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9章:理解与包容
    “咝~宝宝怎么有眼粪啊?”石文斌迷惑皱眉。

    杨玲玲凑过去看,发现宝宝眼角果然有一点点眼屎,这么小的宝宝就有眼屎正常吗?

    杨玲玲担忧起来,“她怎么会有眼屎?这么一点点应该没事吧?”

    “不知道啊,应该没事吧,等下护士来问一下吧。”

    原本轻松幸福的气氛因此增添了些沉重,宝宝脸上的红坨坨还没好呢,又有问题了。

    过了没多久,护士来查房,给杨玲玲做个产后康复治疗,石文斌趁机询问。

    这次来了两个护士,一个是值班的小护士,一个是之前负责给杨玲玲接生的助产护士。

    助产护士说,“宝宝应该有点上火,她是只喝母乳吧?”

    杨玲玲跟石文斌点头。

    “那妈妈要多喝点水,妈妈应该也有点上火。”

    昨天到今天,杨玲玲水正常喝,但前些天喝得太少,影响到了肚子里的宝宝,而身体到现在也还没能调整好。

    因此喝母乳的宝宝便受到了影响。

    “那问题不大吧?”石文斌有些紧张问。

    “没事。”护士说。

    杨玲玲跟石文斌放松下来,助产护士临离开时说,“要是眼屎多,可以给宝宝眼睛里滴两滴母乳,去火的。”

    护士离开后,石文斌就说杨玲玲了,“要你多喝点水你不听。”

    “我已经喝很多了。”

    “你那叫很多啊?从早上到现在才喝了多少?”

    “三四杯了。”

    “太少了,你要多喝一点。”

    “那你现在赶紧去给我倒点水来喝。”

    杨玲玲其实不口渴的话不太想喝水,因为上厕所太麻烦了。

    平日里她水喝得确实不算多,但这两天喝得是比较多的,但石文斌觉得少。

    从现在宝宝的情况反映来看,似乎也确实少了。

    石文斌装来水,杨玲玲喝了一杯,石文斌又倒一杯。

    第二杯,杨玲玲喝了一半就把杯子递给石文斌了。

    石文斌看了眼杯子里的水,没接,“把这喝完。”

    “喝不下了。”

    “这么一点都喝不下了吗?医生说了要多喝水。”

    “我这两天喝得够多了,她会上火主要是前几天喝得少弄的。”

    “那你把这水喝了。”石文斌坚持。

    杨玲玲有些生气,“我喝不下了,要我说多少次?”

    “水有什么喝不下的。”

    “肚子装不了了。”

    杨玲玲不是无理取闹任性的人,她确实是喝不下去了,可石文斌却不认同,不过是水,有什么喝不下的?他只觉得杨玲玲是不听话不想喝。

    不过他也没再要求,两人闹得有点不愉快。

    正好手机响了,石文斌出去接电话。

    几分钟后,石文斌回来态度如常的跟杨玲玲说,“我妈说给你发了微信红包让你收一下。她早上给你发了红包你知道吗?”

    宝宝出生,婆婆没有亲自过来,因此给她发红包让她给自己跟宝宝买些东西。

    整个孕期,杨玲玲在家养胎,没去婆婆那,婆婆也没过来过。

    婆婆会时不时给她发红包,让她买东西。

    石文斌是隔壁市的,父亲在他上初中时病逝了,之前为了给父亲治病花光了积蓄,房子也卖了,之后母亲改嫁,生了一个妹妹。

    可他母亲改嫁后过得并不幸福,那个男人是想要一个儿子才跟他母亲在一起的,结果生了一个女儿,两人矛盾不断,最终分开。

    他母亲争取到了女儿的抚养权。

    如今石文斌同母异父的妹妹正在上四年级,母亲也在县城工作。

    杨玲玲孕期时根本无暇照顾,现在也没时间过来。

    不过原本他母亲说要过来一趟的,但杨玲玲跟石文斌都觉得没必要,过来太麻烦。

    从隔壁市过来坐车要五个小时左右。

    市区清晨发车,仅有一趟。

    石文斌的母亲住在隔壁市下的县城里,若是坐车过来得提前一天去市里,很不方便。

    若说石文斌过去接的话,就更没必要了,现在这里根本走不开。

    反正杨玲玲这里有石文斌跟吴仲丽照顾也够了,她就等办宝宝满月酒时过来就行了。

    杨玲玲并没有想说要婆婆为宝宝或为她做什么,婆婆自己就挺不容易的,平时发个消息打个电话关心送到就够了。

    杨玲玲跟婆婆间的关系虽不算很好,但胜在和谐。

    “哦~!”杨玲玲想起来,早上的时候婆婆给她发了微信红包,她准备收的,可跟婆婆聊了聊说了谢谢之后护士进来给她打针就忘记了。

    “我知道啊,我还跟她说谢谢了,准备收的忘记了。”

    “那你现在收一下吧。”

    “我手机在抽屉里,你帮我收一下吧,我懒得看手机,眼睛痛。”

    两人说着话,仿佛刚刚的不愉快不曾发生过。

    在一起九年,两人吵过无数次架,笑过哭过,闹过分手,气过伤过计较过。

    不断磨合,到现在会彼此包容,都不会生对方的气太久。

    不会把一些不愉快一直放在心上。

    “好。”

    石文斌应下去打开了床头柜的抽屉,娴熟的解锁杨玲玲的手机。

    两人在一起这么多年,共用一个网购交易帐号,钱一起赚一起用,全放在一起,账户是杨玲玲的,彼此都知道密码,彼此手机密码自然也都知道。

    吴仲丽中午之前回来了,到医院时已经快十二点,一见吴仲丽进来,杨玲玲就告诉她宝宝睁开眼睛了的消息。

    吴仲丽也很欣喜,放了东西立马过来看宝宝,不过此时宝宝在睡觉。

    “脸上的坨坨好了很多啦。”

    “是啊。”

    “涂药就是好,我就说要涂药的,涂药才好得快。”

    杨玲玲笑笑,没说话。

    吴仲丽看了下宝宝便立马去食堂做中饭。

    一点钟吃过午饭,小姨前来探望,吴仲丽收拾完餐具厨具这才坐下休息,跟小姨聊天。

    小姨是母亲的亲妹妹,家就在县城边上,在家门口乘公交,几分钟就能到医院门口。

    她们俩姐妹关系挺好,杨玲玲记得小时候,小姨对她跟妹妹很好,给她们买好吃的,还买好看的鞋子什么的。

    她挺喜欢小姨的。

    饭后半小时,石文斌伺候杨玲玲吃药。

    因为产后出血,经家属同意,医生开了两种补血的药跟一种产后恢复的药物,共八盒药,好几百块,要吃半个多月。

    吃了药杨玲玲准备休息,发现宝宝醒了,睁开了眼睛。

    杨玲玲欣喜的喊母亲跟小姨来看。

    吴仲丽跟吴仲枚来到病床边,看着睁开眼睛的宝宝会心而笑,她们逗了逗宝宝,笑着讨论,说眉眼长得跟石文斌真像,脸型有点像杨玲玲。

    说到长相,吴仲丽就忍不住又把宝宝的优点夸了一番。

    宝宝的头发黑而浓密,跟当初杨玲玲出生时一样。

    宝宝的眉毛又直又浓,真好看。

    宝宝睁着眼睛安静的看了会儿天,开始哼哼唧唧找奶吃。

    躺着喂奶杨玲玲都有点阴影了,这会儿她没打针没在治疗,身体感觉还行,便决定坐起来喂。

    “妈,我外套拿来没有?”

    病房里冷,从被窝里出来要穿外套,之前来医院时就一件外脏后吴仲丽今天拿回去洗,同时说好带一件来。

    “哎嗨!”吴仲丽恍然惊呼,“忘记啦!”

    杨玲玲:“……”

    这也能忘记?杨玲玲心里的火气一下就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