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1章:产房里的喜与惊
    题记很多人的人生都是在父母的推动中前行。

    杨玲玲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她不想结婚,父母不断催婚,她结了。

    她不想生子,父母不断催生,她生了。

    “哇啊哇啊~”

    随着婴儿的啼哭响彻整个产房,杨玲玲狠狠松了一口气。

    2018年11月10号,进产房后历经三个多小时,她终于将怀胎十月的宝宝生了下来。

    杨玲玲生产用了无痛分娩跟仿生助产,还是花了三个多小时,这时间花得算是比较长的,有些轻微的难产,把她折腾得够呛。

    她瘫在产床上,有些欣喜有些激动,护士在给宝宝做清理,她想问问陪产的丈夫宝宝性别,可这时忽听助产护士跟医生,说,“血止不住,产后出血了。”

    杨玲玲的心一下提了起来,想到了网上产后大出血的新闻,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想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吧,产后大出血的概率不是很低吗?自己怎么就碰上了,她不会要死了吧?

    杨玲玲正忧心忡忡着便只听医生跟助产护士说,“她生这么久,我就担心会这样,小刘,赶紧抽血去做检验。”

    产房里原本轻松的气氛一下紧张起来。

    杨玲玲的丈夫石文斌同样被吓住了,他忙问医生情况,医生说,“不用担心,等下看下化验情况,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可虽然医生这样说,杨玲玲跟石文斌心里依旧沉甸甸的。

    这时同样陪产,一直在跟进宝宝情况的杨玲玲母亲过来,问出了什么事。

    杨玲玲只觉得喉咙哽得厉害,眼泪瞬间积满了眼眶,她说不出话。

    石文斌说,“医生说产后出血了。”

    杨玲玲家是在湖南省一个边陲小县的小山村里,县城属于贫困县,很落后。

    杨玲玲母亲吴仲丽是典型的农村妇女,虽然外出广东打工几十年,但依旧没太多见识,很多东西都不懂。

    她并不太知道产后出血意味着什么,只是从女儿跟女婿凝重的表情猜出可能情况不太好。

    她面带担忧说,“应该没什么事吧?”

    许是他们之间的气氛过于凝重,医生说,“你们别太担心不是什么大问题。”

    吴仲丽松了一口气,可杨玲玲跟石文斌并没有被安慰到。

    这时送血去检验的护士回来了,医生看过结果说,“没什么大问题,一会儿做个清宫再打个止血针就行了。”

    医生说得轻松,杨玲玲跟丈夫这才将信将疑的稍松了口气。

    医生给他们讲明情况介绍止血针的概念,专业的名词杨玲玲跟丈夫听不懂,但听得出来这针挺好,可接着医生话锋一转,“不过这个针有一定的副作用。”

    “什么副作用?”前面听着挺好,后面怎么来一个反转呢?石文斌急忙问。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就是会拉肚子。”

    石文斌忙详细询问确定这针的副作用,拉肚子会拉多久?除了拉肚子对身体还有没有别的害处。

    医生说,“正常情况拉几次就没事了,放心,这个对身体绝对没别的害处了,要说还有什么不好的,就是有点太贵了。”

    医生还有点小幽默。

    这个针,一针四百八,在大城市来说四百八或许不算什么,可在这样的小县城这样的消费确实有点贵。

    “她现在的身体状态也还行,通过别的方式止血也可以,但打这个针是最快最有效的,这样更有利于她身体的恢复,要不要打?”

    “打打打,肯定要打,贵一点没关系,只要她好,身体能快点恢复就行。”石文斌忙不迭的说。

    “嗯。”医生点头,“产妇身体恢复快些也能少受些罪。”

    石文斌点点头,“反正你们觉得怎么治疗最好就怎么治疗。”

    “那肯定的,只是有些东西需要跟你们说明一下,经过你们同意才行的,毕竟这些都是额外产生的费用。”

    一般正常情况下顺产的话医疗有报销,自己不需要花多少钱。

    生产过程中额外产生的费用过多的话,并不是所有家庭都愿意承担。

    尤其有些节俭的农村家庭,能省一点是一点。

    并不愿意在这些方面多花钱。

    不说明,将来医疗费用上有纠纷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

    石文斌在同意书上签了字,护士给杨玲玲打针,医生再检查下杨玲玲的情况,没什么异样便离开了,余留助产护士在忙后续的事情。

    宝宝那边护士早已处理完毕,将宝宝放到了暖灯下。

    宝宝要在暖灯下待半小时,母亲去给杨玲玲熬些吃的,杨玲玲今天一天除了早上吃了个小小的蛋糕便没再吃别的东西。

    生产是一件极费体力的事情,她急需吃些东西补充。

    产房里只剩下杨玲玲跟丈夫以及助产护士,助产护士跟丈夫一起将产床调高,杨玲玲看到了那边台上暖灯下的宝宝。

    丈夫告诉她,是个女儿,重量之前护士称时已经说了,七斤重。

    医生说想不到杨玲玲肚子看起来不是很大,孩子居然有七斤。

    杨玲玲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温柔的看着女儿,怀胎十月,她终于将她生下来了。

    只是女儿包裹在毛毯里,从她这个位置看不到脸,还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杨玲玲是个颜控,她的长相能算漂亮那一挂,老公也能算帅气那一挂。

    期待生产的日子,比起宝宝的性别她更渴望的是知道她的长相,哈哈哈。

    她希望她是一个可爱漂亮的宝宝。

    可惜她没能第一时间看到宝宝的模样,不过没关系,她往后有的是时间看着她,看着她慢慢长大。

    宝宝孤零零的台上啼哭,杨玲玲感觉有些心疼,同时她发现宝宝的啼哭不是很明亮带着痰声。

    她跟丈夫说,再问助产护士,助产护士在给她缝合生产的伤口,解释,“没事,这种情况是宝宝喉咙里有羊水,让宝宝侧着头,过些时间羊水流出来就好了。”

    初为人母,杨玲玲之前有上网看过很多东西,可当真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好多东西都不懂。

    既然护士说没事那她就放心了。

    宝宝像是哭累睡着了,病房里安静下来。

    助产护士将伤口缝合好,杨玲玲只需再观察半个小时,没什么情况就可以回病房了。

    杨玲玲一直紧绷的神经彻底放松下来。

    太好了,生孩子这个任务进程已经接近尾声,马上就要完成啦。

    此时杨玲玲是开心的激动的,同时内心充满感慨,因为生这个孩子实在太不容易了。

    然而,此时的她并不知道,真正的考验现在才开始,后续等着她的是更加艰难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