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都市仙君传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红云山,北川省境内著名的5a级旅游景点,此处青山碧湖,分外灵秀。

    当然这儿最美的,便是落日红霞渲染云朵披山岳,红云山之名也因此而来。

    傍晚六点多,正是落日之时,红云山顶,两个年轻人。

    两人在夕阳无限,红云遮山的山顶,吃着烧烤,拿着一罐啤酒,大煞风景。

    此刻穿着灰白色风衣的青年已将发髻放下,长发飘然,喝酒,而对面穿黑色衣服,兜帽遮住脑袋的人。手里分明拿的是可乐。

    “我就说,你前生一定是个和尚。连一滴酒都沾不了。”呼延长风咬了一口串,喝了一口啤酒然后嘲笑道。

    而许沐则是狠狠的瞪了呼延长风一眼。随后转头看向山下的碧镜湖,天上的红云似乎倒影在了如镜子般的湖面。

    “唉,如此良辰美景,我居然会和一个男的在此共赏,还真是奈何天啊。”许沐感叹到。

    “呵呵,你可真是色心不死,忘了当年宗祀仙问,酒色财气四关,你是怎么死的了吗?听说那届宗祀仙问,可是你家老祖宗,真君大人亲自下界来主持的。”呼延长风调侃道。

    “吃吃吃,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说着许沐如同被踩了尾巴炸了毛的猫一般,一把将手中喝空的可乐罐扔在呼延长风的身上,呼延长风却是毫不在意。哈哈大笑。

    此时两人却未注意,山脚下湖边林中,有一个脸色惨白,容貌丑陋,又又歪鼻子又歪嘴的,眼袋发黑,穿着黑色老式中山装,分明一个活僵尸一般。

    要不说物以类聚,又要不说相由心生。此人正是象西省,炼尸宗的少主,白宇文,一点都不人如其名,要知道赶尸炼尸一行专挑样貌丑陋的。且常与尸气阴气打交道因此一般无后,无家室。

    但是这并非全然如此,尤其是从上一代宗主白青阆开始,这白青阆因为长得丑,所以想的美,实在是癞蛤蟆中的极品,因为他找了一群白天鹅偶不娶了一群漂亮老婆。而且还从罗浮宫求得了一种解尸气的清毒丹。避免尸气入体。

    因此便生下了一对兄妹,分别为白宇文,和白欢欢,而且丑这种东西还真可能是传男不传女,这不白宇文奇丑无比,而白欢欢却是模样俏丽可爱的紧。

    这次白宇文来红云山便是为了其中藏的一件法宝。

    且说此时红云山上,传来一阵刺耳的歌声。原来是喝了酒之后的呼延长风又开始放飞自我。“白云黄鹤道人家,一笛一剑一杯茶。。”

    呼延长风拿手中的啤酒瓶当做麦克风唱着跑调的曲子。而山上正好一群乌鸦飞过,却未远去,在上空一边徘徊,一边发出“啊,啊。”的叫声,似乎在给呼延长风伴奏。

    “唉,”许沐无语的捂住脸,说到“要是白玉蟾祖师知道他的道情被你唱成这样,不知道该作何感想,随后又看了看上空盘旋的乌鸦。顿时拍手道。“妙啊。妙啊。”

    呼延长风听到许沐拍手叫好反倒不唱了,问道“妙在何处?”

    “听闻天下修道之冠的终南派宗主李默渊弹琴之时,便有彩凤舞于上空。今日看见这乌鸦伴歌,便知呼延兄你也不遑多让。”

    “哈哈,我也这样认为。”呼延长风说完接着唱了起来。歌声传遍老远,惊起山林中栖鸟卧兽。

    是夜,月如玉盘,大地披上白纱,呼延长风长发于红云山上盘膝而坐,吸收月华,月圆之夜乃是修行最好的时节。

    而许沐只能在此赏月。

    待到月如中天,而湖里的月影,亦是到了湖心,之时。陡然,异变突生。

    湖中心水流极具旋转,居然形成了一个漩涡。

    看来时机已经到了,快走,呼延长风突然睁眼下座,而许沐亦是说到。

    呼延长风拉起许沐,从山上直跃而下,踏岩,点树,漂水,数步之间自然进入漩涡之中。

    这便是先天境界。先天者已以修至可将真气外放,真气外放便可有很多用处,比如现在,就跟玩扣扣飞车加了氮气一般,可以突飞猛进。先天高手借用真气外放达到水上漂,空中走,高处跳下皆无碍。

    许沐直感一阵绚晕。待到眼前清晰过来便发现却不是在水中,而是在一座奢华宫殿之中。

    对此许沐颇感兴趣,早便听修行界前辈讲过,这个宇宙乃是多重宇宙,同一处不同空间不同法界不同纬度不同世界交错。今天总算见识到了。

    大殿的走道口,左右两边有两尊数丈高的塑像,塑像乃是两名张牙舞爪的恶鬼,手麻三叉戟,似乎在扎向进门的人。

    许沐抬头看向塑像的头,头上塑着数米高火焰一般的头发,而脸上更是狰狞,除了破出嘴角的四颗獠牙,以及翻天鼻外,最奇特的便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是竖的眉间一颗,下巴一颗。全身塑造的肌肉隆起。

    好在腰间专门塑了兽皮裙子,不然那些美术课的大卫啊,屋大维之类的弱爆了。

    “我总感觉这两尊塑像杀气腾腾。”呼延长风抬头看着塑像一手摸着下巴道。此刻他的头发又挽成了发髻。看来是为了方便行动。

    “这两尊塑的应该是药叉。”许沐道。

    “长的这么丑,看来这两只还是公夜叉了”呼延长风点头说道。

    “那是自然,传说药叉女可是美貌无比,世间尤物啊。”许沐亦是说到。

    “什么时候抓几个药叉女当侍从也是很不错的。”呼延长风嘴角挂着一丝不可名状的笑说到。

    “嗯,不错,那希望药叉女不会吃人才对。”许沐亦是打趣到。

    “走吧,咋们进去吧,说不定里面还真的有药叉女哦。”呼延长风袖中两道五雷符悄悄拿在手中。

    对许沐点了点头两人便往里面走去。

    而正与两只夜叉像在一条直线上时,两把特大号的三叉戟却已经插    了下来。

    夜叉像活了,头顶冒着数尺高的绿火。

    也正在此时,呼延长风手中两张黄色的五雷符出手。

    两只药叉瞬间被雷电及身,全身麻痹。

    原来呼延长风和许沐早便发现这药叉像有古怪,便故意以话激。

    药叉族最大的悲哀便是,药叉男长相丑陋狰狞,药叉女则世间尤物。而世间多有修为者,包括古天竺的某些大德,都免不了以咒力勾召药叉女前来侍奉。据说古天竺曾有人得一咒,修之三年,便感得药叉女现前为妻,后来那药叉女给那人一颗仙药,吃完之后便随药叉女去了药叉宫中,长生不死,游诸世间。

    这对药叉来说的确是耻辱,但当年药叉族的祖宗却是在佛前立下的誓言。当然后来药叉族内很多人认为这是一条不平等条约,毕竟因为当时金刚手菩萨一只手拿着金刚杵,一双眼极其慈悲的看着药叉们。所以有感于金刚手菩萨的慈悲,因此倍受感动的药叉们自立此誓。后有修金刚手菩萨等某一类佛之法者,药叉等族皆承事于其。若不听话,还传有诛法将其诛杀。

    因此呼延长风与许沐故意提及此,便是激两只现身。

    “哇,哇呀呀呀。两只人类的猴子,居然敢出言不逊,真是气煞俺也。”左边的夜叉青头吼声如雷震,显然黄色的五雷符威力太小,只是暂时的麻痹了而已。

    许沐感觉大地在颤动,心道“这药叉哪里学的戏腔,莫非曾经被人带到马戏团过。”

    原来这药叉们守殿平日里也比较郁闷。便喜欢听单田芳老师的评书。一来二去,听说秦琼,敬德二人是门神,好不威风,再联想到自己亦是守门的,便将自己当做了秦琼敬德。

    “兀那小贼,还不速速报上名来吾金锏(钢鞭)之下,不打无名之鬼。”两只药叉猜出各自造型,齐声道。

    “额。”许沐一阵恶汗,心道你们手中他么的分明是三叉戟,哪来的金锏钢鞭。

    此时许沐来到呼延长风旁轻声道“既然这两只药叉如此弱智,不如咋们留两道替身符在这儿打发他们,然后进去如何?”

    呼延长风点头,遂从袖中拿出两张白纸剪成的人形,随后又拔了自己和许沐一根头发,各自绑在纸人上,随后,用雷火法,手呈剑指,立于口前,口念咒语,两夜叉见呼延长风在念咒,连忙出手,三叉戟叉向呼延长风。和许沐。这让许沐想起了闰土和楂的故事。

    然而三叉戟尖刚至眼前,只见呼延长风口中已突出熊熊烈火,眼前一片火光,两只夜叉纷纷遮眼退避。

    “好机会。”就在此时呼延长风使出替身术,扔出两道纸人。幻作许沐与呼延长风二人,随后呼延长风拉住许沐,使动影身步,往殿内逃窜。

    然而此时却另有一道高高的身影从殿外而来。

    那道尝尝身影,先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破了许沐与呼延长风的替身,随后以极快的速度飞如殿中,似乎是瞬间越过了。许沐与呼延长风。

    交错一瞬,八目相对,许沐与呼延长风只见一个的歪鼻子歪嘴身黑色眼袋皮肤色惨白似鬼的青年,身穿老式中山装,手中拿着一只铃铛,骑着一个浑身缠满白布的怪物,好像木乃伊一般。徒留一双眼睛在外。其健步如飞。颈上却挂着一个环,环上有铃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