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果核启示录 > 章节目录 第27章 胜与败的厚黑哲学
    实际上是雅可可提醒了响虎,他之前一直固执于的小范围高运算量和散热平衡的试验方向,其实是有些钻牛角尖了。

    虚无程序的复活,未必需要一具属于自己的探索者机体;同样便携式的简易梦境系统在运转和运行的时候,未必需要便携。

    所以响虎的研究方向变得轻松和简单起来,他需要完成的不过是一个正常结构的小型梦境系统如何能更高效的拆卸和组装,以及拆卸成单元组件之后如何更节省空间的携带运输罢了。

    装模作样的用数次失败试验和组件烧毁攒够了他觉得坟堆镇所需要的运算元件之后,响虎终于完成了自己的设计。

    事实上他完成的比最初的设想更为精密和便利,背包大小的核心运算装置根本无须拆卸组装,各部件之间用连杆与齿轮完成物理连接,只需要到达固定地点后抽拉翻转各个部位并拧转固定插销即可将体积提升6倍以上,这样内部空间极为狭小的致密结构就会变成留足了通风散热空间的松散结构。

    关于系统的运算程序,响虎更给出了一些建议,譬如雅可可那些随身携带的小程序。他觉得犹如雅可可在坟堆镇做题字画板的彩绘刷子一样,很多私人或者个人物品的程式可以有探索者机体自行运算携带,这样建议梦境空间更接近于一个实现个人幻想的空间,只呈现结果的话用以交互的数据流并不会变大,运算量也更多的集中在个人的探索者机体内。

    打个比方说,当林东阁在简易梦境系统内擦拭鞋子的时候,其实用以擦拭的棉布和皮靴都是他的自有数据,包括擦拭这个动作和擦拭的结果也都是他自有的探索者运算终端完成的计算和运算,只是将动作影响与结果数据资料传输给简易梦境系统显示罢了。

    这样就极大节省了系统自带运算设备的运算量,而付出的代价却只是探索者机体在对接简易梦境系统时需要加装一个专用的客户端程序。

    经过这样的调整之后,系统的运算压力将大幅度降低,较低的系统性能会将影响局限在一些用户交互类动作中,比如野春至给了林东阁一拳,或是詹姆斯请野春至喝酒这类动作(以上列举的两件事绝无因果联系)的感受精度会降低,但林东阁自己给自己一拳,或野春至自己取出自己的酒来喝,在简易梦境系统内却感受精度可以直接比拟完整梦境系统。

    人类固然是社交的动物,但关于感受与感知的行为更多却是私密或个人行为,所以经过以上调整后,简易梦境系统以极低的自有运算量完全具备完整的梦境系统性能的五成以上功能,而且是真正探索者核心运算设备作为重要组成部分参与的梦境运算,而并非詹姆斯以前所设想的作为无关紧要数据的辅助运算装置存在。

    响虎甚至设想,当双人或三人等较少数量的人物互动时,可以通过系统建立网桥桥接,让更多的运算量仍旧发生在各自探索者的运算设备中,当然这就是下一阶段的研究方向了,留待詹姆斯自行研究。

    在响虎看来,完成网桥桥接后的这样一套简易梦境系统,除了在大规模多人互动的效果上会有欠缺,基本上可以还原原始梦境系统大部分常规功能。

    唯二的缺憾是,一方面对类似坟堆镇这样存在大量寄生于系统的npc的状况帮助有限,另一方面这是一套仅仅为探索者机体打造的梦境系统,完全无法应用于以生物大脑作为个人思维组件的碳基身躯,因为生物大脑与运算组件的数据交换及运算任务无法完成如此顺畅的分配,也无法预装任何客户端程序。

    但无论如何说,这样的结果对于詹姆斯已经足够完美了。当他得意洋洋的在平克面馆宣布第二天将邀请大家前往腐海进行第一轮简易梦境系统成果验收的时候,平克面馆里至少沉默了3秒,然后一阵口哨和起哄声混杂的喧嚣瞬时爆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向来是终焉镇众人的优良传统。

    不停的有人嘿嘿奸笑着调侃林东阁,但林东阁仍旧老神在在丝毫不担忧的样子。

    如果是在响虎提议之前仅仅坟堆镇水准和程度的梦境系统,他的确有充足的理由继续嘲笑詹姆斯在用粗麻绳纺织丝绸,用未经研磨的带壳麦粒烘烤的所谓吐司,用粗糙的砂纸擦拭柔软的小牛皮皮靴,用重型坦克的履带熨烫晚会礼服,狼牙棒缝制自认为细密的针脚,用雷声去模仿清晨的鸟啼……

    但当詹姆斯开始给大家的探索者机体安装简易梦境程序对接用客户端的时候,林东阁的脸色就开始变了。他不蠢,仅仅就安装客户端这一个动作,他基本就能猜出詹姆斯的动机和简易梦境系统的一些重要运算分配原理。

    有响虎这样有技术有想法有热情有实施能力的新四有好青年作为免费劳力,终焉镇众人当然不会吝惜于对自有探索者机体的个性化改造。

    所以如莫妮卡机械怪兽模样的暴猿探索者大力士、杰贝妮卡纤细敏锐的刺客型探索者响尾蛇、伊塔尔汉履带推进的重火力炮塔型探索者暴雨、野春至浑身尖刺与盾的格斗型探索者疯狗、林东阁骚包之极美观胜过实用的古剑客形象探索者广袖……

    目前终焉镇已经不存在制式探索者机甲的踪影了,相对而言反而是平克、雅可可和响虎一家三口的探索者虽然也做了各种机能改装,但多少都是模仿自己在梦境系统中的形象制作,并没有玩儿什么幺蛾子。

    当一群千奇百怪的探索者机体踏上腐海内bc2764废弃物分离回收站顶部的平台,响虎抽拉开设备包组成一个大约1立方米见方的装置,并开始连接另一个动力包以完成对运算装置的供能的时候,林东阁的脸上已经只剩苦笑了,他最后一丝詹姆斯会失败的幻想也彻底消失。

    他眼神幽怨得犹如倚栏数十载苦候良人不归的深闺怨妇看见面容俊俏虎背蜂腰一脸浪笑举止轻佻却就不招惹自己的猛男一般,狠狠的剜了响虎一眼,颇有些卿本佳人奈何从贼的味道。

    连接探索者登入简易梦境系统,依旧是宛若空旷大墓穴一般的环境,依旧是中心一堆跳跃的巨大篝火。

    都是老鸟,大家当然懂得詹姆斯如此设置的原因,但却丝毫不妨碍这群人开始疯狂吐槽与嘲笑詹姆斯差劲的审美——同样的穹顶状结构,哪怕什么纹理都不加的粉饰成全白或者全黑,大抵也会带来更广阔的空间感受,哪里会犹如詹姆斯这种设置这样的压抑沉重犹如盗墓般的别扭感受?

    詹姆斯倒是依旧一脸猖狂的欠揍表情,完全拿吐槽和嘲笑当赞美接收的姿态,却弄出来一堆黑陶酒盏,果断给大家奉酒了。

    “有种尝尝看啊!”他贼眉鼠眼一脸神秘,早在设备刚成型的试验里头他就进来体验过,并听从响虎的建议尝过烈酒的滋味,自然要献宝一样的弄出来证明他的马赛克分辨率也有超过清晰蓝光画质的好处。

    众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当然认得这就是野春至的烈酒,却也好奇他搞出来的这个简易梦境系统到底能到怎样的程度,所以也就举着扁平的酒盏纷纷往嘴里倒酒。

    “咦?”这是林东阁,他已经顾不上输赢,开始在脑袋里构思某种已经提前被他命名为暖玉的好酒的调制了。

    “呸!”这是野春至,一口酒完全以最彻底的姿态恶狠狠的吐在了地上“娘们唧唧的,我好好的酒你给我折腾成这样子,也好意思献宝?”

    他一脸备受侮辱的样子,如果不了解详情,十有会以为这酒是野春至自己发明调制的作品吧?

    “窝草可以啊老詹!”

    “林东阁,你这次怕是要输喔!”

    “承让承让,过奖过奖……”在一篇起哄的声音里,詹姆斯居然还一副喘上了的无耻嘴脸拱手道谢,弄到被打断了思路的林东阁一脑门黑线。

    “你这就完了?”林东阁一脸有多远你滚多远的嫌弃,输是肯定输了,但被这么糊弄谁会高兴啊“我说,你不会告诉我就这点东西吧?”

    当然不止这点东西,但詹姆斯也不敢自曝其短的搞什么群体互动了。大抵不过也就是饮食住行躺和卧,触碰冷暖软与紧,詹姆斯也只是示范着让大家自己调出来自己想尝试的东西自己体验。

    果断拒绝了野春至要在简易梦境系统里试一次殴打林东阁的传统项目之后,詹姆斯又一脸嘚瑟的站到了林东阁跟前“怎么样老林?就说服不服吧?”

    “服!”林东阁倒也光棍“不过不服你,服我们雅可可家的响虎而已,你自己搞得出来个屁。”

    “你别管谁搞出来的,就问你打脸打的爽不爽,输得认栽不认栽?”詹姆斯大仇得报的意得志满,穷追猛打的要出这许多年憋屈着的一口气。

    “切!”林东阁嗤之以鼻“你得意个毛线啊,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要过脸?再说认栽就认栽,咱俩有什么赌约吗?没有吧?那你这赢得有毛线意义?”

    “你……”詹姆斯张口结舌,他输惯了的,压根儿就没想过这次能赢,哪儿敢跟林东阁定什么实际赌约?

    合着自己辛辛苦苦这许多天,甚至动用多年爹奴身份换来的便利,就为了卸一个完全不要脸的人的脸面?这一记重拳打到棉花上还砸中了软钉子的不甘是怎么回事?詹姆斯不禁茫然。

    “噗……老詹你果然还是太嫩了啊!”莫妮卡一众人笑得前仰后翻。

    “不过讲真啊老詹,”林东阁倒严肃起来了“我总觉得你这次好像是搞出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呢。”

    依旧前仰后翻捶地狂笑的喧嚣声中,平克和弗朗明哥默默点了点头,对林东阁的说法深以为然,然而可怜的老实人詹姆斯却还在茫然和纠结这是被打一巴掌之后给的甜枣么?不是吧?是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