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战神狂妃:凤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496章太刺激了!
    母妃!您这是说得什么话!

    誉王拧着眉头嗔一句,随后目光在盛浅予几个孩子身上扫过,沉着声音道你们几个,先出去!

    出去干什么!我就是让他们来看看,你这个当爹的是怎么做人的,看看你是多没有骨气!

    太妃瞪眼,看向誉王和三公主的眼神之中似乎冒着火一般。

    母妃!文怡这么多年回来,毕竟是客人!

    誉王嗔一句,眉头拧成了一个疙瘩。

    若是只有太妃,他跪下说话都成,可是如今眼前有这个几个孩子,有些话就不能说,有些事也不能做!

    客人?我可不敢迎接这样的客人!当年笑脸迎着人家的耳刮子,你还没有看清楚吗!

    太妃手中的拐杖狠狠的往地上一戳。

    太妃,您可是还为当年的事情恨我?

    三公主终于忍不住开口,说着话就红了眼眶,好像她自己受了多大的委屈。

    你哭什么!是你打了我们誉王府的脸,你还委屈了!太妃迎着三公主怒喝一声。

    这么多年,三公主的事情就像是一块心病,压在太妃心口上,这口气怎么都出不来。

    当年,誉王府因为这件事成了整个京城的笑柄,众人茶余饭后谈论的都是誉王被人带了绿帽子抢了女人,就连太妃也整日里不敢出门,整整一年,什么聚会都不敢去。

    本来这件事可以忘记的,可是如今三公主又回来了,这件事重新被人们提起,就好像又往太妃心口上插了一把刀,她这般恼恨也是情理之中。

    听着太妃的话,三公主脸上表情一僵,强忍着眼眶的泪水没有落下来。

    太妃,您真的误会我了!

    三公主拧着眉头,手中绢帕用力得拧着,看起来还真是一脸委屈的模样。

    委屈当年的事情,多少人看见了,你有什么委屈!太妃冷脸,啪的一声拍在了桌上。

    三公主被这突然的一声响吓得身子一颤,紧忙说道当年,献王和亲跟皇兄求娶之人并非大皇姐,原本就是我,当时皇兄也跟我说了,可是我跟剑辉哥有了婚约,并没有同意,可谁知后来就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

    说到这里,三公主就停了下来,捂着脸哭起来。

    母妃,您就别问了,文怡已经跟我说清楚了,当年的事情,不怪他!唉!

    誉王拧着眉头,一脸心疼的模样。

    此刻太妃眼神流转,听着誉王帮三公主说话,竟然也没有反驳训斥。

    旁边盛心洁和盛允皓或许听不懂,可是旁边盛浅予却是听得清楚,想得明白。

    三公主这话没有说完,可是意思并不难猜,她说当年献王本来求娶的是她,先皇找了她被拒绝之后才出了那样的事情,这是往先皇身上推?

    当时三公主和誉王的婚也是先皇赐的,若是皇上又返回,不光得罪了誉王还打了自己的脸,可若是当三公主自己出事,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这样一想,倒是能说得过去。

    不过,先皇已经不在了,也没得求证,众人也不能到献王面前去问,如今倒是三公主说什么是什么了!

    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

    这边盛浅予差不多想明白了,侧目朝太妃看去,果然,见太妃的脸色已经缓和了不少,看向三公主的眼神虽然依旧不怎么待见,却也没有那么嫌恶了。

    看来,三公主这个说辞在太妃这里行得通!

    不管如何,当年因为你,我誉王在京城抬不起头来,以前没有缘分,以后也没有必要联系,你走吧,我誉王府的门槛,经不住你践踏!

    太妃脸上表情变化一番,最终还是没有给三公主好脸色。

    太妃,您可是看着我长大的!

    看着旁边的嬷嬷过来,三公主忍不住朝太妃喊一声,往前两步当年您跟我母妃亲如姐妹,您真的要这般对我?我又何其无辜!

    这话像是一根一阵般插入了太妃的心口,她嘴角动了动,可是唇边的话却有些犹豫。

    就算如此,当年你已经害得誉王府抬不起头来,你如今再次出现,再次将众人的视线引到誉王府,你是存了什么心!

    太妃憋红了脸。

    就算时隔多年回来,但凡是要点脸的人,自会下意识的跟誉王府保持距离,如今三公主非但不避嫌,反而上门,这不是在朝众人摇旗呐喊这里有笑话?

    太妃最在乎的就是誉王府脸面,之前被人嘲讽指点,如今是万万不能忍受的。

    三公主拧了拧眉头,抬头看向太妃,双腿一弯正要跪下,却听门口传来看门丫鬟的声音。

    王妃来了!

    这一声,让三公主要跪下去的动作停了下来,誉王脸色也是一僵,猛然间抬头看向太妃。

    哼!

    太妃迎着誉王的眼神甩给他一个白眼,随后朝丫鬟吩咐请王妃进来!

    声音落地的功夫,便听珠帘响动,众人转身就看到烟妃挺着个大肚子走了进来。

    见过母

    好了,如今身子不便,就不要行礼了,踏雪,快给王妃搬椅子!

    太妃紧忙就吩咐一声,看样子对烟妃疼爱到了骨头里。

    盛浅予挑眉朝三公主看去,见她脸上带着笑,可是脖子上却绷出了青筋,分明是无比怨恨。

    谢太妃!

    烟妃应声,转身的功夫,似乎刚看到誉王一般,恍然道王爷今日这么早就回来了?可是军中事务办完了?

    本来是很正常关心的话,可是如今听在誉王耳朵里,却像是被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疼。

    军中事务繁忙,这段时间誉王回来的都很晚,如今却因为三公主竟然将军中的事务放下,当着太妃的面儿,他自己也臊得慌。

    誉王拧了拧眉头,张嘴正要说话,只是还没出声,却听烟妃再次开口。

    这位姐姐看着面生,可是之前太妃说得那个远房亲戚?烟妃说着话,朝太妃看去。

    什么远房亲戚,太妃并没有说话,这是烟妃当着誉王的面儿,给他没脸呢!

    既然太妃将她叫来,不就是为了这样的效果吗?她身后反正有太妃撑腰,她可不怕得罪了誉王。

    果然,这话出口,誉王和三公主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我誉王府可不敢有这样的亲戚!

    太妃沉沉的应一声,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刚才我该说的也说了,踏雪,送客吧!

    说着话,太妃摆摆手。

    就算她相信了三公主的话,可是当年誉王府已经丢了脸面,如今她不想再丢一次。

    嬅姨,您真的这般狠心吗!

    三公主开口,说话的功夫,眼泪也跟着落下来了。

    太妃脸色一僵,满脸的怒意就散了,嘴角动了动,似乎在压抑着什么。

    明显感觉到太妃的变化,烟妃神色突然暗了下来,正要说话,却见盛浅予冲她摇头,拧了拧眉头,最终是没有说出来。

    知道以前太妃很疼三公主,如今看来,太妃表现出来的感情,比盛浅予想象中更浓烈。

    嬅姨,我知道这些年您一直怪我,我也想弥补

    不用了,你不再跟誉王府有什么瓜葛,就是对誉王府最大的弥补了!太妃拧了拧眉头,干脆闭上眼睛。

    当年的事情,是我对不住誉王府,所以这一次我带了安如回京太妃,还请您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三公主一脸悲切的模样。

    这话出口,倒是让盛浅予愣住了,她有无数的猜想,却万万没有想到,三公主竟然会将安如郡主推出来!

    当年她没有嫁给誉王,为了弥补,所以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誉王?

    天!她脑子有坑吗?

    传说中的,不能做你的老婆,就做你的丈母娘?

    盛浅予瞬间凌乱了,难以置信的看向三公主和誉王,且不说三公主,就连誉王的脸色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甚至,还带着丝丝欣喜!

    这真是苍了天了!

    不光盛浅予一脸蒙圈,就连太妃和烟妃也猛然间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三公主。

    安如郡主看起来还没有盛浅予大,好好的郡主,要嫁给誉王这个半老头,就算三公主同意,献王能同意?要知道,安如郡主可是嫡长女,说不好还是望渊国以后的长公主呢!

    太妃,我有话想跟您单独说!三公主停顿片刻,再次开口。

    太妃拧了拧眉头,思量瞬间,转身看向旁边盛浅予几个人。

    予儿,你带着洁儿和皓儿先出去吧!

    太妃摆摆手,看众人往外走,烟妃也准备起身,又加了一声王妃留下,你是当家主母,既然有关王府,你就应该知道!

    如今这般,也算是给烟妃撑腰了。

    盛浅予带着两个小家伙往外走,刚出门,盛允皓抬起头来。

    三姐姐,那个夫人是谁?为什么父王不要脸?盛允皓一脸疑惑。

    盛浅予神情一滞,看着那双清澈的眼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叫她怎么解释?

    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打听!

    盛浅予伸手朝盛允皓的脑门上戳一下,只是,后面的话还没有出口,却见盛允承脚步匆匆地冲了进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