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20章:各有各的难处
    时至今日,已经过去一年多,但那一天的情形却让吴芳芳记忆犹新。

    大排畸的检查没通过,她被医生说的可能存在的问题吓得够呛。

    不过第一次筛查只是初步的参考,具体还要看复查的结果。

    如果复查还是没能通过,那这个孩子就不能要了。

    好不容易才怀上的孩子啊!

    吴芳芳很难过也很忐忑。

    这天对她来说是这五年来最灰暗的一天,心情异常沉重。

    从医院回来,一路上她不停的安慰自己,应该没事的。

    回到家她如常下地干活,其实现在地里也没什么活,她就是种种菜。

    石向填要下午六点半才收工,回到家七点左右。

    她跟以往一样做好晚饭等丈夫回家。

    石向填不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可是今天回到家却感受到了家里不同以往的沉闷。

    他很纳闷,洗去一身疲累后,坐在餐桌前,他观察了下吴芳芳,问,“今天不是去拿上次检查的结果吗?怎么样?”

    丈夫主动问起,吴芳芳一下就红了眼眶,之前每次去产检,丈夫都不曾问过的。

    有时她甚至忍不住想,丈夫是不是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对孩子如此漠不关心。

    是的,丈夫确实说过不想要的。

    吴芳芳叹息一声,收拾好情绪说,“检查没通过,医生说要去市里复查。”

    “要去市里复查?”石向填瞬间拧起了眉头。

    “是啊。”吴芳芳将医生说的可能存在的问题捡严重的跟石向填说了说。

    石向填听罢,沉默片刻,“这么严重吗?医生这不会是危言耸听吧?”

    “肯定不是嘛,医生说如果去复查这两天就得去。”吴芳芳顿了顿,“其实,我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复查干脆就别去了。”

    “那怎么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检查了安心些,明天我去干活跟老板请假,后天,我陪你去市里。”

    吴芳芳诧异,本以为丈夫会同意说不去复查,那她就得说到他同意去,然后还要他放下活陪她去市里。

    她一开始觉得这些都好难。

    石向填在县城建筑工地干活是按天算的,少去一天就少赚两百七十块钱,而且陪她去还要花钱。

    可没想到,丈夫不说二话,还主动提出陪她去。

    吴芳芳觉得有些感动,沉重了一天的心情也因此而稍稍轻松起来。

    复查的结果是喜人的,只是虚惊一场。

    就这样时间一晃就到了孕末月。

    二女儿是十二月一号半夜生的,然而预产期是十二月十五号。

    十一月三十一号这天,吴芳芳感觉肚子有点疼,可是因为距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最近腹部也会时不时疼一下,她也没怎么在意,还去地里挖葛根,用力的挥舞着锄头。

    到了中午,腹部疼痛加剧,还流有微红色的液体,她赶紧喊在上班的丈夫回来带她去医院检查。

    赶到医院一番检查下来,没什么异样,肚子也不痛了,因为距离预产期还有半个月医生也没建议住院,吴芳芳又回来。

    等到了晚上吃晚饭时,肚子再次剧烈疼痛起来,而这次下身流的微红色液体非常多,多到卫生棉都兜不住。

    她赶紧跟丈夫又去医院。

    他们家的交通工具只有摩托车,吴芳芳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异常难忍,液体流出实在太多了,她只有紧紧的夹着腿。

    好不容易熬到医院,下车时一放松,她感觉液体哗啦哗啦流,那流量非常吓人。

    她赶紧夹着腿进医院,走进值班医生办公室时,医生还诧异的问她,为什么那样子走路。

    因为天气冷了,她穿着厚厚的黑色绒裤,根本看不到裤子脏了。

    她赶紧跟医生反应情况,医生听罢吓了一跳,只当她羊水破了,立马喊了护士准备推车,将她推去了病房。

    可是现在她还没有阵痛,一番检查下来,那流出的液体既不是羊水也不是血水,医生都说不清那流出的是什么,因此还惊动了医院的院长。

    当时的情况应该是紧急的,医生说行医二十多年了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她怕有什么危险便喊来了院长。

    待产的时间,院长跟主治医生轮番询问她的身体状况,严密检测。

    所幸又是有惊无险,快十二点阵痛袭来,过了没多久她便进产房待产,再过了大概一个小时顺利生下小女儿。

    吴芳芳的生产过程跟杨玲玲比起来,惊要大得多,但却顺利得多。

    她也是顺产,没有用无痛,只是用了助产,整个过程并不太难熬。

    孩子生了,而且很健康,吴芳芳非常高兴。

    石向填在医院陪了她一个晚上,第二天照常去上班,她只有喊来母亲照顾。

    半夜回到病房后,她就有打电话告诉母亲,母亲一大清早就乘坐早班车赶了过来。

    整个住院期间跟月子期间,她都是母亲照顾的,丈夫每天都去上班,根本没怎么管她跟宝宝。

    她不像杨玲玲有母亲跟丈夫全心全意的照顾,她只管养身体,奶宝宝就行。

    而她还要操心很多东西,母亲已经年近七旬,行动不那么利索,再加上对她家不熟悉,做什么都不周全,很多东西都要她说才会做。

    偏偏她是个急性子,而且母亲年纪大了,她也不好什么都使唤她去干。

    在医院时,母亲陪床,也就能简单的帮她递递东西,宝宝尿了拉了,宝宝去洗澡,去体检,去打针,都要她拖着虚弱的身体亲力亲为。

    更让她难受的是吃饭,他们没有拿厨具到医院来煮,都是石向填早晨来上班了从家里一并带来。

    用保温桶装着,将早餐跟中餐一起带过来,吃过中饭后母亲再回去做晚饭带来。

    而且,保温桶效果不好,到中午饭菜都有点冷了。

    有时石向填早上来得晚,有时母亲晚上来得晚,她躺在病床上饥肠辘辘。

    杨玲玲还说住院辛苦烦躁,她觉得跟她比起来,真不知幸福多少倍。

    当然,杨玲玲遇到的问题,她没遇到。

    只能说,女人生养宝宝,总是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难处吧!

    正如那句话说的,人生不如意十有,不是这问题就是那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