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战神狂妃:凤倾天下 > 章节目录 第525章哎哟,杀人了!
    白云的手碰到了慕婉纯的胳膊,将力量化解了几分,可还是有墨点子落在了姜氏身上。

    姜氏今日穿了意见素色的衣服,浅蓝色,墨点子落在上面很明显。

    她低头看了看身上的墨点子,脸上却没有任何不高兴的神情,只是撇撇嘴,冷哼一声。

    就算是这样,你有证据吗?就凭你一面之词,没有人会相信!

    姜氏转身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依旧面对着慕婉纯,再次开口更何况,承儿和安如郡主的婚事,南疆王那边也没有任何意见,聘礼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事情禀告了皇上,喜事就可以办起来了,你若是不服气,就去找皇上啊!

    找皇上?

    慕婉纯这区区世子妃,哪里有资格找皇上哭诉?

    更何况,她自己心里也清除,就不能生孩子这一项,就算盛允承休了她,她也没有办法。

    不是!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她明明是受害者,可是为什么现在无出说理?

    看着慕婉纯眼神闪烁,姜氏脸上那叫一个得意,这段时间她跟慕婉纯之间的争斗就没有停过,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神清气爽!

    果然,和儿媳妇还得自己挑才行,安如郡主和慕婉纯一比较,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可能,不可能的!我还没有死,我才是世子妃,你们要将我至于何地!慕婉纯眼神之中多了一丝失魂落魄。

    安如郡主是什么来头,慕婉纯也让白云去打听了,所以才会这样紧张,新人入府,她这个世子妃难道要被休掉?

    不,不可能!

    慕婉纯怎么都不会相信盛允承会将自己休掉!

    白云在旁边看着,眉头拧成一个疙瘩,可是现在没有她说话的余地。

    没有什么不可能!别人都不敢在你面前提,也就是我跟你说实话而已!姜氏冷冷开口。

    平妻的事情,誉王和太妃暂时还没有跟别人说,姜氏知道,只是这个时候故意不敢慕婉纯说,否则,怎么能将她的火气激发出来呢?

    不等慕婉纯开口,姜氏说话的功夫,站起身来从此以后,誉王府只会有一个乖巧孝顺的世子妃,至于你,若是新世子妃不高兴,王爷或许就会让承儿将你送出去!

    送出去,就是外室,连小妾都不如!

    你胡说!我不出去!我不要出去!我要见世子,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世子会这样对我!慕婉纯彻底崩溃了,说话的功夫就要往姜氏身上扑。

    世子妃,你不能这样啊!

    白云紧忙过去拦着,可是她的身材太小了,根本就拦不住,生生让慕婉纯抓住了姜氏的衣服,张牙舞爪的时候,将姜氏的头发扯开,一团乱!

    若是平常,慕婉纯这样发疯,姜氏肯定拿起旁边的棍子就往她身上招呼,可是这一次却也奇了怪了,她就站在原地,任由慕婉纯在她身上抓挠,甚至,还有自己送上去的感觉。

    姜夫人,你快躲开啊!

    白云实在拦不住慕婉纯,朝姜氏喊一句。

    差不多看慕婉纯也闹够了,姜氏这才伸出手,拽住慕婉纯的手腕,用力,一把将慕婉纯推了出去。

    慕婉纯虽然力气不小,可毕竟在孝感寺这么长时间,吃不好,休息不好,又天天带着郁闷憋气,身子自然弱一些。

    如今被姜氏这样一推,猛地往后一个趔趄,退出去好几部,幸好旁边有白云扶着,这才没有摔在地上。

    我也是想不明白,承儿怎么就看上你这样的疯婆子!

    姜氏说着话,伸手将自己的衣服拽了拽,随后,唇畔再次勾起一抹冷笑。

    相信不相信都在你,我还就告诉你,承儿已经同意了这门婚事,而且,这段时间他忙,就是因为要准备给三公主的定亲礼!

    说着话,姜氏朝慕婉纯走过去,迎着她的怒目看去,唇畔的嘲讽之意更浓了。

    之前三公主已经带着安如郡主来了,人家安如郡主就是懂事,第一次来就送了我无比珍贵的珍珠簪子,这才是我想要的儿媳,至于你,哼!

    随着话出口,姜氏朝慕婉纯侧了侧身子,刚好将头上别着的一根簪子露出来。

    是南洋金珍珠簪子,一颗金色的大珍珠,在眼光下明晃晃的,格外耀眼。

    你胡说,世子不会答应,他不会!慕婉纯瞪大了眼睛。

    此刻,姜氏的笑容,她头上的金珍珠,还有虚幻出现来的盛允承抱着别人的画面在脑子里显现出来,她用力的捂住头,脑袋好像要炸裂开一样难受!

    不是,你在骗我,不可能!你在骗我,你去死吧!

    嘴里嘟哝着,慕婉纯突然间发狂一样,上前一步将姜氏的簪子拿下来,照着她的心口就插了过去!

    世子妃!

    白云惊呼一声,下意识要过去拦住,可是已经太晚了。

    她眼睁睁看着慕婉纯手里的簪子没入了姜氏的胸口,血顺着姜氏那素色的衣服涌出来,很快一片血红。

    姜夫人,姜夫人!

    白云紧忙过去扶住姜氏,喊了两声,却没有收到回应,紧忙抬起头来看向慕婉纯世子妃,这怎么办!

    怎么办?

    慕婉纯也愣住了,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她杀了人?怎么会杀人呢!

    不,不,不是这样!

    快,看看她还有没有气?要是没有气,就直接拖出去,到后山埋了!

    慕婉纯此刻的脑袋一片恐怕。

    恐惧慌乱在脑子里冲撞,她根本就冷静不下来,紧忙朝白云吩咐一声,然而,还不等白云动,就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音。

    你要将谁弄到后山埋了!

    是誉王的声音。

    世,世子妃!

    白云瞬间双脚一软,整个身体都不听指挥,直接摔在了地上。

    别说白云,就连慕婉纯也懵了,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看见众人进来,瞬间不受控制,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姜夫人!是姜夫人!

    跟过来的丫鬟看到地上躺着的人,一声惊呼。

    娘!

    盛允承一下子冲了进来,一把将白云推到一边,抱住姜氏的身体。

    此刻众人也到了房间,看到地上的血不由得一愣,目光齐刷刷落在慕婉纯的身上!

    快叫高大夫!快!

    誉王急忙吩咐一声。

    虽然之前姜氏犯了不可饶恕的错,可毕竟这么多年的夫妻,更何况,她还是盛允承的亲娘,以后誉王府还指望他呢,自然不能不顾姜氏。

    小厮听到声音,紧忙冲了出去,太妃转过身来,就看到慕婉纯手里的簪子,上面还沾着血呢!

    这样的场景,不用盘问就能看出来是发生了什么,瞬间,太妃的脸色一沉,朝慕婉纯怒喝。

    慕婉纯,你竟然要杀人!你可知道,她承儿的亲生母亲,是你婆婆!

    太妃一脸盛怒的表情,说话的同时,朝南疆王看去。

    原本誉王府众人还担心给盛允承娶平妻会得罪南疆王,这才将他请到家里来,没想到,回来就看到了这一幕,此刻太妃心中难免有那么一丝窃喜。

    慕婉纯做出这样的事情,可就怪不得誉王府无情了!

    不,不是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慕婉纯说着话似乎注意到手中的簪子,猛然间松手,就听当啷一声,那簪子落在了地上。

    你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凶器不是在你手里吗!

    太妃冷声怒斥,说着话,手中拐杖往地上戳了两下,这一次,转身直接看向南疆王南疆王,你也看到了,慕婉纯在我誉王府就是这般大胆,竟然连婆婆都要杀,这真是这真是大逆不道!

    慕婉纯自己作死,太妃趁机就将事情全都推到南疆王身上。

    南疆王本来脸色就带着几分严肃,如今看着屋子里的场景,周边的气压更低了,就连周边的温度都跟着下降了好几度。

    是你做的?

    南疆王往前一步,阴冷的目光看向慕婉纯,那阴冷的眸子里好像有刀子一般,让她不敢抬起头来。

    不,不是的,舅舅,不是我!

    慕婉纯拼命的摇晃脑袋,说话的功夫,似乎想起什么,突然间朝旁边的鸡汤一指舅舅,是她要毒死我,是她要害我啊!

    你胡说什么!

    太妃脸色一沉,眼神之中有些心虚的感觉。

    慕婉纯和姜氏之间有仇恨,太妃是知道的,要说姜氏好心来给慕婉纯送鸡汤,她自然不信,若是鸡汤里面有毒,这没准就是真的了。

    只是,如果姜氏的鸡汤里真的有毒,誉王府可就没脸了!

    没,我没有!

    此刻,姜氏虚弱的声音响起,说着话,抬起头来朝慕婉纯颤抖着指过去她说承儿娶新妃都是因为我,她看到三公主送给我的簪子,气恼不已,就对我动了手

    姜氏的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死死的拽住盛允承的手我的儿,为了你,娘一直想跟她缓和亲近一些,所以所以娘才会给她做了鸡汤补身子,可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咳咳咳

    姜氏的话没有说完,就忍不住咳嗽起来。

    盛允承紧忙抱住了姜氏,猛然间转过身,冷厉的眼神看向慕婉纯慕婉纯,你竟然真的对我娘下杀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