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6章:沟通很重要
    杨玲玲被母亲一惊一乍的语气吓了一跳,还以为怎么了,原来是这样。

    她说,“宝宝这是胎便,胎便是这个颜色,正常的,没事。”

    “是吗?”吴仲丽不太信,还是担心。

    她记得好像当初杨玲玲跟妹妹并没有这个情况啊,不过年代太久远了,她也有些记不清了。

    “是咧~正常的。”杨玲玲肯定的说,语气有些不耐烦。

    吴仲丽不说话了,可却依旧不太信,有些担心。

    “是正常的吗?”石文斌也怀疑了。

    “是正常的。”杨玲玲无奈极了,“不信你上网查喽!不然问医生护士啊。”

    杨玲玲感觉烦死了,怀孕期间她有上网做功课的,这个问题她看到过,可现在被他们这态度弄得自己也有些不确定了。

    石文斌立马拿手机上网查询,现在网络时代,就是这点方便。

    很快石文斌说,“是正常的,没事。”

    “我说了是正常的。”杨玲玲说。

    石文斌念了下查到的内容。

    “正常的就好。”吴仲丽听完终于打消了疑虑。

    不过当护士来查房时她还是问了一句,护士说正常的,说宝宝拉便便了就好,吴仲丽这才完全安下心来。

    跟护士说,“是啊,拉了好多,就是颜色绿绿的担心。”

    护士笑说,“不用担心,是正常的,宝宝拉了是好事,没事的啊!”

    妇幼医院的医生护士都很耐心温柔,吴仲丽听了心情都变好了,连连应下,这才彻底打消疑虑。

    护士又说了下注意的事项,吴仲丽跟石文斌都连连应下说谢谢。

    这一番折腾下来,四点多了,没多久就要天亮,大家抓紧时间休息。

    所幸这之后宝宝没再有什么状况,可躺在床上,杨玲玲怎么都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天要亮了。

    清洁阿姨来打扫病房,杨玲玲醒了,吴仲丽也起来去食堂准备早饭。

    “醒了?”吴仲丽站在病床边穿外套时看到杨玲玲睁着眼睛,“还早你再睡一会儿。”

    杨玲玲因为睡眠不足,眼睛都是红的,这几天真是折腾得够呛,吴仲丽心疼女儿。

    “嗯。”杨玲玲应着闭上眼睛,可她虽然很累,眼睛很痛,但睡不着。

    她本来就是不容易睡着的体质,待在压抑的病房里,躺在小小的病床上,身上又不舒服还要看顾着女儿就更睡不着了。

    她问吴仲丽几点了,吴仲丽说六点半。

    才六点半啊!杨玲玲痛苦的想,后背的麻醉棒让她不敢动,这日子简直度日如年,她只想快点到八点,医生上班了来取掉。

    吴仲丽出去了,病房安静下来。

    杨玲玲闭着眼睛躺在床上,感觉很压抑。

    七点钟,隔壁病床的阿姨起床去吃早餐,石文斌也起来了。

    他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到杨玲玲病床边关心老婆跟女儿的情况。

    女儿还在睡觉很安宁的样子,杨玲玲如实说了自己的情况,石文斌看着老婆红红的眼睛心疼不已,只能极力安抚她的情绪。

    护士进来给杨玲玲打针,石文斌去洗漱完守在床边。

    杨玲玲感觉后背有个针头的胶布有些松了,怕针头移位,她僵在病床完全不敢动弹,感觉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异常缓慢。

    终于护士来交班,这意味着马上八点医生要来上班了,她心中一阵喜悦,催丈夫去问麻醉医生来了没有,若来了赶紧来给她把后背的针取了,太煎熬了。

    “还没到八点呢,估计还没来。”石文斌虽然这么说但还是起身去了护士站。

    回来说,“医生已经来了在交班,等下就过来。”

    杨玲玲松了一口气,等了没多久,医生来了,询问一番她的身体情况没什么异常便打算帮她取麻醉棒。

    杨玲玲的床靠墙,她此时睡在里面,后背朝着墙侧躺着,医生不好操作。

    小宝宝睡在外面,杨玲玲手上还打着吊针,不好调整方向,医生只有将病床移出来一点操作。

    简直麻烦。

    “咝~”杨玲玲抽了下气。

    “痛吗?”医生问。

    “嗯,轻一点。”杨玲玲说。

    “那你帮她慢慢撕吧!”医生对石文斌说。

    石文斌应下,医生交代了句离开。

    杨玲玲纳闷,“这就取好了?”不是满背的针吗?

    “取好啦!”

    “那我痛那里怎么回事?”

    “应该是胶布沾着你汗毛了。”

    杨玲玲,“……现在背上就只有胶布了,麻醉针就一根啊?”

    “是啊!”

    杨玲玲,“……”敢情昨晚扯到痛的地方只是胶布,她还以为有针是碰到针了呢,害得她小心翼翼一整晚的,啊啊啊!

    石文斌帮杨玲玲小心的扯下胶布,杨玲玲将自己的误会说了,石文斌笑。

    “你还好意思笑,都不告诉我。”杨玲玲是好气又好笑的。

    “谁知道你会这样想啊!”石文斌语气里满是笑意。

    杨玲玲:“……”

    她看不到后背的情况,也没跟丈夫母亲聊后背的情况,只是扎针时,医生满背粘胶布,粘了挺久。

    因为麻醉的作用,扎了第一针后,她也不知道到底后面有没有扎针,她只是根据医生贴胶布的规模跟时间,一厢情愿的以为满背都有阵。

    所以,沟通啊,太重要了。

    杨玲玲跟石文斌聊着天,气氛难得的轻松欢快,可惜又是好景不长,宝宝哼哼唧唧要吃奶了。

    杨玲玲现在不用担心后背倒是好行动多了,可左手扎着吊针,她也不太好动,加上宝宝包在抱背里,厚,两人中间的距离隔得远,姿势怎么都不对,吃不上奶。

    喂奶的困难又来了。

    杨玲玲跟石文斌好一番折腾宝宝都吃不上奶,吃不上奶宝宝哭声越来越大。

    这让杨玲玲跟石文斌着急,一着急越发弄不好。

    石文斌把墙上的喂奶姿势宣传图拍照放到手机里,一边念一边帮杨玲玲调整,可姿势怎么都不对。

    石文斌是个急脾气,一番折腾这下,加上宝宝哭,心烦意乱的,忍不住责怪,“你看你,喂个奶你都不会,真是的。”

    这话石文斌不是第一次说了,昨晚也有说过,杨玲玲本来就又急又烦,一听这话火气就上来了,“姿势就是这样,这个抱背太厚挡住了,喂不上怪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