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仙君传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妙花寺,后院,禅房之中。天目和尚端坐踏上,手中念珠拨动。表情却难看的下人,原本便有些黎黑色的皮肤,顿时更暗。

    “说说吧,为何两名先天高手,我密因莲华宗,六法卫之中的两卫,居然未拿下一个小丫头。夺回骨玉杖。”说完双目看向跪在地上的巴珠如意与尼玛不落二人。二人顿觉体内气血翻涌,两人各自一口鲜血喷出。

    一向为人厚重老实的尼玛不落,只是低头认罚,不做解释。而巴珠如意此刻都来不及擦干嘴角的血迹。一边磕头,一边解释道。

    “启禀护法,此战属下精心谋划,原本可以顺利拿到,可谁成想那丫头身边另有修行者。”说着巴珠如意便将当时发生的场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嗯~”哪知天目和尚听完巴珠如意的描述,神色一凛。“莫非是他?”天目和尚似有所思的喃喃道,“尼玛,你详细说说与你交手之人当时的情况。”随后又加以确认。

    “此人,虽以双指出招,并未使用武器,但与之对战中,弟子却能感受到,他在以指行剑式,而且其剑法通玄,所使最后一招,应该是剑界名招,“指天一式,可惜毫无真气,若是与我同修为之人使出,一招弟子必死无疑。”尼玛不落憨厚的大脸上满是称赞,似乎是一种对手之间的互相欣赏。宿命之敌的相互感慨之类的,但下一刻尼玛不落便觉得自己太高看自己了。

    “护法,事后弟子向尼玛兄了解当时的情况后,回去又仔细想想此人应是,“御主大人。””巴珠如意连忙面带谄媚的说出自己的疑惑。以求将功赎罪。

    听了巴珠如意的话,尼玛不落如闻霹雳,于是再细细回想当时雨夜之战,那人的容貌,一张柔美的鹅蛋脸,清秀的容貌宛若女子。与七年前,逐日峰上,剑挑天下修者的稚嫩面容渐渐重合。“啊,果然是他。”霎时,尼玛不落顿时脸上发烧,亏得自己刚才还好意思将人家当成宿命之敌,人家在七年前便已封神。

    “正道之巅,万门御主,现在不过一个修为尽废的小子,其人不足惧,不过此事亦提了个醒,之后不到万不得已,不得动用修行者对骨玉杖出手,否则以他便可动用“逐日令”,调动仙盟执法者,到时骨玉杖之事,天下尽知,各方势力争执,反倒不美。”想及此,天目和尚便对二人说到“行了,此回便饶过你们,你们下去吧。这段时间休要再去打草惊蛇,我另有安排。”

    “弟子明白。”两人起身退下。闭上禅房木门。

    “逐日令出,正天纲,判正邪,御万宗,许沐阳既然你已然是个废物,就好好的顶着昔日的辉煌安度残身才是,希望这次你不要成为我的阻碍,不然这万宗御主怕是要换人了。”此刻天目和尚端坐踏上,手中依旧轻拈念珠,语气与眼神中却是透着狠厉。

    武警医院,308号病房内。

    “甄柏溪,好一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在这医院的修养区订了病房,重重保镖把手,害我们兄弟们为了冲进去损兵折将还扑了个空,你倒好在这普通病房隐姓埋名的疗养,嘿嘿,要不是跟着你的宝贝女儿我还找不到这里。”医生打扮的那人虽是带着面罩,但也难掩其语气的阴寒与杀意。

    “爸爸,对不起,我只是来给你送吃的,没想到。。。”女孩带着哭腔的声音想起,原本长相精致,装扮高贵,好似洋娃娃公主一样的少女霎时有梨花带雨之状,我见犹怜。“浅浅,不要哭,你身体虚弱,这么哭下去会伤身体的。”躺在病床上的甄柏溪,一脸疼爱的,拉住女儿白皙如瓷,却又如瓷般冰冷的手。拉到床边,然后用手指,擦干女儿眼角的泪。

    “都是我不好~”甄浅浅,精致美丽如同洋娃娃一般的脸,却是悔恨交加。是我害了爸爸,这种想法心头萦绕,使她不能原谅自己。“浅浅不哭。”说着甄柏溪伸出右手,将女儿揽入胸膛。任女儿的泪水打湿了他的衣襟,他不想让女儿看到接下来的血腥。即使死也不希望女儿死的太过残忍。

    此时又有两名护士打扮的人进来。从里面锁上了们。

    三人目光交汇。“怎么样了?”

    “老大,几个保镖的尸体已经处理好了,毕竟是在医院,离太平间也近。”其中一名个子稍矮的护士打扮的人说道。

    听到这话,病床上的甄柏溪心彻底凉了,不过依旧拍着怀中女儿的肩膀。示意别害怕。

    “想必阁下与之前给我食物里下毒的人是一伙的吧,我们谈谈?”甄柏溪深呼吸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和镇定。

    “哦,要谈什么?”医生打扮的那人,眼中戏谑,语带打趣,仿佛抓到老鼠后的猫,总想先戏耍一番。

    “众位应该知道我甄柏溪是什么人?叫你来的人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十倍。拿着这些钱,你们可以去别的国家,做一个富翁,一生跻身上流社会,吃香喝辣,逍遥自在。”甄柏溪此话是看着对方的眼睛说的,中气十足,不卑不亢。

    此话一出,房间内陷入了安静,只留女孩的低声抽泣,分外清晰。

    医生手里的手枪依旧指着甄柏溪。但心却在动摇。

    在财富面前,多少人不会低头,更何况他压根就不是什么正道之人。气结承诺什么的都是笑话。方解心道自己原本就是韩俊手下的小头目。即使今天这事做成了。得益最大的也不过是他的大哥,可他要是答应了甄柏溪的条件。甄柏溪是什么人,东庭国房地产大亨。“长青集团”董事长,身家百亿,还是刀了。虽不是东庭首富但也不出前五。

    而此刻陷入思考的人可不止方解。

    还有许沐,看着眼前女孩扑在父亲怀中哭泣的场景,似乎触动了他心中的某些记忆。

    翠竹轩,天一市许家庄园中的一片竹林,有那么一间小竹屋。闲来无事的许沐阳总喜欢在竹屋内,侧卧竹席,枕臂读书。

    而每次当许清欢被人欺负时,总会跑到翠竹轩扑倒许沐阳怀中,把许沐阳的衣服当做擦泪巾。基本上待许清欢哭完许沐阳胸前的衣服一定是湿了一大片。“哥哥,哥哥,伏家的伏龙琴他在学校里欺负我。”

    之后,伏龙琴三个月没上学。

    “哥哥,哥哥。”

    十二岁的许清欢,一身伤痕的跑进翠竹轩。一头扎进,正脸上盖着《庄子》,进入梦乡的许沐阳怀中。将许沐阳赫然从梦中惊醒。

    “啊,清欢,你这一身的鞭伤?”

    “呜呜,姜月容那个老太婆说要考校许家子弟的修为。便吧你妹妹打成这样了。这已经是第十几次了。”

    “额~”许沐无语,心道姜月容身为和许家祖宗一辈的人,又是许家千百年来的守护长老。考校弟子功法,出手重点,也是为了许家呀。

    “哥~”

    最终,许家广场,众许家弟子以及长辈全数围观。

    “晚辈敢请指教。”许沐阳对姜月容抱拳道。

    这场比试的结果,让许沐阳之后半年里都躲着不敢见姜月容。

    “哥哥哥哥,哥哥哥哥。”

    “清欢,你的脸。”看着原本肉嘟嘟可爱脸蛋的妹妹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哭哭凄凄的。许沐阳放下手中的《道德经》问道,

    “呜~,白琼和吕凤仙,都说他们的哥哥是仙道界最厉害的,人家气不过,最后被她们打成了这样。”

    许沐阳疼爱摸了摸许清欢的脑袋。然后便拿出伤药给抹上。

    之后,吕家和白家,分布南北两地相隔千里的两大修行世族,一天之类,发生了同一件惨事,年轻一辈加起来近百人。都被收拾一通。与那日的许清欢一般脸上青一块紫一块。

    事后,一直在藏锋山紫金观随其叔父沁源道长修行的吕青羊下山来天一市许家。

    “哥哥,哥哥,小歌歌他欺负我,把人家的头发给烧光了。”15岁的许清欢已经算是个大姑娘了,此刻却是滑稽的带着帽子一脸生无可恋。跑进翠竹轩的竹屋。

    “清欢,你已经是大孩子,不要动不动就哭鼻子,也不要动不动就拿我衣服当擦鼻涕的了。”躺在竹席上的许沐阳放下手中的《天君剑谱》,拍了拍扑在自己怀里哭的一塌糊涂的妹妹的肩膀。

    “哼,谁叫你是我哥哥。”许清欢一边哭一边说到。

    此时许清欢头上的帽子滑了下来,光头显现在许沐阳眼前。“哈哈哈哈哈。”顿时,许沐阳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再笑。”许清欢狠狠地掐了许沐阳一把。

    “不笑了不笑了。等等,你说的小哥哥是?”

    “不是小哥哥,是小歌歌啦。”许清欢俏脸上满是气愤。

    “莫非是,步天歌前辈。”许沐阳一脸黑线,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看妹妹的神情果然是他吗?许沐阳心中顿时恍然大悟。心道被烧了头发算是轻的,步天歌前辈如今三百多岁的道行。平日里闭关神游星空,从不入世,这次好不容易能把他请到许家。你叫他小歌歌。

    “怎么了?哥哥,你是不是不疼你妹妹了?”许清欢满是哭腔的说到。

    最后许沐硬是被拉到步天歌所在的搂外大声炫耀道。“哈哈,小歌歌,我哥说他要帮我揍死你,你可要小心啊。”

    之后许家庄园塌了八座楼阁,毁了七座假山。许沐卧病在床三月后方能行走。

    “解哥,别被甄柏溪的话给迷惑了,就算有再多的钱,得罪了俊哥也没命再花呀。”

    身后一人的话,让方解如醍醐灌顶,粉灭了他最后一丝幻想,,自己冷汗直冒。

    是呀,自己要是不杀甄柏溪,先不说拿了甄柏溪的钱去国外当个富豪,估计在那之前,自己早被韩俊的人杀死了。

    “可惜了”不知道是对自己说可惜了那些钱,还是说可惜了甄柏溪的命,方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甄柏溪。随后右手食指准备扣动扳机。

    甄柏溪最终紧闭双眸。抱着女儿。等着绝命一枪的到来。

    “扰人清净,自掌八百。”一道很奇特而又似乎具有魔力的声音传进了方解以及其他两名同伙的耳中。那声音不大,却似天子一言,不可违背。一时之间,三人眼神迷糊了起来。似乎刚才的话便是他们的心声。

    随后放下了枪。“啪,啪,啪。”自己打起了自己耳光。响彻房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