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4章:产后的舒与难
    外套掉得猝不及防,虽然丈夫及时接住,但衣摆还是掉到了便盆里,脏了!!

    杨玲玲一阵啊啊啊,母亲跟小姨忙问发生了什么。

    杨玲玲方便时拉着帘子,她们看不到。

    “衣服掉盆里脏了。”杨玲玲感觉有点烦躁,跟丈夫说,“先把盆拿走。”

    这气味实在太……

    石文斌一手扶着杨玲玲一手拎着脏外套,很难办。

    “先把衣服丢地上吧。”杨玲玲说。

    母亲把宝宝给小姨抱,过来帮忙。

    石文斌说,“妈你扶她上床,我去倒这个,呕~”

    石文斌一个干呕,母亲说,“我去倒吧!”

    “没事,我去。”石文斌把杨玲玲扶病床沿坐着飞快端着便盆去了厕所。

    母亲扶着杨玲玲小心翼翼的躺下。

    杨玲玲还在打着吊水,插在后背的麻醉棒医生因为怕有什么情况要第二天才取。

    这些都让杨玲玲行动很不方便。

    一阵手忙脚乱杨玲玲躺在床上,那控制不住发抖的情况消失了,果然是要拉肚子闹的。

    这次杨玲玲躺在床上就感觉舒服多了。

    孕妇到了孕晚期多多少少都会有便秘的情况,杨玲玲便秘有点严重,最长一次在厕所蹲了五十分钟才方便好。

    而住院这三天她经常想上大号,可就是拉不出,现在终于拉了,她感觉整个人都轻快了起来。

    肚子拉空了,人舒服了,也感觉饿了。

    医院食堂有供人做饭的地方,母亲听杨玲玲说饿了,立即去把煮好的鸡汤跟粥热一热拿来。

    石文斌伺候杨玲玲吃完东西,这才跟母亲一起吃晚饭。

    一番折腾下来都快八点了。

    “都这么晚了,难怪我感觉饿了。”石文斌笑说。

    “肯定饿了,中饭都没吃呢。”母亲说。

    杨玲玲11点半开始阵痛频率就缩短,越发规律。

    那时打针监测一起弄,杨玲玲在病床上痛到,他们在病床边陪着她盯着监测器根本没心思吃饭,然后又直接陪她进产房一忙就到了这个点。

    “今天大家都辛苦了。”杨玲玲感叹,这时她吊针打完了,就干躺着休息,感觉是入院来前所未有的舒心。

    可这种舒心并未能维持多久。

    新出生的婴儿小小的、软软的,皮肤红红有些皱。

    杨玲玲看着躺在身边安睡的女儿整颗心都软化了。

    这一刻她感觉很幸福,满眼母爱,满面温柔。

    在怀孕前,杨玲玲是一个不怎么喜欢小孩的人。

    她甚至有过不要小孩的想法,跟丈夫都觉得当个丁克挺好的。

    毕竟这年头生养孩子成本实在太大了,付出的不仅仅是金钱更多的是精力。

    但在父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催促下,她动摇了。

    母亲常挂在嘴边的话,说,人本来就是要一代传一代的啊。

    她说当你老的时候,没有个一儿半女太孤单了。

    你现在还年轻感受不到,但当你年纪大了就会懂了。

    趁着我跟你爸还年轻,你们生了还能帮你们带。

    母亲还不停的跟她说堂哥家大姨的事。

    堂哥家大姨四十多近五十了,只比母亲小一点,儿子才五岁。

    她年轻时也是不想结婚不想要小孩,结果一拖到四十岁后悔了。

    开始结婚生子。

    跟她同龄的人都开始当奶奶了。

    母亲说,她都跟你堂姐说过,不要太晚结婚生孩子,不要学她,不然等老了肯定会后悔。

    杨玲玲听得多了,便想听一听老人言吧,不要想着当特立独行的新新人类了。

    她曾一度想,人为什么非要结婚生子,她就是不要,不要落入这个俗套,不要走这样普遍平凡的既定似的人生。

    可终究她败给了现实。

    人本就是活于俗世哪能轻易逃出俗套?

    她本就只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便走着普通平凡的人生路吧!

    有些幸福若非亲身经历是难以体会到的。

    就像现在,静静看着女儿安宁的睡颜,幸福满满。

    我有女儿啦~这就是我女儿啊~杨玲玲默默在心里感叹着生命的神奇。

    突然,女儿的小脸皱了起来,发出轻轻的抽泣声,接着哇哇的哭了起来。

    杨玲玲有些慌,忙轻柔地安抚女儿,“宝宝乖乖不哭哦~妈妈在你身边呢,乖乖乖~宝宝乖乖乖~”

    女儿好像感受到了来自母亲的温暖,哭声变小了,却还未停止。

    出生后,宝宝不是哭就是睡,护士说小宝宝哭很正常,不用担心。

    可这会儿女儿哭得有点久,杨玲玲很揪心,这是怎么回事?

    恰好护士来查房,说宝宝是饿了,要给她喂奶了。

    杨玲玲一脸懵,“我不知道有没有奶啊!”

    她好像之前在网上看说生产后要二十四小时后才会有奶,有些还要两三天才会有,有些甚至没有。

    “顺产快的话两到四小时就会有奶了,我帮你看一下。”护士说。

    护士检查有奶,说:“这么多奶赶紧给宝宝吃,不然涨奶就难受了。”

    第一次喂奶,杨玲玲手足无措,要怎么喂啊?

    湖南小县城这个时候天气已经有些冷了,医院落后没有中央空调,病房里倒是安装了单独的空调,但还要另外出钱才能开。

    杨玲玲不喜欢开空调的病房,感受特别闷。

    而且这是三人病房,现在加她住了两个,另外一个看妇科住院的阿姨也受不了空调。

    这些天病房里就都没开空调。

    天气冷,女儿小小的包在厚厚的抱被里,阻碍非常大,再加上她手臂上插着大针头,后背还插着麻醉棒不好动,就更不知道要怎么喂了。

    “就躺着喂,这样……”护士帮忙调整姿势,女儿成功吸到了奶,嘬嘬嘬,那样子看着是饿极了。

    “看她吸得多好。”护士说。

    杨玲玲看着女儿,内心满足又愉悦。

    女儿吃了奶又睡了。

    可睡了没多久又要吃奶了。

    没有护士帮助,杨玲玲手忙脚乱,这次是小姨帮忙调整姿势,勉强让女儿吃上了奶,但跟护士说的姿势并不一样,女儿吃得不太舒服,她躺得也不舒服。

    这个时候的小婴儿都是吃了睡,睡醒了吃。

    女儿再一次吃完睡着。

    这时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小姨回家,母亲去清洗厨具,回来便准备休息了。

    三张床的病房,杨玲玲在最靠外那张,中间没人,护士便收拾出来给杨玲玲当家属陪床。

    前三晚,石文斌一个人陪床,母亲去小姨家住。

    今晚是宝宝出生第一晚,怕有状况,母亲也留了下来。

    就谁睡床石文斌跟母亲相互谦让了一番,最后母亲拍板,“你睡吧,我坐这守着玲玲一会儿。”

    如此,石文斌也不再推辞,前三晚杨玲玲半夜有一次吊针他得守着点。

    而且到了孕晚期上厕所次数多,他又得帮忙,根本没怎么得睡,白天更没得休息,他已经很困了,躺床上没一会儿就响起了呼噜声。

    “妈,你跟我一起睡吧。”杨玲玲听着丈夫的呼噜声,看着坐在床边的母亲。

    母亲这三晚虽然去小姨家睡,但因为担心着她是不是会半夜生根本睡不着,就算睡着了也睡得不安稳。

    “这床这么小,算了,你赶紧休息吧!”

    医院的床是真小,就跟上学时学校宿舍的单人床那样,而且左右两边没有围栏,夸张点说翻个身都担心掉下去那种。

    再加上被子又厚,床被占得满满的,上面已经躺着她跟女儿再加上一个大人,非常拥挤。

    不过,“没关系,你在那头,睡外面,我们挨着墙一点,挤一下,可以的。”

    就这样,母亲上了床。

    折腾的一天总算结束啦~

    同病房的阿姨早就睡了,这下病房安静下来。

    杨玲玲刚要松一口气准备睡,女儿又要吃奶了。

    一个人搞不定,母亲起来帮忙,手忙脚乱喂完奶,杨玲玲又要上厕所。

    方便完睡下没一会儿,女儿又哭了。

    “怎么回事啊?怎么又哭了?”杨玲玲有点烦躁焦急。

    “应该又要吃奶了。”母亲说。

    “才刚吃又要吃吗?”

    “这么小的宝宝是这样的。”

    杨玲玲尝试喂奶,也不知是姿势不对,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宝宝不吃,一直哭。

    石文斌被吵醒,问,“怎么了?”

    杨玲玲将情况说了下,石文斌叹息一声爬起来,“应该是要吃奶吧?你再喂一下试试。”

    杨玲玲再试,这次宝宝嘴巴碰到奶奶了,可依旧不吃就是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