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神探 > 章节目录 第003章 我今年才十八岁
    悬浮舰继续飞行。

    各大站点,陆续又有男女老少乘客上下。

    但头等舱里的安沐笙和宁紫萱,却一直没有离开。

    “到终点站‘冥罗站’了,安堂,您就不能多说点儿吗?我很好奇,以他的年龄和能力,怎么可能发现连安堂您都发现不了的‘妮妮’的!还有,安堂您竟然愿意为他向上面提出申请?这待遇也太好了吧?哪怕是我们联邦第一名校伽罗大学的优秀毕业生,也很难有这样的待遇吧?”

    看着外面泛红色的光芒,宁紫萱轻叹了一声,颇为有些不满的道。

    安沐笙沉默了半响,目光静静的看着悬浮舰外的冥罗镇,眼神格外的复杂。

    “他太聪明了。哪怕是没有任何能力,这种聪明,足以让他成为顶级的巡探。这样的人才,是目前我们最需要的。”

    安沐笙说着,又咳嗽了两声,随即站了起来,又道:“走吧,我们去镇边的伽罗海海域看看,伽罗海海域动荡,最近冥罗镇和伽罗镇城,凶魂事件频发,伤亡惨重……”

    宁紫萱轻哼一声,道:“安堂,您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了,我可不觉得那苏夏聪明,我觉得他有些目中无人,而且,他身上戾气很重安堂您没有发现么?我高度怀疑,他已经被凶魂盯上并被感染了,不然他绝不可能察觉到凶魂妮妮的存在!

    而且,刚才我又仔仔细细的查询了那苏夏的所有资料,并进行了对应的智能分析,这个人,有很大的问题!”

    宁紫萱俏脸上,满是较真之色。

    安沐笙前行的步伐停下。

    他转过身来,认真的看向宁紫萱。

    宁紫萱的眼神,同样格外的倔强,不服输。

    好一会儿之后,安沐笙才表情严肃的道:“小萱,苏夏没有任何问题,他只是足够聪明而已!”

    宁紫萱撇撇嘴,道:“那,既然安堂您认为他那么聪明,想招揽他,以咱们的地位,强制征召不就行了?干嘛还要对他那么客气?再说了,以我们的能力,难道还发现不了妮妮?要他去插手吗?要是我们不在,他强行插手,死的恐怕是他吧?

    安堂您还认为他救了我们,而不是我们救了他?”

    安沐笙闻言,脸颊的肌肉不可控制的抽了抽:“小萱,妮妮要是那么好发现,第二次和第三次的魂域灾劫还会发生吗?以我们的能力,在妮妮出手之前,我们是根本没办法发现的!所以你这种说法,完全是错的——同时,他插手,就是因为他已经认出了我们的身份,所以才以妮妮的语气说话,让我们瞬间发现妮妮的存在!

    同时,他以妮妮的语气说话,才可以真正的打断妮妮开启凶魂魂域的过程。

    他是一个学生,今天之前还在学校上学,而凶魂妮妮事件,是这几天刚发生的,消息严重封锁的情况下,他不可能知道妮妮的任何特征。

    这,就是我说他非常聪明的原因。”

    “难道,不能是预知的原因吗?”

    宁紫萱心中其实已经逐渐认可了苏夏的聪明,但是想到苏夏面对她的时候忽然溢出的那股强烈的戾气,她心中依然很是不舒服。

    安沐笙摇了摇头,道:“之前我那么说,是暂时压下你对他的针对,以免闹得不愉快。毕竟,苏家人为联邦付出太多了!

    另外,预知这种能力,苏家人的确有血脉传承,但是这种传承,连苏婵这种苏家顶级血脉者都没有,苏夏就更不可能有了。

    如果有,那么如今苏夏就取代苏婵成为御魂者了。

    更遑论,即便有,这种能力也不可能那么轻松的使用出来,用一次,是会损耗大量的生命力的。

    苏夏的爷爷,是何其出色的天骄,却在三十多岁、在苏夏的父亲刚出生不久的时候就已经未老先衰、生命枯竭而牺牲……

    苏家的事情,当年是我亲手处理的,相较你查询到的那些信息而言,我知道得更加的完整和全面。

    苏家血脉在苏夏身上完全沉寂,所以让苏婵继承了御魂者能力,而苏夏会被联邦守护一生,过正常人的生活,并与凶魂、凶灵隔离。

    所以,苏夏能发现妮妮,靠的他的智慧而不是特殊能力。

    这一点,其实苏家人比我们有更专业的判断——驱灵族族人,除非是男性传承者完全没有能力,不然是绝不会让女儿接手传承的,这一点,你身为宁家的人,难道不知道?”

    宁紫萱抿着嘴唇,不说话了。

    “小萱,我知道你习惯了执法者的身份和高高在上的地位,习惯了拿捏普通人生死的那种能力,但苏夏是不同的。莫说他没问题,就算有问题,我们也不能对他动手。”

    安沐笙语重心长。

    宁紫萱轻哼了一声,不冷不热的道:“他年龄不大,戾气倒是不小。”

    安沐笙闻言,不由会心一笑,打趣道:“是没有被你的颜值所吸引吧?”

    宁紫萱跺跺脚,道:“安堂您——”

    安沐笙哈哈一笑,道:“那其实不是戾气,而是不满。源自于强大的精神意志所展现出的强烈不满——他的聪明在于,哪怕是判断出了我们在这里,哪怕是判断出了能针对那个小女孩,他自己其实依然处于非常巨大的危险中!

    你要明白,现在的他,手无缚鸡之力,是真正的普通人。

    面对凶魂妮妮,哪怕是再自信万无一失,也依然是在走钢丝,稍有不慎就完蛋了。

    在这种情况下,帮我们完成了任务,我们立下大功,可以获得大量的好处,反而去责怪他,还要对他动手……换小萱你,怕是比他更加的‘戾气大’了!”

    宁紫萱闻言,怔了怔,呐呐的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儿,她才轻哼一声,道:“哼,安堂你一定不是我熟悉的安堂,这么为他说话。”

    安沐笙笑道:“小萱,你呀,都多大了,都是执法者了,还和一个孩子计较啊。”

    宁紫萱呸了一声:“安堂,我今年才十八岁!”

    安沐笙哑然,道:“我记得三年前你报到的时候说过——安堂主,我叫‘宁紫萱’,今年十八岁,毕业于伽罗科大凶灵系……”

    宁紫萱直翻白眼:“安堂,你是魔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