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仗剑问仙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红颜招浪子
    蒋琰站起身来,朝陈清风拱拱手,“今日事毕,叨扰宗主。”

    陈清风回礼道:“蒋大人客气了。剑宗诸事,还望大人多多帮衬。”

    蒋琰微笑道:“回头有什么问题,尽管差人告诉我就是。”

    陈清风一怔,随即朝蒋琰深施一礼,在蒋琰默默回礼之后,亲自送蒋琰下山。

    过往这样的对话也有过几次,这位蜀国“幼麟”无非是打打哈哈,好说好说,实际上都不好说。

    当此次这截然不同的答复之后,陈清风望着蒋琰远去的马车,心思复杂。

    小山包上白清越三人看着蒋琰被陈清风送上马车,莫长老奚落道:“多少次了,咱们的宗主还是热脸去贴冷屁股。”

    白清越淡淡道:“朝廷才是根本,陛下的态度不变,蜀国的王庭又敢怎样,陈清风真是老糊涂了,这都看不明白。”

    身旁两人连连称是,接着三人的身影缓缓消失。

    水幕下的人已经散去,文伟和韩朝恩并肩走出。

    文伟盯着前方那个邋遢的身影,沉思不语,韩朝恩记起之前问剑山出来时这两人的举动,轻轻问了句,“认识?”

    话一出口便觉得唐突,正后悔间,文伟摇了摇头,“真没见过。”

    邋遢汉子走在前方,浑然不觉身后的目光,心情愉悦。

    西岭剑宗的办事效率很高,已经将录取名单公布了出来,此次共计录取三十人,前五名依次为云落、陆琦、崔雉/裴镇(并列第三)、符天启。这五人将可以直接修行《接天剑经》,包含这五人在内的前十名还将能够得到去往剑阁第二层的机会。

    西岭剑宗还说了,为了防止家长自己处置不当,留下后患,所有录取学生此刻都将被剑宗送到灵气充裕的地方悉心照料,家长们可以先行休息,下午再返回剑宗探望。

    所以,邋遢汉子此刻一身轻松,往前走着,好巧不巧,碰见了个熟人。

    之前被裴镇戏称为王中王的汉子正兴奋庆祝着,他的儿子以第三十名的成绩堪堪入选,眼前突然出现邋遢汉子这张脸,让他顿时就跟吃了苍蝇一样尴尬。

    “老哥,怎么样,选上了没?”邋遢汉子故作熟络的语气让对方觉得异常讽刺。

    强忍着心中不悦,挤出一丝笑容道:“托福托福,选上了。”

    邋遢汉子更加高兴,“好啊,我那徒弟也选上了。”

    不等对方回答,邋遢汉子又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问道:“对了,老哥,你叫什么名字?”

    文伟和韩朝恩站在二人身后,他俩之前也听见过这个男人放的狠话,便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有些微胖的中年人。

    微胖中年人更加尴尬,“这个这个嘛”

    突然从旁边传出一个喊声,“黄豆黄,赶紧的啊,再晚菜都要凉了。”

    微胖中年人脸上露出一丝贱笑,唯一拱手,转身跟了上去。

    邋遢汉子摸着额头一脸郁闷,文伟和韩朝恩对看一眼,哈哈大笑。

    问剑山重新被漫天的云雾遮掩,之前这座山上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一切,将会从剑宗的山门,远远地扩散到广袤的天下中。

    不知在那一张又一张的嘴,一封又一封的信中,云落会是怎样的形象,狠人?爷们儿?天才?还是走了天大狗屎运的泥腿子。

    云落并不在乎,事实上他也无法在乎,他已经在一处床榻之上昏迷了整整一天两夜。

    原计划今日上午举行的剑宗收徒大典,似乎有些推迟的迹象。

    所以此刻的剑宗主峰顶宽广的平台上,人群中,一股不耐烦的气氛渐渐弥散开来。

    今天来参加大典的多是剑宗低辈分的弟子和授课老师,三境之上的弟子要么已经下山游历,要么在山头潜心静修,剑宗并不会过多干扰他们的修行。

    上首的一排座位上,陈清风居中而坐,眼皮低垂,不言不语。

    一个俊美潇洒的年轻人在人群第一排的正中央负手而立,神情骄傲,无视从周遭投过来的眼神中,那些炽热而不加掩饰的爱慕与幽怨。

    他有骄傲的资本,身为白副宗主的侄儿,二十岁的年纪,聚气境巅峰的修为,在剑宗所有不能下山的弟子中,已经是最强之人。加上生得一副好面孔,比之前云落见过的那个俞横更俊美几分,不知悄悄祸害过多少妙龄女子。

    此刻他的心中,却再容不下一朵凡花。

    昨夜,姨父将自己叫了过去,让自己想尽一切合理办法将崔家姑娘或者陆家姑娘弄上手,到时作为西山刘氏远房旁枝的自己,将会迎来真正的腾飞。

    起初自己还在自嘲自己大好男儿,终于也逃不脱吃软饭的命运,只是碍于对方家世,不得不舍弃掉花花世界。但在昨夜远远看见二女真容之后,哪里还有什么花花世界。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哦不,两瓢,也不对,哪瓢都行。

    白副宗主不着痕迹地递去一个眼神,这位名叫刘浮丘的年轻人向前迈出一步,一时场中俱静,诸多目光都在一瞬间汇集到他的身上,刘浮丘很喜欢这种感觉。

    拱手施礼,动作庄重大气,朗声道:“宗主、各位长老,入门大典乃全宗之盛事,宗门欲强,则需源头活水不停,此次选材得赖宗主与各位长老之力,更是英才济济。弟子们听闻之后更是由衷欣喜,为宗门庆贺之心更是殷勤急迫,可为何时辰已过,大典仍未开始?”

    陈清风眼皮子微微抬了一下,又垂了下去,一个长老道:“还有入选弟子仍未苏醒。”

    刘浮丘声音再起,“宗主和诸位长老万金之躯,浮丘愿请缨代表诸位师兄弟前去探视这位师弟,若有情况,也可帮忙照看一二。”

    陈清风蓦然睁开双眼,盯着刘浮丘,似乎要看透其心中所想,刘浮丘心中一紧,不由自主地小退一步。白清越也紧张地看着陈清风,不想他又垂下眼皮,轻轻说了句,“三人同去,不得生事。”

    “诺!”刘浮丘面露喜色,朝站在身后最近的两个少年使了个颜色,三人走出,告辞而去。

    白清越心中暗叹,纵然陈清风昏庸不明,但剑宗规矩犹在,只要他一日还坐在这个位置上,做决定的依旧还得是他。

    低着头的陈清风嘴唇微动,不知向谁吩咐了一句,无人看见。

    刘浮丘等三人在一位宗门大管事的带领下,朝云落昏睡的地方走去。

    修行宗门也有普通人的,这些人要么是一些修行者家中无法修行的家眷,要么就是从外面招来的,平日里就负责宗门上上下下的琐碎事务,由那些大道无望的老修士管着,正式的修行弟子便只需专心修行。

    大管事知晓刘浮丘这三人的背景,一路也是尽心巴结,将那边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个干净。

    当天测试结束后,那位名叫霍北真的青衫人在宗主的吩咐下,将云落等前五名亲自护送至这处小灵脉。

    在丹药和灵脉的双重滋养下,另外四人陆续恢复了,就剩那个爬到最上面的贫穷少年还再昏迷中。

    刘浮丘身后一人道:“这几个少年倒是好运气。”

    刘浮丘点点头,故作感叹道:“是啊,董慎你知道不,就连我一年都只能去灵脉修行半月。”

    跟在刘浮丘身后之人正是董慎,旁边那个也是云落的“熟人”,俞横。

    大管事自然又是一番吹捧,什么您们三位公子用不着,这小子天天呆在灵脉里也赶不上您们之类的,说得刘浮丘三人心满意足。

    不多时,就来到了那处灵脉的附近,远远看见连成一排的几间小屋,刘浮丘低声吩咐道:“兄弟们,一会儿都机灵点,别耽误了我的姻缘!”董慎俞横二人连连点头。

    走到小屋跟前,只有两个小管事在一旁百无聊赖地坐着,以免这五位有什么吩咐寻不见人。

    小屋门口,站立着四位少年人,两男两女,正是裴镇、符天启、崔雉、陆琦。

    今天早得了消息,预备去参加大典,所以早早起来,但云落迟迟未醒,裴镇坚持要等着云落一起,符天启也同意,崔雉本欲先行过去,却被陆琦劝下,此刻正略显烦闷地站在一旁。

    两个等候的小管事瞧见刘浮丘,连忙起身,平日里可难得有跟刘公子结识攀谈的机会,点头哈腰地一顿招呼,谁想刘浮丘看都没看他们,径直朝屋前四人走去。

    早早得了授意的大管事堆着笑向四人,尤其是向二女道:“几位,这是我们剑宗的刘浮丘刘公子,刘公子乃是我们白副宗主之侄,天资过人,年纪轻轻便已是二境巅峰的修为”

    搭配着大管事的吹嘘,刘浮丘摆出一个高深莫测的潇洒姿态,以前用这招不止俘获过多少无知少女的芳心,可是今天他失算了。

    大管事滔滔不绝的吹捧刚刚开始,就被裴镇冷冷打断道:“刘师兄有事?”

    刘浮丘心中恼怒,又不好发作,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道:“受宗主和长老所托,代表同门来看望一下这位昏迷的师弟。”

    裴镇道:“云落很好,稍后便会醒来,届时我们会立即赶往大典,不劳刘师兄费心。”

    听见这个名字,俞横心中闪过一丝熟悉的感觉,仔细一想,似乎未曾听过。

    刘浮丘笑容不变,心里却已经记上了裴镇的仇,在剑宗之内,自己不说要风得风,至少也没几个人敢跟自己这样说话,当下开口道:“无妨,我既受宗门托付,自当亲自探望一下这位师弟,才好回去回话。”

    刘浮丘打得好算盘,两位天之骄女又岂是甘居人后之人,这小子夺了二人的头名,二人心中定然不快,自己对其惩戒一番,自然能赢得二女的好感。

    于是便迈开步子,想要推门走进,不想一个身影却拦在了门口,挡住他的去路。

    云落缓缓睁开了眼睛,盯着房梁,心道:这是哪儿?

    他只记得自己坐在问剑山顶,自吹自擂一句之后,便两眼一黑,人事不省。

    动动手脚,嗯,没有缺胳膊少腿,咦?云落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晶莹如玉,不仅问剑山上的伤势尽复,之前的老伤疤老茧也都没了。

    正疑惑间,听见外面传来几声惊呼。

    刘浮丘没想到这个三番两次顶撞自己的少年居然真的敢拦住自己的去路,他现在有点骑虎难下,若是任由此人挡住,自己威风扫地,可若是自己出手,在宗主那边不好交代不说,若是激起二女的反感,可就因小失大了。

    董慎想起了之前的交代,面色稍有犹豫,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从刘浮丘身后走出,对裴镇道:“让开。”

    裴镇没有说话,平静地望着董慎,毫无动摇的脚步说明了他的决定。

    董慎突然一掌击在裴镇的肩头,将其打倒在一旁,狠狠道:“不识好歹的东西,敢挡我们的路。”

    崔雉和陆琦一声惊呼,符天启连忙过去将裴镇扶起。

    刘浮丘连忙拉住董慎,“哎呀董师弟,怎么如此鲁莽,这位师弟定然另有隐情,怎么出手伤人呢!”

    董慎尤自怒气未消道:“我就是看不过刘师兄一片好心给人当成驴肝肺,剑宗上下谁不知道刘师兄高风亮节,气度潇洒,此人居然如此不识好歹!处处顶撞不说还要拦住去路!”

    刘浮丘拍拍他的肩膀,“没事没事,这么多人在这儿都看见的,何至于此。”当下朝二女施礼道:“还望崔师妹、陆师妹到时能在宗主之前为我禀明实情,免受处罚。”

    这又是刘浮丘惯用的招数之一,先用一件事情将自己与心仪之人形成联系,然后慢慢加深。

    然后,他就又失算了。

    崔雉和陆琦无视了他的言语,陆琦朝裴镇问道:“没事吧。”

    裴镇站起身来,摇了摇头,眼见刘浮丘面容尴尬,朝着大门走去。

    符天启瘦小的身躯往前一步,想要如裴镇一般拦上一拦,却被裴镇扯住。

    裴镇看着一旁不怀好意冷冷盯着自己的董慎,面色阴晴不定,这三人定然不怀好意,心思急转,要不要抛出一些隐藏的东西,来化解危局。

    眼见刘浮丘一步一步靠近云落昏迷的小屋门边,裴镇把心一横;“我乃”

    “吱呀”一声,小屋的小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重唤生机的云落神情冷淡地看着面前大吃一惊的刘浮丘。

    气氛凝固间,传来两声惊呼,“居然是你!”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