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宝妈难当 > 章节目录 第29章:心路历程
    杨玲玲陷入了无尽的回忆之中,她回忆着自己年少轻狂又无知的日子悔恨交加。

    若是人生可以重来,她绝对不会去长沙见石文斌,开始这些纠缠不清的痛苦日子。

    若是人生可以重来,她绝对会好好读书考上理想的学府,找一份满意的工作,而不是像现在碌碌无为一事无成。

    若是人生可以重来……

    杨玲玲回忆着后悔着憎恨起曾经的自己,她觉得那时的自己就是一个大傻缺,做了非常多的傻事,现在再看,她都恨不得给那时的自己两巴掌。

    或许那就叫初生牛犊不怕虎吧,若换成现在,借她几个胆子都不会去见一个网友。

    那时的自己是真傻啊,傻透了!

    杨玲玲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弃之中,她当初就不应该坚持什么爱情的,既然因为爱情走在一起的男人对自己也不好,那还不如找一个家庭条件好的。

    她东想西想,越想越悲伤,她不想哭,眼泪却根本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尤其当她看向身边安睡的女儿,因为她爆发了那么多的矛盾,她却是毫无所知的。

    因为她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生活变得一团糟,所以,她到底要生个女儿干什么?

    是嫌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太轻松?

    再往前的说,她到底要结婚干什么?

    是嫌一个人的日子过得太自在?

    非找一个人来限制自己,惹自己生气。

    杨玲玲负面情绪大爆发,吴仲丽进来喊她去吃饭,说重新炒了菜。

    见杨玲玲还在流泪,劝道:“快别哭了,月子里不能哭的,赶紧去吃饭吧,别哭了。”

    杨玲玲起来去吃饭,身体是自己的,她不能赌气饿着自己,那岂不是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不值得。

    别人对自己不好,那自己就得对自己好一点。

    更何况,女儿还要吃奶呢,女儿离不开她,她更要照顾好自己。

    杨玲玲吃着饭,吴仲丽坐在一旁看着,问,“晚上给你做什么吃?”

    “煮红枣枸杞粥,胡萝卜炒肉,再煮个红糖鸡蛋。”

    “那汤呢?煮鸡汤吧?”

    杨玲玲听吴仲丽说鸡汤,本还没完全收拾好的情绪又有点爆,“煮什么鸡汤啊,都说了鸡汤回奶的,现在都不够奶,说了好几遍了还说。”

    家里的都是母鸡,吴仲丽说煮的鸡汤自然是母鸡汤。

    回来第二天,石文斌上网下奶食谱就查到说,月子里喝母鸡汤是回奶的,喝公鸡汤才是下奶的。

    可在传统的观念里,月子里就是要喝母鸡汤的,因此吴仲丽对母鸡汤回奶的说法嘴上应着是这样啊,心里却不太信,坚信月子里就是要喝母鸡汤。

    她说当初她坐月子就是喝的母鸡汤,还不是照样有很多奶。

    杨玲玲便说,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她是本来就奶多,而她本来奶就不少,就不要再喝那些会回奶的汤了。

    也正是因为说了不要煮母鸡汤,今天上午吴仲丽才没煮汤的,不煮母鸡汤,她不知道要煮什么汤。

    再者石文斌说了中午他来煮蔬菜汤,下午他再煮个排骨花生汤。

    既然石文斌说他做,那她就不插手了,谁知道闹出这么一场架来。

    “那我给你煮排骨汤?”吴仲丽问。

    “嗯。”杨玲玲点头,她都跟石文斌吵架了,想来下午的汤他不会煮了。

    杨玲玲吃了饭回床上躺着,吃饱了,心情都感觉好了许多,饥饿真的容易让人暴躁。

    可她躺着躺着,悲伤的情绪再度涌了起来,她脑海里不断的涌现着那些让她难过后悔生气的画面,眼泪就那样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她觉得自己这怕是产后抑郁了!

    女儿哼哼唧唧找奶吃,杨玲玲给她喂奶,一嘬上来,她疼得倒吸一口气,眼泪流得更汹涌了。

    “宝贝啊!你轻一点呀!”杨玲玲吸着鼻子呢喃。

    虽然她生气悲伤得后悔生女儿,可她心里对她的爱却依旧是满满当当的。

    女儿是无辜的,她什么都不知道啊。

    杨玲玲抱着女儿,一阵悲伤从心里涌出来,她流着泪想,“宝贝,妈妈只有你了~”

    她心里有一种只能跟女儿相依为命的苦命感,她把丈夫把父母把所有人都排除出了生命之外,余留女儿,顿时觉得异常孤苦,抑郁得不行。

    她的悲观情绪一直持续到晚上,然后又一直延续到第二早上,半夜的时候她还发了一条说说,说大概知道产后抑郁是怎么来的了。

    她跟石文斌谁也没跟谁说话,就那样冷战着,这是生产后两人大大小小的架吵下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

    同睡一个房间,谁也不看谁,将对方当无物,有需要杨玲玲也不喊他。

    晚上给宝宝洗屁屁,之前杨玲玲都是喊石文斌起来去打水,这晚也没有喊。

    直接喊了吴仲丽让吴仲丽顺便打水来,石文斌睡得呼噜打得震天响,她们给宝宝洗屁屁换尿布好几趟,宝宝哭哇哇都没把他吵醒。

    吴仲丽说:“看来他真是累得很了。”

    杨玲玲看了睡得跟头猪似的石文斌,有一抹心疼从心头滑过,但又被闷气压了过去,淡淡应了一声。

    吴仲丽说,“这沙发这么小他哪里睡得舒服,干嘛不去隔壁房间睡呢?”

    “不要管他,他爱在哪儿睡在哪儿睡。”

    之前吴仲丽有让石文斌去隔壁房间睡,杨玲玲也说让他去那边睡,睡床不比睡沙发强得多吗?

    可石文斌不愿意,说在这边睡方便照顾她们母女,说她有什么需要方便喊他。

    杨玲玲现在想起他的话,只想“呵呵!”

    经过这一晚,杨玲玲觉得,不用石文斌,她跟母亲就能把一切处理妥当,还能避免争吵,要他何用?

    吃过早饭,杨玲玲躺着无事可做,又陷入了对感情的思考之中。

    她以为经过这么多年,石文斌应该是懂她的,而她也是懂他的,可在宝宝到来之后,她又看到了另外的他,发现她对他的了解还是不够。

    但到底是她了解不够还是他在改变?杨玲玲不太懂。

    她又想了很多,想到那个网恋流行的年代,在最初接触网络时,她听说有人大老远去见网友,她觉得那人是不是疯了?

    她没想到,有一天,她也成了那个疯子。

    她有些庆幸自己遇到的是真心实意的石文斌,而不是像很多新闻里说的碰到网络骗子。

    想到这,杨玲玲悲观的情绪开始扭转。