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26章:生活变化与矛盾
    杨玲玲以为像她这样的情况应该不多。

    可查了才知道,原来很多宝妈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原来并不是只有她不会喂奶,原来不是只有她家宝宝伤了妈妈。

    如此一来,杨玲玲感觉心理平衡多了。

    更让她平衡的是,她这不算最严重的,从一些图片跟描述上看,有些宝妈被嘬伤得更重,都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了。

    她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她的伤口没发炎可以继续喂,但最好是停一段时间,等伤口好了再喂。

    可是宝宝不吃奶粉,她没法停。

    不过能喂,她也安心了,对宝宝没影响,就是她会痛。

    宝宝没奶吃不能忍,痛,她可以忍一忍。

    时间一晃,三天过去。

    这三天的生活,杨玲玲觉得简直可以用水深火热来形容。

    三天过去,堆在大厅的东西还没规整完,日子还没有回到正轨的感觉。

    而因为宝宝的到来,生活上很多东西很多习惯都要改变。

    随之,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小宝宝喜欢看光,可是眼睛还太脆弱,不能看太强烈的光,不能在太亮的环境里。

    房间的灯太亮,又不好按灯罩,石文斌用纸将灯围了起来。

    习惯了亮堂堂的环境,杨玲玲很不喜欢房间的昏暗,感觉难受而压抑。

    可是为了宝宝,她只有忍着。

    家里的床,上去会响,宝宝太容易被吵醒,每次杨玲玲上去都要轻手轻脚,就连翻身都要小心翼翼,大多时候她甚至不太敢动。

    躺在床上都不能肆无忌惮的舒展身体,睡觉要一直顾忌着宝宝,这也让杨玲玲很难受。

    本以为回来就好了,之前还嫌弃医院的床响,没想到家里的床更响,以前自己睡她都没发现。

    更别说走路要轻,说话要轻。

    这一切的改变杨玲玲还没能适应,感觉特别不习惯。

    最让她难受的还是喂奶的问题,尤其是夜间喂奶。

    宝宝吃夜奶的次数很多,天气很冷,房间的床因为调过位置,灯的开关距离床头很远。

    而且晚上喂奶也不能开灯,一下太亮,宝宝就会很清醒特别难睡着。

    之前考虑过喂夜奶的问题,石文斌有在网上买了一个充电型的靠捏或拍来控制开关的小夜灯。

    杨玲玲晚上睡觉将小夜灯放在枕头上,要喂奶了就按开,喂完再按掉。

    有一晚半夜碰到夜灯没电,开了没一会儿就自动灭掉了,弄得她非常烦躁。

    因为她喂奶时要一直注意着宝宝的情况,宝宝吃着奶太容易偏移位置。

    一旦位置偏移她就吃不到奶,吃不到奶就会哭。

    说到底,杨玲玲还是不太会喂奶。

    她觉得喂奶这事真的太难了。

    除了喂奶,还有一件难倒她的事。

    那就是换尿片。

    从一开始给宝宝换尿片的就是吴仲丽,杨玲玲不会换。

    每次要换尿片了,她就起来去喊吴仲丽过来换。

    宝宝尿多屎也多,一个晚上要折腾好几趟。

    回家了她还是睡不好,吴仲丽也睡不好,跟她一个房间睡的石文斌同样睡不好。

    每次宝宝拉了,石文斌就去打水跟吴仲丽一起给宝宝洗屁屁。

    虽然石文斌跟她们一个房间,可他没有睡床而是睡在沙发上。

    沙发是折叠沙发,可以放下来当床,可石文斌不放下来就那样睡在窄窄的沙发上,他长手长腿的睡得就更不好了。

    而杨玲玲除了睡眠不好,吃东西上厕所不管干什么都要匆匆忙忙。

    因为宝宝吃奶的频率比医院时还高,睡着的时间比那时还要短。

    她一醒来没妈妈吃奶就哭,别人根本没法哄。

    很有好几次,杨玲玲饭吃到一半她就醒了哭着要吃奶,杨玲玲只有放下碗筷去喂她,喂完了再继续吃。

    本来杨玲玲想抓紧吃完再去喂的,可每当这时石文斌都会在那不耐烦的喊,要她赶紧先喂奶。

    每次杨玲玲出房间了,石文斌就在那守着宝宝。

    是先吃完还是赶紧去喂宝宝,杨玲玲跟石文斌为此还吵过一次。

    那次杨玲玲饭吃到一半石文斌喊起来时,吴仲丽在,杨玲玲听石文斌喊了,放下碗筷正要去,吴仲丽让她先吃,吃完再去,宝宝先哄一下,哄不好她哭就让她哭一下先。

    她的想法是,宝宝哪有不哭的,哭一下没什么。

    杨玲玲觉得也是,便让石文斌先哄一下宝宝。

    石文斌当即就火了起来,宝宝除了吃奶能哄住别的哪里哄得住?

    他完全听不了宝宝哭,宝宝一哭就好像不得了似得,异常烦躁。

    吴仲丽觉得他太小题大做,很受不了的用侗话埋怨。

    她埋怨从不直接对着石文斌而是当着杨玲玲。

    这让杨玲玲非常反感烦躁,她也觉得石文斌对宝宝对她的要求过分苛刻。

    然而石文斌还觉得自己非常有理,矛盾就这样生成,吵了一架。

    那是这三天吵得最大的一架,小的忍下来的矛盾就不要多说了。

    杨玲玲感觉这日子过得要废了。

    第四天,平静的过去一个上午,时间很快指向十二点,杨玲玲感觉饿了。

    石文斌说他做,可是直快到一点钟杨玲玲催了好几次才开始做。

    这让她有些来气。

    杨玲玲饿极了,打算先去喝点汤,可是打开汤锅,没有。

    以往吴仲丽都会早早炖好鸡汤的。

    杨玲玲心里的火气瞬间升腾。

    “菜炒好了吗?”她问站在灶台前玩手机的石文斌。

    “还在烧火。”石文斌在玩游戏头也不抬的说。

    杨玲玲家还是九八年建的房子,三层木房,一楼放杂物,二楼居住,三楼客房兼放杂物。

    虽然时代在变迁在进步,家里换了液晶电视,装了网络,按了电热水器,村里不少人家用了煤气,可杨玲玲家还在用旧时烧柴的砖火灶。

    柴火烧起来要时间,再加上今天刮风,灶台回烟,火更难烧燃。

    杨玲玲看了眼灶口,乌黑一片,看着专心玩游戏的石文斌火气加剧,不过她忍了下来,提醒“火没燃起来哎!”

    “啊?哦。”石文斌看了眼灶口应了一声,继续按手机。

    杨玲玲留了一句“你快点啊我很饿了”忍着火气出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