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22章:再次爆发
    杨玲玲觉得,有宝宝之后,夜,变得很漫长。

    兵荒马乱过后才睡下没多久,宝宝又拉了,而且再一次弄脏了裤子。

    杨玲玲喊醒石文斌跟吴仲丽。

    吴仲丽来看宝宝的情况。

    石文斌躺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才勉强清醒了坐起来,烦躁的挠头,“怎么又拉了?”

    他抱怨着去打水。

    吴仲丽解开了宝宝的抱被。

    杨玲玲说,“裤子又脏了,是不是尿片没弄好啊?”她或许该庆幸这次没弄脏衣服。

    换衣服可比换裤子麻烦得多。

    “不会吧?也只是那样塞啊!”吴仲丽解好抱被,检查着尿片情况。

    杨玲玲看过去吐出一口气,“都偏了!”

    “哎?怎么会这么偏?”吴仲丽诧异。

    “就是没塞好嘛!”杨玲玲感觉心里一阵阵的烦躁,肯定是之前换时急急忙忙的没弄好。

    “哎嗨!这真是!”吴仲丽叹了口气。

    石文斌打了水过来,“怎么了?”

    “裤子又脏了,你找条裤子来,我来擦。”杨玲玲爬起来穿上外套。

    之前之所以这些活都是石文斌跟吴仲丽干,是因为杨玲玲虚弱,要躺着休息不要乱动。

    现在她也依旧要躺着好好休息,可却不得不起来帮忙。

    杨玲玲给宝宝擦好了屁屁,却还不见石文斌拿裤子来,抬头,看到石文斌站在那里,因为背对着她不知道在干什么。

    杨玲玲心里的火气又溢了出来,“拿裤子啊,你在干什么呢?”

    “开空调。”

    “现在开什么空调啊?不赶紧拿裤子,都洗完了。”

    “冷啊,不开空调?”

    杨玲玲无语至极,感觉石文斌脑袋是不是秀逗了,“你现在开空调房间要多久才能暖起来啊?要紧的事不知道做,快点啊!”

    石文斌放下了空调遥控器去找裤子,可找了半天没找到,“没有裤子了。”

    “怎么会没有?我记得还有的。”

    “没有了,找不到。”

    “有,你再找。”

    “找不到啊!”石文斌恼火,“应该没有裤子了。”

    “不可能没有的。”杨玲玲语气非常不耐烦。

    “你来找喽。”石文斌凶巴巴的。

    杨玲玲丢了毛巾去柜子那里找裤子,装衣服的袋子有三袋,本来她的衣服跟宝宝的是分开的,可是那天转病房,石文斌把衣服一通乱塞,这个袋子装一点那个袋子装一点。

    杨玲玲翻了下没翻到,忍不住抱怨,“说了让你把衣服分类好,现在这里装一件那里装一件怎么找啊?”

    “快找喽~里八嗦的。”石文斌还很凶,特别不耐烦。

    “这不是在找吗?”杨玲玲被他的态度弄得非常火大忍不住吼回去。

    “你吼什么吼?”石文斌吼得比她还大声。

    “说你一下还不行了吗?你自己做错了还不让人说?”

    “嘴巴真特么多,跟个脑残一样,真的是。”石文斌也非常火大。

    又这样骂人,杨玲玲气得恨不得给他两下子。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吴仲丽劝,“裤子找到没有?”

    杨玲玲不说话,一心翻找裤子。

    “我都说了没有了,你硬不信。”石文斌不耐烦说。

    恰好这时杨玲玲把裤子找到了,她亲手准备的裤子,宝宝穿了几件还有没有,她自然清楚。

    “这不是裤子吗?这不是裤子是什么?”杨玲玲没好气的给了石文斌一个大白眼。

    裤子找到了争吵结束,给宝宝换了裤子后,杨玲玲上了床给宝宝喂奶,然而又是老问题,没奶了。

    石文斌泡奶粉,用奶瓶接好开水,将奶瓶放到冷水里降温,降到合适的温度倒奶粉,因为泡得少,摇好奶水又凉了些,又接开水泡奶瓶。

    来来回回花了好些时间。

    宝宝哼哼唧唧吃不到奶哭了起来。

    “怎么这么慢啊?”吴仲丽用侗话嘀咕了句。

    杨玲玲哄着宝宝,可惜没什么用,听着宝宝的哭声,母亲的话,不耐烦的问,“你好了没有?怎么这么慢?泡半天了还没泡好。”

    “马上就好了。”石文斌不耐烦回。

    过了下,石文斌拿了奶瓶过来,奶瓶上还带着水,滴到杨玲玲手背上,“这么烫?”

    “不烫。”石文斌说着,将奶瓶送到了宝宝嘴边。

    宝宝嘴巴张了张,含了下又吐了出来。

    石文斌抱怨,“怎么还是不吃。”

    “太烫了,她怎么吃?”

    “说了不烫。”

    “刚刚都滴到我手上了,我都觉得烫。”

    “这奶水不烫,你试一下喽。”石文斌滴了滴奶水到杨玲玲手背上,确实不烫。

    想来刚刚滴到她手背上的是泡奶瓶的开水,所以她才觉得烫,但奶水是不烫的。

    杨玲玲不说话了,石文斌继续尝试喂宝宝,奈何宝宝咬了咬奶嘴就吐了愣是不吸。

    “你把她抱好一点。”石文斌非常不耐烦的说。

    杨玲玲调整了下姿势,但她觉得宝宝不吃奶根本不是姿势的问题,她懒得跟他争。

    宝宝依旧不吃,石文斌火大起来,将奶嘴直接怼到宝宝嘴唇上,同时凶巴巴的喊,“你吃喽!”

    宝宝哇哇大哭起来。

    杨玲玲气极,“你干什么啊?有毛病啊?”

    “特么跟个傻批一样,奶瓶都不会吸。”

    “她会吸,我那天晚上抱她喂,她都吸了。”吴仲丽插话,但说的是侗话,仅是对杨玲玲说的,“你们不要一个抱一个喂,要抱的那个人喂宝宝才好喝。”

    杨玲玲应了母亲一声,没好气的朝石文斌伸手,“把奶瓶给我。”

    石文斌不知道吴仲丽说了什么,感觉更加烦躁了,说点什么干嘛不说他听得懂的普通话?又不是不会说,非得说他听不懂的,说什么还要背着他吗?

    他将奶瓶塞给杨玲玲,异常烦躁,忍不住又骂了几句傻批。

    杨玲玲听了又火起来,“傻批傻批,你骂什么啊?”

    “难道不是吗?啊?连个奶瓶都不会吸。”

    “她不是不会吸,是不想吃。”

    “她就是不会吸。”石文斌非常火大的吼,在床边烦躁的来回走。

    宝宝被他吓一跳,哭得更大声。

    “你嚎什么呀?”杨玲玲也大声吼回去。

    她拿过被石文斌放在床头柜上的奶瓶试着喂宝宝。

    “我嚎怎么了?”

    石文斌站在床尾怒瞪着杨玲玲朝她走去,那架势跟要打人似的,吴仲丽赶紧站起来拦住他劝,“好了好了别吵了。”

    杨玲玲想回嘴,吴仲丽冲她使眼色摇头,“别说话别说话。别回他就不吵了。”

    杨玲玲咬了咬牙忍住了即将脱口而出的骂声,她专心的给宝宝喂奶,奈何宝宝完全不给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