为“灵沙”的甜点,异常好吃。

    此时昏迷的龚玉华被服务员扶到宿楼休息。待菜上齐,许沐,吕青羊,甄浅浅,胡静皆入座。

    许沐与吕青羊早已饥肠辘辘,许沐与吕青羊便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甄浅浅虽然出生富贵,参加过的宴席晚宴不少,但“河渭风味”的这些菜皆是复原失传已久的唐时宫廷菜。别处绝对吃不到。一时之间她也大动胃口。

    许沐先给自己盛了一小碗,甘露羹,尝了一口顿觉滋补异常,其效用不下于一些灵药。

    于是给正在细嚼慢咽的消灭虾炙的甄浅浅眼前小碗中盛了一碗。

    “这羹,滋补气血之效用上徍,你多喝点,你血脉孱弱,气血不足,多喝点。”甄浅浅被许沐的举动搞得顿时头也不抬只是用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哦。”的一声。然后低头喝了起来。

    倒是胡静,眼前一亮,“许先生还真有做美食家的潜质,这倒甘露羹乃是当年李林甫敬献给唐玄宗。乃是由何首乌、鹿血、鹿筋等熬制而成,的确甚益气血,食之还可以令人白发转黑。”由于见识了刚才许沐的神奇,以及许沐救了自己胡静语气中满是尊敬。

    “难怪叫帝王套餐,看来果然是只有帝王才能享用,真是托老板娘的福,才能享受一次帝王的待遇。”许沐想到接下来要面对的事,于是调节心情,让自己尽量看上去轻松,便开玩笑到。

    “一,许先生可以叫我胡静别叫我老板娘,要知道女人都喜欢“老”字。

    二,许先生玩笑开大了,似许先生这般人物,所见所识所用怕是古代君王也有所不及吧。”胡静脸上亦是带着爽朗的笑玩笑道以她生意人的眼光,刚才许沐对“日尊”所说话的气质,对孙蓝岚不屑的态度,绝对是一个掌权柄的上位者才有,而且他当时面对的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厉害的修行者。

    “哈哈。”许沐心道和胡静这种生意人打交道真的让人很愉快,闻言亦调笑到“唉,那老板娘可以叫我许沐别叫我许先生,要知道先生的人大概也先去。”

    许沐此言一出,正在喝粥的甄浅浅差点被笑呛死。急忙拿出手帕擦了擦嘴,然后喝口茶。

    就在饭局上众人皆大笑时,尹扬雨却是走进了包厢。

    此时她穿着一身女式紧身黑西装,以及黑色西装裤,紫色高跟鞋,尽显身姿高挑,西装下面,是一件v领的黑色背心,露出脖颈下一部分白润细腻的皮肤。

    刚洗过的柔顺黑发散披直至胸前。玉润微圆的脸蛋,脸上胶原蛋白丰润,并不是属于瘦弱型,弯而细长的眉,月牙般的眼睛泛着明亮澄澈的光,格外的有神。挺秀的鼻子,红润的嘴唇,虽较之樱桃小嘴稍大,但亦时时刻刻给人一种微笑的感觉。

    不得不说此时的尹扬雨既有一种英气,而又漂亮让众人眼前一亮。

    等从被日尊与许沐交战的惊愕中清醒过来,她才发觉自己此刻一身恶臭。皮肤中到处都渗出黑色脏污,鼻涕,痰,等等脏污似乎都有涌出的架势。这种油腻的感觉让她十分不爽。

    于是胡静便让服务员带尹扬雨前去内用的洗洗澡间,并拿了一套自己的衣服过去。

    洗完澡,在镜子前吹干头发时,她直接惊叫了出来她皮肤比以前更白了,腰比以前细了,身材似乎也更加完美,而且皮肤更加柔韧,而且眼睛似乎从未如此明亮过。

    等到穿戴好,出了浴室,走在走廊,发现自己似乎能看到走廊楼梯地板上数米开外来回行走的蚂蚁,而且可以清晰的看到蚂蚁腿,而自己的脚步亦是十分的轻盈,走路速度远超平时几倍,且自己精气神比平常也更好。

    此时,包厢内,尹扬雨在胡静旁边的位置坐下,先向众人道谢。眼光却格外的留意了一下许沐与其旁边那个洋娃娃一般精致可爱的女生,但也是一闪而过,然后奇怪的看了一眼似乎睡着,似乎昏了过去的孙蓝岚,随后亦吃了起来毕竟刚才孙蓝岚请客,她没怎么吃。虽然有些事需要和许沐清算一下,但现在大家都在,亦不好扫了大家的兴。

    没吃几口却发现那个斜刘海,帅气冷俊的帅哥好像是许沐的那个叫吕青羊的朋友,眼神却一直看着自己,尹扬雨不明所以,不过她不是个容易害羞的女生于是顶着那如锋利的剑一般的眼神,与吕青羊对视了起来。

    良久,吕青羊才冷冷的说了一句让尹扬雨摸不着头脑的话。“这个先天之体,是否来的太轻易也太戏谑了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