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14章 梦想与现实
    杨玲玲本就是一个不擅长不喜欢跟陌生人打交道的人,再加上或许是宅得太久,她实在不喜与陌生人同一个房间。

    反正生产也住不了多少天院,顶多一个星期,她想住单独的病房。

    可是石文斌跟吴仲丽都不赞同。

    那时还不知道病房的价格,他们就觉得没必要,想着肯定贵。

    初来医院准备住院时杨玲玲咨询了下病房的价格,168一晚,她当时觉得太贵了些,毕竟普通病房才15块一晚。

    杨玲玲被现实暂时打消了住病房的想法,穷人,没办法啊!

    杨玲玲只是中专学历,跟这里很多年轻人一样,离开学校就外出打工。

    早些年她在广东工厂当普工,生产线上的普通工人工资低,再加上她想法多,在一个地方久了就会厌烦,经常换厂。

    换厂期间没收入花存款,存款就那样花光了,导致好几年下来根本没存下一点钱。

    她从来都是一个不甘平凡的人,她不想像村里那些人一样整天就是去工厂里当普工。

    打了几年工后,她跟石文斌捣鼓着在家做生意,结果两个不善跟人打交道的人做生意根本行不通,几次赔本之后歇气了。

    小本生意做起来是真累,起早贪黑,东西没人买,竟给人交摊位费去了。

    就这样一直到两人结婚,父母催着该生宝宝了,自己想着也该有点存款,在父母的劝导下,两人再次南下打工。

    这次是去了大堂哥杨考军所在的工厂,堂哥在那家厂里干了五六年,是一个部门的主管。

    他说那家厂待遇很不错,很多人一个月能赚五六千,有人甚至能赚七八千。

    那家厂的普工是按计件算的工资,做得多赚得多。

    工厂在东莞一个偏远的村子里,房租之类的消费低,相应的底薪也低。

    一般在广东那样位置的工厂,计时的话,算上加班,一个月顶多三千一二。

    按堂哥说的,在那家厂计件工资平均都会有四千左右。

    晚上加班三个小时,周末就周六上八小时班,算加班。而且加班每个小时另外有钱补,周日休息。

    母亲是在广东打过几十年工的人,一听堂哥这么说,直说这厂待遇好,催杨玲玲跟石文斌去。

    更让吴仲丽坚定让杨玲玲跟石文斌去的是,大堂姐跟姐夫也经过堂哥介绍在那家厂干了三年,听说收入很不错。

    值得一提的是大堂姐是大伯家的,籍贯在贵州,大堂哥是二伯家的,跟杨玲玲他们在一个村。

    他们堂兄妹之间的关系浅,平时联系得并不多。

    但是杨玲玲知道大堂哥有些爱吹牛,不过她当时别无选择,再加上大堂姐跟大姐夫也在那里,她便选择跟堂哥一起南下。

    杨玲玲跟石文斌进厂,并不是进的堂哥那个部门,而是另外一个部门。

    那家厂,每个部门都考验手速,他们进的那个部门做得快的一个月能拿六千多工资,而做得慢的,一个月一千多两千。

    很遗憾,杨玲玲跟石文斌的手速都慢,他们几次产生了离开的念头,但在别人都能做到,我肯定也能做到,只是需要时间练习的想法下坚持了下来。

    可事实证明,他们的手速再练习也枉然。

    他们不是吃这份饭的料。

    他们三月份进厂,五月份杨玲玲跟大堂姐回家喝了趟五堂姐的喜酒。

    恰好这时厂里内招文员,在石文斌的极力鼓励下,杨玲玲去参加了面试。

    原本杨玲玲意动却又不太敢去的,若非石文斌让她一定去试试,她估计就错过了这次机会。

    杨玲玲中专学的是计算机,石文斌觉得她本该就是该去做文员工作的,可杨玲玲一出来就是当普工,她对坐办公室的人际交际有些恐惧。

    杨玲玲害怕失败,可面试通过了,试用期也过了。

    办公室的工作自然比普工轻松得多,虽然一开始一个月才两千六,可她当普工计件时比这还少呢。

    更重要的是,当文员不用每天加班,周末还是单双休,她空余的时间多了出来,便可以把之前放弃的写网友的事捡起来。

    杨玲玲爱看,更是一个写作爱好者,接触网文很多年了,之前也写过,甚至有一年待在家里写了一年。

    可惜,或许是实力不行,或许是运气不好,或许是……等等的原因,她写的网文无人问津,一个月除了赚个几百块的全勤再无收入。

    看着别人月入成千上万,她在连续扑街了几篇文后心灰意冷,放弃了。

    如今有时间,她又把这事捡了起来。

    写作是她的爱好,是她的梦想。

    既然有时间,那梦想就要坚持,万一成功了呢?

    当然,这次杨玲玲依旧算不上成功,可收入却比之前翻了好几倍,最多的一个月还赚了五千多,这让她看到了希望。

    文员一干就是两年,工作固定,还有写网文赚的外快,而石文斌后来去了厂里的q部门,计时的工资比计件时多了许多。

    两人渐渐存了些钱。

    后来,母亲催生,杨玲玲辞去了工作,回家一心一意养胎,那篇赚到些钱的网文已经写完,她也不需要再操心。

    怀胎的十月里,她虽然没有工作,可那篇文一直让她有收入,虽然不多,可生活费是够了。

    她对生活要求本就不高,因此,怀胎的日子虽然没工作她心里也没什么压力。

    她是庆幸的,很平和的度过了十个月。

    但这样的经济条件不足以让她想住就住,可是生产完了,一切顺利的话只要住五个晚上。

    她觉得五个晚上的花费还是舍得出、出得起的。

    当初她咨询费用时,医生有说,产前还不知道具体什么时候生,没必要住,但产后还是可以住享受一下的。

    杨玲玲觉得非常有道理,可石文斌跟吴仲丽却不苟同。

    168是15块的多少倍啊?

    不是出不起这个钱,而是觉得实在没必要。

    杨玲玲心心念着病房,因此也加重了她对如今环境的排斥与厌恶。

    吴仲丽又听女儿提起病房,摇了摇头,“可那太贵了,死贵死贵的,就是住的住那么贵的干嘛?我们没那个钱,住不起。”

    农村妇女的节约思想,让她完全无法接受不能苟同女儿的想法。

    杨玲玲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