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2章:生产前的期与痛
    杨玲玲的预产期是11月10号,可是到了这天,肚子却没有一点动静,直到11号半夜,似乎有点破羊水了。

    临近预产期,她每天就只有这样的念头,什么时候生?临产信号怎么还没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期待又充满紧张、担忧。

    一般来说宝宝孕37周就足月了,足月后随时都有生的可能。

    母亲跟村里很多老人甚至说满9个月,就随时可能生。

    可杨玲玲觉得不管9个月还是37周都太早了些,那个时间她并不急着宝宝出生。

    她心里最好的时间是预产期前一周,然而她直到预产期肚子都毫无动静。

    这下她是急了,若非7号才产检一切正常她都要觉得肯定有问题了。

    当然孕42周也是正常的,可那是少数,到了40周她就hld不住了。

    现在似乎是出现了临产反应,杨玲玲十分紧张激动,她急忙喊醒了丈夫跟母亲,将情况说明。

    因为量很少,流了一次就没流了,肚子也不痛,没其他不适感,他们商议一番决定第二天清早去医院。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三人匆匆忙忙赶去医院。

    到了医院检查结果显示,确实是羊水破了,可是宫颈还没成熟,宫口没开,孩子还没到生的时候。

    羊水破了是件很危险的事,胎儿在母亲肚子里靠的是羊水生存,羊水不足影响极其巨大。

    在医生的建议下他们立即办理了住院。

    羊水早破是产妇最不好的一种情况,羊水若流失过多会引起胎儿宫内缺氧,会诱发胎盘剥离,总之后果很严重。

    医生让杨玲玲躺在床上休息不要轻易乱走动,上厕所都要慢慢走。

    杨玲玲被吓得够呛,躺在病床上后丝毫不敢乱走动,心情也因这一检查结果而低沉起来。

    她以为羊水破了,也就到了快生的时候,她母亲生她妹妹时就是,早上羊水破了去卫生院,到了晚上就生了。

    她以为这是一个临产的好现象,原来并不是。

    尤其她宫颈还太长,没有阵痛迹象。

    这就有点糟糕了。

    医生给出治疗方案,用药催促宫颈成熟。

    杨玲玲为生产而承受的痛苦折磨也由此开始。

    当天下午医生给杨玲玲上了药,因为羊水破的原因为防感染还要打吊针。

    杨玲玲躺在床上心情很低落,丈夫看她情绪不好,安慰她开导她努力让她开心起来。

    杨玲玲是一个乐观的人,丈夫的开导效果很不错。

    整个下午乃至晚上八点前,杨玲玲都没什么不舒服。

    直到八点过后,肚子开始痛了起来,一开始像每月那几天那种轻微痛,渐渐的疼痛加剧。

    丈夫按铃叫来的值班护士,护士说这是正常情况。

    宫颈在催熟都会痛。

    就这样杨玲玲痛了一个晚上,痛得一晚上加起来大概就睡了两个多小时。

    她期待疼痛能换来一个好结果,可第二天医生检查过后说宫颈成熟度还差很多,今天只能继续上药催熟。

    杨玲玲感觉很难受,昨晚的疼痛虽然在她能忍受范围内,但也太折磨人了。

    她想知道到底什么时候能生。

    医生说每个人情况不一样,情况若是好,晚上估计能生。

    杨玲玲带着这样的期盼,又熬过一天。

    这一天,打吊针,做监测,吸氧,每个项目做下来,她感觉很疲累。

    然而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上药的情况并不好,又一个晚上过去,宫颈成熟度还不够。

    杨玲玲已经感到绝望了,疼痛已经明显加剧,这还不算阵痛?

    医生说,不算,真正阵痛要比这痛很多倍。

    药物治疗两天效果不大,医生便更换了治疗方案,打催产针。

    这下,杨玲玲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镇痛。

    以前,她看电视上演,女人生孩子时镇痛,痛得死去活来,很多节目上也说女人生孩子的痛如同断20根肋骨般痛。

    在此之前她只以为电视夸张了,也以为每个人承痛力不一样,她自认承痛力很强,阵痛什么的肯定没电视上说的那么夸张。

    当真正体会到时,她才明白,电视果然没有骗人。

    那种痛到达了怎样的程度呢?

    即使努力咬着牙痛苦的呻吟都控制不住的往外溢。

    她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痛不欲生,痛得想死。

    最最痛的时候,她痛得浑身发抖,眼泪都能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然而,医生说,她这还不到临产阵痛,因为虽然有规律但间隔时间长。

    一开始是十五到二十分钟一次,后来,五到八分钟一次。

    可临产阵痛要达到一分钟左右一次。

    杨玲玲痛得都要疯了,这么痛,她跟丈夫说,要不就不顺产了,剖腹吧!

    如今医院都是主张顺产的,能顺产绝不建议剖腹。

    丈夫安慰她,说要她坚持,跟她说顺产的好处,不仅对宝宝好,到时她身体也能快些恢复。

    生过两个孩子的妹妹也在电话里说,能顺产一定要顺产,因为剖腹后面太吃亏了。

    杨玲玲的妹妹比她小三岁,早已生了两个孩子,大女儿是剖腹,小儿子是顺产。

    她有经验,最有发言权。

    如此,杨玲玲忍了下来。

    这一忍又是一天。

    在医生的判断下,她今天半夜估计会生,下午打吊针时,护士都给她直接换上了进产房要用的大针头。

    因为打这个针不能乱动,怕她进产房太痛挣扎得厉害就先把这针插了。

    结果又给她增加了一份疼痛。

    大针头扎在手腕右侧,动一下就会痛。

    可是,这天半夜,她还是没能生。

    第二天检查,医生说宫口已经开了一指,这多少给绝望的杨玲玲一点希望。

    更让她心情稍松的是,负责她的助产护士说,她羊水破的地方应该被肉脂类的东西堵住了,她可以起来适当的走走。

    待产的产妇走一走,有利于缩短待产时长。

    这三天,杨玲玲躺在小小的病床上异常难受,终于可以去走走了,她难得开心起来。

    丈夫扶着她在医院的走廊上慢慢走,疼痛袭来时她就趴在丈夫怀里咬牙忍着。

    疼痛很快将她的开心吞噬,走了没多久她要回到病床上吸氧,做阵痛监测了。

    仪器显示每次疼痛都能达到一百的最高值,间隔时间时而一分钟,时而三分钟,还不够规律。

    直到下午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