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8章:小问题意见分歧
    石文斌说,“今天给她脚底板采血,护士挤了好久才采够血,她血好少。”

    杨玲玲看向女儿,心疼不已,“那她哭没哭?”

    “肯定啊,哭得撕心裂肺的。”

    杨玲玲更心疼了,温柔的看着女儿,“多吃些啊乖宝贝对了,你们赶紧去吃早饭吧。”

    八点半没到准备吃饭的,现在都已经九点半了。

    在自己跟宝宝前,他们都把宝宝放在了自己前面。

    宝宝到来的第一个清晨,终于在一番兵荒马乱中过去。

    吃饭时,吴仲丽跟杨玲玲说一会儿要回去一趟。

    家里为杨玲玲坐月子养了三十多只母鸡,得回去喂。

    前三天吴仲丽都有抽空回去,昨天没回去是托了邻居表姐吴芳芳帮忙喂的。

    而且宝宝换下的衣物跟她弄脏的外套也得拿回去洗。

    这医院方便做饭可洗衣服晾晒不方便。

    再者这几天下雨降温,衣服在医院洗的话干不了。

    因为宝宝长得快,新生时期的衣服准备得不多。

    回家洗能甩好烘干。

    “哦,要阿斌送你吗?”

    他们家贷款买了辆v,是父母出的钱,登记的父亲的名字。

    父亲在广东打工没在家,这车便石文斌开着。

    原本石文斌今年也在广东打工的,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时被杨玲玲喊回来陪产了。

    毕竟到了最后几周去产检要一周一次,而且随时有可能生产,家里有个会开车的方便送她去医院。

    “不用,我坐公交回去就行了,他在这陪着你们好些。”

    从县城到他们家要坐半小时的公交到路口,再走半小时的村道。

    早饭过后吴仲丽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杨玲玲躺着闭目养神,石文斌在中间的陪床上休息。

    “哎!”

    忽然吴仲丽一声惊呼。

    杨玲玲吓一跳,猛的睁开眼睛,“怎么了?”

    “宝宝脸上怎么长红坨坨了?”

    杨玲玲立马看去,只见宝宝脸颊上额头上长了有点像粉刺那样的红坨坨,她一下紧张起来,“这是怎么回事?早上还好好的啊。”

    “怎么了?”石文斌问,因为杨玲玲跟母亲说的是侗话他听不懂,加上中间的帘子为档灯光是拉上的,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宝宝脸上长坨坨了,你快来看下。”杨玲玲忙说。

    石文斌立马过来,看着宝宝的小脸拧紧了眉头,“怎么会长坨坨呢?”

    “去洗澡回来我就看到她脸上有小小的红点了。”吴仲丽说,“就是去洗完澡就长了,当时只一点也没在意,没想到现在长这么大这么多出来了。”

    “去喊医生来看下吧。”杨玲玲提议。

    石文斌立即出去了,没一会儿带着主治医生来了。

    医生看过说,没关系,宝宝会长这个小痘痘是正常的,很多宝宝都会长。

    因为宝宝在母体里是一个完全无菌的环境,出生后接触到这个空气皮肤一下受不了就会长这样的红坨坨,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没事的。

    听了医生的解释,杨玲玲三人放松下来。

    “那要不要涂药?”吴仲丽问。

    “这个涂也可以不涂也可以,那看你们了。”

    医生离开了,杨玲玲三人就买不买药涂产生了分歧。

    或者说是吴仲丽跟石文斌产生了分析。

    吴仲丽的意思是,买药涂一下,好得快些。

    石文斌的意思则是,医生既然说可以不涂药就不要涂,新生宝宝的皮肤很娇嫩的,涂药不好。

    两人各自说了一句就沉默,到底买不买药涂也没个结果。

    杨玲玲也很纠结到底要不要买药涂?

    一件事,三个人,两个观点,一个夹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

    彼此间的气氛因此变得不太好。

    杨玲玲很不喜欢这样,可现在的她并不知道,后面的育儿日子里类似这样的状况还会发生很多次。

    买药的事因为意见不统一而耽搁下来,宝宝小脸上的红坨坨却多了起来。

    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罢了。

    吴仲丽看着焦急,“还是买药擦一下好些,让它自然好谁知道得什么时候,看现在这样,不仅没好还变严重了。”

    这话吴仲丽是用侗话跟杨玲玲说的,杨玲玲沉默了下,跟石文斌说,提议,“不然买点药吧。”

    石文斌沉默,显然不太赞同。

    “不然再喊医生看一下?看医生怎么说。”杨玲玲有点烦。

    石文斌再次去喊了医生过来看,询问为什么变严重了,要不要买药。

    医生看过说,“既然这样,可以买点药擦一下。”

    “那这药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石文斌对宝宝这么小就用药很不放心。

    “是宝宝用药无刺激的,这个你可以放心。”

    医生开了炉甘石洗剂,石文斌去交费买药,回来给宝宝涂上。

    这事解决了,吴仲丽便回去了。

    宝宝在睡觉,杨玲玲跟石文斌也休息下来。

    这几天折腾得够呛,他们得抓着点时间休息,杨玲玲小睡了一觉,醒来没一会儿发现宝宝睁开了眼睛。

    杨玲玲很欣喜,忙喊石文斌,“宝,你过来看,宝宝睁开眼睛了哎。”

    很多情侣之间或夫妻之间都会有一个亲昵的称呼,杨玲玲跟石文斌就是相互喊对方“宝。”

    原本是“猪宝”的,那还要从两人刚在一起开始说起,因为一次石文斌开玩笑说杨玲玲跟头猪似的,又笨又能吃。

    杨玲玲反怼,说他才是猪,长得跟只猪似的。

    石文斌还很配合的把鼻尖推起来,拱出个猪鼻子。

    一来二去,两人间的互称就变成了“猪宝”,再经过九年的演变,成了“宝”。

    石文斌迅速过来,看到宝宝睁眼的模样,欣喜而幸福,他凑到宝宝面前微笑说,“宝宝,看,我是你爸爸。”

    杨玲玲也凑过去,“我是妈妈。”

    两人像个二傻子一样,相互对望一眼,笑了。

    杨玲玲说,“宝宝现在还看不到东西吧。”

    “嗯。”石文斌点头,“她现在眼前一片黑。”

    “那看你就是一坨黑黑的东西。”杨玲玲笑说。

    “是呀,看你也是一坨黑黑的东西啊,所以要跟她做自我介绍。”

    “说得有道理,不然她都不知道这坨黑黑的是个什么玩意儿。”杨玲玲戳了戳石文斌依旧凑在宝宝面前的大脑袋。

    “对,得让她把眼前一坨一坨的黑区分开来。”

    一对初为人父人母的小白夫妻你一句我一句的逗乐,说着说着,石文斌就发现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