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仗剑问仙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鹤鸣峰顶奕天下(六)
    夜色在月色的衬托下,更显神秘的美感。

    鹤鸣峰顶,凉亭中,荀郁和荀忧默默对弈。

    凉亭外,蒋琰和荀忧的随从各自安坐,互不相扰。

    西岭剑宗,小灵脉,云落、裴镇、崔雉、陆琦、符天启围坐一圈,低声密语,笑意盈盈。

    宗主大殿内,宗主陈清风,白清越等六位长老端坐一堂,神情凝重地商议着剑宗的大小难题。

    一处清雅的客舍之中,杨清、文伟、雁惊寒、周墨,坐在桌前,桌上摆满了佐酒小菜,他们端起酒杯,食一碗人间烟火,饮几杯人生起落。

    而在半日路程之外的锦城之中,也无人入眠。

    蜀王乔周的庶长子乔衍,策马径直冲到了正殿门口,忙不迭的翻身下马,跑到殿中,朝着乔周跪下道:“父王,您没事吧?”

    乔周看了一眼他和他身后的两个随从,“没事,起来吧。”

    乔衍没有起身,而是再次跪伏在地,“方才事情紧急,在宫内纵马,还请父王恕罪。”

    乔周的脸上终于有了些许笑意,“既然都说了事情紧急了,事急从权,无妨。”

    “谢父王。”乔衍缓缓起身,站到乔周椅子下方的台阶旁,将乔周护在身后,怒视乔琬。

    奇怪的是,乔琬在乔衍这一番动作下,居然毫无表示,就这么静静看着。

    在乔衍站定后,乔琬才冷哼一声,朝身后几个人道:“看吧,我的父王从来都是这样,同样的事,我做了,就是跋扈嚣张,他做了,就是聪慧善良。”

    说完这个,乔琬死死盯着乔衍,“庶出的杂种,本来还怕你逃了,想着上哪儿去抓你,没想到直接送上门来了,既然如此,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了!”

    乔衍静静地站着,乔琬如此恶毒的话语都没能激起他面容上一丝波澜,“这便是你的计划?叛军攻城,弑父杀兄?这样血染的王座,你坐得安稳吗?”

    乔琬呵呵冷笑,身后有着倚仗,自然也是不怕,上前一步伸出食指戳着乔衍的额头,“你不会是当你的贤明大公子当傻了吧?帝王家,哪儿有什么温良恭俭,只有胜利者才可以书写过去,制定未来!”

    乔衍就这么任由他的弟弟戳着他的额头,甚至蹭破了一点额头上的皮肉,也依然面不改色,“父亲本来就是要将王位传给你的,何必这么心急?”

    乔琬哼了一声,“恐怕我再不动手,这世袭罔替的王爵就到了你的手上了吧?”

    抬头望向高坐的乔周,“父王,怎么说?咱们在这儿可是已经磨叽了很久了,给个说法吧?”

    随着这句话,下方数道目光都望向蜀王。

    乔周看着下方,脸色涨红,嗫嗫嚅嚅地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最终只剩下长长一声叹息。

    正当乔琬面现狠厉,要有所决断的时候,乔衍的声音响起,“你不会成功的。”

    乔琬猛地盯向他,恶狠狠地道:“聒噪!”

    说完就要一脚踹向乔衍的腹部。

    乔衍身后,跟云落一个年级的甘苏连忙一把将乔衍朝后一拉。

    乔琬眼见此人身手不凡,退回自家人身旁,指着乔衍道:“上!先杀了这个杂种!”

    身旁的董慎和俞横身形一动。

    --------------------------------------------

    一个不大的院子中,站着数十位白马帮众。

    队伍的最前方是白马帮的上层长老们,在他们身后的这些人都是现在白马帮中管着不少手下的大小头子。

    原本白马帮没有这么多中层的,可是如今地盘大大扩张,尤其是在前两天,在帮主和军师的带领下,不仅成功抵御了火云帮和大风会的联手反击,还趁势直上,干脆灭了这两个帮派,坐上南城地下的头一把交椅,这便使得许多最初的白马帮众,扶摇直上,成了手底下管着一条街道或者两条巷子的小头目。

    所以,此刻的院中,所有人的神情中满是狂热,这狂热,是这短短十几二十天时间里,目不暇接的战斗和胜利所带来的。

    他们在等候着自家的帮主和军师,那已是他们的神明。

    小院的屋中,符临坐在一张桌前,两指轻叩着桌面,看着眼前肃然挺立的岑无心,开口问了一句,“既然你已经知道你师父的身份,那我问你,为何他不直接调用他的人?”

    这个身份,自然不会是最深的那个身份,而是明面上锦城地下龙头,升仙湖市话事人的身份。

    岑无心身形不动,想了想,缓缓开口,“无心愚钝,还请符先生解惑。”

    符临也不生气,只是提了一句,“今后要学着多想想。”

    得到岑无心真挚的回应之后,便为他娓娓道来,“你师父统一锦城地下,制定地下世界的规矩已有不短年份,这些年安安稳稳的日子里,不仅在各帮各派之中产生了难以厘清的利益纠葛,而且温养出了一大帮热血平息,耽于享乐的各方大佬。”

    他端起桌上的茶盏,润了一口,“但若要这帮人重新做起那刀头舔血,稍有不慎便坠入万丈深渊的事情,即使以你师父的威望,也不可能。”

    他看着微微皱起眉头的岑无心,“你在想什么?可以说实话。”

    岑无心面现纠结,终于还是坦言相告,“我在想,师父是不是在利用我。”

    符临将手中茶盏放下,凝望着岑无心真诚的眼神,“我可以告诉你,是。”

    岑无心身形不动,但袖中的双拳悄然握紧。

    符临瞥了一眼他的袖口,笑了笑,“你师父到现在有没有对不起你?”

    岑无心果断地摇了摇头。

    符临又问,“你师父对你有无恩情?”

    岑无心果断点头,“恩比天大。”

    “那为何我说你师父在利用你,你便心生动摇,难以平静?”

    岑无心浑身一震,缓缓低下头。

    符临自己给自己续上一杯茶水,吹了吹茶沫,轻轻嘬了一口,淡淡道:“听说江湖草莽,平生最重义气?”

    岑无心抬头看着符临,“人在江湖,义字当先。”

    符临笑意盈盈,“那这个义字都有些什么含义?”

    岑无心知道符临此问当有深意,但还是一五一十讲出了自己曾经的理解,“不图回报,不论贫贱,不畏险阻。”

    符临点头嗯了一声,“总结起来,就是纯粹二字?”

    岑无心略一思量,觉得符临总结得太到位了,不住点头。

    符临看着手中的茶盏,洁白的瓷壁中,仿佛有嫩绿的竹叶在缓缓浮沉,上下游走间,将透明的白水浸染出一片清明,他开口道:“可这世间何来纯粹?交友之道,过分追求心性上的纯洁,不好。”

    岑无心微微睁大了眼睛,面露疑惑。

    符临笑了笑,“若一个人,做到了你之前所说的事,他算不算你的挚友,兄弟。你愿不愿意为他赴汤蹈火,两肋插刀。”

    岑无心坚定地道:“会!”

    “那倘若有一天,你发现他居然将金银财宝置于你们兄弟感情之上,你当如何?”

    “弃而远之。”

    “若是将权势美色置于其上?”

    “弃而远之。”

    “妻儿老小呢?”

    “弃”岑无心终究没有吐出那个词。

    符临笑着道:“你看,这便是你的立场,但也有那样的江湖豪侠,他们不在乎权势美色、也不在乎妻儿老小,他们就喜欢金银财宝,他们的答案便又不一样。他们纯粹吗?”

    岑无心皱着眉,默默思索着。

    符临的声音不疾不徐,“我们习惯以圣人的准则去要求他人,而以俗人的心思来约束自己。要求朋友兄弟对自己都要纯粹透彻,自己却摆弄着那些小九九而不自知。我们不能要求所有的朋友兄弟的立场都要跟自己一样,你视金钱如粪土,而他却囊中羞涩,莫非你们便做不得朋友了?在已经成为朋友的基础上,只要没有蓄意伤害过自己,那便不算有过,如果还帮助了自己,那便是一件很值得自己开心的事,一件需要自己去感激的事。”

    岑无心迷茫的眼神恢复了清明,朝着符临长揖及地,“多谢符先生指点。”

    符临微笑道:“去吧,点好人手,咱们准备出发。”

    看着岑无心推门出去的背影,符临端起茶盏,将一句没有说出口的话和着茶汤一口咽回肚中,

    “许多人要求纯粹,其实是在算计得失。”

    之所以没说,是因为岑无心不是。

    -----------------------------------------

    下达那个杀掉乔衍的命令后,负手挺立的乔琬面带着自信的微笑,自己这边,有七境中品的清溪剑池柴掌门亲自坐镇,外面还有一个六境下品的柳乘风守在小南宫门,另外董慎俞横赵恪这些也都是二境的修行者,你一个不会修行之人,今天算是插翅难逃了。

    忽然,两双手一左一右将他的手臂朝旁一扯,然后向后一扭,乔琬大惊,“董慎!俞横!你们干什么?!”

    赵恪大惊,正要有所动作,一道剑光闪过,被柴玉璞斩断了脖颈,头颅滚落在地。

    柴玉璞淡淡道:“王上说得不错,这摊浑水岂是你能够趟的。”

    王座上,乔周轻轻叹息。

    乔琬扭头朝董慎和俞横怒吼道:“你们干什么,是要你们杀了他啊!”

    二人面无表情。

    乔衍缓缓走过来,董慎和俞横一人一脚踢在乔琬的腿弯,让他双膝一软,跪在地上。

    乔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虽然不认我这个哥哥,我还是得认你这个愚蠢的弟弟啊。”

    乔琬双目喷火,乔衍摇着头,“你就没想过,外面小南宫门有重兵有高手,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乔琬大惊失色,望向柴玉璞,柴玉璞的眼神之中,满是淡漠。

    他拼命挣扎,两双手却如铁钳一般将他牢牢制住。

    乔衍从俞横的腰间拔出长剑,轻轻架在乔琬的肩头,“愚蠢的弟弟,虽然你犯下如此大错,求我,跪在地上好好求我,或许我能饶你一命。”

    乔琬声音已经变得尖利起来,“做梦,你个庶出的杂种,老子这辈子都不会求你一个字,老子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乔周的声音突然响起,“衍儿,留下你弟弟性命吧。”

    乔衍扭头望着他的父王,满脸惊愕,“父王,兴兵谋反,乃是死罪啊!”

    乔周叹息道:“我会将他贬为庶人,留得一条性命。”

    乔衍仰天长叹,一把将手中长剑扔在地上,踉跄着转身,失魂落魄地就要朝大殿外走去。

    董慎和俞横对视一眼,何公公察觉到不妙,飞扑过来,却被柴玉璞在空中拦下,董慎拔出长剑,一剑穿透了乔琬的心口。

    乔琬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董慎,这个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奉承巴结的董慎,居然敢真的就在这大殿之上,一剑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乔周颓然地瘫倒在王座上,仰望着大殿的穹顶,眼泪无声滑落。

    已经快走到大殿门口的乔衍被身后的动静惊动,转身一看,猛冲过来一把推开董慎,抱着乔琬已经没了气息的尸体,哭得声泪俱下。

    董磐和柴玉璞对视一眼,然后他上前一步,单膝跪地,沉声道:“王上!大公子贤良开明,温和仁厚,乃是蜀国上下,人心所向。如今二公子已经故去,还望王上早作决断,以安民心。”

    乔周缓缓收回目光,拿起手绢,擦了擦眼角的几滴浊泪,望着哭得撕心裂肺的乔衍,语气终于变得淡漠起来,“这便是你的计划吗?乔衍?”

    乔衍茫然地抬起头。

    乔周看着柴玉璞,“国师的手笔果然厉害。似乎由不得我不听了。”

    柴玉璞朝乔周歉意地拱了拱手。

    乔周看着茫然抽泣的乔衍,冷意都已经攀上了嘴角,“装了一辈子贤明,终于装不下去了?是不是安儿也在你的计划之内啊?”

    乔衍抹了把泪水,缓缓起身,“父王,这样撕破脸很没劲的。”

    乔周一拍座前的案几,蜀王的威严终于散发出来,“你为了这个位置,使些小手段,用些小伎俩,我都无所谓。可你为什么要杀了你的弟弟,血浓于水啊?这椅子就那么重要,能让你六亲不认?”

    乔衍抬起头,第一次直面自己父王的愤怒,“你这样的想法,怎么能坐好蜀国的王座。该让就让出来吧。”

    乔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不让呢?是不是你就要派人杀了乔安,让我不让也得让?”

    乔衍居然笑了,“父王还是挺聪明的。”

    乔周微微前倾着身体,“要是还不让,你是不是还会直接杀了我?”

    乔衍摇了摇头,“那倒不至于,颐养天年的日子还是要给父王留着的。”

    乔周愤怒地一拳砸在案几上,不顾手上的疼痛,“陛下和国师就当真允许你们这样胡作非为?”

    乔衍凝视着乔周,“亲爱的父王,陛下和国师,是不允许你继续胡作非为了。”

    乔周坐回王座,默不作声。

    “父王,早做决断,或许我还来得及去召回那位刚出发去乔安家里的柳剑仙。”

    -------------------------------------------

    在西城的一个密室中,端坐着几个男人。

    董家家主董磐的亲弟弟,董蒲;

    俞家家主,俞一搏;

    阴阳家戴家老祖,戴明镜。

    戴家家主戴将舒因为用秘法推算随荷,被血誓反噬,已成废人,不得已,已经退隐的戴家老祖又出山主事。

    董蒲跟他哥哥的样貌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他沉声道:“此刻大哥那边应该已经尘埃落地了。”

    俞一搏皱着眉,“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董蒲瞥了俞一搏一眼,本欲讽刺几句,但想着全赖此人收买城防军,大哥才得以迅速入城,稍稍和缓了语气,“两千靖南军精锐,在这锦城之内,还能有什么变故?”

    俞一搏点点头,“说得也是。”

    转头就朝着戴明镜道:“老爷子可否再帮我们推算一二?让我们也好踏实些。”

    董蒲两眼一瞪,感情你这个浑身铜臭的还是不放心我大哥?

    戴明镜缓缓摇头,“卦不二算,此事我已经算过,今夜王位必当易主。”

    俞一搏端起桌上的酒杯,“那就祝我们此次再搏得一个大未来!”

    ------------------------------------------

    山顶上的气温已经很低了,所幸四人都有修行,寻常寒暑都不在话下。

    荀忧皱眉看着桌上的棋子,已然活不成了,干脆投子认负。

    “不下了,不下了。什么都被你算着的,赢不了!”

    荀郁问道:“你就不好奇我怎么赢的?”

    荀忧撇了撇嘴,“你告诉我霍北真一天前就到了乔安的府上保护他的时候,我就知道没救了。至于别的,你愿意说早说了,你要藏我也很难挖得出来。”

    荀郁也不管桌上被荀忧撒得散乱的棋子,“那就这样?”

    荀忧起身,鞠躬拱手,“恭送父亲。”

    荀郁站起来,朝着马车缓缓走去,蒋琰早早已经候在一旁。

    荀郁在上车之前,突然停住,转头看着一直跟在身后的荀忧,“送你句话吧?”

    荀忧恭谨道:“洗耳恭听。”

    “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荀忧看着远去的马车,哈哈大笑,虽然不认父子,认个大爷也不错。

    -------------------------------------------

    长街上,只有月光铺地,街的这头,站着一高一低两个身影。

    那头,站着另一个剑客。

    “我没想到,你居然在这儿。”

    “我想到了,所以一直在等你。”

    “你从剑冠大比之前就离开了西岭?”

    “是。”

    “那多半我们的计划也没有用了。”

    “是。”

    “可是我还是想要跟你打一架。”

    “应该的。”

    “分胜负还是分生死。”

    “都分了吧。”

    那一边,清溪剑池的柳乘风,拔出了他的长剑。

    这一边,西岭剑宗的霍北真,让身后的少年站到一旁,从背后抽出剑来。

    柳乘风催动着剑诀,霍北真朝着他猛冲过去。

    两人刚刚温养的本名飞剑在空中一碰,激起点点星火。

    当霍北真再次牵起少年的手,朝着王宫走去时,长街月色下的那轮小小的太阳,才刚刚散尽余光。

    在南宫门外满地的尸体中穿行,身旁少年的手一片冰凉,身子似乎都在微微颤抖,但脚步始终坚定,神情坚毅。

    霍北真轻轻说道:“别怕,你都是要做蜀王的人了。”

    少年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我会记得国相府和西岭剑宗的恩情。”

    霍北真却停了下来,转身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看着少年的眼睛,“要为了蜀地的子民和人心。”

    少年歪着头想了想,“我明白了。”

    霍北真轻轻一笑,“走吧。”

    他牵着少年,两个身影,没入南宫门幽暗的城门洞中。

    符临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一大帮宫城守军俘虏旁,将数十个毫无防备的看守轻松放倒。

    在他身后,岑无心带着白马帮的骨干悄悄潜入,将这些守军一个个解开,让他们重新拿起刀剑。

    符临看着他们,气势陡然一变,深藏多年的煞气再度释放,平静道:“随我平叛。”

    岑无心看着符临的身影,似乎与平日里那个悠然平和的符先生截然不同,好像,真是个从尸山血海中趟过的战场杀神!

    守军刚见识了符临神出鬼没的手段,又看着身边多了这么多健壮汉子,心中大定,再被符临的气势一摄,轰然点头,“诺!”

    在一身白衣的符临带领下,朝着小南宫门冲了过去。

    霍北真就这样静静牵着少年的手,无声地走在漫天喧嚣之后。

    ------------------------------------------------

    乔周无奈地开口,“曹先生,你说得对,我认了。”

    笑容凝固在乔衍脸上,柴玉璞原本松垮的身形微微收紧,董慎和俞横取回长剑,持在手中。

    一个身影从王座背后的屏风中走出。

    一袭黑衣,面容冷峻。

    柴玉璞如临大敌,他只知道,在此人现身之前,他的神识从未察觉到此殿中还有旁人。

    跟在乔衍身后进来的两个随从,甘苏自然持剑护卫,而另一个却无声地退到了角落。

    黑衣人先朝乔周微微鞠躬,朝着何公公点了点头,然后笑着跟下面殿中的人打了个招呼,“意不意外?”

    柴玉璞冷哼一声,“装神弄鬼,让本座来试试你的斤两。”

    曹夜来连忙一指何公公,“你的对手是他。”

    随即以心声对何公公道:“拖住他几息,我来解决了那个清音阁的刺客。”

    正说话间,一柄尖刺朝着曹夜来的后心突然刺出,曹夜来身形一晃,消失在原地。

    柴玉璞对上何公公,乔衍抓住机会,让甘苏、董慎、俞横一起上前,就要趁此机会结果了乔周的性命。

    乔周坐在王座上,面不改色。

    就在三柄长剑都要刺向乔周身体时,曹夜来的身影忽然出现,将三人一人一脚踹翻在地,左手还拎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

    将头颅扔在殿中,看着头颅上兀自睁着的眼睛,轻蔑地说了一句,“比身法,我是你祖宗。”

    顺便朝着还在缠斗的柴玉璞和何公公道:“柴掌门,歇了吧。”

    柴玉璞心中恼恨,这个伪装成乔衍护卫的清音阁六境上品刺客怎么如此不济事,再给自己一点时间,定然可以杀了这个老太监,现在却不得不收手了。

    他不担心自己的性命,打不过,逃是没问题的,更何况,尘埃落定后,也不大可能有人敢杀自己,毕竟这还是大端王朝的土地。

    何公公狼狈地退下,柴玉璞手中长剑就已经令他难受,更何况还有柄神出鬼没的本命飞剑,差点要了自己老命。

    曹夜来看着乔衍,“怎么样大公子,还玩儿吗?”

    乔衍恨恨地看了他一眼,阴恻恻地道:“怎么不玩,我手上还有近千军士,听说八境巅峰在不逃的情况下也就能对付两三千精兵,不知阁下到了八境没有?”

    曹夜来闻言,神情有些严肃,看着乔周,“王上,这就难办了。”

    乔衍哈哈大笑,正要让董磐吩咐进攻,突然从小南宫门处传来一声整齐的“诺!”

    紧接着,便是喧嚣的喊杀声,直奔正殿而来。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