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16章:心疼妥协
    下午石文斌跟吴仲丽回去一趟,小姨来陪着,晚饭前两人回来,给杨玲玲带来了外套。

    外面天渐渐暗了,整体来说这一天还算顺利比前两天要过得轻松些,只是中间几次尝试给宝宝喂奶粉未能成功。

    天快黑了,护士来交班时,杨玲玲听她们说今晚要来住院的病人明天才来。

    今晚又是只有他们的夜,这让杨玲玲的心情顿时轻松许多。

    不去看时间,忙完趁着宝宝安睡,他们也就赶紧睡下。

    然而没等他们睡着宝宝就醒了,哼哼唧唧找奶吃,这一吃,竟比以往任何时候吃的时间都长。

    杨玲玲感觉被嘬得更疼了,一看,发现伤口变大了。

    她一阵烦躁,而宝宝还不省心,吃完又不睡,又哼哼了起来。

    跟昨晚一样,能想到的原因一一排查全都不是。

    “她到底怎么回事啊,一到晚上就闹起来了。”

    吴仲丽说:“是不是冷?”

    石文斌说:“是不是还饿?”

    杨玲玲:“……”

    母亲跟丈夫总是这样,一个老觉得宝宝冷,一个老觉得她饿。

    “我说她得包好一点,得把抱被绑紧一些,这样她暖和才睡得好。”吴仲丽又说。

    杨玲玲在安抚着女儿,听了母亲这话无语至极,这个问题他们已经争论过很多次,可是每次过后又提起来。

    杨玲玲感觉很烦,“护士跟医生不是都说不要给宝宝包太厚吗?今天早晨护士都那样说了,你怎么还不信呢?”

    昨天半夜吴仲丽抱着宝宝,她一个人作主将宝宝包了个结结实实,杨玲玲困成狗,母亲将宝宝放到她身边没有吵,她也就随她去了。

    早晨护士过来做检查时看到都惊叹了,说:“哇啊~怎么给宝宝包这么厚还绑这么紧啊?”

    当时母亲说,绑紧一点才行。

    护士摇头伸手箍住她说,“阿姨要换成你被这样紧紧箍着舒服吗?宝宝没那么怕冷的,不要给她绑那么紧啊!”

    护士无数次说不要把宝宝包太厚,不要箍太紧,医生也是这么说的,然而吴仲丽根本不当回事,有些事她就坚信自己的老理念。

    中午母亲跟小姨聊天时说到这个,都一副她们懂个屁,医生的话也不全对的态度。

    显然在她们心里对护士的话嗤之以鼻。

    她们觉得小宝宝是脆弱的怕冷的,一定要厚厚的紧紧的包着。

    杨玲玲自然是信医生护士的,不能说她们绝对什么都对,但在这一点上毋庸置疑。

    很多老观念老思想都是错的。

    然而那些思想吴仲丽根深蒂固。

    “她们也不是什么都对,你自己看昨晚我后面那样包紧她,她不是就睡得好了?”吴仲丽坚持。

    杨玲玲无言以对。

    这时石文斌说,“不然再给她喂点奶吧!”

    杨玲玲无奈至极,“她刚刚都吸了那么久了啊!”

    “你现在奶量少,她吃不饱。”

    杨玲玲不想说话了,不知道怎么办,那就试着喂喂奶吧。

    可是老问题又来了,奶喂不对位置,白天一天都比较顺利的,晚上就又不行了。

    她这喂奶也是时行时不行的。

    石文斌无奈极了,“你喂了那么多次奶了怎么还不行,躺着喂不行就坐起来喂啊。”

    “坐着也不好喂,再说我现在的身体也不好久坐。”

    今天下午杨玲玲又是坐着又是侧撑着上半身喂奶。

    小姨看到了就提醒她不能这样,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宜如此,对身体不好。

    杨玲玲觉得有道理,她是一个爱惜自己的人,因此便特别注意,不久坐,不做什么艰难的动作。

    宝宝到来的第三晚,日子依旧水深火热。

    不过整体而言却比前两个晚上好些。

    杨玲玲这一次喂奶又是好长时间,直喂到没奶,让石文斌泡奶粉。

    然而宝宝依旧不吃,吴仲丽说她昨晚后面一个人抱宝宝睡时,喂宝宝,她都喝了的,她是喝了奶才睡着的。

    可到了今晚她又是怎么都不喝。

    最后只有无奈放弃。

    折腾累了的宝宝睡着,杨玲玲他们也睡了。

    后面宝宝有醒来找奶吃杨玲玲就自己解决,没吵醒石文斌跟吴仲丽。

    宝宝吃了奶就睡,睡醒了吃奶,不像前两个晚上那样闹。

    杨玲玲能睡的时间虽然少,但起码不那么闹心,母亲跟丈夫不用折腾,他们能好好休息下也挺好。

    带来医院熬汤的鸡没了,第二天清早吴仲丽要回家一趟。

    杨玲玲醒来时,吴仲丽已经把汤熬好回去了。

    这个清晨还算平静,直到护士来给她打上针,宝宝醒了。

    喂奶的问题再一次出现,石文斌帮忙将宝宝从里面换到外面。

    因为不让移动病床一阵手忙脚乱,被子衣服一股脑掉到了地上。

    杨玲玲正躺着吊水,被子突然离体,冷得她一抖,对小病床的不满彻底爆发。

    她跟石文斌强烈要求去住病房。

    石文斌说:“有可能没有的。住院那天我有问了下,护士说没有空房。”

    杨玲玲不知道还有这一茬,“这么久了应该有人出院啦,你去问一下嘛,有就住,没有就算了。”

    没有的话,她也能死心了。

    医院的病房虽贵,但也有很多人会选择住,再加上房数不多,去年表姐最后一次产检医生给宣传册就有说若要住病房得提前预定。

    今年她这时或许是待产的没那么多,医生没说要提前预定,但病房是紧缺的。

    石文斌被弄得没办法,他一路陪着妻子生产,将她的艰难跟痛苦都看在眼里。

    本以为生了就好了,可没想到问题那么多,日子更加艰难。

    妻子产后身体还在恢复,情绪很重要,他很心疼。

    看妻子已经忍无可忍,他便依了她。

    他没本事不能给妻子富足的生活,但会尽可能不让妻子过的委屈。

    石文斌出去了,杨玲玲有些忐忑,很怕病房没了。

    不过幸好,过了没多久石文斌回来,说有一间,那间的人昨天才出的院。

    杨玲玲瞬间高兴起来:“那赶紧订。”

    “我已经订了,这就可以搬过去,我先把东西搬过去。”

    “好。”杨玲玲很开心,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压抑的环境告别这窄小的病床了。

    重要的是那是属于他们单独的空间,不要跟陌生人共处,没有那么多顾忌。

    杨玲玲这时以为住到病房就不会有那么多烦忧,然而有些存在的问题并不会因为转换环境而消失,而新的环境也不能尽如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