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23章:母女交谈
    杨玲玲再试着喂,宝宝这下嘴都不张了,哭哭唧唧。

    “我试一下?”吴仲丽过来问,“那天晚上她都喝了的呀。”

    杨玲玲将宝宝递给吴仲丽。

    吴仲丽温柔的耐心的哄着宝宝。

    杨玲玲靠坐在床头,石文斌站在床尾。

    不再争吵后,内心翻滚的火气渐渐平息,两人看着吴仲丽喂奶……

    然而,宝宝不吃就是不吃。

    “算了,她不愿意吃。”杨玲玲非常无奈的跟吴仲丽说。

    吴仲丽无奈放下了奶瓶,“那现在怎么办?你有奶没有?”

    “你有奶没有嘛,有的话就你喂好了。”石文斌也问,火气消散之后,情绪平静下来,他的语气变好。

    杨玲玲检查了下,“有点了。”

    “那还是你喂吧,她不吃就算了。”石文斌将奶瓶收走拿去清洗。

    杨玲玲躺下,吴仲丽将宝宝放到她身边。

    宝宝安静的吃奶,吴仲丽坐在一旁看着,杨玲玲蹙眉,催她休息。

    石文斌清洗好奶瓶后也上了沙发。

    两番大的折腾下来,夜过去了大半,所幸后面没再出什么夭蛾子。

    第二天,因为宝宝弄脏衣裤,所有干净的都换完,早饭过后,石文斌就带着脏衣服回家,直到下午才回来。

    这期间,杨玲玲跟宝宝都有体检。

    这是除了换病房那次杨玲玲产后第一次出病房,第一次离开三楼住院部,第一次走这么远的距离。

    她第一次感受到了虚弱,知道了脚步有些虚浮是什么感觉。

    仅仅从三楼走到二楼,再走回来,她都感觉浑身没力气。

    下午石文斌回来后,杨玲玲催他去把奶粉退了,昨天买奶粉时石文斌领了试吃装,老板说了宝宝若不吃罐装的可以拿去退。

    如此便避免了一次浪费。

    晚餐在杨玲玲的要求下,吴仲丽给她煮了核桃粥,粥拿到手上时,杨玲玲忍不住一声叹息,太稠了。

    “还是昨天阿斌煮的好一点。”杨玲玲边吃粥边说。

    “哎?怎么这稠,我也没加多少水啊,刚刚在锅里看着也没这么稠。”吴仲丽看了看粥说。

    “嗯。”杨玲玲应了一声。

    “稠一点还管饱一点。”

    杨玲玲点头,虽然她觉得这太稠了些,要再稀一点口感才好,但也没驳了母亲的话。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阿斌回来了吗?”吴仲丽问。

    石文斌回来时吴仲丽在厨房忙,两人没碰到。

    “回来了又去退奶粉去了。”

    “哦?奶粉可以退啊?”

    “可以,买的时候领了试吃装,老板说不吃就可以退。”

    “那倒好,不然又浪费了,一百多块呢。”

    “是啊!”

    顿了下,吴仲丽稍压低了声音,略带试探的问,“阿斌怎么那么脾气?以前他也有这样吗?你们经常这样吵架吗?”

    杨玲玲没说话,沉默的喝粥,想到昨晚丈夫那暴怒的样子,心里就有点气,突然的他就爆发了,不过就只是那么点鸡毛蒜皮的小事。

    以前石文斌有这样过吗?

    经常吵架吗?

    他当然有过那样子,两人在一起九年了,架都不知道吵了多少次,他当然有凶成那德行过。

    可是,这些东西杨玲玲都没有跟父母说过,以前在外打工,他们跟父母是分开的,她不想让父母担心,都是报喜不报忧。

    夫妻吵架这事,她从来不会跟父母说也不会跟朋友说。

    她觉得两个人在一起,难免会有吵架的时候,而基本都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

    在这种情况下夫妻或情侣吵架,两人吵过就完了。

    若让第三个人知道,尤其是家里长辈知道,让别的人掺和进来,这架就会变得更难翻篇。

    “整天吵架吗?”吴仲丽见女儿这态度,心就沉了沉,表情变得很忧愁。

    杨玲玲最不喜欢吴仲丽这愁眉苦脸的样子,她说,“也没有,吵肯定吵过,也不是多大的事。”

    杨玲玲有些含糊其词,顿了下补充,“他也没有那么凶。”

    杨玲玲不想石文斌在吴仲丽那的印象变差,帮他说话,她经常会在父母面前帮他说话,不太愿意说他的缺点。

    毕竟她跟石文斌间有爱情,而父母跟他之间仅仅因为有一个她相连着,毫无感情可言。

    有些缺点,她可以包容,父母却不见得。

    “他真是……啧啧。”吴仲丽受不了的摇头,“昨天晚上那个样子,那么凶,真是吓死人了,我真是活了几十年了都没见过那么凶的。”

    杨玲玲干干的笑了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别吵架嘛,他凶,你别顶他就是。”吴仲丽劝,她真的很不愿意看到女儿跟女婿吵架,他们吵架,她心里也难受。

    “我不顶他?”杨玲玲不乐意听这话,“你也听到他说话了,那么难听,我哪里忍得住?我都想打他哦。”

    “你看你这个脾气。”吴仲丽无奈的指责,“太冲了。”

    “不是我太冲,是他太气人了。”杨玲玲觉得自己本来不是一个冲的人,每次吵架,主要是石文斌说话太难听,特别能激起她内心的怒火。

    她向来是,别人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她,她就用什么样的态度对别人。

    再说他若凶,她不凶的话,那岂不是被他欺负?

    她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小媳妇。

    “反正你们两个都脾气大。”吴仲丽总结。

    “吵架而已没什么的,我们也只是正好那会儿生气就吵起来,过了就又好了。”杨玲玲说得云淡风轻。

    吴仲丽很不赞同,“有什么气的?我跟你爸就从不这样。”

    杨玲玲点头,那确实,父母结婚几十年,在她印象中,两人几乎没怎么吵过架。

    在她记忆里,仅有两次,他们家庭氛围一直很和谐融洽。

    “你说话别总是凶巴巴不耐烦的样子,有话好好说嘛!”吴仲丽继续劝。

    “生气,烦躁的时候根本控制不住。”杨玲玲也很无奈。

    人一烦躁生气起来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脾气,尤其对方态度也不好的时候。

    吵架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问题。

    有时是石文斌语气态度不好在先,有时是她。

    若遇到彼此心情好时,不会计较,恰好对方心情也不好时,就会吵起来,谁也不让谁就会越吵越凶。

    当事后想起来时,不过鸡毛蒜皮的原因,根本没有吵的意义。

    或许,两个人相处,该再多一些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