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27章:有时好心办坏事
    等待,尤其是饥饿时等饭吃,总会让人觉得异常漫长。

    杨玲玲回房间坐了会儿又去厨房看进度,厨房里浓烟阵阵,石文斌还在玩游戏。

    “你在干嘛呢这么烟?”

    “倒烟啊!”石文斌看了眼灶口,咒骂了一声,“又没燃。”

    “你一边烧一边玩手机肯定燃不了啦!”杨玲玲说完又留一句“你快点啊,我很饿了”又回了房间。

    一直到快两点钟,石文斌的中饭才做好,他炒了个西红柿炒鸡蛋,煮了份蔬菜汤。

    饭是早就煮好,在保温的。

    杨玲玲饥肠辘辘盛了饭,先尝了下蔬菜汤,非常寡淡,难吃。

    再吃西红柿炒鸡蛋,更加寡淡难吃。

    石文斌平时炒菜还可以的,这次却炒得相当难吃,哪怕是在很饿的情况下杨玲玲都觉得非常难吃,可见味道有多差了。

    等了那么久,结果吃到那么难吃的菜,杨玲玲积攒的怒火终于压不住爆发了。

    “你这炒的是什么鬼东西难吃死了。”

    “怎么难吃了?”

    “盐都没放,一个西红柿炒鸡蛋你放这么多水干嘛?炒得跟个什么东西一样难吃得要命。”

    杨玲玲觉得石文斌因为不用心,才会把菜炒成这样。

    “你炒个菜还要在那玩游戏,你不想炒你就别炒啊,炒成这样怎么吃啊?”

    杨玲玲怒火中烧,这些日子她本来就易躁易怒。今天这情况她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这怎么不能吃了嘛?”

    “太难吃了,吃什么?”

    “你现在本来就要吃得清淡一些。”石文斌说着去洗锅。

    “吃得清淡不代表不放盐。”

    “我放盐了。”

    杨玲玲重重呼出一口气,努力压下心里的火气,她慢慢吃着饭,感觉真的非常难以下咽,火气根本压不住,而且越吃越旺,忍不住抱怨责怪起来。

    “真的太难吃了,要你炒个菜炒成这样,到底要人怎么吃嘛?”

    “真的一点都不用心。”

    “炒个菜还要一边玩手机,喊你半天才开始炒,结果炒得那么难吃。”

    “这根本就不能吃。”

    “太难吃了,这怎么吃啊?”

    杨玲玲发泄这么多,火气渐渐散去,而在这时石文斌猛然爆发。

    他猛的丢了锅铲,怒瞪向杨玲玲,“难吃你就别吃嘛!”

    杨玲玲下去的火气瞬间飙了回来,“不吃就不吃!你吼什么吼?”

    “难吃你就别吃嘛是不是?还一直在那说说说说,我都没说话了,你还没完没了的说,你说饿了我就马上来给你做菜。

    我玩点游戏怎么了?这些日子伺候你累死累活的,我玩下游戏放松一下不行吗?

    菜难吃你就别吃嘛,一直在那说说说……”

    石文斌越说越生气,越说越委屈,眼泪都下来了。

    “你那叫马上吗?我喊了你多久了?”杨玲玲很生气,“结果你给我炒这么难吃的东西,换你你不生气吗?”

    “那你也没必要没完没了的一直说吧?我都没说话了,你还一直在那说说说说说。”

    原本石文斌自知理亏,心里有些过意不去,任由杨玲玲抱怨责怪,可听得多了,他火气也被激了起来。

    想到这些日子的辛苦,付出,隐忍,结果妻子的态度越来越恶劣,就算他没把菜炒好有错在先也不要那样吧?

    他越说越难过,越说越委屈,也越说越生气。

    杨玲玲见他哭,想到这些日子的辛苦,眼泪也流了下来。

    她想着他这些日子的付出,火气就平息了下来,觉得自己刚刚的态度确实太差。

    她起身过去抱住石文斌,跟他道歉,“宝,我错了,我不应该那样的态度,你别生气了,主要是我真的太烦了。”

    石文斌还在气头上挣扎着推开她。

    吴仲丽恰好这个时候进来,她在楼下听到两人的争吵便上来看情况。

    正好看到石文斌生气的推开杨玲玲,吓了一大跳,以为石文斌打人,有些不得了的挥手去档他。

    “干嘛呀你们这是?”

    石文斌心里的火气本来已经因为杨玲玲的道歉下去了些,吴仲丽的介入与态度又让他火气升腾起来。

    “别这样子,吵什么呀?干嘛呢?”吴仲丽皱紧眉头好声哄劝,只是话是对杨玲玲说的用侗话。

    她不知道,她的好心哄劝反而坏了事。

    “没什么。”杨玲玲没好气的用侗话回。

    她自然知道石文斌态度的变化,她很不喜欢她跟石文斌吵架时有人介入,这会让本变好的情况恶化。

    就像现在。

    本来她再哄一哄石文斌,两人抱头痛哭发泄一下,这次架就过去了。

    或许是面子问题,在另外的人面前生气的人便谁都不愿低头。

    杨玲玲被石文斌那一推弄得火气又有点冒出来,吴仲丽的介入让她的火气越冒越多。

    吴仲丽还在问怎么回事,石文斌气呼呼的出去了。

    杨玲玲返回餐桌,吴仲丽跟在她身边问她怎么回事。

    “别问了,没什么。”杨玲玲心里有气,语气不耐。

    “什么没什么?我在下面都听到你们炒炒嚷嚷的。”吴仲丽有些生气。

    “我说了没什么一直问干嘛啊?”杨玲玲生气的回,她心里气吴仲丽多管,奈何吴仲丽没自觉,还一直问。

    她吃口饭,难以下咽的菜让她火气更盛。

    她心里很难过,觉得自己特别苦,眼泪越流越多。

    吴仲丽愁容满面看着女儿这样难过又心疼,低声讳莫的劝,“别哭啊,月子里是不能哭的。”

    她连说了几遍,杨玲玲最不喜欢她这样说话,听着特别烦躁,火气熊熊燃烧,再加上难吃的饭菜,偏偏吴仲丽这时还说:“快别哭了,赶紧吃饭。”

    杨玲玲一下被戳中怒火点,她一下丢了勺子,愤怒中的力道很大,勺子砸进饭碗里溅了满地的饭菜,掉到地上,断了。

    “你干嘛呀?你看你这脾气。”吴仲丽生气的责骂。

    杨玲玲心中的怒火无法抒发,她感觉自己要气炸了,她豁然起身,发泄的踢向椅子,走向灶台。

    “难吃得要命。吃什么啊,要你们做,我还不如自己做。靠你们能干什么,以后不要你们做,我自己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