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10章:母亲的心
    不知是连日来休息不好,还是产后体内激素改变的原因,杨玲玲感觉自己特别易燥易怒。

    胸腔里一股怒火在燃烧,不过,她没有发出来。

    深吸一口气将之压了下去。

    母亲这些天担心她守着她,要给她熬汤煮粥,又要做自己跟石文斌的饭菜,忙里忙外的,今天匆匆忙忙赶回家,洗衣服喂鸡什么的,会忘记也情有可原。

    “那现在怎么办?”吴仲丽很惭愧,怕女儿生气。

    “算了呗,下次再拿吧。”

    “我回去拿件我的外套来给你先穿一下?”吴仲枚说。

    “不用了,反正病房里也不是很冷,我把这两件衣服都穿上就行了。”

    杨玲玲他们来那天没现在这么冷,她穿了一件衣加外套,还带了两套秋季睡衣跟两件薄点的中衣。

    医院的被子又厚又重,在被子里时她就单穿了件睡衣,原本有厚外套的话,起来只要再披上就行了,方便。

    没有的话,把两件中衣穿上也够了,只是不像外套那样穿脱方便快捷。

    “我那件长点的t恤呢?”

    吴仲丽把t恤拿过来,“你穿上这个怎么喂奶?捞上来吗?这么厚你更不好喂了。”

    杨玲玲一看,可不是,喂奶有哺乳衣,她现在穿的睡衣都是专门的哺乳衣,这样喂奶才方便。

    “我看你还是躺着喂吧,把宝宝抱起放下的也麻烦。”吴仲丽说。

    宝宝等不及哇哇哭了起来,杨玲玲不再耽搁,只有先躺着喂了。

    她左手臂撑起上身倾斜着喂,很方便就让宝宝吃上了奶。

    宝宝吃奶,吴仲丽就拉上帘子跟吴仲枚去旁边聊天去了。

    石文斌过来看了一眼,询问一句怎么不坐着喂,杨玲玲把情况简单说了下,他没再说什么去帘子后的椅子坐着玩手机去了。

    杨玲玲她们说话时都是说的侗话,侗话在石文斌听来跟外语似的,完全听不懂,只是偶尔能从几个跟普通话相近的发音里猜猜说了什么。

    吴仲丽她们跟同病房的阿姨聊起了天,隔壁阿姨在纳鞋垫,说是女儿要结婚了,给准备的。

    小县城有很多村,好些村会有一些自己的习俗,有些结婚女方会送亲友自家纳的鞋垫,有些会送自己做的棉鞋。

    吴仲枚说,“你手艺挺好的,自己准备,不过在住院还纳啊。”

    这年头亲手做的少了,基本都是用买的。

    杨玲玲他们那是送的棉鞋,她跟石文斌结婚时就是买的,做棉鞋的手艺到吴仲丽那一辈都少有人会了。

    “会做嘛,就自己准备了,住院反正没事做,闲着也是闲着就纳点鞋垫了。”

    阿姨是盆腔炎腹痛住院,已经做了几天治疗,到现在身体已无大碍,快可以出院了。

    “儿女长大了,我们现在能为他们做的也少了,能做一点是一点了。”

    “是啊!”吴仲丽跟吴仲枚附和。

    吴仲丽问,“你们还有个儿子啊,几个孩子啊?”

    “两个,一儿一女,你们呢?”

    “我们两个女儿。”

    “都结婚了吗?”

    “结了,她妹妹都两个小孩了。”

    “那真好,她们自己成家了就不用太操心了。”

    “也没有,有时还是要操心。”

    “那不用那么操心了嘛,我那儿子还没结婚呢,都23岁了,现在连对象都没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婚,他还说不想结婚,哎~”

    “那不急,没到那天嘛,等到那天了他自然就结婚了。”

    杨玲玲听着她们聊天,家里长短的都是围绕着儿女在说。

    她忍不住想,当妈的,似乎对儿女总有操不完的心,对儿女的付出总是不论大小不计回报。

    以前没有宝宝,她理解不了这种心情,现在似乎有点懂得了。

    杨玲玲看着身侧嘬奶的女儿,感觉手臂有点酸。

    这个喂奶姿势对她不太友好。

    而且宝宝这次吃奶的时间有点长。

    杨玲玲发现,左边的奶好像没有了,她想将宝宝换到右边喂。

    她坐起来准备自己换,可床太小被子很厚,上面还堆了些她的衣服什么的不好活动,而且她现在身体还虚弱,身下恶露还有点多不好有大动作,只有喊来石文斌帮忙。

    石文斌过来看到杨玲玲就穿着件睡衣那样坐着,忙道:“冷咧,你快躺回被子里去。”

    “你赶紧帮我把宝宝放到里面去。”

    “你注意一点啊,不要受凉了。”

    “我想快点把她放过去就回被窝里的,可是这床太不,被子又厚,整个床都满满的不好动。”

    杨玲玲也知道产后产妇身体虚弱不能受凉,一直就听说月子里的女人要注意保暖不能受凉,不然容易落下病根,那就麻烦了。

    吴仲丽跟吴仲枚听到动静过来。

    石文斌将宝宝抱了起来,可没法直接从床外将宝宝放到床里。

    “妈,你跟姨把床移一下。”

    吴仲丽跟吴仲枚一起提起床尾,将床往外移了些,石文彬从那边将宝宝放到了杨玲玲身边。

    将床往回移时被护士看到了,护士提醒他们,病床不能随便移动。

    吴仲丽跟石文斌应下,杨玲玲听着心里有点烦,这床这么小被子那么重那么厚,翻个身都要掉下去了,不移一下哪里好给宝宝换位置?

    躺回被子里,给宝宝喂上奶,杨玲玲依旧感觉烦,好不容易喂完奶,她想上厕所,上完厕所躺一下又要喝水。

    起来又躺下,从被窝里进进出出,又没个外套,两件中衣穿穿脱脱,杨玲玲觉得麻烦得要命。

    她喊石文斌去开空调,病房暖起来的话,她从被窝里出来单穿睡衣也不怕冷了,她真的害怕受凉。

    石文斌去护士站交钱拿遥控器开空调,同病房的阿姨受不了空调跟护士申请换了个病房。

    然而空调开了,却没能达到杨玲玲想要的效果,空调开了之后,病房闷不说,她躺在被窝里,盖着被子热不盖被子冷,出了被窝还是一样冷。

    更难受的是,因为被子太重,她甚至感觉喘不过气来。

    折腾了近两个小时,杨玲玲无奈的说,还是把空调关了吧,难受。

    石文斌也很无奈,只有把空调关了。

    大半个下午过去,吴仲丽要去准备晚饭了,吴仲枚离开。

    吴仲丽在门口碰到同病房的阿姨,杨玲玲听到她说,病房不开空调了,她可以回来了。

    阿姨说不回了,她来拿点东西,今晚没治疗有点事要回去一趟,明早再过来。

    杨玲玲听着有点开心,她很不喜欢跟陌生人同一个房间,感觉特别不自在。

    而且她名堂多,总感觉会打扰到阿姨,心里过意不去。

    今晚能只有他们,这让她感觉轻松。

    然而这一晚,他们过得却相当不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