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3章:产后的幸与乱
    接近下午两点,杨玲玲阵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频率,她再一次让丈夫按铃叫护士。

    可现在是下班时间只有值班的护士在,这会的医护人员不像正班时那么多。

    铃按了好一会儿还没人来,杨玲玲痛得崩溃,让丈夫赶紧直接去护士站喊。

    丈夫说,“她们听到会过来的。”接着又按了下铃。

    杨玲玲生气,“我都要痛死了,这么久还没人来,你就去喊一下喽!又不远。”

    小县城的妇幼医院不大,杨玲玲的病房离护士站就隔着两个病房。

    丈夫过去,很快回来,说,护士站没人。

    没人算怎么回事,难忍的疼痛让杨玲玲控制不住火气,瞬间怒火中烧。

    母亲说,“是不是现在是下班时间才没有人?”

    “这是医院啊,下班时间也该有人值班啊!”杨玲玲怒嚷,这没常识的话这时候听着让她感觉特别烦。

    “我再去看一下。”石文斌说。

    “快去快去。”杨玲玲催促,“找不到护士就去找值班医生。”

    这一次石文斌出去有点久,回来说,值班护士在别的病房忙,说等下马上过来,让等一等。

    等待总是感觉很漫长,尤其对现在本就感觉度日如年的杨玲玲而言。

    十分钟的等待仿佛一个世纪。

    “怎么还没来,你赶紧去催催,我要受不了了。”杨玲玲崩溃的跟丈夫说。

    母亲也着急,抱怨说怎么这么久。

    石文斌看着老婆痛苦不堪的样子,也生气,骂了句,“真是不知道搞什么鬼。”又出去了。

    这次石文斌回来,有护士一起来了,给杨玲玲检查,说宫口开了三指,可以进产房了。

    杨玲玲松了一口气开心起来,终于要生了。

    母亲跟丈夫也松了一口气。

    护士出去通知其他医护人员,为杨玲玲进产房做准备。

    当被推着去往产房的路上,杨玲玲感觉很激动,尤其收到其他病房里还在待产的产妇的羡慕眼神就更激动了。

    待产真的是一个让人特别忐忑又焦躁的过程,她终于熬出头了。

    她即将见到一直期盼的宝宝了。

    杨玲玲激动得热泪盈眶。

    为了这一刻真的太不容易了。

    进产房后,先为无痛分娩做准备。

    麻药生效后宫缩再来时,杨玲玲惊喜的发现一点疼痛感都没有了,她顿时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面对阵痛的恐惧也消失了。

    感谢无痛分娩。

    杨玲玲都要感动哭了。

    真正生产时,为了让产妇能知道何时发力,无痛会做调整,让产妇感受到一点疼痛。

    这一点点疼痛对杨玲玲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无痛分娩跟仿生气囊助产的加持下,杨玲玲以为接下来会很容易。

    奈何生产过程并不轻松。

    因为痛了三天三夜,宫缩变得无力。

    再加上这几天胃口不好,没吃什么东西,尤其到今天,极其剧烈的疼痛,加上打针跟缠绕在身上的监测仪器线导致行动非常不方便,别说吃东西了她因为怕上厕所麻烦,连水都喝得少。

    除了早上吃了个小小的蛋糕喝了一点水,再没吃过任何东西,导致体力不支。

    中途在医生的授意下,丈夫喂她吃了两小块巧克力。

    然而并没什么用。

    杨玲玲休息又使劲,使劲又休息,生生挣扎了三个多小时才将宝宝生了下来。

    医生说,像她用了无痛又用助产的一般慢都一个多小时就能生了,可她却生生多花了一半的时间。

    杨玲玲此刻除了叹息还是叹息,她之前听说有人进产房半小时就生了,当然也有人进产房比她更长时间生不下来的。

    可是像她这样疼三天三夜才生的也少,医生都说她也是挺坚强的。

    观察时间过去十分钟,杨玲玲感觉要拉肚子了,止血针的副作用生效。

    “我想上厕所了。”杨玲玲说。

    助产护士说,“去拿便盆来,就在这里上,到时回病房也在床边上不要去厕所。”

    石文斌赶紧回病房拿便盆,等待的时间助产护士跟杨玲玲聊天。

    杨玲玲说其实觉得自己并没太虚弱的,应该可以去厕所上吧。

    护士说刚生完产妇身体是很虚弱的,千万别逞强去厕所,万一晕在厕所就麻烦了,就是在床边上厕所也要人扶着点。

    护士说她当初就是,感觉自己身体还行没怎么虚弱,结果自己去上厕所,站起来就晕厕所里了。

    杨玲玲在产床边拉完,返回产床躺着,观察时间还吊着水的,并不轻松。

    石文斌将便盆拿出去,在护士的指示下去厕所倒便盆、清洗。

    这三天,因为不能随便走动,杨玲玲上小号都是在病床边,每次都是丈夫给她端便盆。

    她曾看过这样一个说法,说一个愿意为你端便盆的男人,那他肯定很爱你。

    杨玲玲从未质疑过丈夫对她的爱,丈夫能为她端尿盆已经让她觉得意外,现在还给她端便盆。

    杨玲玲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

    平日里,丈夫可是一个自己上大号都会干呕的人,他却能忍着恶心给她倒便盆。

    观察时间到,杨玲玲身体没什么异样可以回病房了,但当躺到推车上时,她突然不受控制的发抖。

    这是怎么回事?

    不会出什么毛病了吧?

    丈夫一下紧张担忧起来,问护士。

    护士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从病理上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可能是无痛针的原因。

    “那问题大不大?”石文斌急问。

    杨玲玲说,“我感觉好像是要拉了才会发抖。”但她也不确实是不是,万一是麻醉针的原因呢?

    护士立即喊来麻醉医生,医生立即给杨玲玲做检查,再询问了下情况,说没什么大事,打了无痛针是会有这样的现象发生。

    躺回病床上,杨玲玲终于走完了曲折的生产之路,整个人都感觉轻松多了。

    此时已近七点钟,外面天彻底黑了。

    母亲抱着宝宝跟前来探望的小姨坐在陪床上聊天,杨玲玲不时发着抖难受的躺在床上没一会儿又要拉肚子了。

    石文斌立即拿来便盆,扶着她起来在床边解决。

    这一次拉得有点久,杨玲玲蹲得腿脚无力,丈夫扶着她起来,一个没注意杨玲玲披在身上的外套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