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玩转香江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六章 秦翔林与林清霞
    “你好,盛先生。”

    “您好许先生。”

    两天后,台湾那边剧组杀青的秦翔林和巨星影业公司的一干人员终于飞来香港。

    前边的对话则是许子明和刚下飞机的盛足,如在机场之间开展的话题。

    坐上了许子明安排好的车子,盛足如看了眼窗外的景象,感慨道:“香港变化很大,一年多没来,这路上又新建了不少的设施。”

    秦翔林心里略微有些不安,除了巨星影业的盛足如,同车的其他人,他全都不认识。

    许子明笑道:“人都会变化,哪有事物不变的。”

    盛足如点点头,很是赞同,巨星影业公司前几年特别红火昌盛,可是这还不到一年,就颓败的不成样子,就今个样子,来香港是和许子明协商的。

    许子明亲自来机场,倒是让一行人很是惊讶。

    和盛足如闲聊了有些话题后,许子明开始有意的审视起秦翔林,这个就是自己前世心仪女星的男友,俗称花心查理。

    秦翔林是琼瑶认为所有男演员中最漂亮的一个,他与邓利君、林清霞及萧方芳之间的情感纠葛,更是当年的娱乐新闻头条。

    当红时期的秦翔林,风流韵事不少,但疯狂追求一个女人,萧方芳是第一个。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为了赢得美人心,秦翔林煞费苦心,不惜奔波万里,从香港追到台湾,从台湾追到美国。两人走进《纯纯的爱》剧组时,正是感情发展最为浓烈的时候。

    于是乎两个人最终喜结连理,成为一对,但是好景不长,也许是婚前双方都缺乏了解,一年多后,双方的裂隙开始加深,并且到了不能容忍的程度。

    终于在两年多后的1979年8月,两人分道扬镳,宣告离异。

    因为双方是“和平离异”,因而还时常来往。萧方芳觉得“离了婚反而更能了解对方”,每次从香港到台湾,两人都要见见面或通个电话,外人看上去还蛮亲热的。虽然两人都已再婚,但都不时怀念往时的那段难忘之情……

    许子明不太清楚秦翔林和萧方芳的情感纠葛,但是却知道他与歌坛天后邓利君也有一段情感纠葛。

    秦翔林与萧方芳还未离婚时,台湾媒体报道,一名影迷在罗马看见秦翔林与邓利君携手享受“罗马假期”,这名影迷还上前要求合照,被秦翔林客气地拒绝了。

    日本媒体更报道两人已在国外秘密结婚,甚至有媒体发现,秦翔林年初生病住院时,医院的账单中有大笔电话费,而且都是台北与东京之间,时间多半在午夜2时,越洋电话费比住院费用还高。

    于是,“查理又恋爱了”的消息甚嚣尘上,女主角则指向旅日的邓利君。

    同样对于任何一个女人而言,他们所喜欢的男人绝对不能多情,邓利君嫌卿祥林多情。

    两人新闻炒得最热时,台湾的媒体报道,秦翔林与邓丽君在结束罗马假期后,又转往美国见了秦翔林的父亲、哥哥和弟弟。

    而另一媒体则报道:“3月17日,他们从巴黎飞抵纽约,这段时期,两人行踪很保密,除了秦翔林让居住纽约的家人

    和他电影界的老朋友知道外,没有和任何人接触。”

    这个谜题让大家猜了好一阵子,但隔了半个多月,秦翔林终于公开他和她的恋情。

    他说:“开始时,是我追邓利君。”

    秦翔林说,他喜欢邓利君的纯真,以及认真工作的态度。他称赞邓利君做人处事有原则、有见解。先前之所以不公开,主要是邓不希望私生活变成新闻,他怕对方不高兴,所以否认。

    虽然秦翔林承认曾大力追求邓利君,唯邓利君却矢口否认恋情,更表示秦翔林情史太多,认为他欠缺安全感。

    另一传言是1979年邓利君到洛杉矶读书,令这份感情转淡,加上不久后秦翔林公开表白一心只爱林清霞,终令这段感情画上句号。

    所以等许子明从美国回来的时候,秦翔林和邓利君的消息也就逐渐消散。

    不过许子明对邓利君的认识也会和秦翔林一样,他许子明也喜欢邓丽君的纯真,以及认真工作的态度,做人处事有原则、有见解。

    不过很多时候,许子明也会和秦翔林有一样的情感纠纷,觉得自己也是多情,所以注定只能把邓利君当姐姐看。

    直到1980年9月5日,秦翔林与林清霞在美国旧金山宣布订婚,秦翔林觉得自己很幸福,好像拥有了一切。这期间,他把拍片的酬劳全部用作恋爱经费,仅长途电话开支就是一笔惊人的数字。

    秦翔林从口袋里抽了根烟出来,向一旁的盛足如使了使眼色,意思是在问,能不能车上抽烟。

    他的拘谨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是个客人,更为关键的是因为许子明的身份很不简单。甩出来了一般影业公司老板几条街。

    70年代后期,台湾的社会写实片取代了琼瑶的梦幻式的文艺片,鸳鸯蝴蝶派的电影已不再吸引观众,秦样林决定返回香港谋求发展。

    这次巨星影业公司来港和许子明谈定公司的事情,秦翔林早就有像脱离台湾影业的打算,《奇谋妙计五福星》正好是他的一次命运契机。

    盛足如心领神会,不好意思的问:“许先生,不介意车上抽烟吧。”

    许子明点头,盛足如心领神会,随即秦翔林开始毫无违和感的吸起香烟。

    没过多久,坐在车头的许子明感觉车上的烟味太重了,心里纳闷盛足如的烟瘾是不是极重。

    浓浓的香烟味充斥这整辆汽车,许子明呛了几口,略带不瞒的往后瞧去,发现后坐的秦翔林也在抽烟。

    吸二手烟有害健康!!

    “停车。”许子明突然间对着侧边的潘卫国喊到。

    一直伴随在许子明乘坐的汽车的右边的一辆车也有意的忽然减速 ,很快的停了下来。

    秦翔林和盛足如还在抽烟中神思,许子明这二话不说就让人熄火停车,巨大的惯性作用让二人猝不及防。

    两人的烟头齐刷刷的戳向许子明前排车友的座位,留下了两个明晃晃的烂洞。

    “许先生,出什么事了?”听到许子明停车的声音,关度烈火焚心一样,车一停下,就往许子明的车子走来。

    许子明打开车门,走出车后 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抱怨道:“一

    车子的烟味太重了。”

    秦翔林听得心里咯噔一惊,感情他这停车是在抱怨他们车上抽烟,脸上浮现出一丝暗青,即是担忧又是害怕,觉得有钱人都是脾气特别古怪。

    盛足如没有多大的反应,毕竟自己都是五十岁的人了,许子明今年看样子也就是二十几岁,在他的眼里也就是个孩子,发发脾气什么都也很正常,但是依旧有些吃惊许子明的反映视乎有些大。

    “许先生,真不好意思,车上烟味确实太浓了”,盛足如尴尬的笑着说,然后掐灭烟头。秦翔林同样也有意的学着。

    关度看事观物很有一套,许子明只是简单的抱怨了一句,他很快的从其他人的脸色上寻找到了答案,这一点也是许子明为什么敢将九龙巴士交给他代理,十分器重他的原因。

    “盛先生,许先生今天还有急事要处理,干脆你和秦先生坐我的车。”关度插话说,尽量的缓和气氛,秦翔林这个台湾的大明星如果还呆在许子明的车里,有这样的小矛盾发生,换作是谁都受不了。

    两人没明白其中原由,

    许子明既然有急事要处理,那就干脆坐关度的车子,反正都是去安排住宿好的酒店。

    两人坐着车,一路狂奔,盛足如烟瘾到是可以大饱为快,但是一向心高气傲的大明星,秦翔林确是忍住了。不过比起许子明车中压抑的气氛好很多。

    刚到酒店,秦翔林就遇到了前来等人的洪金保,洪金保和程龙急忙向下车的秦翔林招呼。

    秦翔林和身边的盛足如知会一声后,就往两人走来。

    洪金保一把拉住秦翔林的胳膊笑道:“许先生的车子坐的可舒服,今天到机场准备接你的,结果来人说许先生接走了你,所以我们一伙人来酒店截胡了。”

    程龙咧咧嘴,一只手搭在秦翔林的后肩,叹息道:“我和大哥为了拍这部《奇谋妙计五福星》,连台湾的片约都推了,那部影片可是有你未婚妻参演的,啧啧,东南亚第一美女。”

    洪金宝敲了程龙额头,责怪的说“整天一个样,没个正经。”

    秦翔林苦笑摇头,没有说话,等跟着两人一前一后坐上车子。

    车上,洪金宝往后转头伸手过去,递了一根烟给秦翔林,他忽然拒绝道:“不敢抽了,车上抽烟抽出阴影了。”

    洪金保收起香烟,一副不可思议的看着,秦翔林喜欢抽烟,这是他清楚的,尤其是坐车无聊时,就喜欢抽上一根打发时间。

    程龙口无遮拦,一捕捉到奇怪之处,就会问个不停,秦翔林不抽烟,他就郁闷。

    “有了未婚妻,烟都不抽了?”

    秦翔林知道是玩笑话,解释到“清霞在台湾拍戏很忙,再说我和她也只是订婚了,还没有到管我的地步。车上不抽烟而已,也别大惊小怪了。”

    秦翔林很是心烦,前段时间林清霞和秦汉的绯闻让他这个未婚夫有些头痛,今天来香港的第一天,抽根烟都受别人不满。

    洪金保发动汽车,将两瓶水分别扔给了坐在后座的秦翔林和副驾驶位置上的程龙,然后又把大哥大递给程龙,嘱咐道:“吴耀汉和冯卒帆什么时候过来,你打电话催催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