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21章:大爆发
    吴芳芳他们离开后,小姨跟姨父前来探望。

    对于杨玲玲他们换了病房多有感叹,不过换了病房的好处是有足够的地方睡觉了。

    吴仲丽跟杨玲玲以及宝宝睡双人床,不会再拥挤。

    石文斌睡沙发。

    小姨说晚上给他们拿床被子来,因为有事,待了没有久就离开了。

    住院的日子,杨玲玲是喜欢有人探望的,感觉有人来聊聊天,心情都会轻快许多。

    可是现在,她却不喜欢有人来,因为来了人说话聊天声音太大宝宝根本没法安睡,总是被吵醒。

    小姨跟姨夫在的时间,宝宝睡着两次被吵醒两次。

    吴仲丽送他们出去,杨玲玲跟石文斌抱怨了句。

    石文斌对此也多有成见,宝宝本就是易醒的体质,提醒他们几次说话小点声,可他们说着说着音量就不自觉加大了。

    “聊个天跟吵架一样,真不知道他们在干嘛,说话有必要那么大声吗?”

    杨玲玲没想到石文斌的意见比她还大,顿时不说话了,她顿了下转移了话题。

    “这几天天天喝鸡汤,书上不是说,月子期间饮食要多样化吗?你还说给我按食谱做的。”

    杨玲玲下了个育儿app,里面有从怀孕到坐月子到育儿的很多知识,她说的书,是产检用的母子健康手册。

    石文斌回来陪产后也下了个app,各种学习相关知识。

    来医院前,杨玲玲就有跟石文斌、吴仲丽说过月子期间饮食的事。

    在吴仲丽的观念里,月子期间就是喝鸡汤,吃肉,吃甜酒鸡蛋,大鱼大肉的。

    可是如今宣导的是饮食清淡多样化,要荤素搭配。

    倒是不要求他们给她真的每天按食谱来做,但也要有点花样吧,不能每天就吃那一两样东西。

    那吃着不得腻味死了?

    前两天焦头烂额的也没心思管饮食的事,现在终于闲了些,这事也该重视起来了。

    听了杨玲玲的话,石文斌当即表示去采购食材,同时再去买别的牌子的奶粉回来试试。

    当晚,杨玲玲的食物就变得丰富起来。

    杨玲玲吃得很满足,心情很好。

    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当晚石文斌情绪大爆发。

    她跟他大吵了一架气个够呛。

    事情其实就是一件小事,起因是宝宝拉了,弄脏了衣服跟裤子。

    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石文斌跟吴仲丽都进入了梦乡,杨玲玲因为喂奶,一直没怎么睡。

    又一次喂完奶后宝宝哭个不停,她检查发现宝宝拉了,赶紧喊醒吴仲丽跟石文斌。

    吴仲丽抱起宝宝,石文斌去打水,之前每次宝宝拉都是他们两人合作擦洗更换尿布。

    可是这次吴仲丽一打开尿布,不得了,宝宝拉了好多,衣服裤子都弄脏了。

    杨玲玲立即起来帮忙,可是不知该从何帮起,吴仲丽让她准备衣服,她找了下没找到,衣服是石文斌装过来的。

    石文斌打来水后,杨玲玲让他去找衣服,她来给宝宝擦屁屁。

    这是杨玲玲第一次给宝宝擦屁屁,她碰到水,感觉太烫了,忍不住抱怨,“这水太烫了,搞这么烫的水干嘛呀?你赶紧打点冷水过来。”

    石文斌过来摸了下水说,“不烫,这温度可以的。”

    “这么烫还说不烫?就是太烫了。”

    “不烫啊,你赶紧洗吧,冷咧。”

    今天外面温度只有几度,病房里稍高些,可没开空调也很冷。

    宝宝一直在哇哇大哭,哭得人心疼焦急又……烦躁!

    “这么烫还说不烫。”杨玲玲不满的嘀咕,既然石文斌不打冷水过来那她就自己去打。

    石文斌看到她去打冷水,不耐烦的说,“说了不烫真是的。”

    杨玲玲心里有气,“那么烫,哪里不烫?”

    “说了不烫。”石文斌突然一声大吼。

    杨玲玲跟吴仲丽都吓了一大跳,宝宝也被吓到,哭得更大声。

    “你吼什么吼啊?本来就烫啊,说什么不烫?”杨玲玲愣了下后吼回去,“让你打冷水你就打点过来嘛,怕她冷又还里八嗦的。”

    “说了不烫不烫,那个温度可以硬是要在那里争,跟个傻批一样里八嗦的。”

    “本来就是烫啊,哪里不烫?什么傻批傻批动不动就傻批傻批的骂,有毛病是不是?”

    杨玲玲怒火中烧,她最讨厌的就是石文斌一生气就喜欢傻批傻批甚至脑残脑残的骂。

    “好啦好啦,别吵了,快点哦这里。”吴仲丽用侗话跟杨玲玲说。

    “真特么跟个脑残一样。”石文斌气急败坏的骂。

    杨玲玲听到脑残两个字顿时火气又奔涌起来,她想回嘴被吴仲丽制止,她跟她使眼色,压低声音说,“别说别说,别跟他吵,别吵。”

    杨玲玲忍住了怒火,终究加了冷水调好了她认为适合的水温,开始给宝宝擦屁屁。

    擦干净之后,石文斌也把衣服拿了过来。

    吴仲丽给宝宝换衣服裤子,可她抱着宝宝,因为怕宝宝冷,还给宝宝包着抱被不好操作,杨玲玲只有帮忙配合她。

    这是他们第一次给宝宝穿衣穿裤,手法非常生疏迟钝,杨玲玲觉得要这样,吴仲丽要这样,杨玲玲觉得不对,两人在那争论起来。

    宝宝一直在哭,石文斌看着焦急,忍不住催促,“快点啊,冷咧!”

    “这不是在穿吗?催什么呀?”杨玲玲本来就烦,石文斌一催更烦,坏情绪堆积在一起语气非常冲。

    “穿这么久还没穿进去吗?”石文斌质问,本来的怒火就还没散去,现在又升腾了起来。

    “可以了可以了,就是这样。”吴仲丽低声嘀咕。

    杨玲玲不理会石文斌去看吴仲丽,“不对,不是这样。”

    “哪里不是这样?就是这样啊!”

    “这边是前面,这边是后面,你这样绑都不紧根本不对啊!”

    现在她们在给宝宝穿裤子,裤子是系带的,护士穿时穿得挺好,可轮到她们怎么就系不好。

    “这裤子一点都不好。”吴仲丽也烦出火来了。

    “现在都是这样的裤子,不好也要穿啊,快点哟。”杨玲玲不耐烦的催促。

    “这样子嘛!”石文斌看不过去过来指导。

    “这样子不对。”杨玲玲反驳。

    “这样子哪里不对?”

    “这里都没穿进去啊,哪里对?”

    “行啦,就先这样了,都搞这么久了,她冷啊!”

    “冷冷冷,再冷也要穿好呀!”

    “你说你给她穿个衣服都不会。”

    “我又没经验我怎么会?”

    两人吵架间,吴仲丽默默给宝宝穿衣穿裤,没有人在一旁说这说那一切顺利得多。

    “好了!”吴仲丽说着将宝宝抱起来,杨玲玲赶紧上病床准备奶宝宝。

    石文斌还在抱怨她连给宝宝穿个衣服都不会,杨玲玲气结,一边调整喂奶姿势一边回,“我又没生过,我怎么会?”

    石文斌端着水盆去倒,杨玲玲听到他嘀咕,“生过的也不见得会啊。”

    杨玲玲没再说话,她听出来了石文斌是在怨母亲。

    第一次给宝宝穿衣穿裤,好一番兵荒马乱,所幸是弄好了。

    然而这一晚的争吵还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