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仗剑问仙 > 章节目录 第九十章 凌家公子走了又来
    大堂里,海风吹不到,海水拍不进,朝廷管不了,蒲家就是天。

    所以,即使那袭青衫出现,也没有几个人认为他就能翻得了天。

    这少年看起来细皮嫩肉的,身上也没个几两虬结扎实的肌肉,估计连江湖武夫的几拳都挨不下来,多半只是个热血上头的愣头青罢了。

    至于修行者,那是谁也不会去想的,要真那么容易就有修行者来,这个扶胥镇上还会是他蒲家独大这么多年?

    这穷乡僻壤最边陲的小镇,据说多少多少年以前曾经繁华过,自打那传说中的南海神庙没了踪影,就慢慢破败了,以前忙碌的港口,现在也衰退了,大船都去了百里之外的黄水港停靠,只有些小船还会偶尔在这儿靠靠岸,时间都没个准,苦力的日子也越来越难干。

    这个镇上最出名的苦力,就是刚刚站出来的张得安了,可惜他也马上要死了。

    堂中的食客们除了脸上有些兔死狐悲的哀伤与愤慨,并不慌张,也没人溜走,因为谁都知道只要你没惹到蒲公子,或者他没看上你点啥,蒲公子不会大开杀戒的。

    你看,蒲公子现在不都还在笑嘛。

    蒲显的确在笑,他收回手,直起腰,看着二楼的少年,“果然有埋伏啊!”

    身旁的狗腿子们在元印的带领下,哈哈大笑。

    云落上身前倾,手肘支在栏杆上,笑着说:“打个商量,放过她。”

    蒲显转过身来,仰望着楼上的笑脸,“你的姘头?”

    身后的邵灵芝突然挺身,挥动匕首再度刺向蒲显。

    元印竟无丝毫慌张,甚至没有动作。

    蒲显转身,一个巴掌准确地扇在邵灵芝的脸上,将她扇飞在地。

    张得安瞳孔猛缩,这蒲显居然也是精通武技,而且还不低!

    重新抬头道:“你看,不是我不放过她,是她不放过我啊。”

    云落笑容不改,“放过她。”

    一丝恼怒出现在蒲显的脸上,他一把抓起邵灵芝的头发,将她的头扯起,凑近深深闻了一口,“多好的妇人,本来准备锦衣玉食待你,可如今,就只能等我玩腻了,再赏给别人了。”

    他转头看着身边的扈从们,“你们真走运。”

    那帮扈从眼放绿光,目光皆在邵灵芝衣袍下的玲珑曲线上游移。

    云落眉头皱起,“真不给面子?”

    蒲显哈哈大笑,走出柜台,看着躺在地上无力动弹的一名刺客,一脚跺在他的脸上,脚腕用力一拧,笑望向楼上,“你以为你是谁?值得我给你面子。”

    张得安突然喊道:“公子快走,没你的事。”

    元印一掌拍出,印在张得安的胸口,天地元气将他砸得倒飞出去,一路撞碎不少桌椅,打烂一堆菜碟,残羹冷炙四散零落在身上,混着吐出的鲜血,一片狼藉,甚是凄惨。

    元印知道蒲公子的某些癖好,手底下收了力,专门留了张得安一条命。

    云落轻叹一声,有些事,遇上了就没办法袖手旁观。

    更何况,刚才凌家军三个字,牵动了云落的心神,如果是自己猜测的那样,那父债子偿,该是自己帮忙还掉的。

    只是,刚拟好的计划又得变了。

    他从栏杆上轻轻跃下,落地无声。

    蒲显挪开踩在那名可怜刺客脸上的脚掌,拍手道:“哟,原来还是位武技高手。”

    元印轻蔑一笑。

    云落根本没有理他,而是望向躺在地上的张得安,“有多少故意算计的成分?”

    张得安嘴角一片鲜红,苦笑着摇摇头,“蚍蜉撼树,多个念想而已,哪里谈得上算计。”

    云落点点头,明白对方言语中的意思。

    转头看着毫无惧色的蒲显,“我真的好想一拳打死你。”

    “还放狠话?”堂中有些人疑惑地交换一个隐晦的眼神,这少年还嫌死得不够快?还是真的另有依仗?

    蒲显故作惊慌,仿佛心有余悸般拍了拍胸口,“我也真的好想被你一拳打死。可惜。”

    话才说到一半,两道天地元气化作的巨掌接连拍向云落。

    元印趁青衫少年没有防备,已经悄然出手!

    看着元先生远超之前的出手阵势,蒲家的众人望向云落的目光已如死人。

    云落望着这个二境巅峰的所谓修行者,眼中有着深深的厌恶。

    于是,他不退反进,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一抹青色如风,掠过场中,身形再现,堂中众人情不自禁地起身惊呼。

    在扶胥镇横行无忌,强大得令人无力的元印,此刻却如同一只弱小无助的鸡仔被这位青衫少年掐着脖子拎在空中。

    云落笑望着蒲显,“怎么说?”

    蒲显扑通一声双膝跪地,“蒲显狗眼无珠,惹恼仙师,只求仙师不要杀我,蒲家上下必当做牛做马,以附仙师尾翼,任凭驱遣。”

    说完连连磕头,仿佛仙师若不答应,自己就不会停。

    这边,一身真气被封的元印艰难地从喉中挤出一句话,“我是西岭剑宗弟子,你不能杀我!”

    元印方才只觉得一阵滔天剑意朝着自己汹涌而来,浑身一僵,便被这少年以真元封住了全身真气,动弹不得。

    之前也曾有一位修士偶然路过此地,完全不敌对方的元印也是亮出西岭剑宗的招牌才保住性命。

    元印紧张地看着云落,眼底还有一丝期盼,看刚才的剑意多半是个剑修,若是剑修,必然知道西岭剑宗的厉害,此次自己或许还可以逃脱生天。

    直到此刻张得安等人才知晓元印的真正出身,居然是那西岭剑宗之人。

    西岭剑宗盛名悠长,饶是这千里之外的边陲小镇也知晓一些威名,只是他们想不到,为什么素有侠名的西岭剑宗,会培养出元印这样的败类。

    云落看了看手中的脑袋,拎起拳头,一拳砸下,“你也配提剑宗!”

    脑浆崩碎,当场毙命。

    蒲家一帮狗腿子吓破了胆,就要四散逃开。

    不等云落有所动作,早有食客将大门堵住,痛打落水狗这样的事,似乎天底下就没有不擅长的人。

    好在客栈的位置稍微偏远了些,此刻镇子上的人大多也在吃早茶闲聊,或是各自忙碌,外面并没有什么人聚集围观。

    先前偶尔几个,也被蒲家的狗腿子们驱散了,想必此刻这些狗腿子的心里该会有些后悔。

    眼见逃跑不成,这帮人便又齐刷刷地跪在蒲公子身后,祈祷着那位仙师只将自己等人当个屁。

    张得安起身将自己这方的伤员扶到一旁,又默默将两具尸体收拢,神情悲戚。

    云落走入柜台,双手极有分寸地将邵灵芝扶起,柔声道:“老板娘受苦了。”

    邵灵芝眼神中重新有了神采,如那江湖儿女一般,朝云落抱拳鞠躬,“灵芝感谢仙师救命之恩。”

    云落早已收回双手,看了一眼还在磕头不止的蒲公子,对邵灵芝道:“此事由老板娘做主吧。”

    邵灵芝愕然地望向云落,得到云落再次确认之后,她心中忐忑。

    她确信自己并不认识云落,相反,在将云落引来此地的过程中,她和张得安的心思还有些不那么经得起推敲,这位仙师不仅不计较,还果断地现身出手,此刻居然还让自己决定蒲显的生死,到底是何意?

    想不明白就不去想了,邵灵芝一如既往地果断,就像当年,整个家中就只有她一人坚定地支持自己丈夫的理想一样,而且输了就输了,她在这十几年中并未有过一丝的后悔,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形单影只之际,难以抑制地泪湿枕巾而已。

    她按下心中疑惑,拎着匕首走到蒲显身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跪地磕头的蒲显。

    就如片刻之前,蒲显也曾俯视着她一样。

    客栈中静可闻针,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邵灵芝身上,等待着她的决定。

    “生而为人,你真的不配。”

    说罢,高举匕首,带着蒲显曾经坐下的无数业障,狠狠扎下。

    一直跪地磕头求饶的蒲显对头顶发生的一切都听在耳中,闻言心中一沉,死到临头,只能拼一把了。

    云落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直到被这柄匕首穿透了天灵,插入脑中,被云落突然封住身体,动弹不得的蒲显才明白曾经那些人面对自己和元印时的无力。

    当他倒地闭目之时,看见那双绣花鞋包裹着的双脚,心中涌起最后一个纯粹念头,“娘,我来陪你了。”

    一个磕头的人死了,身后的人磕头磕得更厉害了。

    云落身形晃动,双手接连拍出,等到再次回到柜台,场中就只剩下他、邵灵芝和张得安三个站着的人了。

    看着邵灵芝骤然惊恐的眼神,云落笑了笑,“放心,只是晕过去了。”

    张得安恭敬道:“不知仙师可是有何见教?”

    云落伸出手,拍了拍张得安的肩膀,在张得安瞬间僵直的时候,笑着道:“张老哥,我姓凌,你就叫我凌老弟就好了。”

    张得安蓦地神情大变,邵灵芝的脸上再度失去了血色。

    云落诧异道:“怎么了?”

    张得安看了一眼邵灵芝,心道,难道真的是天意如此?

    他悠悠一叹,“二十多年前,这扶胥镇上也曾经来过一位姓凌的公子。”

    -------------------------------

    湘江朝北,有船向南。

    船老大很是开心地数着兜里的银钱,

    昨晚入夜时分,一位客人突然找到他,想要包下整艘船,去往珠河入海口的一个小镇。

    路途遥远,船老大自然一番犹疑,不过在那位客人砸下一大堆银钱之后,此行便自然而然地成立了。

    原本已足够他赚个盆满钵满的旅程才开始不久,海龙帮出身的船老大却又开始动起了别的心思。

    大江大河之上,船来船往,却不是全然随心所欲,每条航路皆有不同的家族势力管辖着的,而这些家族之中,势力最庞大的,便是那六族之首的镇江陆家。

    陆家在这航运之上的势力怎么说呢,船老大曾经听说,独霸湘江的海龙帮龙头,在陆家航运管事面前几乎就没直起过腰。

    既然航路都各有势力,除开官船与管辖者自家船只,寻常船只要想过界,自然是要交上一笔过路费的。

    船老大大致琢磨了一下自己这一趟所需要花费的海量买路钱,十分肉疼。

    按说这钱那位客人已经给足了的,犹有许多富余。

    可这人心坏就坏在这点,进了自己包里,就仿佛吞进了嘴里,再多掏出去一分,都好似在割自己身上的肉一般。

    罢了,干他一票!

    船老大走出船舱,遥望了一眼站在甲板上沉默无声的白衣身影,转头下了舱室,还是要寻上几个得力手下,人多才好办事。

    船老大亲自拎着食盒,在两位水手的陪同下走上甲板,来到那身白衣身边,恭谨地谄笑道:“爷,给您送吃食来了。”

    白衣人自然就是杨清,他瞥了一眼,点点头,示意他放在一边就行。

    船老大放下食盒,依然陪笑道:“船上条件有限,吃食简陋,请爷勿怪。”

    从身后水手手中取过一个酒壶,递向杨清,“所幸船里还存有几坛陈年老酒,请爷赏鉴。”

    杨清深深望了他一眼,船老大神色稍有躲闪,但双手依然坚定。

    杨清便从他手中接过酒壶,先是开盖闻了一闻,微一点头,然后一饮而尽。

    船老大的眼底有止不住的喜意,和身后两位水手交换了一个大功告成的眼神。

    这壶酒是陈年老酒不假,但这里面可足足加了半包蒙汗药,此人一口喝下,再厉害的江湖高手也得倒下。

    一边默默等待药劲上头,船老大心中甚至一边开始为这位气度不凡的白衣人总结起来,要怪啊,就怪你行走江湖,居然连财不露白的道理都不懂,自己取死,可怨不得我。

    “自己取死,可怨不得我!”杨清的声音冷漠而冰寒。

    船老大惊愕抬头,一道剑气已经从他的眉心一闪而逝。

    看着惊慌逃窜的两个水手,杨清随意喊了一声,“站住。”

    两个水手果然不敢再迈动一步,战战兢兢地转过身来,其中一人甚至裆底都有了水渍,正滴落而下。

    “重新选个懂行的主事之人,告诉他,加快前进,到时船是他的,我还另有重赏。滚吧。”

    两个水手连滚带爬地下了甲板。

    杨清继续看着涛涛江水,想起扶胥镇来。

    当年自己也曾陪着凌大哥去过的那个小镇,如今云落又机缘巧合地流落此地。

    他喃喃道:“真有天命?”

    可惜,江水无言,两侧山峦无声。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