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13章:糟糕的状况
    “怎么啦?”杨玲玲问。

    因为她这边空间太小,吴仲丽抱着宝宝跟石文斌在陪床那边喂奶,中间帘子拉着杨玲玲看不到那边的情况。

    原本她正想着奶水不足的问题解决了,她可以轻松一点好好睡一下了,结果不想听到哭声一下紧张起来。

    “她不吃啊。”石文斌说。

    在他终于泡好奶,将奶送到宝宝嘴边时,宝宝却非常不给面子,根本不吃。

    她张嘴含了下奶嘴就吐了,不吸,哭哇哇!

    “不吃?”杨玲玲的轻松感一下全飞了,“怎么不吃?是不是太烫了?”

    “不烫,她根本就不吸。吸了一口就吐了。”

    “她是不是不爱喝这种奶?”每个牌子的奶粉味道不一样,小宝宝并不是每种都喝。

    “不是,她根本就不吸,她好像不会吸奶瓶。”石文斌一边说一边再尝试着喂,可是没能成功。

    杨玲玲听他这么说,刚刚有点放晴的天空瞬间塌了。

    有些宝宝一出生就吃母乳便会不会吸奶瓶,她也只喜欢吃母乳不爱吃奶粉。

    反之宝宝一开始就吃奶瓶就会不爱吃母乳。

    女儿要是不会吸奶瓶,不爱喝奶粉那就太糟糕了。

    杨玲玲瘫在床上,感觉天是灰的。

    石文斌跟吴仲丽试了几次,奶凉了又热,热了又凉,试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

    最后只有无奈放弃,而宝宝似乎是折腾累了,睡着了。

    既然宝宝睡了,那大人也睡吧。

    石文斌准备把牛奶倒了,吴仲丽觉得浪费让他先放着,用碗装着热水温着。

    石文斌说,“这还留着干嘛,等会要喝的话再泡吧。”

    终究石文斌把牛奶倒了,洗好奶瓶,睡觉。

    吴仲丽将宝宝放回杨玲玲身边也上了床。

    杨玲玲看宝宝睡得香,想着她这次会不会睡得久一点?

    带着这样美好的期盼,杨玲玲渐渐进了梦乡,可她刚一只脚踏入进梦乡里,宝宝醒了,开始了新一轮的哼哼唧唧。

    杨玲玲给她喂奶,喂完一边再一次在母亲的帮助下换另外一边,然而奶喂到没,女儿还是哼哼唧唧不睡觉。

    杨玲玲再一次喊石文斌起来,泡奶,可同样的,奶泡了,宝宝不吃。

    石文斌困成狗却要伺候宝宝,偏偏宝宝还不配合,被弄得崩溃冒火气,最后只有依吴仲丽的用碗接来热水把奶温着,吴仲丽找机会自己再试一试,让他先睡觉。

    杨玲玲坐在床上烦躁无比。

    “我抱着她哄一哄,你睡吧。”吴仲丽说。

    宝宝被抱着哄,虽然不睡觉却不会哼哼唧唧的。

    杨玲玲重重叹了口气,坐着没动。

    她怎么就碰到个这么难伺候的祖宗呢?

    “你快睡一下吧。”吴仲丽劝她。

    “这样不是办法啊,你也要睡觉啊,抱着她怎么睡?”

    母亲这些天也没怎么得睡,也需要睡眠。

    “我把她哄睡了就睡,你别管我了,我没事的,你赶紧睡一下吧。”

    杨玲玲有时候觉得母亲就是个超人,特别厉害。

    这会她实在太困,既然母亲这样说,她便躺下睡了。

    这是杨玲玲到医院来睡得最长的一觉。

    一觉醒来,外面天还特别黑,她见吴仲丽抱着宝宝靠坐在床尾睡着了,宝宝在她怀里睡得香甜。

    看到母亲这样睡着,杨玲玲有些心疼,她轻轻喊醒了她,让她把宝宝放下。

    吴仲丽睡得有点懵,清醒了下才下床,将宝宝放到杨玲玲身边。

    宝宝这次很给面子,放下没醒找奶吃,吴仲丽上了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杨玲玲听到她均匀的呼吸,没一会儿也再次进了梦乡。

    再一觉,杨玲玲是因清洁阿姨进来打扫房间被吵醒的,吴仲丽也同时醒来。

    时间还早,外面天才蒙蒙亮,不过吴仲丽却起来了去做早餐。

    杨玲玲让她再睡会儿,她说醒了不想睡了,而且煮汤要时间,晚一点会人多也不太方便。

    如此杨玲玲便随她去了。

    吴仲丽离开没一会儿,宝宝醒了找奶吃。

    石文斌呼噜还打得震天响,他睡得沉,杨玲玲懒得也不忍喊他,自己调整把奶喂了。

    宝宝这一吃奶又是很长时间,直吸得杨玲玲都感觉痛了才松开睡着。

    杨玲玲还特别困,宝宝睡着后,她没过一会儿也睡着了。

    再一次醒来是被进来巡房的护士吵醒的,杨玲玲睡得浅,有人进来就被吵醒了,而宝宝也被吵醒了要吃奶。

    好不容易睡着频繁被吵醒,杨玲玲感觉很烦躁,更烦躁的是宝宝也被吵醒了,她一旦醒来就要吃奶,这一吃又是好长时间。

    新一天的清晨就从这样的折腾开始了。

    这个清晨,充斥着杨玲玲生活的就是两个字“吃奶。”

    宝宝好像怎么都吃不够,一直吸一直吸,直到吸累了睡着。

    护士来打针时,杨玲玲正好喂完一轮奶,衣服还未整理好,护士已经站在了床边。

    “吸破了,很痛吧!”

    吸破了?

    杨玲玲看向过去,看到像接咖一样的点,原来这是伤口啊,难怪这么痛呢。

    “咝~”杨玲玲倒吸了口冷气回答,“痛啊~怎么办?”

    “你可以拿奶水擦一擦。”

    “好。”杨玲玲应下。

    这一点伤,一点痛,跟之前的阵痛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她完全可以忍受。

    宝宝到来的第二个清晨,不再像第一个清晨那么慌乱,杨玲玲感觉也好许多,直到宝宝洗完澡回来。

    今天宝宝换了个比之前厚的抱背,一把她放床上,拥挤感立马将杨玲玲淹没。

    她忍不住再一次吐槽,“这床也太小了一点。”

    “是啊,医院嘛只能这样了。”吴仲丽除了这样回答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觉得女儿对这床的怨念有点太大了些。

    “病房的床就不这么小。”杨玲玲说,在最后一次产检时,医生有给了她一个宣传册,那时她就看中了医院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