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11章:别想睡个好觉
    吃过晚饭,算算时间,宝宝到来整整一天了。

    才过去一天的时间?

    杨玲玲感觉有些不可思议,这一天状况不断,不过才二十四小时,却仿佛过出了二百四十个小时的感觉。

    今晚是第二个晚上,杨玲玲想应该会好许多吧!

    不用顾忌后背的状况,手腕上的大针也拔掉了,身体轻松了许多,应该雨过天晴,终于能睡个好觉了吧!

    可事实证明,她太天真了,有小宝宝,她根本别想睡个好觉。

    喂奶的又一个难题也出现了。

    今晚依旧是石文斌睡陪床,吴仲丽跟杨玲玲挤一挤。

    入夜气温又下降了些,宝宝睡得很不安稳,一直不是哼哼唧唧就是哭,让人根本没法入睡。

    按昨晚的经验排查也没用。

    “是不是冷啊?”吴仲丽说,“再给她加一层那个薄的抱背吧,而且这抱背得绑紧。”

    “她都包这么厚了,而且还在被子下,这被子这么厚不应该冷的。”

    “今晚降温啦!”

    “降温她也不应该冷,护士都说宝宝睡觉不要太包着她,宝宝新陈代谢快,很怕热的。”

    “真的是热哦,这么冷的天怎么会热?”吴仲丽嗤之以鼻,“小宝宝就是怕冷要包好的,以前我带你们的时候都是包得好好的,绑紧,这样才不冷,你们也舒服。”

    杨玲玲感觉很母亲简直没法沟通,“以前的方法是错的,现在人家这是医学证明的,老拿你们那时的老方法来说有什么用啊?”

    “你别不信,她就是冷的,要多给她包点。”

    杨玲玲跟吴仲丽争执不下,说的侗话,石文斌只大概知道她们争什么,说:“宝宝应该不是冷,我怀疑她是不是热哦。”

    “怎么可能热?”吴仲丽反驳,“你摸她的手都没有出汗,再说我都穿这么多呢,她这样根本不可能热。”

    “判断宝宝是冷是热不是摸手,是要摸后背或后脖颈的。”

    “哪里,不是那样的。”吴仲丽坚持。

    “是的,我网上查是那样说的。”

    石文斌加入了争论,他跟吴仲丽争论,语气如常,吴仲丽语气也没像跟杨玲玲争时那么激动。

    女婿跟丈母娘,终究隔着一层,彼此客气一些。

    “判断宝宝是冷是热是要摸后脖颈或后背。”杨玲玲加入,她怀孕时上网作功课,有看过这个知识点,她也跟吴仲丽说过,可吴仲丽根本不信,只信摸手或脚。

    二对一,吴仲丽不说话了,但她不是被说服,而是懒得争了。

    “不信,你可以问医生。”杨玲玲无可奈何的说,“再说现在不是争这个的时候,现在是要找她为什么不睡觉的原因。”

    “她是不是饿啊?”石文斌说。

    “她都吃好久奶了,我奶都没了,被她吸光啦。”

    “我觉得她肯定是冷。”吴仲丽坚持。

    石文斌摸了摸宝宝的后背,收回手,没说话。

    “怎么样啊?”

    “我摸不出来。”

    杨玲玲,“……冷或热你都摸不出?”

    “要不你摸一下?”

    “我手太冰了。”

    “不然给她加厚一点吧。”石文斌无奈了,只能如此妥协,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试一试吧。

    一番争论下来,最终他们把宝宝加了层薄抱背,再将她包裹绑紧。

    杨玲玲跟石文斌看着被绑成粽子似的女儿,总感觉心里不太得劲,这跟护士要求的背道而驰啊,行吗?

    不过宝宝终于是安静了下来。

    难道真是冷啊?她这样舒服?

    “这样行吗?”杨玲玲有些疑虑。

    “行啊,你就信我的,她不是没哭了。”吴仲丽说。

    行吧!

    三人再次睡下,然而好景不长,杨玲玲刚要睡着时,宝宝又哭了。

    “我觉得不行,她这样肯定不舒服,她应该是饿了,你再喂她。”石文斌过来将抱背解开了。

    杨玲玲很无奈,“没奶啦,怎么喂?”

    “她不是冷不是热不是尿不是拉,那肯定是饿啊,一点奶都没有了吗?”

    “没有了。”

    “你再喂一下。”

    “没有怎么喂啊?”杨玲玲火冒三丈。

    “她肯定是没吃饱,你看她找奶了,现在肯定是饿。”面对杨玲玲恶劣的态度,石文斌忍住了没发火,语气依旧如常。

    杨玲玲都要崩溃了,但检查了下奶水情况,很用力,挤出一点点,嗯,有奶了。

    她赶紧喂女儿,然而老问题又来了,喂不上。

    “你坐起来喂吧,不然。”石文斌看得着急,在他看来这么简单的一件事这么久了,杨玲玲居然还不会,不会也不知道换个方式让他很来气。

    坐起来喂,意味着要把宝宝从被窝里抱出来,而杨玲玲也在被窝外,她没有外套,外面很冷。

    “别出来喂,宝宝冷咧。”吴仲丽跟杨玲玲说侗话反对。

    “冷又能怎么样,这样喂不上啊,只能换个方法试一下,再说她包这么厚哪里会冷?”

    “哪里不会冷哦。”

    杨玲玲简直烦得要爆炸,一个说要这样一个说要那样,要顾忌这又要顾忌那,她简直要烦死了。

    杨玲玲终究还是把宝宝抱起来喂了,但抱着喂也调整好一会儿才喂上。

    石文斌再次抱怨,“喂个奶那么简单的事你都不会真是的。”

    “你会你来喂啊?”杨玲玲火大得很,这句话她听着特别来气,她觉得石文斌简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要有那功能,能喂的话,我还要你喂哦。”石文斌气嚷。

    “那你没那功能就别说话。”

    “行了,别吵了。”吴仲丽打圆场。

    杨玲玲跟石文斌都不说话了,病房里安静下来。

    杨玲玲抱着女儿喂奶,吴仲丽把自己的外套给杨玲玲披上。

    “你冷咧,不用给我,我没事。”

    “你才穿这么点,我穿着毛线衣呢。”

    吴仲丽很怕冷,这个天,保暖衣、毛线衣跟棉外套都穿上了,石文斌才穿一件单衣加一件薄外套,若是杨玲玲的话,单件秋季的睡衣加稍厚的毛线外套就够了。

    所以,每个人温感不一样,按自己的衣着量来判断包宝宝是薄是厚根本不够妥当。

    病房安静下来,石文斌回了陪床上,吴仲丽靠坐在床尾打盹,从别的病房传来说话声,不时传来小婴儿的哭声。

    所有一切组成的画面,在杨玲玲脑海里都显得很不美好,寒冷的夜,杨玲玲感觉那么难熬,那么压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