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诡秘神探 > 章节目录 第076章 另外一个陈建淞
    “朵朵,我们去那边玩,我们荡秋千去。”

    冷青苑抱着朵朵,想要离开。

    但这以后,她却忽然动不了了,因为,朵朵身上,似乎逸散出很神秘的魂气能量,锁住了她。

    与此同时,她和朵朵,仿佛忽然从空间里消失了。

    而叶语素与苏言的交流画面,却在逐渐的拉近。

    ……

    “我知道我们之间从来就没有爱,是我的痴心妄想,是我的自我放纵,导致了这一切。所以,现在我只是补偿,你恢复了之后,你可以去找陈建淞——我觉得,陈建淞没有死。或者说,死的那个,应该不是陈建淞。”

    苏言的话,让叶语素的心,猛的一跳。

    她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苏言,仿佛在这一刻,她的生机猛的迸发了出来。

    “相信我,作为男人,或许我真的不靠谱,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作为巡探,我真的是专业的。这次,我亲自参与实验,所以我很清楚,如果我要布局一场计划,肯定会考虑到失败的可能的。

    所以,你好好想想,陈恩泽如果要突破,一定要进行‘融魂’,这样才可以夺取天赋。

    这样一来,你身中特殊的融魂药剂效果,出现了那天晚上云力情的一幕,那时候,若是陈建淞的话,对陈恩泽而言,毫无意义。

    难道,陈恩泽还从婴儿身上重新提取天赋不成?这等的时间太长,也太不稳定了,而且还要去赌孩子是否是儿子,是否可以继承你的天赋等一切因素。

    但,如果陈建淞是陈恩泽的话,那反而就完全合理了。”

    苏言认真的说道。

    叶语素皱眉,思考许久,却依然带着狐疑之色的看着苏言,道:“你确定,你这么说,不是为了破坏建淞在我心中的形象?再者,建淞,又怎么可能是陈恩泽假扮的?”

    苏言叹了一声,道:“这个秘密,在三年前我当高级巡探的那些日子,其实已经找到了九成的真相。不是悬浮舰事件的案件破不了,而是这个案件一旦破了……你我都不可能存在了。

    朵朵,是我们的女儿,我希望她能幸福。

    所以,原谅我自私,我没有揭发陈恩泽,当然,我也揭发不了他。

    他的厉害,你想象不到,甚至,这次的计划,后续的你的一切,都有可能在他的算计之中。

    不过没关系,我阴差阳错,破了一次他的计划,所以你不再是他狩猎的目标,再加上你恢复之后,实力应该会很强,他也就动不了你了。”

    “你还在为自己洗?有意思吗?”

    “到了我这一步,你该知道,我是彻底的没救了吧?人之将死,其言也真,我没有任何必要在这件事上去欺骗你。所以——你若不信,那也没办法。”

    “那,怎么找到陈建淞?”

    “要找到陈建淞,你只需要找到一个叫‘宋书恒’的人,就可以了。”

    “宋书恒?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宋书恒,就是另外一个陈建淞。”

    “呵。”

    “或者说,陈建淞和宋书恒,都是陈恩泽。”

    “你干脆说,陈恩泽的手段能通天换地不就行了,这种话,你觉得我会信?你现在的状态,应该是意识已经陷入逻辑混乱了。御魂者是很强大,却不是无所不能。”

    “从杨教授能返老还童开始,其实陈恩泽就在布置了。同自身的细胞,进行增殖培养,克隆并催化出一个儿子,这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能这样弄出一个年轻的自己,自然也能弄出第二个,第三个。

    目前我只能确定,一个陈建淞,一个宋书恒,这两人,就是陈恩泽。

    虎毒不食子,在那天晚上的情况下,陈建淞难以置信的原因在于,那一刻他清楚的知道了他自己的身份,不相信自己的父亲会‘夺舍’自己。

    实际上,他已经生出了一丝独立的意识。

    为什么会这样,因为这一丝独立意识,是陈恩泽的需要,他需要一个真正的身份。

    这样,他的儿子,他的孙子,实际上都可以是他,他可以实现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永生。

    至于要完成这种目的付出多大的代价……赵如月的事情,你有印象吧?”

    苏言看似已经苍老,但是逻辑方面,却格外的清晰。

    这种说法,让叶语素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陈建淞对我的感情,是假的?”

    “他解放出来的那一缕独立的自我,对于你的感情是真的,其余,全部都是假的。若他成功,后果不堪设想,而你的结局,其实和赵如月没什么两样。”

    “果然,你最终的目的还是去诋毁他。”

    “你若这么认为,那就当我没说。另外,这件事,不要说出去,这种结果,承受不起。陈恩泽的布局太大了,更重要的是,我们并不知道,这是他的意思,还是联邦上层的意思,你明白了吗?”

    “我姑且将这些听在心里。”

    “嗯,等你彻底恢复之后,就带着朵朵走吧。如果可以的话,不要再参与任何凶魂事件,同时,一定不要去接触‘宋书恒’,我最担心的是,他会卷土重来。

    毕竟,你若重新拥有天赋的话,你又会重新成为他的目标。”

    “这件事,不需要你费心,我心里,已经不会容下任何男人了。”

    “天真,他既然能打入你心中一次,就可以打入你心中无数次,无论他是以什么身份!”

    “呵,你不是得到了我?你又可曾打入我的内心?”

    叶语素的语气很冷,很轻蔑。

    苏言闻言,不再多说了。

    ……

    外面,冷青苑静静的看着,好几次她都捏起了拳头。

    “你觉得他不好,我觉得他非常好!将来,我一定要嫁给他!”

    冷青苑在心中默默的说着。

    这时候,她发现,她忽然出现在了另外一边。

    她正扶着秋千,而朵朵,则靠坐在秋千上,神色平静的看着远方,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

    朵朵不会说话。

    朵朵也不会笑。

    但是她的眼睛很有灵性——在看到这样一双眼睛之前,没有任何人会认为,朵朵不会说话,不会笑。

    冷青苑也不相信。

    ……

    日子一天天的流逝。

    渐渐地,冷青苑彻底的恢复了,而苏言,却已经苍老之极。

    他的头发已经掉光了,胡子已经全白,身体枯瘦如柴。

    他的眼睛一直没有闭上过,他还有一些生命的气息,但是也已经日渐孱弱。

    到了这种近乎于弥留的地步,身边,却并没有叶语素和朵朵的陪伴。

    有的,反而是放弃了去学校上学的冷青苑的陪伴。

    “苏言哥哥,你别难过。她一定会知道你的好,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每一次,冷青苑都会轻声的、温柔的和苏言说话。

    这时候的苏言,却已经像是陷入了昏迷的状态,开始回忆前世他的那一生了。

    来到了这个世界,他才觉得,前世普普通通的他,一生是何其的幸福。

    没有凶魂干扰,没有忽然就会出现的天降灾劫,也没有任何的生活上的困扰。

    妻子菲菲,贤惠静雅,温柔大方,美丽而又善解人意。

    女儿兮兮,哪怕是他每次都会凶她,呵斥她,可她哪怕是哭得稀里哗啦,过会儿又会无比亲热的跑过来,喊着‘粑粑,粑粑’。

    “前世,所有的放纵,便是成就今生无尽的罪孽,无尽的孤独和痛苦吗?”

    弥留之际,苏言看了看在身边紧紧握着他的手的冷青苑,眼角淌下浑浊的泪水。

    ……

    叶语素抱着朵朵,踏上了前往冥罗镇的悬浮舰。

    她不信。

    她准备去看看。

    在走上悬浮舰的刹那,她被人撞了一下。

    转过身,一名青年露出了非常青涩、羞涩和歉意的笑容。

    “不好意思,有点急,撞到你——啊,你是叶巡探?”

    青年脸上的歉意之色,转换成了惊喜,以及深深的仰慕、崇拜之色。

    那一刹那,如一股电流,瞬间击中了叶语素的心。

    这一刻的青年,似乎,和陈建淞,在某个时间点,形成了完美的契合。

    叶语素生出了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就好像沉寂的内心,一下被无比强力的撕|开了。

    她的身体微微一颤,随即收敛了情绪,道:“没,没事。”

    “叶巡探,没有想到是你,看来真的是缘分啊。叶巡探,我叫‘宋书恒’,是您的忠实粉丝,崇拜者……”

    青年还在说着,那份真诚,那份狂热,以及那种激动,都绝不像是装出来的。

    只是,‘宋书恒’几个字,却如一道雷霆般,狠狠在她心中炸响。

    她的心跳,莫名的加快了几分。

    “嗯,这是我女儿朵朵。”

    叶语素虽然莫名的心动,但是同样生出了一丝忌惮之心。

    宋书恒闻言,立刻表现出了溺爱的温柔之色,夸赞道:“原来是朵朵,她真的好可爱啊。能有这样的女儿,真好,真好。叶巡探,你真的是太幸福了……”

    宋书恒夸赞着。

    “幸福……呵呵。”

    似乎勾起了往事,叶语素嗤笑了一声,笑声很是自嘲。

    “叶巡探,我能抱抱她吗?真的是太可爱、太惹人爱了。”

    宋书恒请求道。

    他说着,微微低头,侧了一点点的脸看向朵朵,目光格外的温和。

    <sript>();</s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