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战神狂妃:凤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231章以活人血喂养
    孤南翼正坐在轿子里,他手上拿着一只身子翠绿头顶一点红的小蛇,小蛇的舌头不断的吐着信子。

    除了孤南翼,轿子旁侧,还有一个人靠在他的座椅旁边,看样子是个女子。

    长及腰间的秀发整个披散下来,几乎要将那纤瘦的身子遮住,随着轿子停住,原本挡在脸上的青丝滑落,露出漂亮的脸蛋来。

    这女人的五官很好,但不像是冥苍国的人,此刻她微微逼着眼睛,脸上没什么表情。

    她纤长的手搭在孤南翼的座位上,手腕上有两个红色的印记,而孤南翼手中的小蛇时不时朝那女人手腕探过去,在她手腕上停留片刻之后离开,女子手腕的红便更加明显了。

    这蛇是在喝她的血!

    盛浅予看清楚,众人也看得清楚,本来满带笑意的脸上瞬间变成了惊恐。

    原来,传说中赤云侯用女人喂养毒蛇是真的!

    在现代执行任务,盛浅予见过不少变态折磨人的方法,可是活生生用女人血喂养毒蛇还是第一次见。

    那女人被蛇咬的时候,脸上的表亲没有任何变化,分明已经被灌了药,而这药,不光麻痹女人的神经,还让她游离在死亡和生存的边缘,因为,孤南翼用来喂养毒蛇的血都得是活人血。

    这是何等的残忍!

    眼看着小蛇不再往那女人身上探头,孤南翼摆摆手,后面便过来两个身着轻纱的女人,两人将那充当血库的女人拖走。

    花轿倾斜,孤南翼起身,一身红袍拖地,随着侍女过来搀扶,无比慵懒的走下了花轿,那步履姿态,比后宫娘娘的范儿还足。

    盛浅予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有关战将的信息,瞧着他一步一步走下花轿,感觉眼睛都要被戳瞎了!

    臣,参见皇上!

    孤南翼上前,走到皇上跟前,微微低头弯腰就算是行了礼,而且,他也只是跟皇上行礼,并没有对皇后行礼。

    这般行礼的方式的人,除了孤南翼,还有一人,那边是殷离修。

    整个冥苍国,也只有这两个人能有如此待遇。

    爱卿不必多礼!

    皇上摆摆手,看向殷离修的目光比平常更多了几分温和今日是专门为爱卿所设接风宴,接下来,便交给爱卿了。

    交给孤南翼?

    盛浅予眼神微滞,下意识看向殷离修,却见他此刻也拧起了眉头。

    虽说是为了孤南翼举办的接风宴,可是这种场合一般都是皇后来操持,为什么会将主导权交到孤南翼手里?

    众人不解,却见孤南翼上前应声。

    是!

    说着话,孤南翼便坐在了皇上另一侧的正座,不过,位置相比皇上的座位要低一些,毕竟,没有谁能跟皇上平起平坐。

    落座,孤南翼犀利的眸子在众人脸上扫过,到盛浅予这里有一瞬间的停滞,随后很快收回眼神,朝旁边吩咐开始吧!

    是!

    应声的赤云侯府大总管,听人喊他长生公公。

    长生转过身,抬起两手啪啪啪拍了三下,就看到舞台上一阵青烟开始蔓延,紧接着一群身着轻纱身姿曼妙的女人走上了舞台。

    六个女人,脸上都挂着若隐若现的轻纱,随着琴声想起,她们突然一扬手,身上的轻纱随着动作散落在舞台上。

    外面一层轻纱还算是遮体,可是如今散落下来,几个女人身上的衣服也只是遮住了胸前和下方的关键部位,如蛇一般妖娆的身子随着音乐摇动,极尽魅惑勾引。

    这样装束,在现代也算得上是艳舞,跟别说是古代,众人眼里,这帮女人分明就是没有穿衣服,就在她们起舞的瞬间,前面已经有几个人喷了鼻血。

    众人一阵哗然,小声议论在人群中蔓延开来。

    男人们瞪大了眼睛看,女人不敢看又好奇,偷眼看着羞红了脸,还有夫人身边带着年纪尚小的童孩的,赶紧捂住了孩子的眼睛。

    此刻,太妃就一脸铁青的捂着盛允皓的眼睛不让看。

    一时间,本来欢愉的场面,突然变得有些尴尬,可是,谁都不敢说。

    而人群之中,盛浅予除了刚开始的一瞬间怔愣之后,脸上就不由自主的多了一丝猥琐。

    虽说这样的场面在现代并不少见,可是这么漂亮这么好身材的妹子,可是不多见了!

    盛浅予瞪大眼睛盯着舞池中搔首弄姿的舞娘,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正在她看得起劲,突然间,后背传来一股阴凉,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哆嗦,盛浅予下意识朝对面看过去。

    此刻殷离修依旧如刚才一般,慵懒的倚在软榻上喝酒,迷离的眼神让人找不到方向,可盛浅予知道,他在盯着她。

    目光相撞,殷离修微微眯起来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他捏着杯盏的手一顿,随即伸出无名指学着盛浅予刚才的模样,在脖子上一划!

    盛浅予怂怂的缩了缩脖子,收回探出去的身子坐好,此刻却听到皇上的声音传来。

    爱卿这是皇上看向孤南翼,话语从牙缝之中挤出来。

    他正处在血气方刚的年纪,这令人血脉喷张的场景,身体不可能没有变化。

    赤云侯慵懒的灌进一杯酒,转脸看向皇上,脸上带着几分玩味这是闽疆皇室最喜欢的舞蹈,怎么,她们跳的不好?

    跳的好不好,皇上哪里知道?他早已经被那白花花的大腿晃瞎了眼睛!

    不是她们跳的不好,而是皇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着皇上皱眉,孤南翼纤长的手指一转,朝长生吩咐把她们都杀了!

    简短的几个字,突然间声乐停下来,众人脸上顿时僵住。

    舞池里的女人们似乎听不懂他的话,可是眼看着旁边侍卫带着刀走近,顿时惊恐的缩在一起,全身发抖。

    眼看就要血溅当场,此刻,人群中传来一个清亮的嗓音。

    这般尤物杀了多可惜!本王看她们倒是很不错,不如赤云侯割爱送给本王?

    众人随着声音看过去,这才看清楚,竟然是醇王殷离瑾。

    说话之间,殷离瑾转过身,端起桌上的酒赤云侯在塞外镇守多年,如今大获全胜归来,本王敬你,欢迎还朝!

    说着话,殷离瑾桃花眼之中散开淡淡的笑,仰起头一饮而尽。

    孤南翼挑了挑眼皮,微微眯起的眼睛散开一抹玩味醇王殿下的酒,自然要喝,多谢!

    话音落地,孤南翼抬手,同样将杯中清酒一饮而尽。

    众人不敢说话,只看着两人谈笑风生,不知怎么,明明是笑,可是中却感觉到周身阵阵冷风吹过。

    此刻,孤南翼阴冷的目光朝那几个女人看一眼,开口既然醇王殿下看得上她们,那便送给殿下便是,来人,将她们送到醇王府上。

    如此,多谢!

    醇王眉眼生笑,说着话,又端起杯盏一饮而尽,看到侍卫上前去拽那几个女人,连忙交代你们轻一点,小心伤着美人!

    都说醇王怜香惜玉,如此看来,果真如此。孤南翼半眯着眼睛看向殷离瑾。

    殷离瑾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笑,举起酒杯晃了晃,一饮而尽。

    盛浅予坐在誉王府众人之间,听着两人的话,目光同时在两人脸上扫过,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可是什么地方不对劲呢?细想之下,又说不清楚,此刻,她再次看向殷离修。

    这一次,殷离修没有看她,而是拿着一块肉在逗黑鹰,逗弄一圈,明明看黑鹰都要急了,他就是不给吃。

    此刻的气氛太过诡异,盛浅予能清晰的感觉得到,可就是说不出哪里诡异。

    接下来,众朝臣开始向孤南翼敬酒,而家眷们便三三两两去后园游玩,毕竟,宝灵台每个院子里都有不同的景致。

    和平常深宅后院居住的环境不同,因为宝灵台本身地面并不是一般地基那般平摊,随处都有小丘陵。

    而工匠正是根据这一特点设计成不同的风格,说是在院落中游玩,却又像是在野外,这种新鲜的感觉,也是一种吸引。

    跟在宴会上穿的长裙不同,院落中会有落叶树枝,地面也有灰尘,长裙反而显得累赘,众人方便游园,便回去换了轻便的衣服。

    盛浅予跟着誉王府众人往休息的院子走去,此刻烟侧妃紧走几步,从后面戳了戳她的手肘。

    等一会儿五小姐就要换那身衣服了,怎么办?烟侧妃极力压低了声音,脸上更多了几分紧张。

    不用担心,我有准备!

    盛浅予依旧跟着往前走,等到了拐角处的时候,她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跟着兰姨娘众人依旧往后走。

    烟侧妃远远看着盛浅予跟过去的身影,眉心打成一个结,她不知道盛浅予准备了什么,可是看着刚才孤南翼那动不动就杀人的样子,此刻她的手脚还是凉的。

    兰姨娘带着盛心洁和盛允皓到别院,转身正要关门却看到盛浅予走过来,关门的动作一滞。

    三,三小姐?

    兰姨娘看到盛浅予,眼神之间带着一丝不解,没由来的紧张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