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仗剑问仙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重逢依旧是少年
    她曾经幻想过许多重逢的场景,偶遇也好,约见也罢,都不曾想到会是这样一番景象。

    如此狼狈不堪的重逢,却因为一丝英雄救美的意味,变得暧昧了起来。

    可惜这种暧昧只是某人单方面的。

    正当梅晴雪俏脸微红,娇羞得风情万种之时,云落手握长剑,朝着梅晴雪刺去。

    一个通玄境的大美人吓得手足无措,干脆一把捂住脸,谁知云落轻喝一声,“别动。”

    悄悄从指缝中看去,原来云落是要用剑挑破束缚住她们的这张网。

    “咦?”当剑锋切割在看似柔软的网上,却仿佛和金石相击,发出刺耳的摩擦声。

    张远湖刚才被悄无声息出现在自己身旁的这个黑衣人吓破了胆,下意识就想要反击。

    黑衣人只轻飘飘地一掌按在他的肩头,他浑身的真元便被瞬间禁锢。

    耳畔听得青衣少年自报姓名,双膝一软,差点眼前一黑,就要晕过去。

    直到瞧见云落割不破自己的网,这才急中生智,寻觅出一条生路来。

    他强撑着微笑道:“云公子,你虽然厉害,可我这件宝贝也不是白给的,没有我主动收起,你是割不破的。”

    曹夜来脸上挂着淡淡的嘲讽,却没有开口帮忙。

    张远湖看着云落眉头一皱,知道火候过犹不及,连忙道:“您看这样如何?您放了我,我收起网,咱们一笔勾销,今天这事儿就此揭过。”

    曹夜来双目一凝,等着看云落会如何处理。

    躺在地上的梅晴雪仰望着云落蹙眉沉思的面孔,怔怔出神,仿佛此事再与自己无关。

    被爱情俘虏的女人,毫无理智可言。

    云落将手中的山河剑收起,心念一动,从方寸物中取出一把看上去锈迹斑斑的老旧短剑,握在手中。

    张远湖轻笑一声,“看来云公子还不死心,那您就试”

    笑容凝固,话音中断。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云落拿着那把短剑,轻松将困住梅晴雪和梅挽枝的大网割得七零八落。

    云落将梅晴雪扶起,梅晴雪的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云落,看得他心里发慌,摸着自己脸上,歉意道:“抱歉啊晴雪姑娘,昨天没睡觉,脸色有些不大好。”

    梅晴雪心中的旖旎风光顿时被云落这句无心之言击碎,因为她猜到了云落为何彻夜未眠。

    就像自己曾经在落梅宗里那些夜晚一样,因为在思念,因为在痛苦。

    她叹了口气,恢复了正常,“多谢云公子仗义相助。”

    说完将梅挽枝扶起,用真元为她将毒素驱出。

    云落扭头,笑看着张远湖,“这位禽兽,如何?”

    他早有猜测,当初在祝融秘境中郑念夕为自己捡来的两柄剑多半大有来头,只是上次杨清没有细说,只是郑重地借走了名为“宵练”的长剑,给自己留下了刻着“轻吕”铭文的短剑,并吩咐自己千万好生保管。

    所以,刚才便拿出来试试,谁想还真的这么厉害。

    张远湖正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忽然胸口一紧,喷出一口鲜血。

    看着云落诧异的表情,曹夜来出声解释一句,“想必那张网是他用心血祭练过的法宝,所以被你毁坏之后,殃及自身。”

    同时叮嘱一句,“来快点,这是官道。”

    云落点点头,明白曹夜来是将主导权交给了自己,双手一拍,慢慢走向张远湖。

    云落迈动的步子几乎没有声音,但伴随着他每一次抬腿落地,都仿佛有一柄重锤击打在张远湖的心脏之上。

    他色厉内荏道:“云公子,我是高老大的人,还请你三思!”

    云落疑惑道:“高老大是谁?很厉害吗?”

    “高老大乃是问天境野修,在这云梦大泽之中可是赫赫有名,就连在龙骄大人面前也有几分薄面。”

    张远湖的话有半真半假,高老大是问天境野修不假,可要说在龙骄面前也有面子就纯属吹牛了,真要站在龙骄面前,估计龙骄一个眼神就能让高老大跪下。

    更何况,就算真跟龙骄有什么关系,他跟云落炫耀也是选错了人了。

    云落呵呵笑了声,“龙骄么?那还是挺厉害的。”

    看着云落似乎被龙骄吓到了的样子,张远湖心中稍安,“既然云公子知道那就最好,我们就此停手如何?我冒犯了梅宗主,可您也毁了我的宝贝法宝,咱们一笔勾销。回去之后,我定当在高老大面前美言几句,大家多个朋友多条路,路也越走越宽。”

    说完之后张远湖自己都感慨自己的临危不乱,巧舌如簧。

    在他看来,此事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云落身后,梅晴雪欲言又止,最后只是默默看着云落,等他决定。

    云落点点头,“也不是不可以。”

    梅晴雪的脸唰地褪去血色,苍白如纸,怎么会这样?

    张远湖得意地笑了,这就对了嘛。

    “诶,你刚才用哪只手摸的梅宗主来着?”云落突然问道。

    张远湖下意识地伸出右手,“这只。”

    一道剑光闪过,被削断的手掌冲天飞起,掉落在梅晴雪的眼前。

    或许是剑太锋利,又或者这一剑太过突然,直到手掌落地,张远湖的惨叫声才忽然响起。

    云落一脚踹在他的胸口,“滚!”

    张远湖倒飞出去,砸入林中,顾不得右臂血流如注,连滚带爬地跑了。

    曹夜来眉头微皱,最终没有说什么。

    云落走到梅晴雪面前,将那只断手用真元震碎,然后踢到路旁林中。

    “晴雪姑娘,让你受惊了。”

    梅晴雪脸又重新红了起来,果然还是熟悉的云公子,正要说话,这时梅挽枝才悠悠醒来。

    迷迷糊糊瞧见眼前有个男人,如临大敌,“淫贼!你要干什么!”

    梅晴雪连忙一个板栗瞧在梅挽枝脑袋上,轻喝道:“看清楚了,这是云公子。”

    梅挽枝揉了揉眼睛,还真是云落,长出一口气,“原来是师姐夫啊!”

    云落:“啊?”

    曹夜来心中一动,望着梅晴雪沉吟不语。

    梅晴雪的耳根子都红了,使劲掐了梅挽枝一把,“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

    梅挽枝连忙求饶,“师姐我错了我错了,师姐宗主,大人大量。”

    看着二女嬉闹,云落心中的烦闷也少了很多,仿佛回到了落梅宗的那几天时光。

    他开口问道:“晴雪姑娘,挽枝姑娘,你们怎么突然来这儿了。”

    梅挽枝快言快语,“来看你啊。”

    她看着梅晴雪似乎又有要动手的倾向,连忙解释道:“这不是雾隐大会嘛,听说你和秦明月要打架,我们来凑个热闹,为你助威。”

    云落心中感动,抱拳道:“多谢二位,那这样吧,咱们回去说?刚好孙大运也在,也是熟人。”

    梅晴雪心中正犹豫要不要跟云落住在一起,梅挽枝却已经替她答应下来,老气横秋地道:“如此便多谢云公子了。”

    云落哈哈一笑,“客气啥。走吧。”

    曹夜来一声口哨,他和云落骑来的两匹马从远处跑来。

    而梅晴雪二人的座驾却因为中毒过深,已经气绝身亡。

    于是云落便将马让给了二女。

    梅晴雪连忙推辞,云落笑了笑,“我正和曹大哥练习一种身法呢,正好回去的路上就当修炼了。哦对,你瞧我这记性,都忘了介绍。”

    说完便向曹夜来和梅晴雪二人分别介绍了一番。

    待彼此见了礼,梅晴雪和梅挽枝翻身上马,朝着巴丘城行去。

    云落和曹夜来跟在身后。

    曹夜来突然道:“你刚才太仁慈了。”

    “曹大哥的意思是,我该杀了他?”

    “已经得罪得如此彻底,为何不杀?”

    “额。”

    曹夜来却摆摆手,“也无妨,我只是提个建议,按照自己的心意来吧,这个也不是什么铁律。”

    他心中暗叹,心慈手软是要吃大亏的,可是这种话,强行灌输是没用的,只能等云落跌了跟头,自己悟。

    过了一会,曹夜来望着眼前即使驱马也要不时回头的某个身影,又开口了。

    “云落?”

    “曹大哥请讲。”

    “你是榆木脑袋吗?”

    “啊?”

    “这个梅晴雪也不错啊。”

    “是挺不错的,长得漂亮,修行天赋也高,人也很好。”

    “我不是说这个。”

    “曹大哥你说什么呢,我们是朋友。”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